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四 成熟

    初看之时,劳伦斯差点惊呼出“生命诛绝!”,不过他随即看出这两幅构装和生命诛绝大为不同,它们的功用都是大幅提高出手速度,并且附加各种毁伤效果,可是李察这两幅构装需要自行激发,不能叠加,威力自然不如生命诛绝,然而对身体的负担却也比生命诛绝轻得多。

    劳伦斯何等眼力,一看到这两幅构装,就知道李察已经彻底将生命诛绝吃透,从而又创造出了一种新构装,新构装远不如生命诛绝那样凌厉卓绝,却也不会对使用者的要求那样苛刻,能够催动的次数更是远超生命诛绝,新构装是妥协之作,论价值自然远不如可以叠加的生命诛绝,但是相应的制作难度也大幅下降,成本也同样大降,还不到一幅生命诛绝的三分之一,这两幅构装论水准已在普通三阶构装之上,在战斗中实用性更是超越了大多数三阶构装,对于尚没有装备齐构装的强者来说,提升是巨大的。

    不过劳伦斯看着看着,忽然咦了一声,不再关注具体的构装功能,而是看起李察勾勒出的一笔笔线条来,如果把整幅构装视作一幅画,那么就是别有一种意境,李察勾出的每一笔都饱满、压抑,明明有着雄浑丰沛的力量,却偏偏被压抑着无处释放,看着看着,劳伦斯只觉得象是听到了一头受伤的野兽,正在凶狠却无奈地咆哮着。

    看了良久,劳伦斯才把视线从这两幅构装上挪开,长长地出了口气。

    整整十天之后,李察才再次出现在rì不落之都的门口,又是堪堪挪到城门不远,就一头栽倒,守卫的圣域强者已经认识了李察,知道这是神圣同盟的皇家构装师,亦是rì不落之都的关键人物之一,于是急忙把他给抬回城内,送到了劳伦斯那里。

    片刻之后,李察又和上次一样躺在了劳伦斯治疗病人的铁台上,他这一次的伤势比上次略轻,可是身体表面却到处都是伤口,脸上更有一道深深的切口,深已见骨。

    劳伦斯一句话没说,沉默着开始处理李察身上的伤势,而李察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昏暗阴森的房间内,一时间只听见各种刀具器械偶尔碰撞时发出的丁当声。

    血腥气渐渐浓了,又渐渐淡了。

    劳伦斯将染血的刀扔在一边,然后用一块脏兮兮的毛巾擦了擦满头的汗水,对李察说:“行了,可以起来了。”

    李察依言而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他身上有七八道伤口,此刻都被针线密密麻麻地缝着,看起来就象是由尸块缝合拼接而成的缝尸怪,李察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伤口牵动的疼痛让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知道痛了。”劳伦斯冷冷地说。

    “还行。”李察的动作变得缓慢而谨慎,那种疼痛没有必要的话,谁都不会想多经历一些,止痛和麻醉对劳伦斯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他却忽略遗忘了这一步骤,明显就是有意的。

    劳伦斯哼了一声,说:“如果知道痛,那下次就老实点,别没事跑到外面去拼命,这样很有意思吗,rì不落之都还有点老底,用不着派一个年轻的皇家构装师出去和人拼命。”

    在劳伦斯严厉的训斥下,李察却是不以为意地笑着,说:“我是准魔导师了。”

    “准魔导师,,就是大魔导师又有几个敢象你这样胡闹,你就这么想去死。”劳伦斯终于爆发了,口水喷得李察满脸都是。

    李察随手用衣袍一角擦去脸上的口水,说:“我肯定能活着回来。”

    “这句话,这座城市里除了龙德施泰特元帅,可没有第二个人敢这么说。”劳伦斯冷冷地说。

    李察穿好了衣服,笑着说:“那我就是第二个了。”

    劳伦斯如同愤怒的狮子般咆哮着,把李察轰了出去,老头已经预见到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可是他却无力阻止,也无法改变。

    果然,还没有过一周,李察就把一个装着两个三阶构装的封魔盒扔进了劳伦斯的居处,自己依然带着不变的装备,离开了rì不落之都,劳伦斯只是叹了口气,把李察的构装鉴定出来,按照约定的价格出售给了元帅,然后他又为李察选购了大量魔法材料,一一分类,并且作了必要的加工处理,放到了李察的居所,再然后,劳伦斯又回到了他的小店铺内,继续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等待着李察的回来,在李察回来之前,劳伦斯只是在偶尔收治一名重伤的强者时,眼神中才会出现生气。

