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八 向前

    眼前就是苏海伦的大殿。包罗着琳琅满目的各种位面自然环境,熔岩、沼泽、森林、雪原、沙漠……每种地形都自成世界,这个恢宏的殿堂名为“万象之镜”。每个进入到大殿的人,看到的都会是不同的景象。

    据说,这里记载着传奇法师周游位面的经历。

    而虚骸每次来,无一例外地进入的会是“翡翠梦境”。

    这是一个充满神秘和绚丽的地方,整个世界仿佛是由奢华迷幻的光影组成。哪怕有绿树、草坪和流水,也象是画中的风景。并不是说它们不够精致美丽,而是在整个如梦幻般的环境中,这些美丽的自然景象就象挂在墙壁上的一幅画,可以走进去,却无法与周围融为一体。

    这里的天空是无底的黑色,无论什么时候抬起头看到的都是深邃的星群,一道道光带自如地飘过,它们不光在殿内徘徊,还能够深入穹顶与墙壁,好象这里根本就没有实体一样。

    走在这样的地方,虚骸总有一种在无尽虚空中漫步的感觉,远方苏海伦时齿息的绿地湖水,看起来如此的不真实。

    虚骸不禁叹了口气。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来过这里了,幼年时的记忆显得如此久远,甚至已经变得有些模糊。在位面之间,真正的主宰是时间,当一个人在一个个不同时间流速的位面间漫步探索过久,慢慢的就会忘记了自己身上流逝的时间,记忆也会渐渐变得模糊最终混乱。他已经把在这间大殿内的记忆放在最珍贵的位置,却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接踵而来数量庞大的新体验冲淡了。

    迷失,是所有探索位面深处的强者们都讳莫如深的话题。记忆的混乱只是迷失的开始,真正的迷失甚至会让强者们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谁。他们会站在虚空中,面对着无数光怪陆离的位面发呆,却再也找不回自己出发的原点。

    虚骸,已经快记不起自己究竟探索了多久。当初那个怀着满腔热情与消,走出深蓝,踏入无尽位面的虚骸,此刻在记忆中陌生得象是另一个人。

    他停下脚步,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和记忆〕上的伤口依然在刺痛,这种刺痛却帮助了他,让他知道还在诺兰德,还在深蓝,并不是沉浸在过去的记忆里。

    他继续向前,记忆中“翡翠梦境”的另外一头就是“万象之镜”殿堂的出口,再往前走不远,穿过一道长长的走廊,就会抵达苏海伦的私人空间。那里一直是她休息的地方,也是不容许任何人踏入的区域。

    虚骸曾经很受她的宠爱,但是最靠近的一次,也只是远远地看到了那道长廊的入口。

    而现在,只要再向前一步,就可以突破曾经的极限了,虚骸的脚提起,却落下不去。

    这个动作整整僵硬了一秒钟。

    一秒钟,对虚骸这样的强者来说或许就是千百个想法闪过。

    他的脚还是落了下去,这一踏却是出奇的沉重,再次让整个大殿都晃动了一下,也显示出虚骸无以伦比的力量。

    然而虚骸自己心中却非冲楚,这并不是示威,而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所致。因为他的内心深处在恐惧!

    自很小的时候起,他就对苏海伦非常的恐惧,那是对她庞大力量的天然敬畏”至今日,虚骸自己亦拥有了从未敢梦想过的力量,可是心底依然有着对苏海伦的畏惧。那是理智根本压制不了的恐惧。如果不是苏海伦突然陷入了沉睡,他绝对没有这个胆量做出这些事来。

    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虚骸才了解到了一点苏海伦种族的信息,也明白沉睡对于她这个种族的存在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他才在得知苏海伦进入沉睡后,第一时间赶了回来。

    虚骸知道,错过这个机会,将再无圆梦的那一天。

    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出口就在咫尺,所过之处,树溶了,草溶了,精灵傀儡一个接一个地也溶了,就连清澈的湖水也变为一汪粘稠的蜡液。除了构成大殿本体的质材,“翡翠梦境”里所有东西,无论是人是物,都最终化为一滩蜡迹。

    他走近长廊,走进长廊,再走出长廊。然后,就看到了苏海伦。

    传奇法师依然躺在平台上,沉沉睡着,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都没有丝毫反应。然而额头上的那缕金毛却立了起来,警觉地摆动着,似乎在分辨着什么。

