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五 归于平淡 章上

章四十五 归于平淡 章上

    少年却并不如何遗憾,从他选择战职而不是法职,就可知道在魔法上的天赋并不如何高明。塔马克大公爵是人类著名的传奇强者之一,不可能弄错自己儿子的血脉天赋。

    就在这时传来几声粗豪的大笑,两个精壮大汉来到了李察居处门口,恭敬地向李察行了一礼,说:“李察大师,我们两个带来了一箱好酒,特意来送给您。”

    李察抬眼向他们望了一眼,当即说:“哦,我那两幅构装是用在你们身上了。”

    “确实!李察大师,在劳伦斯大师出事后,我们就很少见到如此威力强大的构装了!这两幅构装昨天刚刚救了我们兄弟的命!”左首的汉子一脸激动地章四十五归于平淡章上说。

    “是这样啊。”李察点了点头,打开两人送来的酒闻了闻,果然味道醇厚,不是一般好酒可比。李察痛饮了一大口,然后招呼那两个人说:“也一起来喝几杯吧!”

    两人面露喜色,就席地而坐,也不用其它的下酒菜,就着鼠魔肉干开始喝了起来。能够和李察这样的构装大师一起喝酒可是不可多得的机遇。就算不说他们刚刚算是间接被李察救了一命,如果和李察关系好了,说不定李察就会为他们订制一些构装。随着李察来到rì不落之都,越来越多的强者知道了李察可以订制二阶套装的消息。

    三人随意闲聊着一些绝域战场和诺兰德的逸事,两位强者这时才在不经意间显露出一些睥睨的气势。一些凶狠的达克索达斯人,以及某些名声远播的强者,他们提到时口气只是平常,完全不以为意。其实那两幅仿制生命诛绝的构装是李察第一次为rì不落之都提供构装。两位强者能够拿到它们,自然是有过人手段。

    少年在一旁听得热血沸腾,忍不住道:“李察大师,章四十五归于平淡章上我也能够……和,和您喝一杯吗?”

    “当然可以,小心别醉了!”李察笑着,扔给了他一个酒瓶。

    “我已经十七级了!喝点酒不是问题!”少年胀红了脸,大声为自己辩解着。仿佛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吹牛,他干脆打开瓶塞,狠狠灌了几大口下去。可是两位强者带来的酒酒意极烈,少年一个不留神,立刻呛得大咳起来。

    两位强者相视一笑,他们也都看出了少年的真实实力,只是不说破而已。少年身角的族徽透露出了身份信息,明显和塔马克大公爵有关。而且绝域战场上时时刻刻可能会丢失性命,强者们只论实力高下强弱,相互间是否看得顺眼,相交之时谁还会去管家世背景,会去想那么多?在这朝不保夕的世界里,活着一天就得开心一天,这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渐渐的随着酒劲上涌,少年也逐渐放开了,他会讲一些塔马克公国的奇闻趣事,甚至连自己的父亲都敢开玩笑。此刻在远方一座高塔的露台上,雄壮威严的塔马克大公正凭栏而立,一双狭长的眼睛凝望着正围坐喝酒的四个人。他身高有异常人,竟然超过了两米五,站在那里就象一座黝黑的铁塔,一脸棕褐色的胡须被编成了几十根小辫,随风飘扬着。须辫上点缀着宝石、金属环、兽牙和骨片等装饰。

    在塔马克大公身边,站着的是李察曾经见过一面的阴森中年人,他也在遥遥看着李察。几公里的距离,对他们来说就和在眼前差不多。这个距离实在太近,假若有人窥探,那么无论李察还是和他喝酒的两位强者都会立刻有所觉察。但这次情况却不同,塔马克大公和中年人明明就在明目张胆地观察着他们,可是李察等人却一无所觉。

    “李察这个人看起来还不错。”塔马克大公缓缓地说。

    “还成。只不过我和他接触的时间很短,不明白他为什么放着好好的皇家构装师不做,非要跑到绝域战场上来。这里可不是开玩笑的地方,就连你我,一个不小心会很有可能陨落在这里。”中年人道。

    “他应该有理由,只是没有明说而已。那孩子看来和他相处的不错,这我就放心了。也免得他在绝域战场上到处乱跑。我可还要在这里再呆几天呢!”塔马克大公说。

    中年人说:“也好,你尽管放手去做,rì不落之都有我和龙德施泰特在,应该不会出问题。不过,我觉得李察的潜力不错,或许值得把他吸收到那个计划里去。”

    塔马克大公却犹豫了一下,才摇头道:“不,他毕竟还是太年轻了。等他真的展示了过人一等的实力,再考虑这件事吧。”

