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六 归于平淡 中

章四十六 归于平淡 中

    李察拖着这尊雕像,来到了隔壁的仓库。这里已经堆放着大大小小七八具完成的雕像。李察将鼠魔雕像摆好,随手一刀劈在雕像后面的墙壁上,留下一条长长的刀痕。每尊雕像后面都有一根刀痕,或长或短,但都是在末尾的部分刀痕就出现了抖动和扭曲。鼠魔雕像后的那道刀痕,其笔直部分到目前为止是最长的。

    做好了这一切,李察拂去身上的灰尘,用雕刻的短刀随意切了切胡子和头发,带上了必要的装备和简单行囊,把刚刚做好的一幅构装交给了劳伦斯,就离开了日不落之都,再次踏上未知的征途。

    七天之后,李察已站在距离日不落之都千余公里之外。此刻在他前方,一条巨大的地裂横亘大地,绵延了数百公里。裂谷深不见底,只能隐约看到谷底有暗红色的光焰在翻涌不定。

    这是大地的创伤,也是天然的屏障。越过了这道地裂,就正式离开了日不落之都的保护范围,进入到所谓的黑暗荒野。黑暗荒野距离双方的军团要塞都很遥远,即使是传奇强者也无法通过超远程传送瞬间抵达。这片土地是真正的死亡游乐场,也是真正强者才敢活动的地方。以黄昏之地目前的局势,黑暗荒野中更多的是达克索达斯的强者,另外,也会有一些不知名的强大怪兽被时光乱流甩到这个位面来。它们才是真正的危险,是在时光乱流中都不会毁灭的强大存在。

    李察看了一会地裂。这道创伤最窄处也宽约十几公里,想要通过,除了瞬移,就只有飞过去。

    李察还没有疯狂到要进入黑暗荒野的地步。他沿着地裂边缘开始奔跑,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地形,然后选择了一块低洼地,躺了进去,并用碎石泥土把自己盖好。这一躺,就是整整一天。

    李察动都没有动,也没有进食。这时地裂上方突然起了一阵力量的涌道,一条通体足有近百米长,蛇身牛头的怪物从地裂上空呼啸而过!在这头巨大怪物的周围,还飘浮着落数十个各个种族的达克索达斯人。这又是达克索达斯人向日不落之都周围投放的绞杀兵力,只是不知道中间那头巨大怪物是何来历。可是即使相隔数十公里,李察也能感觉到那股庞大威压扑面而来,他立刻收敛了全部的气息,不敢稍动。

    一缕巨大而又冰冷阴湿的意识扫过了李察所在的区域,但没有发现什么,一掠而过。

    李察依然在耐心等待着,只是每隔一天,就会吃点东西,喝一口水。先后有四五拨达克索达斯人从附近越过了地裂,也有离开日不落之都,回到黑暗荒野去的。也有几名诺兰德强者进入黑暗荒野。无论哪一方,都没有发现潜藏的李察。李察现在自然世界树已经成长到了第三阶,与周围环境的融合度大为增强,哪怕是强者,随意的探测感知也难以发觉他的形踪。

    最终,一头昂科拉人马队长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从地裂上方凌空而过。它前进的路线正好从李察上方通过。

    这头人马队长比当年白夜击杀的那头还要健壮,周身的鬃毛粗硬得仿佛一根根钢丝,身上披挂着厚重的钢甲,四蹄踏动时甲叶碰撞,发出金铁交击之声。

    李察的手握上了命运双子,顷刻间一道血色闪电就当空而降,落在人马队长的背上!人马队长一声痛苦的咆哮,双手各握了一根粗得让人心寒的短柄铁枪,怒视周围,寻找着卑鄙的敌人。

    但是一具金色的棺木又在它头顶出现,将无数富含神圣气息的力量倾倒在它身上。人马队长不断发出愤怒的吼叫,拼命挣扎着。那些神圣与光明的力量不光带给它大量的伤害,还严重束缚了它的行动。可是它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敌人在哪里。

    就在此时,又是一道闪电落下,击在它的身上。这道闪电威力比前一道要小了些,但却准确击中了前一道闪电留下的伤口,痛得人马队长四蹄乱踏。但是它已经察觉了魔力的源泉来自下方,于是低头望去,终于发现了刚刚从浅坑里站起来的李察。人马队长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如一座小山般向李察压下,四蹄带着恶风,狠狠践踏!在铁蹄周围,已可看到一圈圈由巨大力量引发的波纹。

    李察颇有些狼狈地向远方逃去,人马队长则高速追上。它已经杀过不止一个大魔导师,知道只要拉近了距离,那么人类这些大魔导师就脆弱得象只小鸡,可以随意地撕着吃。它迅速追上了李察,铁蹄狠狠向李察后心踏去!

