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三 非正式章节

章四十三 非正式章节

    这时龙德施泰德身边的中年人忽然开口道:“也许情况不象我们想的那样糟糕,与这块东西类似的结构,我刚刚在玛拉诺斯的躯干上看到过,只是没有这块抗性那样全面,但同样不应该是在达克索达斯位面自然产生的结构,也许这些魔鬼鱼就是食脑者玛拉诺斯的孩子。”

    在座大多数人都吐了口气,显然轻松了不少,哪怕玛拉诺斯的孩子再多,也和量产不是一个概念,何况现在玛拉诺斯已经死了。

    不过劳伦斯却依然皱眉,显然中年人的一番话并不能打消他的疑虑,他思索了一会,才说:“这可难说得很,你们看,这种结构的魔法抗性确实够高,但它最大的问题就是承重力很差,如果要维持必要的身体强度和活动力,那么体型怎么都不能超过十米,从这点看,魔鬼鱼是玛拉诺斯后裔的可能性很小。”

    中年人也在思索着,说:“玛拉诺斯或许是变异种,或许这些魔鬼鱼只是它用来捕猎的杂血后裔,这样就能解释得通了。”

    圣劳伦斯说:“这种可能性确实有,但并不大,我们不能刻意把情况往好的方向去想。”

    “就算魔鬼鱼确实是量产兵种,你现在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吗。”中年人反驳道。

    劳伦斯脸色微变,露出怒色,可是确如中年人所说,他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龙德施泰特将军开口了:“好了,不管魔鬼鱼是什么样的来历,显然我们的老对手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但这没有什么,过去有过多少困难,我们不也都一样度过了,现在陛下更是把旭rì初升之所给夺了回来,所以没有什么好怕的,但是我们必须做点什么,不能就这样坐视情势发展。”

    说着,元帅的目光落在了李察身上,说:“李察,你现在能够量身订制二阶套装是吧。”

    李察微微欠身,说:“没错。”

    此言一出,在座过半的人立刻动容,他们都很清楚量身订制的二阶套装意味着什么,看向李察的目光中立刻多了许多热切和尊敬,一位大构装师,就意味着能将众强者的实力凭空拔高一截。

    李察的名声早已震动神圣同盟,但是却还没有大到能够立刻传到绝域战场的地步,所以这里还是有不少人不清楚李察的事迹。

    “那么,李察,帮rì不落之都的人们多做一些构装吧,这是我们提升力量的最直接途径。”元帅说。

    听了元帅的话,李察却皱眉摇头,说:“我到绝域战场,是为了磨砺自己的战力,构装我会酌情制造,但这不是我的主要目的。”

    龙德施泰特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说:“先别急着拒绝,绘制构装的过程其实也是整理提高魔法知识与力量的过程,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确实需要大量的构装,这样吧,从现在起,rì不落之都所有的魔法材料都以半价向你供应,收购构装的价格则上浮20%,另外,我们库存的祭品也可以半价卖给你。”

    这个建议立刻让李察悚然动容,元帅的开价实在是太高了,高到了他几乎无法拒绝的地步,何况李察到绝域战场,其中一个目的本就是想在构装上有所突破,而元帅并不清楚李察在构装方面的超高成功率,也就不清楚李察将在这其中赚取多少倍的利润。

    其实元帅就算清楚也会如此做,在他眼中,只要能够得到足够多的构装,李察在里面赚多少钱他并不在乎,因为也只有李察才能这样赚,换了其它的构装师,恐怕都不行,所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亦算是一种。

    李察艰难地说:“这个,元帅……抱歉,我会制作一些构装,但是恐怕无法做到一直呆在rì不落之都里绘制构装,我……必须变强。”

    龙德施泰特元帅颇为意外,就连圣劳伦斯也以异样的目光看着李察。

    分割线——

    这时龙德施泰德身边的中年人忽然开口道:“也许情况不象我们想的那样糟糕,与这块东西类似的结构,我刚刚在玛拉诺斯的躯干上看到过,只是没有这块抗性那样全面,但同样不应该是在达克索达斯位面自然产生的结构,也许这些魔鬼鱼就是食脑者玛拉诺斯的孩子。”

    在座大多数人都吐了口气,显然轻松了不少,哪怕玛拉诺斯的孩子再多,也和量产不是一个概念,何况现在玛拉诺斯已经死了。

    不过劳伦斯却依然皱眉,显然中年人的一番话并不能打消他的疑虑,他思索了一会,才说:“这可难说得很,你们看,这种结构的魔法抗性确实够高,但它最大的问题就是承重力很差,如果要维持必要的身体强度和活动力,那么体型怎么都不能超过十米,从这点看,魔鬼鱼是玛拉诺斯后裔的可能性很小。”

    中年人也在思索着,说:“玛拉诺斯或许是变异种,或许这些魔鬼鱼只是它用来捕猎的杂血后裔,这样就能解释得通了。”

    圣劳伦斯说:“这种可能性确实有,但并不大,我们不能刻意把情况往好的方向去想。”