    虚骸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停下了脚步。他脸上全是复杂和挣扎,不知道该不该再前进一步。

    “老师……”虚骸低沉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苏海伦却毫无反应。

    “果然,这个种族一旦沉睡,就是受到了极大创伤的标志……”虚骸自语着,象是在验证着什么,他双眼中的光芒渐渐点亮,那是一种极为危险的信号。

    “老师,他们都不知道,你真正的价值并不在魔力或能力,而是在您自身……”虚骸终于继续迈步,踏进那一片蓝色光辉中。

    在大殿外,一众大魔导们有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乱转,却偏偏束手无策。他们习惯了服从苏海伦的命令,如这种严厉的命令,更是不会有违反的想法。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谁突然叫了一声:“李察!”

    大魔导师们本能地望向李察原本倒下的地方,他们的记忆力就算比不上魔法影像,也差不多了。但是原本李察躺着的地方,现在空空如也,地面上只有一道血迹,蜿蜒着伸向前方。大魔导师们的视线顺着血迹向前望去,却见李察不知何时竟已爬到十几米外!

    李察依然伏在地上,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什么支持着他,一下一下向着苏海伦大殿的方向挪动着。他紧紧抓着精灵长刀,这把刀曾经脱手落地,但现在又重新回到李察的手里。

    可是李察抓着的不是刀柄,而是刀锋。他握得如此之紧,似是生怕失去了手中的武器,以致于每一下爬动,都可以听到刀锋与手骨摩擦的声音。

    血从李察手上的伤口流出,也从其它伤口涌出,漫流于地,随着李察不断向前爬行,在地面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

    大魔导师们一时惊呆,竟然没有谁想到要去救治李察。

    片刻之后,西奥多才上前一步,挥手一个强效治愈放在李察身上。可是这个应该能够大幅缓解李察伤势的神术落在李察身上,却是效果全无,西奥多自己反而闷哼一声,象被什么东西猛烈击中,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嘴边立刻就流下了一缕鲜血。

    “是虚骸的力量!”立刻有大魔导师惊呼。

    西奥多给自己加持了两个防御神术,又向前一步,正想继续给李察治疗,他的手忽然被另一位大魔导师按住。当西奥多愕然望去时,那位大魔导师说:“你把他救起来了,又会怎么样?”

    西奥多一怔,看着依然在挣扎着往前爬的李察,若有所思。如果李察伤势一轻,势必立刻爬起来冲入苏海伦的大殿,那他岂不是去送死?还不如就先保持现状,等事情过去了再救他起来。

    等事情过去……

    这个想法不止从一位大魔导师的心头掠过,然后都为之汗颜。不管是对苏海伦的敬畏,还是对虚骸的畏惧,都是畏惧。

    就在这时,楼梯上猛然响起一阵急骤而沉重的脚步声,灰矮人怀抱着火枪杀气腾腾的冲了上来。

    “虚骸在哪!?”灰矮人怒吼到一半,就看到了大殿洞开的大门。他怔了怔,脸上的愤怒全消了下去,胡子却根根立起,也不全力狂奔了,迈着坚实的大步,直向苏海伦的大殿走去。

    由无比坚硬的折锻黑曜铁制成的短柄火枪,却被他捏得喀吱作响。

    一个身影却从另一个方向赶来,几步越过了灰矮人,也向苏海伦的大殿走去。灰矮人暴怒,抬头一看,却发现原来是菲尔大师。

    大魔导师显然也做了一番准备,换过一身战斗法师袍,连法杖都没带,只是在手中握了一个深色的卷轴。只是远远望去,大魔导师们就可以感觉那卷轴中深沉晦涩的魔力波动。但这样一个强大的卷轴,要在封闭空间内使用的话,岂不是和自杀无异?

    黑金和菲尔互望了一眼,灰矮人稍稍加快了脚步,冲到了菲尔前面,而菲尔也没有争先,默契地稍稍落后了一肩〗个人一前一后,组成了最经典的战法双人组慕。不过黑金并不是战士,他只是看到了菲尔手中的卷轴,才抢到前面去,准备为菲尔拖延一点时间,让他能够引发那个卷轴。

    大魔导师们忽然呼吸粗重,他们很清楚,想在虚骸面前争取到一点时间,要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而菲尔引发手中的卷轴后,也无法幸免。

    就在这时,地面忽然微微颤动,震动随即变得越来越明显,而且地面上一些零星的碎石竟然诡异地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