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四 纪念品

章三十四 纪念品

    安列卡拉在祖源高地上的战争风格与神战时又有不同,这次行军布阵完全展现了宿将稳重和耐心,他一点也不介意和野蛮人多周旋几天,甚至是几周

    周围的野蛮人部落已经把最强大的战士们都聚集在一起,在安列卡拉身后苦追了十几天,这才在一块极度复杂的地型上跟上了他的部队。

    确切点说,野蛮人是在这里被安列卡拉偷袭了。

    此时在天空中飞舞着的是几只白鹰,这种体型巨大的猛禽是祖源高地的独有产物,几乎到处都可以看到它们的身影。不过此刻在战场上盘旋着的那几只白鹰却不是自然的产物,而是母巢的造物。在更高的天空中,则悬浮着分脑。

    所以这一战,兵力原本就略处劣势的野蛮人惨败,三千余战士最终只逃出去几百人,方圆百里内的野蛮人势力被一扫而空。随后安列卡拉挥军直进,攻破了这块区域最强大的野蛮人部落,在部落最高峰的祭祀神庙里,它发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神像:祖神。

    很快,分脑就抓着神像和祭坛,飞向遥远的动荡之地。

    安列卡拉则继续在祖源高地上围剿野蛮人部落,并且不断把俘虏送往后方。这些强壮的野蛮人稍后将被拍卖给来自各个人类国度的商会,然后变成奴隶。野蛮人是最受欢迎,也是价值最高的奴隶之一,大陆西部人类王国最主要的野蛮人奴隶来源就是染血之地。矮人奴隶的来源同样是染血之地。奴隶是法罗经济的血液,而李察就等于捏住了大陆西部人类王国的一条大动脉。

    并不是所有的追随者都在四处征战。流砂和两名天选卫士就留守在绿洲城,献祭与宗教上的事务比攻城掠地更加重要。

    此刻在绿洲城,流砂的住处经过了一次翻修,看起来稍微华丽了一些。但和重建了两次,并且引入许多人类过度贵族风格的城市其它建筑相比,充其量也就是一座中等水准的三层小楼而已。这座建筑里还包括了祭坛和图书馆,流砂自己住的地方可想而知能有多大。

    不过流砂并不在意,奈幽也不在意。永恒龙殿的神官们从来不看重奢华,真正的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祭坛就是一座无法修复的废墟,所以在他们眼中,只有经受得住时光考验的东西,才是真正的奢华。

    只有伊俄颇不满意,他总是会自言自语,觉得永恒与时光之龙的荣光好象被三女神给比下去了。其实谁都明白他在想什么,无非就是三女神的神殿高大恢宏,而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殿除了李察的追随者之外,未经流砂许可,谁都不能擅入,所以几乎全无名气而已)

    神官的地位取决于神,而非神术等级。所以在世人的眼中,三女神的神仆们地位可就比伊俄高得多了,哪怕伊俄是十六级的神官也没有用。

    此时此刻,流砂正坐在客厅里,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一个封魔箱。奈幽和伊俄分坐一左一右,也在用力看着封魔箱,各怀心思。

    到了约定的时间,李察没有回来,只是派人送来了这样一个封魔箱,以及一封给流砂的信。

    流砂沉默着,许久之后才打开了封魔箱,却没有急于去看里面的信。

    这架封魔箱一打开,就透射出彩虹般的光芒,明显是空间装备。封魔箱内放着一尊小而古朴的雕像,还有一块毫不起眼体积也不大的矿石。除此之外,在平层里还放着两根外表灰扑扑的骨头和七八颗闪耀的影钻。

    封魔箱一打开,伊俄即刻屏住了呼吸,就连奈幽的双瞳也有那么一刻变成了灰色。他们都在那一瞬间,嗅到了祭品的气息,而且是两件顶级祭品!

    就连那两根骨头也是低级祭品,至于影钻虽然不能用来献祭,可也价值不菲,那是高等级武器和空间装备的上佳材料。但这些都不如那两件顶级祭品对他们的冲击来得大,对他们来说,顶级祭品就意味着强大,意味着等级上限的提升,也意味着生命惟一的意义。

    伊俄的眼睛几乎离不开那两件顶级祭品,喉节不停地上下滚动。而奈幽看起来就要镇定得多,她很快就把自己的双瞳重新恢复成了黑白色,只不过是一会黑一会白而已。

    流砂却叹了口气。

    她依然年轻,正是风华无双的年纪,瑰丽的容色本就难以形容,随着神眷者称号能力的日益增长,流露出的是一种似乎永不会褪色的,能够跨越时间恒久存在的美丽。

    可是这轻轻一叹,却有了岁月的沧桑。若不是真切地知道她的年纪,伊俄和奈幽几乎要以为流砂已活过漫长的岁月,就如梵琳那样。

    永恒龙殿的神眷者容貌和身体都不受时光影响,但她们的心却不同,在自己的专属神殿内孤单度过漫长的时光,总会受到影响。

    可是流砂却真真实实的还不到二十岁!

