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 驱逐

    这时又一阵风暴的余波涌来,掠过了他的身体,掀起了他衣袍的一角。~~

    太初在空中嗅了嗅,就淡淡地笑了起来,讥讽地了一眼虚骸,:“原来是歼星之雷啊,我你怎么起来这么狼狈呢!老师就是老师,就算她沉睡着,也不是你这个家伙能够染指的。不过来你逃跑的功夫有长进,居然没被老师的歼星之雷给劈死。”

    虚骸死盯着太初,如一头野兽般慢慢弓起了身体,哑着嗓子:“太初,不要以为传奇就是一切!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

    太初轻笑,:“传奇确实不是一切,我也没把它当回事。不过既然你这样了,我们不如就再打一场如章三十驱逐何?你能不能在我手下赢一次。都是老师的学,你都输了几十年了,未免有些不过去。”

    虚骸眼中燃烧着危险的火焰,身周更是缭绕着熊熊的碧火。他沉默不语,只是向上方指了指,然后身前就出现了一个传送门,直接跨了进去,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现在浮冰海湾的上空。他就静静地浮停在那里,等待着太初,等待着解脱几十年的阴影。

    太初却不着急,他先是了黑金和菲尔,随手弹出两个光球。光球直接没入两位大魔导师的身体,让他们的痛苦立刻得到缓解,被巨大能量冲击出来的魔力乱潮开始有平息的迹象。

    最后,太初才望向还在不懈地向殿内挪动挣扎的李察,从容淡定的脸色第一次变得复杂。

    许,他才叹了口气,伸指向李察也弹出一颗光球。这颗光球比射向黑金与菲尔大师的要大得多,里面饱含着浓郁的命能量,而且还有丝丝缕缕不清属性的力量。

    光球一没入李察体内,虚骸留下的一直折磨着李察的碧焰力量就被太初的力量中和,随后章三十驱逐命能量开始修补李察支离破碎的内脏。

    “真想……晚点再救你,唉!但那样的话,老师会杀了我的。”太初摇了摇头,身体徐徐消失,然后出现在虚骸面前。

    “这一战,我已经等了很了。”虚骸低声。

    太初却一改起初的温和,没气地:“我现在心情极差,不准备放你路了!你要是没有逃跑能力的话,今天就死在这里吧!”

    虚骸气得面容都已经扭曲,怒吼道:“你就一定会赢?”

    “一定会的。”太初回答得很认真。

    毫无征兆的,在两位年轻法师之间突然出现了一点亮光,这点亮光随即扩大,变成了一轮冉冉升起的型太阳!它的光芒是如此强烈,以致于在远方观战的大魔导师们都一时为之所夺,不清在太初和虚骸之间究竟发了什么。

    他们只能到,在强光之内,一时间有无数不同属性的魔法能量在喷涌着,对撞着,也不知道在这短暂瞬间,太初和虚骸究竟轰出了多少魔法,才会造成如此纯粹的能量爆发!

    强烈的光芒不断扩散,将天空中的云层都清出了一个大洞,这才徐徐散去。一时间,在魔法太阳曾经升起的地方,竟是天高云淡。

    平净的天空中,只着太初。而在远方,一道传送门的痕迹正在徐徐消散。

    “居然还是让你逃掉了,可惜!果然不愧是老师学中天赋排名前三的家伙。不过……”太初负手而立,傲然一笑,才淡然自语:“我可是潜力被评价为传奇的惟一一人!”

    不过到天赋潜力,这个在苏海伦学中始终排名第一的真正天才,却忽然皱起了双眉。他转头着深蓝,眼神竟然又是不出的纠结复杂。良,太初才长叹一声,身影在浮冰海上消失。

    深蓝内,李察悠悠张开了眼睛,一时不明白自已身处何方。但当他的意识刚刚恢复,就大叫一声,猛然从地上弹起!

    李察这一弹跃得很高,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伤势尽去,可是忆中依然有着被虚骸那奇异力量折磨的痛楚,提醒着李察刚刚发的一切不是虚假。

    李察举目一望,到了苏海伦大殿破损的大门,脸色一变,就能地向那里冲去。可是他刚疾冲了几步,就突然刹停,然后缓缓转身。

    首先进入李察视野的,是那群熟悉的大魔导师们,然后到了黑金和菲尔。这两位和其他大魔导师们的位拉开了一些距离,虽然不明显,但在李察真实天赋的映射下却是显得有些古怪。所有的大魔导师表情都有些复杂,用难以言明的表情着李察。

    李察目光继续转动,终于到了太初。

    太初露出一个迷幻般的微笑,:“你,李察。我叫太初,也是老师的学。”

    听到“老师的学”这几个词,李察脸色陡然阴冷下来。他忽然侧跨两步,拾起了掉落在地的精灵长刀。有刀在手,李察整个人的气势变了,凛烈如浮冰海湾的冬季。

    太初也点头赞道:“这份气势不错!还算有点样子,咦?”

