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 心情愉悦

章五十 心情愉悦

    浮世德并不宁静。

    整个神圣同盟都在谈论着陛下一举收复旭日初升之所的不世武功,兴奋得无以复加。时隔多年之后,嗜血的菲利浦之名再度传遍天下。人们这才想起了皇帝陛下青年时代的种种辉煌事迹,甚至有人翻出了当年的一些肖像画。那时的菲利浦虽不英俊,但就那么一站,自然就有一种霸气在。

    现在,那些过去私底下议论着菲利浦的人口风全都变了。同样是吃得脑满肠肥,在收复旭日初升之所前,就是混吃等死。但收复了旭日初升之所后,现在叫做韬光养晦。

    当李察重归诺兰德时,居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力。

    一回浮世德,李察把东西放下,就背大封魔箱,直接来到永恒龙殿。接待他的依旧是诺兰大神官。诺兰明显容光焕发,对李察也显得非常热情。在过去的一年中,她光是从收购法罗矿产中所赚取的差价,就已经多达百万金币。这可是一笔不菲收入,身为永恒龙殿的大神官,诺兰本身其实并不怎么需要钱,可是她有家族和亲人,还有许多需要照顾的朋和关系,钱是永远都不会嫌多的。

    “李察,好久不见!你在绝域战场中过了多久,一年?等等……”诺兰突然顿住,下下仔细看着李察,面露惊讶:“李察,你怎么还不是大魔导师?这不可能是你的瓶颈啊!可是你确实有些变化,嗯,变得很厉害。”

    “变化?”李察习惯性地摸了摸下巴,可是那里光秃秃的,早已剃得干净,他什么都没有摸到。如此,李察更不清楚诺兰说的变化是什么了。

    诺兰自己也说不出来。李察好象没什么变化,只是多了一点杀气而已,从绝域战场回来的,人人都会带一身杀气,象李察这么少的反而不太正常。但是诺兰越看,就越是觉得李察的变化大,象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她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李察是气质变了。

    “不说这个了。李察,你终于回来了,有什么事情吗?”诺兰问。

    “第一,是来见见梵琳和流砂。另外一件事,自然是献祭。”李察边说,一边把背的封魔箱扔在了地。

    诺兰的眼光厉害,一眼就看出那个封魔箱是个空间装备,里面装的祭品肯定不在少数,双眼禁不住一亮。传更新不过她却克制住了自己,没有问李察想要谁主持献祭,而是对李察说:“流砂还需要过点时间才能回来。而梵琳大神官最近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为什么?”李察有些好奇地问。

    “我也不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她心情其实极差。你确定还要见她吗?”

    “这个……”李察倒真是犹豫了。

    就在这时,一名神殿武士匆匆从后殿赶来,看到了诺兰和李察,立刻说:“李察大人,梵琳大神官知道您来了,希望您现在就能够去见她。”

    “好,我马就来。”说完,李察向诺兰点头示意,就跟着武士来到了后殿梵琳专属的殿堂内。

    梵琳的这间大殿和李察次来时一样,干净得让人有种空旷的感觉。此刻这里没有任何的家具饰物,梵琳直接盘膝坐在地,李察也学着她的样子在对面坐下。

    梵琳的目光越过李察,不知落到哪一个位面处。她沉默,李察也就沉默着,不去打扰她的思绪。

    过了许久,梵琳才悠悠地叹了口气,把思绪收了回来,双眸中重新有了生气和神彩。她看了看李察,流转的目光瞬间穿透了李察。李察猛然打了个寒战,似乎所有的秘密都被梵琳所洞悉,不觉骇然。

    梵琳眼眸深处的三枚时光沙漏徐徐消失,目光也不再具有让李察畏惧的洞悉力量。她看着李察,眼神中有着明显的赞赏,说:“你在绝域战场这一年收获很大啊!”

    “只是按计划在进行。”李察老老实实地说。

    “还准备呆几年再晋入大魔导师?”梵琳问。

    这个问题,李察早就不知道想了多久,立刻就说:“至少四年,有可能还要更长一些。目前我就只能想到这么多。”

    “四年,好象比我想象中的要长一些。我原本以为三年就足够了。”梵琳一边说,一边挥手,大殿中凭空起了少许时光之力,凝聚成一套茶具。也不见梵琳沏茶,而是拿起茶壶就倒,从壶嘴里自然而然的就倒出一缕清茶,茶香顷刻间满溢大殿。

    梵琳推了一杯茶给李察,自己则拿起另一杯浅浅饮着。

    李察喝了一口茶,立刻喷出一口清气,赞道:“好茶!”然后,他才整理了一下思路,对梵琳说:“正常来说,三年确实够了。但我并不是一个可以放下一切,一个人在强者之途走下去的人。我还有很多的责任,我需要照顾领地,开拓位面,并且提升追随者们的实力。另外,还有许多承诺需要去完成。”

    梵琳点了点头,悠悠地问:“你在绝域战场中见过菲利浦吗?他现在怎么样了?”