    李察周身电光一现,瞬间身影就从人马队长的蹄下消失。人马队长一声残忍的狞笑,它可不只是见过一个大魔导师在他面前这手了。人类大魔导师会的只是伪瞬移,需要时间施法,在空中的移动也需要时间。对它来说,破解起来并不困难。人马队长两个前蹄非但没有收力,反而加力向地面踏去!恐怖的力量撞击在大地上,激起一圈泥土波浪,瞬间远去。激荡的力量会破坏魔法力量,也会让瞬移的大魔导师们中断传送的过程,从空间通道中掉出来。受此摧残,往往脆弱的人类大魔导师就只剩下半条命了。

    在人马队长侧后方忽然传来一声闷哼,李察向后抛飞出去,摔在起上。虽然他立刻就爬了起来,可依然狼狈,而且胸口感觉到沉闷肿胀,连话都说不出来。一位大魔导师如果说不出话,那就是失去了念颂咒语的能力,一身能力至少被废了一半。李察这才知道,昂科雷人马队长的践踏简直就是虐杀法师的不二之选。

    不过对现在的李察来说,在战场上绝大多数时间都不需要念咒语。他双手紧握野蛮屠杀,轻飘飘的一刀砍出,在人马队长的后腿上留下了一道小伤口。

    人马队长一声冷笑,对它接近四米的庞大身躯来说,这条手掌大小的小伤口简直就不值一提。它一个盘旋,已正面面对李察。

    就在这时,它后腿上那个小伤口忽然自行撕裂,变成一个足有人头大小血肉模糊的大坑,血肉象瀑布一样从伤口中喷出!人马队长后腿一软,差点摔倒。它惊疑不定地看着后腿,不明白怎么会突然伤得如此厉害。

    李察一声呼啸,蹂身而上,手中长刀又斩在人马队长的马身胸膛上。那里的防御格外的厚重,就连野蛮屠杀准神器级别的威力也只是破开了胸甲,并在人马队长的胸膛上留下一条浅却长的伤口。

    又是一条可以忽略的小伤。人马队长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就骇然看到那条小伤正撕裂,瞬间就加深加宽了十倍!血喷射而出,宛若在空中织就了一幅红绸。

    李察身形有如鬼魅,围绕着人马队长的团团转着,野蛮屠杀如风如雾,轻飘飘的东刺西砍,在人马队长的身上增添着一条条伤口。绝大多数小伤都会在一瞬间变成巨大的创口,血和肉混杂在一起喷出,就如在人马队长身上添加了一道道血的喷泉。

    李察现在每一刀都相当于十余刀的叠加,生命诛绝的恐怖效果几乎次次都会发动。这个时候,生命诛绝的恐怖才真正有所体现。

    在剧痛的刺激下,昂科雷人马队长怒发如狂,铁枪挥舞如风,终于蹭到了闪避不及的李察。李察立刻就如被雷击中,整个人飞出十余米外,立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人马队长奔腾而来,就要一举置李察于死地。结果李察翻动承载之书,一个光明之墓外加一个静滞结界瞬间扔在了人马队长的身上,让它的速度骤降一半,李察则给自己加持了迅疾行动,刹那间远去,拉开了和人马队长的距离。

    人马队长这才想起,这家伙似乎是个魔法师。可又有哪个法师能够象李察这样滑溜,下刀也如此之毒?

    人马队长的伤口还在不断地撕裂、喷血,让强壮如他也痛感吃不消,速度再度慢了一个等级。这时李察却再也不跟人马队长近战,而是不断绕着人马队长转圈,闪电接二连三地从空中降落,承载之书用完了,就用自身的魔力轰击。人马队长早已遍体鳞伤,每道闪电落下都击得它摇晃不定,飞溅的血光之多,让人不禁怀疑人马队长究竟还有多少血可以流。可是直到李察魔力降到危险边缘,人马队长仍然不倒,生命力之强悍让人侧目。

    李察于是提刀又上。

    片刻之后,人马队长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终于不甘倒下。李察则拄刀喘息,一时已无力气去分解尸体收集祭品。这头人马队长力量如此强悍,说不定能够收集到一个中级祭品。李察稍稍恢复了一下体力,正想动手分解,忽然转头向地裂峡谷望去。地裂对面,又有一个达克索达斯强者腾空而起,向这边飞来。李察不再逗留,转身离去,转眼就消失在茫茫荒野中。

    飞来的是一个狰狞的魔人。他看着李察远去的方向,眼中光芒闪烁不定。他有意想去追李察,可是看到地上的人马队长尸体,却改变了主意,直接扑到人马队长身上,大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