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 如山的男人

章四十 如山的男人

    然而现在,这头来历不明的凶兽,无数强者不愿提起的恶梦之源,却离开了自己的巢穴,趴在了军团要塞的中央,长达数十米的庞大身躯压坏了要塞内不少建筑。它庞大的身体有无数纵横交错的伤口,椎形的头部下方几十根用来吸食脑浆的软管被切得七零八落。一名诺兰德的强者正守在玛拉诺斯的躯干旁,警惕地望着四周。

    这头不知活了多久的凶兽,此刻已经变成了尸体。要塞内到处都是激战的痕迹,无数达克索达斯人的尸体依然倒在战死的地方。没有人有时间收拾它们的尸体,甚至诺兰德强者的尸体也没有余瑕收敛。

    要塞内的建筑已经损毁了大半,边缘处更是多出了一个恐怖的大坑,剧烈的冲击波甚至摧毁了方圆一公里内所有的建筑。空气中弥漫着各种奇怪的味道,中人欲呕。但是在要塞的城头,几名诺兰德的强者正在默默地收拾着身的伤口,或者是闭目休息。他们已疲累欲死,甚至没有力气去庆祝一下这历史性的胜利。在这些强者中,有两个人格外引人注目,他们穿着一模一样的深色铠甲,和其它强者个性化强烈的装束形成鲜明的对比。他们盔甲的胸口,有大片挫刀挫过的痕迹,在那里原本应该有的徽章,已经被人为的销毁了。

    不过若仔细观察,可以看到他们身的铠甲都是神圣同盟皇室的风格式样。这两个人孤零零地坐着,和其它强者并不合群,也不说话,只是自顾自地休息。但是诺兰德强者们却没有人对此表示不满,在达克索达斯疯狂般的反扑中,强者们很清楚这两个颇为神秘的人物是多么的强大,这点仅从被他们撕碎的无数达克索达斯人身就可以看出。

    无论在哪里,天位圣域都可以得到和传奇强者差不多的尊敬。

    此刻极目望去,还可以看到极远处正有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点在缓慢移动着。那是反攻旭日初升之所失利、被迫撤退的达克索达斯人。而在强者们前方的城墙下,堆着许多达克索达斯的强者尸体,城头还横躺着一头出奇庞大的人马督军,甚至在强者们身后,还有几名龙人的尸体。刚刚的战斗中,诺兰德的强者们完全被达克索达斯人包围着,从四面八方猛攻!

    但是,旭日初升之所还是回到了诺兰德手里。&&

    此刻,在大地,一个身影正从远方向要塞走来。

    那是一个胖子,全身下只穿了一条皮裤,将泛着油光的肚皮完全袒露出来,一双生满了黑毛的大脚踏在大地,一步步向要塞走来,步伐扎实有力。他的脚步沉重,落地会溅起些许的灰尘甚至是石子。可是任何一个体型如他的胖子,哪怕是最普通的人,也会有这样沉重的步伐。以他的力量,完全可以象其它强者那样踏足时让大地为之震颤,可是他却没有。只看他的脚步,就和普通人无异。

    然而,即使没有大地震颤作为陪衬,也没有一身传奇级别的盔甲作为侧面印证,惟一特殊些的、扛在肩头的那把三米长、一米厚的方刃砍刀还生满了铁锈,刀刃甚至有两个拳头大小的缺口,这个身体壮硕得象座小山似的男人却油然而有睥睨天下的气概。

    这个男人不需要什么气势。他站在那里,就是气势。

    他右手握着那把出奇庞大的破烂方刀,把巨刀横扛在肩,左手则提着三颗头颅。那三个头分属不同的种族,头发、胡须和肉质触须被缠在一起,胡乱打了个结,就这样被那个男人提在手里,走向旭日初升之所。

    达克索达斯人撤退时,这个男人孤身追击,并提了三颗头颅回来。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杀敌数肯定远远不止三个,因为只有被他看得眼的敌人,才有那个荣幸让他专门把脑袋提回来。能够被他盯的,放眼整个达克索达斯,都会是有名有姓的强者。

    他走近了要塞。

    正在休息的两名黑甲强者从城头一跃而下,落在坦胸露背的巨大胖子面前,单膝跪下,恭敬道:“陛下!”

    其它诺兰德的强者们也纷纷从城跃下,跪在大道两边,同样恭敬喝道:“陛下!”

