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七 倒在向前的方向

章二十七 倒在向前的方向

    精灵武士象是被无形的大手扼住,就此悬浮在空中,他们脸上的痛苦转眼间就传递到了全,最终躯体竟然象被烤的蜡,居然开始溶化,并且一滴一滴掉落在地板上

    转眼之间,两个精灵武士就变成了地板上两滩根本看不出原形的蜡状物{书友上传}

    虚骸举步走向大他还没有踏上阶梯,门就发出沉重的震颤蜂鸣,似乎是在竭力抗拒着什么

    然而厚重的门却最终经受不住无形力量的挤压,上面的魔法阵一层层点亮,又一层层爆碎,最终门本体也开始扭曲变型,轰然倒下

    虚骸嘴边浮现出有点恐怖扭曲的笑容,就准备向门内走去然而他刚刚跨出一步,长长的眉毛忽然一挑,迈出的脚步就此凝停在空中

    “谁?”虚骸冰冷地问虽然按照他的格,本不会吐出这个字,但这里是老师的堂

    在虚骸后响起了一个尚显年轻的声音:“你又是谁?”

    虚骸双眉微皱

    他能够感觉到后的人并不是炼金傀儡,这也是他停下来并且发问的原因,毁掉几个傀儡和在老师的堂里杀人是两回事

    那人的实力并不强,甚至可以说有些弱了,然而却有着浓得化不开的血腥杀气,就如鲜血凝成的波涛,一浪接着一浪从后扑来,势要将他彻底淹没

    虚骸有点奇怪,如此弱小的一个人,怎么会有如此澎湃厚重的杀气?他究竟杀了多少人?在他印象中,就是许多后留下尸山血海的凶魔,杀气也没有如此之重

    但是杀气毕竟不是实力,所以虚骸还是缓缓转,看着不远处站着的一个颇为奇特的年轻人

    他显然非常年轻,眉目轮廓间甚至还带着些稚嫩然而他的眼睛却是坚定执着,浓而坚硬的短须放在这样一张英俊得甚至有些秀气的脸上,原本会显得很不协调,可是他整个人却又有着久居上位者才有的从容不迫,把粗犷和细腻融在了一起

    是李察

    李察看着虚骸,脸上毫无表,只是将后背着的一个长方形金属匣放到地上,伸手在匣顶一拍,呛的一声,从匣内弹出三把长刀,依次插落地面

    李察将命运双子都扔到了地上,目光扫过三柄长刀,没去选准传奇的野蛮屠杀和灭绝,而是握住了勉强称得上史诗级别的精灵长刀,缓缓从地上拔出,对准了虚骸_泡&书&

    虚骸瞳孔又是一缩,紧紧盯住李察手中的精灵长刀

    这把刀平平无奇,论属而言无疑是最弱的一把,可是不知为什么,却是给他最强烈的威胁感觉而对方能够从四件武器里挑出这一把,亦让虚骸收起了所有轻视的心

    “你是李察”虚骸缓缓叫出了李察的名字

    李察却没有回应,而是握紧了手中的精灵长刀他隐约有种直觉,如果回答了虚骸的呼唤,那么就会发生十分糟糕的事为什么会这样,李察却不知道这种感觉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虚骸露出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说:“看来你的确就是李察了真不明白以你这么弱的天赋,老师会喜欢你什么”

    “你也是老师的学生?”李察终于开口问道,虚骸的评语却没有让他的绪产生一丝波动

    “是但我和你不一样,我是老师最好的学生……之一”

    李察一边把呼吸放缓,握刀的手指不断舒张又收紧,一边问:“你在这里想干什么?”

    “看看老师而已,怎么,你不同意?”虚骸笑问,可是他的笑容却令人毛骨悚然

    “不许进去”李察答得极为坚决

    “如果我一定要进去呢?”虚骸淡淡地问

    “你可以试试”

    “小家伙没什么本事,口气倒是不小好,那我就试试了”虚骸说罢,转就向苏海伦大的门走去,把整个后背送给了李察

    虚骸虽然转过去了,可是李察却觉得他的眼睛仿佛依然在看着自己,而且不止一双眼睛,似乎上下左右,乃至整个大内都是他的眼睛李察有种感觉,哪怕是最细微的动作,也瞒不过虚骸

    这些隐形的眼睛,却带给了李察真正的强烈威胁,他知道自己只要稍稍一动,就会引来无数致命攻击

    死亡的影真实无虚地落在李察的心上,加痛苦的却是需要作出的选择

    若是出刀,则必死无疑,却依然无法阻止虚骸若是不动,活下来,却有翻盘机会,或者给未来留下加强大,报仇雪恨的机会

    进则死,退而生,如此简单

    虚骸已经迈出了一步,在他脚步触地的刹那,李察脑中猛然一阵轰鸣,血全部涌上头顶

    就这样让他走向苏海伦?