    中年人皱眉道:“但是一位大构装师对那个计划的意义,你想必比我清楚。”

    “确实。但可靠始终应该放在第一位。我们经不起哪怕是仅仅一次的背叛。”塔马克大公说。

    这个理由最终说服了中年人,他摇了摇头,就消失在露台的大门内。

    从天空洒落的光芒永恒地照耀着rì不落之都,这里没有昼夜,时间的流逝全是由永恒龙殿的魔法钟声来提示的。钟声响了三次,李察才有了醉意,少年早就伏在地上呼呼睡去,两位强者也满面酡红。这种场合,谁也不会使用魔力或者是斗气来抵制醉意。见李察开始显得困倦,两位强者便即告辞,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几名卫士,将沉醉不起的少年抬走。

    酒尽人散,剩下的还是寂寞。

    在街的尽头匆匆走来一个戎装的女人,大半面容都隐藏在皮制的护面面具之后。李察向她看了一眼,就不再在意,回到了房间里,并且把门关上。女人直奔李察居处而来,看到李察回屋,登时一怔。她站在门前,开始犹豫。

    门还开着一条缝,并没有上锁,甚至没有关严。从门内透出阵阵酒气以及隐约的酣声,看来李察或许已经睡觉,或者只是这个时候不希望有人打扰。女人犹豫了一阵,终于放下了打算敲门的手,而是拿出纸笔,匆匆写就了一封信,在信封上留下地址签名,然后放在李察门口的石台上。

    女人做完了这一件,就转身离去。恰好又有两个人匆匆赶来,他们看到了这一幕,又在李察门口转了几圈,同样留下了两封信,就此离去。

    大约一夜过去,李察从房间内走出,看到了石台上放着的三封信。他一一拆开,发现信的内容都是大同小异,基本是在叙述自己对某类构装的特殊需求,希望李察能够在绘制新构装时有所考虑。假如李察愿意满足他们的需要,那么他们将会在正常价格之外额外地支付一笔酬劳,并且还将付出长久的友谊和善意。

    谁也不知道李察下幅构装将会做什么,按照正常规程,李察的构装完成后会出售给rì不落之都,然后元帅再行分配给需要它的强者。在这个过程中,rì不落之都会收取少量的手续费,但对强者们而言,这笔费用并不算多。在绝域战场上,能够早一天得到适合自己的构装,就相当于多了几分保命的希望。所以强者们以这种方式提出自己的需求,以期打动李察,制造出符合他们需要的构装。

    李察反复研读着三封信,却读出许多不同的味道。李察设计和制造构装的能力早已反复得到证明,因此能够竞争他的构装的,只有rì不落之都最强大的那些人。他们提出的需求,无一不是针对战场上的最急需或者是最危险的情况而设计的。读着这些需求,就象为李察提供了另一个视角,可以窥探到这些强者的战斗经验和生死搏杀之间的心得。而他们需求的能力,无疑就是绝域战场上最重要的几个特效。

    这三封信,就象三盏灯光,照亮了李察前方某个区域的一小块道路。

    李察将三封信放下,思索良久,这才走进内间。那是一间颇大的厅堂,角落里堆放着一堆石块。李察随意搬了一个石块,放在zhōngyāng,然后拿出一把由拉菲精铁打制、但没有附加任何魔法特效的短刀,凝神屏息,缓缓提刀,然后一刀削在了石块上。平平无奇的一刀落下,却立刻石屑纷飞,石块象是被爆开一块,立刻去了一大块。

    李察全神贯注,一刀刀落下去,忽快忽慢,忽轻忽重,有时一刀可以带走十几斤的碎石,有时却连续十几刀,都在雕刻某一条细细的纹路。而在李察体内,所有的血脉都在缓缓运转,时时会输出一缕或大或小的力量,调动着李察的各个构装,最终与体力、魔力混和在一起,化为出手平淡无奇的一刀。每一刀,李察都在尝试和练习把各种不同属性的力量,以及各个构装的属性都调动、汇聚并发挥出来。这样,他的一刀即可以轻柔若飞羽滑落,亦可爆烈如火山爆发。

    一小时之后,李察已累得大汗淋漓,指尖也开始微微颤动。而在他面前,那块原本的岩石此刻已经化成了一尊鼠魔雕像,那飞扑瞬间的凶狠、贪婪和狰狞,被刻画得淋漓尽致。李察仔细看着自己的成果,最终颇为满意。持之不懈的练习、战斗与思索,终让他的实力再次有所提升。虽然这点提升幅度并不大,却意义深远。在无限接近魔导师境界的情况下,实力的每一点提升都非常的艰难。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