    这一次李察离开得格外的久,当他回来时,不光支撑着走进了城门,身后还背了一个不小的包裹,只是沿着他的脚步足迹,偶尔会有几滴鲜血滴落。

    越到后来,李察摇晃得越是厉害,当坚持到劳伦斯的门口,一脚踹开大门后,李察再也支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上。

    从房间深处传来劳伦斯那标志性的怒吼:“哪个活得不耐烦的小兔崽子,敢来砸老子的大门。”

    他奔出来一看,见是倒在地上的李察,先是错愕了一阵,没有看到送李察过来的人时,才明白李察是自己走到这里来的。

    劳伦斯恨恨上前,拖着李察到了里间,把他扔到治疗台上,怒道:“你倒是一次比一次厉害了,居然还能自己爬到我这里来,但有本事你别受伤啊。”

    “没本事。”李察笑着说。

    此刻他仰躺在冰冷的铁台治疗台上,胡子和头发都长而浓密,有着一种格外的味道,他安静地躺着,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劳伦斯聊着,任由那些冰冷的器械在自己身体内部搅来搅去,这次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劳伦斯就处理完了李察的伤势,然后开始检视起李察带回来的战利品。

    当把全部的战利品全部检视完成后,劳伦斯也忍不住说:“可以啊,小子,这些都是你杀的。”

    李察点头嗯了一声,把那些战利品全部留给了劳伦斯,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居处,这回他没有急于投入到冥想或是构装世界里,而是又搬了几箱烈酒回来,一个人沉闷的喝着。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尚带着些稚嫩的声音:“我能和你喝几杯吗。”

    李察愕然侧头,看到旁边站着一个俊秀的少年,显然颇为瘦俏,李察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少年就坐了过去,然后接住了李察抛过来的两瓶烈酒,很是有些狼狈。

    少年捧着酒瓶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小口,立刻被呛得咳嗽了起来,脸上更是飞起两朵晕红,忍不住咋舌道:“这酒真难喝。”

    确实,李察弄来的酒只需要够烈就好,根本就没考虑过口感如何,看到少年的样子,李察只是淡淡笑笑,然后自顾自地喝着。

    “李察大师,听说您是一位大构装师,真是这样的吗。”少年问,他看着李察的目光中,充满了好奇与崇拜。

    李察点了点头,然后问:“小家伙,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这可不是你能够参与的地方。”

    少年挺直了胸,傲然道:“我已经十八岁了,不是小家伙,而且我也有十七级呢。”

    李察双眼微亮,然后光芒随即暗淡,只是淡淡地说:“十六岁的小家伙,就凭你那十五级的水准,只要离开大人的视线,时刻都会有生命危险,你那十七级的气息骗不了多少人,不要指望靠着一根项链就能为所玉为了。”

    少年脸上骇然,随即又陷入沮丧,对李察说:“好吧,李察叔叔,我是塔马克公国的嫡子,这次父亲带我到这里举行成年礼。”

    “叔叔。”李察哭笑不得,他自己不过21岁,而这少年十六岁,自己怎么就变成叔叔。

    他习惯性地抚摸了一下下巴,发现那里不再是坚硬的胡茬,而是一丛浓密粗硬的胡须,原来不知不觉间,不修边幅的李察已经多了一脸络腮浓须,他的头发也参差不齐,用一根布条随意束在脑后。

    李察随手拿过野蛮屠杀,用刀面当作镜子照了照自己,发觉自己果然看起来就象一个放浪形骸的成熟男人,只是从眉梢眼角的细节处,才能看出李察其实还相当的年轻,李察无所谓地把形状猛恶的野蛮屠杀抛到一边,又拿起酒瓶喝了一口,不再理会那个少年,可是少年却不以为意,眼中的光芒反而更加炽烈。

    “李察大师,您看我能够学习构装吗。”少年终于鼓足了勇气问道。

    “学习构装。”李察笑了,一个年轻的战士若是也能学习构装,那么构装就不会如此稀缺了。

    少年脸瞬间就红了,喃喃地道:“啊,对不起,我……其实只是问问。”

    “好吧,来,让我看看你,说不定你确实可以学习构装。”李察的目光在少年身上扫过,又拉过他的手看了看,最终遗憾地摇了摇头。

    幸运之神并不会眷顾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