    流砂拿起了那封信,犹豫了很久,却摇了摇头,没有拆开,重新放了回去。

    伊俄和奈幽面面相觑,他们是流砂的天选卫士,和她的关系比知己更加紧密,所以都很清楚流砂的心事。只是他们安慰的方式各不相同。

    伊俄内心痛苦挣扎,反复交战,才决定放弃李察这棵明显越来越茁壮的大树,站到流砂这一边。对于已经想升级快想疯了的他来说,那两件祭品简直就如正午的太阳一样耀眼,想要放弃谈何容易?

    而短短时间内,李察又弄到了多少祭品?

    想要放弃这样一棵大树,又该是何等痛苦!和李察的那点旧怨,在顶级祭品面前,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计。伊俄是强逼着自己忘记这一切,再站到流砂这边。所以他觉得自己非常伟大。

    其实这个封魔箱和这封信已经送来一段时间了,直到今天流砂才打开。其实那封信的内容不用看就能猜到,无非是李察有了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才去了绝域战场。而处在李察今天的位置,越是重要的事,也就意味着越加巨大的风险。

    而关于李察的行踪去向,法罗的追随者们在使者到来的那天就已经知道了,毕竟这都是公开的消息了。不过只有极少数的聪明人才隐约猜测出一点发生了什么。

    伊俄觉得,自己应该表示一下立场了,于是清了清喉咙,说:“流砂大人,李察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也不来见您一下,就一个人跑去绝域战场了!绝域战场那是什么地方,他连大魔导师都不是,这一去,万一回不来怎么办!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战斗神官慷慨激昂,可是说着说着,他却发现流砂的目光越来越迷茫,于是赶紧住了口。

    流砂又叹了口气,轻声说:“是啊,他上次去了卡兰多拼命,这次更干脆去绝域战场了……他,他……唉!”

    “就是,李察都不知道回来和您告个别!”战斗神官急于弥补过失。

    “确实……”流砂怔怔地说。

    奈幽实在看不下去了,插口道:“不是这样的,流砂大人。我虽然不清楚李察大人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去绝域战场。可是我相信李察大人必然有一定要去的理由。他肯定也很清楚绝域战场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而且他曾经亲自去过不止一次绝域战场,那么既然再次前往,那就是有一定把握的。李察大人是个负责任的男人,一定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

    战斗神官隐约感觉到不妙,争辩道:“谁敢说一定能够活着从绝域战场回来?”

    “没错。”奈幽竟然点头承认,这可是罕见的态度,让战斗神官更加感觉到不妙了。

    奈幽接下来的一句话,不光让战斗神官怔住,也让流砂怔住。

    她是这样说的:“所以,如果他来向您道别,就会怕自己再也没有决心去绝域战场了。”

    流砂的双眼重新有了神彩,自语道:“真的是这样?或许吧……”

    奈幽指了指封魔箱,说:“不是或许,是确实。这些,就是李察大人留给您的纪念品。”

    “啊!”流砂一声低呼。如此贵重的纪念品,确实可以代表李察对她的心意。她很清楚李察的开销收入,这个封魔箱里的东西,就是李察现在手上最珍贵的了。

    “啊?”战斗神官一声惊呼,难以置信地看着奈幽。奈幽却根本不去理他。

    流砂拿起了那封信,想了想,又放回到封魔箱上的夹层里,然后合上箱盖,抱起了封魔箱,珍而重之地放到了自己的书架上,然后仔细看看,琥珀色的眉慢慢舒展开来,唇角也微微翘起,表情越来越是满意。

    最后,她眉开眼笑地把两名天选卫士都轰了出去。

    走到楼梯底下,快出大门的时候,伊俄终于忍不住拦着奈幽,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说那是纪念品!”

    “不是吗?”

    “怎么可能!那是李察留给流砂大人还所欠神恩用的啊!”

    “那你想怎么样,打算占用流砂大人归还欠帐的神恩?”奈幽淡淡地问。

    ps:终于两百万字了。两百万字而没有断更,如果放在《罪恶之城》开书之时,恐怕没有人会相信。就连我自己都不会相信。现在回头看看,这好象是一个奇迹,不过却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构成奇迹的有坚持,有专注,也有对可能意外情况的预判和准备。但是回想起来,坚持和专注却是最重要的。

    持续的做一件事,久了,就会有自己也意想不到的结果。

    关于更新这件事,有一句话是大家都很熟悉的,那就是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在不断的更新中,会发现许多自己以前没有想过的问题,会犯下一些迟早会有的错误,也会有意识地加以修正和改进。而文字,也会在这个过程中经过张扬、华丽而至准确与平淡,再重新具备力量和张力的过程。

    俺也正在尝试走着一条以前没有想过的路,探索的结果不一定好,却也不会很坏。所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就如乔布斯是天才,但这样的天才是独一无二的。俺或许暂时没法写出更加震动人心的东西,但会尽量保证写出来的都是水准之上的文字。在水准之上,积累得久了,或许某一天又会有足够吸引人的作品。

    至于早点晚点,那是运气。

    而现在要作的,就是坚持下去。下一个两百万,再下一个两百万,如是不懈。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