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八 群星之井四

章四十八 群星之井四

    代表着第五阶的浓密枝条密密麻麻的涌出,将整个树冠扩大了一倍有余。传更新这些新生的枝条,摇摆的枝叶竟都是湛蓝的群星之色。

    随着枝叶的摇曳,大片湛蓝的星光从世界树升起,象是要飞向遥远无际的天空。就在这时,阿克蒙德血脉忽然开始咆哮涌动,李察的真名从血脉深处浮出,在迪斯马森之后,虽然看似是空旷一片,却又有无形的符号存在。从幻星世界树升起的湛蓝星光如雨般落下,汇聚在李察的真名,点亮了其中一个片段。

    撒隆,一个简单的音节,却占据了相当长的一段真名。在淡金色的真名底色不断闪烁着湛蓝的星辉。小时候,李察曾经在月神艾露西娅的典藉中看到过这个词,那是古精灵帝国时代的神语。

    撒隆,意为群星之井。

    荒野,不断响起魔人惊怒交集的吼叫,那是夹杂着达克索达斯与诺兰德双语的咆哮与怒骂。可是任由它如何狂暴,如何愤怒,魔鬼鱼却依然一头头倒下。在疯狂的进攻中,李察仿若狂风中一缕摇曳的小火苗,时刻都会熄灭,但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他却依然顽强地燃烧着,似乎永世都不会熄灭。

    李察的动作迅若鬼魅,变幻莫测,总在间不容发之际闪过一次次进攻,然后反击。他每一刀落处,都会溅起血雨腥风!

    在魔人的计算中,李察早该魔力耗竭了。虽然李察除了给自己加持各类辅助魔法之外,就没有出手过几个攻击法术,但是魔人早已看出,李察身电光闪动时,就是以某种神秘的方式将魔力转换成了类似于斗气的能量。这同样会消耗魔力,而且消耗得比魔法更多。

    可是李察就是没有倒下,反而是它的魔鬼鱼一头头被切碎。

    魔人忽然停止了追击,现在,战场就剩下它与李察了。

    “你果然……相当于三个大魔导师!”魔人咬着牙说。

    “其实不到,只是我比较会节省而已。”李察笑得阳光灿烂。确实,若论节省,没有什么人能够比得有智慧天赋的李察。

    “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了。”魔人肃容道。

    “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为什么我觉得,应该是我吃掉你?”魔人非常认真的和李察在探讨。看得出来,智慧与计算也是它的一大优势,至少在达克索达斯位面应该是这样。

    不过,达克索达斯是以混乱和黑暗著称,天然就在精确方面处于劣势。诺兰德的魔法文明却是建立在魔法数学的高度发达之,而李察更是在整个诺兰德也站在前列的人物。

    所以,李察说:“你错了。错的原因,是我比你计算的还要会节省。”

    然后,李察挥刀而,却在关键时刻吹出一口炎息。

    看着在不熄的狱火中挣扎的魔人,李察却是叹了口气。这口突如其来的炎息是他最后的力量了,如果魔人能够躲过去,那李察就要落荒而逃。但是战斗往往就是这样残酷,只差最后一口气却被翻盘的战例比比皆是。

    在最后的决战之前,李察是撒了谎的。那就是他并不是真的可以把魔力的使用效率提高到如此变态的程度,而是刚刚启动的真名撒隆正不断从虚空中的抽取能量,化为一口蓝色古井,再从井水里徐徐挥发缕缕雾气,不断补充到李察的魔力中去,支撑着他的消耗。

    群星之井使李察持续战斗的能力大幅提升,特别是在这种势均力敌的持久战,以及战争中作用巨大,在绝域战场亦是如此。

    真名能力。是李察最大的秘密,哪怕他有十足的把握杀死魔人,也不会把这个秘密透露给它。

    李察不喜欢让敌人死得很明白。

    万一没能杀死魔人,万一魔人有某种特殊能力,可以在临死前把李察的秘密传送出去,那就不让人愉快了。

    其实歌顿虽然看去大大咧咧,粗犷狂放,真正做起事情来却是滴水不漏,绝不会犯下这种错误。

    李察现在也不会。

    魔人终于经受不住烈火的持续燃烧,倒了下去。狱火依然燃烧了一段时间,才渐渐熄灭。魔人整个外表全都被烧焦了,内部也算熟透。这样一来,他全身下就基本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了。这是没办法的事,用炎息作为最后一击固然出奇不意,往往可以一击必杀,但击杀对手后却多半是什么都捞不到。