    “陛下?”李察苦笑,说:“陛下收复的是旭日初升之所,那种程度的战斗远远超出了我的能力,我怎么可能参与得进去?陛下一直没有来过日不落之都,我也就没有见过他。最近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过陛下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他还驻守在旭日初升之所,还是去了其它什么地方。等我再回绝域战场时,会想办法打听一下陛下的消息。”

    “不用。我只要隔段时间知道他的状态就可以了,无需刻意打听。”梵琳说。

    李察看着梵琳,却见她云淡风清,恬恬淡淡的,根本不象是生气或者是牵挂着菲利浦的样子,不觉有些奇怪。

    梵琳看了李察的表情,不禁笑道:“臭小子,又在胡想什么!”

    “我在想,陛下冒的风险可不小呢,您为何不去帮帮他?”

    梵琳轻叹一声,说:“我是不能离开这座永恒龙殿的,除非永恒与时光之龙找到了另一个可以替代我的神眷者。”

    “流砂?”李察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

    梵琳点了点头。

    李察很快镇定下来,张了张嘴,似是想问什么,却没有开口,而是把所有的问题都放在了心里。梵琳看了,眼眸神处闪过一线感慨,又在心底轻叹一声。

    太像了。

    李察和流砂,几乎和当年的菲利浦和梵琳一模一样,做事的方式,所走的道路也极为类似。他们两个,其实正不知不觉的走在菲利浦和梵琳的老路。李察和流砂都太聪明,也想得太多,总想着是否能够为对方多做些什么,却忘记了去问问这是不是对方想要的。

    年轻的时候,总想思虑周详,却不知道这恰是顾虑重重,反而推远了彼此的距离。然而,这就是青春。

    梵琳终是决定再推他们一下,于是说:“现在这暂时还不是问题,我还不想离开这座神殿呢。所以你们还有足够多的时间在一起,多说说话,多在一起战斗,流砂是个很好的帮手。”

    李察仔细揣摩着梵琳的话,终于明白了其中的一些含义,于是问:“梵琳殿下,如果您离开了神殿,会去哪里?”

    “去一个无光的世界。具体在哪里,我却是不能说的,就是想说,也说不出。如果我们在神殿中呆得累了,就可以选择去那个地方。然后,新的神眷者就需要接管龙殿。”梵琳说。

    梵琳的声音柔和而动听,李察却听得隐有阵阵寒意。

    他听出了梵琳的意思,那就是当梵琳厌倦了坐守龙殿的生活,前往另一个世界时,流砂就需要接手梵琳的位置。或许这其中还有某些条件可以脱身,但现在流砂显然是不具备这些条件的。李察是极聪明的,立刻想到了前几次梵琳要求他给流砂分配神恩的事。显然,大量的神恩或许就是其中的关键。

    “是不是和献祭有关?”李察试探着问。

    梵琳笑而不语,李察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件事也是说不出来的。永恒与时光之龙威能无穷,有太多的手段让人们,特别是它的神术者无法泄露出不该说的机密。所以梵琳只能用这种方式慢慢诱导。

    那就确实和神恩有关了。

    李察点了点头,然后说:“我这次带来不少的祭品。能不能再安排两次……”

    梵琳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制止李察再说下去,然后笑笑,说:“坏事偶尔干一次两次还是可以的,干多了可就不好了。你不用担心,只要我心情足够好,就可以在这里一直呆下去。这件事,可没什么人能够勉强得了我。”

    “但是……这会不会牺牲太大了。”李察问。他很在乎流砂,却不代表其它人也要为流砂牺牲。

    “所以,我需要心情好,心情好,就不会想走。”梵琳笑着,笑得象只狐狸。她开心的时候,原来也可以风情无双。

    “那怎么能让您心情好呢?”李察立刻谦虚地问。

    “现在啊,很简单!你去绝域战场的时候,给我看牢那个死胖子!若是他敢和什么女人勾勾搭搭,立刻回来告诉我!就是达克索达斯女人也不行!”梵琳一脸杀气。

    :终于又欠了一更,欠债无数啊,准备进入还债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