    “就算魔鬼鱼确实是量产兵种,你现在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吗。”中年人反驳道。

    劳伦斯脸色微变,露出怒色,可是确如中年人所说,他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龙德施泰特将军开口了:“好了,不管魔鬼鱼是什么样的来历,显然我们的老对手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但这没有什么,过去有过多少困难,我们不也都一样度过了,现在陛下更是把旭rì初升之所给夺了回来,所以没有什么好怕的,但是我们必须做点什么,不能就这样坐视情势发展。”

    说着,元帅的目光落在了李察身上,说:“李察,你现在能够量身订制二阶套装是吧。”

    李察微微欠身,说:“没错。”

    此言一出,在座过半的人立刻动容,他们都很清楚量身订制的二阶套装意味着什么,看向李察的目光中立刻多了许多热切和尊敬,一位大构装师,就意味着能将众强者的实力凭空拔高一截。

    李察的名声早已震动神圣同盟,但是却还没有大到能够立刻传到绝域战场的地步,所以这里还是有不少人不清楚李察的事迹。

    “那么,李察,帮rì不落之都的人们多做一些构装吧,这是我们提升力量的最直接途径。”元帅说。

    听了元帅的话,李察却皱眉摇头,说:“我到绝域战场,是为了磨砺自己的战力,构装我会酌情制造,但这不是我的主要目的。”

    龙德施泰特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说:“先别急着拒绝,绘制构装的过程其实也是整理提高魔法知识与力量的过程,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确实需要大量的构装,这样吧,从现在起,rì不落之都所有的魔法材料都以半价向你供应,收购构装的价格则上浮20%,另外,我们库存的祭品也可以半价卖给你。”

    这个建议立刻让李察悚然动容,元帅的开价实在是太高了,高到了他几乎无法拒绝的地步,何况李察到绝域战场,其中一个目的本就是想在构装上有所突破,而元帅并不清楚李察在构装方面的超高成功率,也就不清楚李察将在这其中赚取多少倍的利润。

    其实元帅就算清楚也会如此做,在他眼中,只要能够得到足够多的构装,李察在里面赚多少钱他并不在乎,因为也只有李察才能这样赚,换了其它的构装师,恐怕都不行,所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亦算是一种。

    李察艰难地说:“这个,元帅……抱歉,我会制作一些构装,但是恐怕无法做到一直呆在rì不落之都里绘制构装,我……必须变强。”

    龙德施泰特元帅颇为意外,就连圣劳伦斯也以异样的目光看着李察。

    这时龙德施泰德身边的中年人忽然开口道:“也许情况不象我们想的那样糟糕,与这块东西类似的结构,我刚刚在玛拉诺斯的躯干上看到过,只是没有这块抗性那样全面,但同样不应该是在达克索达斯位面自然产生的结构,也许这些魔鬼鱼就是食脑者玛拉诺斯的孩子。”

    在座大多数人都吐了口气,显然轻松了不少,哪怕玛拉诺斯的孩子再多,也和量产不是一个概念,何况现在玛拉诺斯已经死了。

    不过劳伦斯却依然皱眉,显然中年人的一番话并不能打消他的疑虑,他思索了一会,才说:“这可难说得很,你们看,这种结构的魔法抗性确实够高,但它最大的问题就是承重力很差,如果要维持必要的身体强度和活动力,那么体型怎么都不能超过十米,从这点看,魔鬼鱼是玛拉诺斯后裔的可能性很小。”

    中年人也在思索着,说:“玛拉诺斯或许是变异种,或许这些魔鬼鱼只是它用来捕猎的杂血后裔,这样就能解释得通了。”

    圣劳伦斯说:“这种可能性确实有,但并不大,我们不能刻意把情况往好的方向去想。”

    “就算魔鬼鱼确实是量产兵种,你现在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吗。”中年人反驳道。

    劳伦斯脸色微变,露出怒色,可是确如中年人所说,他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龙德施泰特将军开口了:“好了,不管魔鬼鱼是什么样的来历,显然我们的老对手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但这没有什么,过去有过多少困难,我们不也都一样度过了,现在陛下更是把旭rì初升之所给夺了回来,所以没有什么好怕的,但是我们必须做点什么,不能就这样坐视情势发展。”

    说着,元帅的目光落在了李察身上,说:“李察,你现在能够量身订制二阶套装是吧。”

    李察微微欠身,说:“没错。”

    此言一出,在座过半的人立刻动容,他们都很清楚量身订制的二阶套装意味着什么,看向李察的目光中立刻多了许多热切和尊敬,一位大构装师,就意味着能将众强者的实力凭空拔高一截。

    李察的名声早已震动神圣同盟,但是却还没有大到能够立刻传到绝域战场的地步,所以这里还是有不少人不清楚李察的事迹。

    “那么,李察,帮rì不落之都的人们多做一些构装吧,这是我们提升力量的最直接途径。”元帅说。

    听了元帅的话,李察却皱眉摇头,说:“我到绝域战场,是为了磨砺自己的战力,构装我会酌情制造,但这不是我的主要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