    李察的眼睛红了在这燃烧的血色世界里,生与死已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宁可向前倒下,也不跪地求生

    精灵长刀轻飘飘的扬起,刺向了虚骸,甚至不曾有弦月的光芒出现

    虚骸始终在冷笑,不闪不避,也不停步,周飘扬飞舞的碧色光焰一如既往,未有分毫异动

    李察刺来的一刀并不快,也不特别的凌厉,甚至刀锋还在不断晃动那微弱的刀风传入虚骸的耳朵,他从容的冷笑却骤然化为惊愕

    虚骸体猛然一侧这还是他自进入深蓝之后的第一次闪避

    精灵长刀在距离虚骸不到一掌宽的地方消失了,就象大魔导师们在晶壁前消失的魔法一样然而仅仅消失了一瞬,精灵长刀却又重出现,只是刀锋上纠缠着一层浓浓的绿意

    虚骸闪避得很及时,李察这一刀终还是刺到了空处然而虚骸却没有丝毫得意的表,他死盯着李察,眼中全是疯狂、杀意与惊愕和戒备

    在这一刻,虚骸侧闪避,李察持刀突刺,就如时光已然凝固其实时间依然在流逝,只是李察和虚骸都没有动,仿佛两尊没有生命的雕塑

    李察嘴角牵了牵,似是想笑,又似是无奈他的脸上猛然涌上一片潮红,膛开始起伏,然后从口鼻中呼出的气就变成了粉红色他依然在握刀,可是双手明显不再听从意志的指挥,手指一根根的松开,精灵长刀终于无力地从李察的指间滑落,呛的一声掉在地上

    李察开始前倾,然后向前栽倒他的眼神并没有即刻焕散,而是闪过一层痛苦那绿色的火焰已经侵入他体各个角落,正在疯狂燃烧着他,那种痛苦,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可是李察却呼出了一口气,心头竟然有了一些轻松,因为他终于是倒在了向前的方向上

    在意识沦入黑暗之前,李察这才想起,在刚刚决意生死的刹那,自己居然忘了命运晶板的存在

    看到李察倒下,虚骸终于动了,将倾斜的体站直

    只不过一有动作,他的左脸上就出现了一道长长的细线,随即细线裂开,化为一道扭曲翻卷的伤口伤口下的血竟然是诡异的绿色,渗出的体液也是闪烁着荧光的碧绿伤口很长,也很深,却看不到骨头,仿佛那里本就不存在骨骼

    他伸手摸了摸脸上的伤口,将沾了碧色血液的手指放进嘴了,眼中闪过一阵复杂神色,看着躺在地上的李察,低沉地说:“居然能伤到我,真是意外不过实在愚蠢,见了我居然不跑等我见过老师,再来决定杀不杀你唉,过于快的决定,似乎总是会让她不快”

    虚骸不再理会李察,大步向苏海伦的大内走去从深沉的门内,不断飘出阵阵说不出的奇异味道,那是一个个傀儡仆从被溶化成蜡后散发出的气味

    下方的楼梯上传来阵阵喧杂,大魔导师们终于冲到了这一层,路上虽然虚骸留下了几道类似晶壁的魔法屏障,但是却没有再造成会议室里那么大的妨碍当他们看到倒地不动的李察和两滩精灵武士化成的蜡迹,不愕然而洞开的大让他们全发寒

    虚骸终于还是进去了

    大魔导师们都不知所措地站在已经扭曲变形的巨门前,进退无据

    苏海伦下沉睡前曾有严令,无论任何况,都不许他们踏入大一步是无论任何况,这条命令清晰得没有任何可以商量和解释的余地,虚骸的突然出现和回归当然也属其中

    可是难道就在这里干等着结果?

    以智慧著称的大魔导师们此际都束手无策,也无人有心去管李察的生死在他们看来,凡是和虚骸动过手的,都必死无疑

    并不是所有的大魔导师都出现在苏海伦的大前,灰矮人黑金就没有在他跟着众人冲到一半,猛然一砸自己的脑袋,就向自己的办公区冲去在他的办公室后,有一间密室,里面由魔法光幕分隔成两半,可以看到受保护的区域内立着一个平台,上面摆放着一颗硕大的水晶球

    黑金甚至等不及按部就班,用一系列繁复的程序去关闭魔法光幕,直接把手中短枪一扬,枪口再次喷出一米长的火焰,雷鸣般的声音将四壁都震得不断掉落灰尘泥屑,无数带着破魔属的钢砂从枪口喷出,狠狠击打在魔法光幕上

    魔法光幕骤然大放光芒,然后呻吟一声,彻底破碎,随即魔法警讯响彻了每一个角落

    黑金却不管那么多,大步走进隔间,狠狠一拳砸在水晶球上,将它敲了个粉碎破片很锋利,将灰矮人布满老茧的手都切割得鲜血淋漓

    鲜血浸染着水晶破片,而黑金却浑然不觉,只是喃喃地说:“该死我为什么就没有早点想到他”

    在位面深处的某个神秘区域,在绝对无光的世界里,一双紫色的眼睛忽然徐徐张开,随后有些艰涩的声音打破了这个世界恍若永恒的死寂:“老师?……在……召唤我?”

    PS:今天的二会很晚视况而定,或者来不及弄出加我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