    当浓郁得如稠血的杀气在李察身上升腾而起时,就连太初也忍不为之色动。刹那间,太初的眼中窥到了更多东西,仿佛整个熔岩世界在怒吼在咆哮!

    “虚骸呢?你和虚骸又是什么关系?”李察森然问,精灵长刀缓缓提起。

    太初摊手,:“虚骸已经被我打跑了。要不然你怎么还会在这里?你可还是我救回来的呢!”

    李察一怔,其它大魔导师们的神色,就知道了太初所言不虚。

    不过能够把虚骸打跑,太初的实力就可想而之。而更让李察震惊的,却是苏海伦的学中居然也出现了传奇法师!相比之下,李察已经痛感自己的弱。这就象给一直沉浸在大构装师与无敌统帅光环中的李察头上狠狠浇了一盆冰水!

    李察脸色有所缓和,放下了手中的精灵长刀,刚想什么,却没想到太初把脸一板,冷冷地:“从现在起,深蓝由我接管!这里的一切我都会负责的,所以已经不需要你留下了。李察,你太弱了,在虚骸面前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别待在这里给老师丢脸!”

    李察先是愕然,随后脸色再度变得肃穆森寒,冷道:“深蓝可不由你了算!”

    太初冷冷一笑,:“不由我了算,难道是你吗?李察,你现在的样子还算聪明,知道不能急于进入大魔导师的境界,可是就算你成为大魔导师,又能怎么样!你难道真的以为,维持深蓝单靠一群大魔导师就够了?不是老师的威名在,你们挡得极北大陆上那些穷凶极恶的异族?

    他顿了顿,继续冷笑,“虚骸也同样可笑,他以为凭自己那点事不定能够挡得极北大陆的异族。不定?哼。可是他哪里知道老师真正的敌人是谁?那些敌人一旦出现,就凭虚骸也能挡得它们?连我都不敢有这种把握。至于你,李察,你在这太碍事了。所以趁早滚!”

    “碍事?”李察双眼微眯,心中血气上涌,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不出的耻辱。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当面他碍事!

    现在的李察,是阿克门g德之主,皇家大构装师,法罗位面的大公和神眷者,无论哪一个身份,都是一时显赫,何曾受过如此侮辱?

    李察的呼吸变得粗重,双眼又开始布上血丝,胸腔中涌动的热血炽热得如沸腾的岩浆!不知为什么,每次受到重创之后,阿克门g德的血脉就变得格外的燥动,愈发把血脉深处那凶厉狂暴的一面引导出来。

    太初根不把李察的愤怒当回事,淡笑着又重复了一遍:“对,碍事。”

    李察反而沉默下来,怒意渐渐平息,心中则涌起阵阵冰寒。

    原接近沸腾的阿克门g德血脉,此刻却从内中透出淡淡的金色,迪斯马森的真名闪动着光芒,从血脉深处浮起。它让阿克门g德沸腾的血脉开始平复,但并不是冰冻,而是变得厚重浓稠,在奔流中积蓄起更多的力量。

    而且迪斯马森的真名亦让李察的头脑也一并冷静下来,以冰冷深沉的杀机取代了阿克门g德血脉原的炽烈狂暴。冷静的战士才能够造成更多的毁灭。

    太初眼中异色一闪,脸上却神色不动,笑道:“呵呵,还不服。那,就和你到深蓝顶上去打一架吧!”

    菲尔大师咳嗽了一声,劝道:“太初!李察是殿下非常重的学。”

    “听他也是老师学中天赋最差的一个。”太初随意地。

    “但你这样,殿下会……”

    菲尔大师话还没有完,就被太初淡淡打断:“如果这个时候老师的天敌出现,靠谁来挡呢?是你们,还是李察?还是你们一起?”

    菲尔顿时哑口无言。太初不会谎,他虚骸都挡不苏海伦的天敌,那就是挡不。换了他们这些大魔导师死得会更快。至于李察,则在这种级数的战争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李察二话不,提着精灵长刀就向深蓝的天台走去。太初则轻笑,了声“我在上面等你”,就直接出现在了深蓝之顶。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