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九 历史之地

章三十九 历史之地

    李察心头涌浓烈的危机,他知道一旦被追,必无幸理。好在他和白夜学习了奔跑的方式,可以在保持高速的同时把体力的消耗降至最低。

    此时此刻,迎面吹来的风变得坚硬冰冷,身后鼠魔的叫声此起彼伏,距离根本不曾被拉远。李察尝试着加快了速度,可是体力却开始下降,肋下的伤口也在强烈的抽痛。他不得不再把速度降下来,这才让体力下降变得可以接受。此刻李察活力构装和九头蛇蜥的恢复力都开始发挥作用,迅速补充着不断消耗的体力。李察的体力虽然还在徐徐下降,却可以坚持几个小时。惟一祈祷的,就是不要遇其它的达克索达斯人。

    李察绕了一个大大的弧线,开始奔向日不落之都。虽然在日不落之都周围的辽阔地域内达克索达斯人的数量依然要超过诺兰德强者,但那里毕竟还算是诺兰德控制区域,李察即有可能遇到达克索达斯人,也有可能碰诺兰德的强者。

    在伤痕密布的大地,李察和六头鼠魔全力狂奔,一路远去。

    数小时后,李察终于找到了一堆凌乱的岩石,走了进去,靠着一块岩石坐下,然后开始大口喘息,如同被抛岸的鱼。

    那些鼠魔终于被甩掉了,现在李察才得到了一点喘息之机。幸运的是,这一路没有遇任何的达克索达斯人,要不然能不能逃得出来还是两说。而不幸的是,李察所收集的珍贵材料,几乎都被抛弃,以减轻负重,就连他自备的大部分魔法材料也不得不丢弃。

    李察喘息了很久,才觉得好过了些。他感觉自己颇为幸运,看来旭日初升之所的战斗吸引了许多达克索达斯的强者,这才使得日不落之都周围变得如此空旷。

    这时肋下的伤口又开始剧烈地抽痛,让李察轻轻的哼出声来。他感觉到浑身象火烧一样,燥热不堪,无数明的暗的伤口都开始发作,魔力干涸带来的疼痛也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李察仰靠着岩石坐着,只觉得呼出的每一口气都带着血腥味,而吸进来的空气就象藏着无数小刀,割得他肺都在流血。

    绝域战场就是这样,时时刻刻都有可能遇到凶险和陷阱。诺兰德的强者们在不断研究着达克索达斯人,同样,达克索达斯的强者们肯定也在研究着诺兰德。这是两个主位面间的战争,双方比拼的就是耐力与让对方失血的能力。

    在这种规模的战争中,匆匆百年时光,不过等闲。

    李察伸手到自己的肋下摸了一把,碰触之际的剧痛又让他咬紧了牙。他把手放在眼前,看到手心已经没有了血,全是坏死组织的白浆和脓液。鼠魔的爪牙都是有毒的,原本李察的体质并不畏惧剧毒,可是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差到了濒临崩溃的程度,就连自愈能力也为之大幅削弱。

    已经不能再战斗了。再碰任何一个达克索达斯人,李察都连逃跑的力气也没有。

    他再休息了一会,等体力稍有恢复,就挣扎着爬了起来,向着日不落之都的方向,一路小跑过去。

    两天之后,李察终于看到了日不落之都。

    他还在跑着,但几乎是拖着身体踏了通向日不落之都大门的梯道。在李察身后远方的山顶,有几个小小的黑点正在晃动着。那是一直契而不舍追击着李察的鼠魔们。现在它们的数量已经从六头变成了十一头。可是这里已经是日不落之都的城下,鼠魔数量再多也不敢如此接近日不落之都,它们吱吱呀呀地怒吼了一会,才不甘地散了,再去寻找下一个牺牲品。旭日初升之所那种级别的战斗,可没它们参与的余地。

    日不落之都极致恢宏,山的道路也长得让人绝望,李察由跑变走,再由走变成挪,最后则是爬。他的视线开始模糊,喉咙里干得撕裂般痛,肋下的伤口反而变得麻木了。在李察眼中,日不落之都突然剧烈摇晃起来,随后整个颠倒了过来。他耳中传来砰的一声闷响,世界就变暗了。

    此时此刻,无论是掌握在诺兰德手中的日不落之都也罢,还是被达克索达斯控制的混沌漩涡也好,都不再是黄昏之地的焦点,在两大要塞区域内发生的战斗甚至都变得非常稀少,只有双方一些平日里不了台面的初级强者还在活跃着。