    李察在战场走了一圈,勉强收割了点材料,就向日不落之都走去。随着魔鬼鱼出现得越来越多,它的特性也渐渐被揭开。这种生物内部结构出奇的简单,没有任何继续进化和生长的能力,相应的可值得收割利用的部位也不多。它最值钱的地方就是一身的皮层,那可以天然作为装备的魔抗添加物。但是在更习惯用魔法对抗魔法的诺兰德,这种东西的用途并不广泛。李察装了整整一个大背包,也不过能换几十万金币而已。这点钱对现在的李察来说聊胜于无,他只是不想空手而归而已。

    另外,智慧和真实天赋带来的一个负面效果,就是让李察本能的不想去浪费任何东西。换句话说,有时候和吝啬差不多。而且更糟糕的是,这种吝啬有时还带有强迫效果。

    在荒野,李察背着巨大包裹的身影显得格外的孤寂。他不急不忙地走着,速度恒定不变。在绝域战场中这么久,李察觉得自己最大的提升就是耐心。就是这样走到地老天荒,他也不会感觉到枯燥。

    日不落之都终于在望了。今天的守卫是两位李察的老熟人,就是曾经在李察第一次独自来到日不落之都,刁难过他的那两位圣域。现在李察知道,他们的终身成就已经止步于此,很难再有寸进,而且圣域能力也平平无奇。

    这样的圣域,在绝域战场不叫强者。不过正是这些人,构成了人类在绝域战场的数量最庞大的底层。他们承担了许许多多真正的强者不屑为之的任务,比如说守卫和巡逻,甚至还包括某些清洁和服侍工作。他们看似微不足道,却象是一架庞大机器的机油,缺了他们,机器就会运转得格外艰涩。这些圣域们选择到绝域战场也是有原因的,一个是想要寻找机会突破自己的极限,另一个则是只有在这里才有可能得到祭品。为日不落之都服务,可以把酬劳累计,向日不落之都兑换祭品。

    “嗨!李察!你回来了?看来收获不错!”打招呼的正是当初想要敲诈李察的中年武士,此刻热情的却象是多年不见的老朋。

    李察也笑了起来,说:“包大可不代表里面的东西好!这次比较倒霉,遇的都是魔鬼鱼。”

    另一个了些年纪的武士点了点头,同情地说:“那确实运气不够好!魔鬼鱼又难缠又不值钱。但它们最近好象变得越来越多,让很多大魔导师都不敢独自出战了。李察,你也得小心一点。”

    这个人也是李察第一次来到日不落之都时,初时冷眼旁观,后来见势不妙才急忙插手的那位年长武士。

    李察沉吟了一下,说:“这倒也是。下次我出去的时候,要不带你们走一次?”

    前一位武士又惊又喜,就想答应下来。李察虽然还不是大魔导师,但显然他不是需要武士保护的人,战力更不是一般的大魔导师可比。和李察一起出战,说好听点是保护魔导师李察,说难听点其实就是李察准备带他们出去走走,让他们蹭点战利品。

    李察还不是大魔导师,他已经到日不落之都很久了,却还不是大魔导师。这种情况在绝域战场虽然罕见,却也不算太少,比如白夜当年,就整整用了三年时间才正式晋入圣域。如这种压抑着战力不肯轻易晋阶的,个个都是非同一般的人物,战力极度蛮横凶残。也只有真正的强者才敢这样做,普通人不晋阶圣域和魔导师就在绝域战场走动,和送死无异。

    所以能够和李察一起出去战斗,收获必定丰厚。李察这次来到绝域战场,最开始每次回来都只剩下小半条命,然后伤势逐渐转轻,现在更有时毫发无伤的回来,两个守门的武士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在日不落之都周围区域,李察或许已经再无对手。

    面对李察的邀请,曾经威胁过李察的那名武士艰难地咽了口口水,摇头道:“不必了。我们都没多少希望晋级,在这里赚点祭品,足够支持家族就可以了。和你出去,我们会拖后腿的。等我们站完这班岗,再去找你喝酒!”

    李察不再坚持,点了点头,笑着说:“好,我喝酒的时间,你们都是知道的。”

    挥别了两位守门的武士,李察就向日不落之都内走去,一路不断有人和李察打招呼,他也一一回应,偶尔还会停下来攀谈几句。这些人大多和守门的两位圣域一样,在日不落之都称不强者,但其中也有几个十分强悍的人,甚至还有可以进入日暮神殿的天位圣域。无论对谁,李察都一视同仁。

    :最近总有意外,还好赶完了应有的第二更。但是加更却没有了。俺尽量赶完明天中午的正常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