    强者都是有尊严的,特别是绝域战场这种强者独行之处。然而,所有的强者,包括天位圣域,都心甘情愿地放低了自己高傲的头,弯下不屈的身体,跪倒在这个男人面前。

    因为他洗刷了神圣同盟数十年的耻辱,几乎以一已之力攻入旭日初升之所,悍然斩杀了让人闻名色变的食脑者玛拉诺斯。又在接下来的数日挡住了达克索达斯人的疯狂反扑。那把生锈的方形巨刃虽然形状看起来象把放大的菜刀,可是刀下却斩杀了数以百计的达克索达斯强者,而面的铁锈甚至都没有被刮落一片。

    但是真正的强者看到这把样式很有些搞笑的巨形方头菜刀,却都心生戒惧。

    这把刀本身就是一段传奇,凡是敢于轻视它的存在都已丧生在它的刀锋下。当年查尔斯大帝挥舞着它斩下魔龙达拉魔阿的头颅时,为它的传奇奏响了最强音!

    刀锋的缺口,是在达拉魔阿的颈骨磕出来的,刀身的铁锈,则是被魔龙颈血腐蚀的痕迹。这把刀原本的名字就叫屠龙者,或许迄今为止,它也是整个诺兰德无数带有屠龙字样的武器中,最实至名归的一把。

    而现在,屠龙者就握在那个壮硕如山的胖子手中。

    这个男人,就是神圣同盟的皇帝,嗜血的菲利浦。

    “把它们煮了,今晚下酒庆功!”菲利浦如是道。

    扑通一声,那三颗头颅被扔到了众强者面前。

    当李察张开眼时,看到的就是面布满了斑驳霉迹污痕的天花板。天花板高而深远,挑高接近了十米。正常诺兰德人类的建筑根本不可能有这么高的举架,显然这要么是异族的房间,要么就是某个有特殊用途的大厅。

    不过天花板的痕迹让李察看了感觉非常的眼熟,似乎在哪里看到过。就在他驱动着自己的意识努力回想时,旁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如破锣般难听的声音:“臭小子,醒了就别发呆,快点配合我一点,老子快被你累死了!”

    这个声音也同样的熟悉,不过李察却说什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而且此刻他身体的状态也非常奇怪,明明能够感觉到身体各个部位的存在,身体却完全不听从他的指挥。李察觉得自己胸腹间特别的凉,好象有风在吹来吹去。可是风怎么会吹到身体里去?接下来又是阵阵奇怪的触感传来,好象有一双手正在抚摸李察的内脏。

    抚摸内脏?!

    李察蓦然惊醒,瞪大了眼睛!他抬头,向自己的身体望去,却赫然看到自己躺着,胸膛已被剖开!一双枯瘦如柴的手正捧着象是肝脏的脏器,正用一把还带着锈迹的小刀在切削着。骤然见到如此恐怖景象,李察却出奇的没有惊叫震怖,而是瞬间感知了一下身体的状况,发觉颈部以下的部位确实不在自己控制之下,就转头望去,要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再说。

    视线一转,李察就看到了一张苍老的脸,只看那满脸猥琐的表情,就知道是圣劳伦斯。看到是他,李察顿时松了一口气。这位曾经的圣构装师目前的医术或许比他曾经的构装水平更高,只是在他手里,什么样的伤势都不会是问题。

    看到李察镇定的样子,圣劳伦斯显然非常失望,悻悻地道:“臭小子,倒是挺镇定的,我还指望吓你一跳呢!”

    李察呵呵一笑,说:“我才醒过来,反应比较迟钝,现在才开始害怕呢!”

    圣劳伦斯听到这番话,顿时一怔,狐疑地看了李察一眼,问:“小子,你究竟有多大?就这么会说话了?这话确实说得老子心里颇为舒服,可是却不象你这个年纪应该说出来的话呢!”

    “我这个年纪应该怎么说?”李察神色自如地问。

    劳伦斯手动作不停,说:“你们这些年轻人,不是都喜欢表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深渊地狱也敢闯一闯吗?要是喝了点酒,更会觉得自己连传奇都能砍了!”

    李察又是一笑,说:“您救了我的命,又救了白夜,而白夜对我帮助很大。如此算的话,您对我的帮助之大是难以衡量的,我让您开心一些,又算什么呢?”

    劳伦斯一怔,神色复杂,说:“话是这么说,可是在你这样的年纪,能够这样想的人确实不多。”

    “我一直过得不算容易,成熟得早点,也是应该的。”李察的微笑总是很迷人。可是圣劳伦斯却看出了一些隐藏在微笑之后的苦涩。关于李察的事,白夜已经说了不少给他听。所以他其实颇为理解李察。

    :距离完美的十月还差两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