    现在,黄昏之地的中心,就是旭日初升之所。

    旭日初升之所,并不象日不落之都那样气势恢宏。实际,它最初只是建立在一座不高的小山顶的简陋城堡。它不是位面本地土著的城市,而是诺兰德强者们一手建立的据点。这里是诺兰德第一次与达克索达斯接触并战斗的地点之一。附近虽然有几座位面土著建立的大城市,但是都无险可守。这座不过几百米高的小山,就是方圆千余公里内的惟一制高地,也是惟一可以有地型能够稍稍利用的地方。

    诺兰德和达克索达斯第一次接触,都出乎双方意料之外。第一场战斗各有损失,随即双方都投入了大量后续部队,围绕着这座小山展开了一系列惨烈的拉锯战,双方都损失惨重。直到这时,两大主位面的强者才意识到对方并不是本位面的土著,也不是某个可以轻视的次级位面入侵者,而是力量和自己相当的主位面军团!

    于是战争迅速升级。

    在接下来的数年中,数以百万计的军队在这片土地厮杀着,参战的强者多如繁星,陨落的强者不计其数。各色的鲜血浸润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战争惊动了整个诺兰德,当时诺兰德的一代强者,千年帝国的帝君,著名的太阳王,亲自来到黄昏之地。

    他如正午的旭日,光耀一时!太阳王率领着自己闻名天下的亲卫军团,一举重创了达克索达斯的主力军团,击杀强者无数,迫使达克索克斯位面军团后撤千里。诺兰德由此控制了这片辽阔的土地。强者们最初在小山建立的这座城堡,就被取名为旭日初升之所,以记念这场战争和太阳王的武勋。

    其后位面本源在诺兰德和达克索达斯持续的战争中受损,整个位面都失去了生机,黄昏之地成为这座战场的名字。

    在辗转的历史中,旭日初升之所被建成军团要塞,由神圣同盟负责据守。再然后,达克索达斯的攻势越来越凌厉,诺兰德渐渐处于劣势,终于在菲利浦父亲在位时期,旭日初升之所被达克索达斯夺去。

    现在的旭日初升之所已经和最初的小城堡不同,它占据了整座山峰。而且最初时的数百米小山,已经被超级强者们生生拔起了数百米,变成近千米的高峰。在达克索达斯强者们经营了几十年之后,旭日初升之所的外观与风格大改,从诺兰德阳刚粗犷的风格变为混沌扭曲,通体是深黑色调,城墙外都挂了布满倒刺的黑铁甲,墙头刚是一根根盘绕扭曲的巨大尖刺。要塞无论城头还是城内的建筑都是毫无规律,有大有小,里面甚至错落散布着几个巨大的深坑。这些坑都是供某些达克索达斯战争巨兽栖息时所使用。但是在要塞的最高处,也是最中央,修建着一座高大的巢穴,那是鸟巢一样的建筑,修建得杂乱无章。建筑材料中赫然使用了大量白骨,也不知道是哪种巨兽的骨骼。

    在巢穴内,始终弥漫着灰黑色的雾气。这些雾气浓得有如实质,徘徊不去,就连高空的强风都无法吹散。巢穴内壁,用某种灰黑色的岩石雕刻着兽头的雕像,所有的兽头都在不断向外喷着灰雾。

    与诺兰德一样,达克索达斯每座军团要塞也都有强者驻守。但旭日初升之所却和其它要塞不同,这里驻守的不是普通的达克索达斯强者,而是一头来自达克索达斯位面深处的凶兽!即使在达克索达斯位面,食脑者玛拉诺斯之名亦是人尽皆知。谁也不知道它从何而来,甚至就连位面几位超级强者也无法判断玛拉诺斯是否真的是达克索达斯本位面的生命。然而有一点却可以确定,那就是玛拉诺斯并不是简单的狡猾凶残,以致于超级强者们都觉得颇为麻烦。最终,由达克索达斯的某位超级强者出面,以传奇强者的脑浆为诱饵,将玛拉诺斯诱惑到了黄昏之地,负责镇守旭日初升之所。

    旭日初升之所即是诺兰德的耻辱标记,更是达克索达斯的耻辱标记。达克索达斯位面的强者们,谁都不会忘记当年在太阳王手下的惨败。所以为了守住这块具备纪念意义的土地,达克索克斯将玛拉诺斯放在了这里。

    在过往的数十年中,不知有多少诺兰德的强者变成了玛拉诺斯腹内的美食。也时时会有达克索达斯的强者被玛拉诺斯以种种借口吞食。对于双方强者来说,玛拉诺斯都是一个不愿想起的梦魇。

    :今天的第二次加更,并且终于完成了十月的24万字承诺。十月的最后一天,还有三更,就算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