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一 还是不要知道

章五十一 还是不要知道

    李察无言。

    在绝域战场那种地方勾搭女人?那种地方会有什么样的女人?李察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白夜这个杀神。至于达克索达斯,李察就没遇到过可以用女人来形容的种族,最多说是雌性。

    “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办好!”李察咬牙道。这么一点小事,哪还有推托余地?

    回到诺兰德的第一时间,李察就派人去召集追随者。现在他左右无事,于是就和梵琳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倒是听到了不少大神官的往事。梵琳今天的话也格外的多,什么都可以和李察说。

    茶喝过了一遍又一遍,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应李察的要求,从时光之力凝聚成的小茶壶里倒出来的就变成了酒。有了酒,李察就变得更加收放自如,和梵琳有说有笑地聊着,就象一对多年知心的好。

    “你这小子,变得越来越胆大了嘛!简直和你父亲年轻时候一模一样,还敢开我的玩笑!”梵琳忽然似笑非笑地说。

    李察嘿嘿一笑,说:“这不是为了讨您的欢心吗?”

    梵琳唇边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问:“你这算是为了流砂?”

    “是的,所以只好委屈您了。”李察厚着脸皮说。他发现,自己的性格似乎正在转变,而转变的起因,却是在绝域战场经常和那些处于底层的普通圣域喝酒喧闹。

    梵琳却不想这样放过李察:“真是这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事。你为了山与海可以去卡兰多,差点死掉。为了苏海伦又一言不发的就去了绝域战场,那流砂呢?她在你心里又是什么样的地位,你准备怎么处理她们三个之间的关系?”

    李察毫不奇怪梵琳知道得如此之多,她只要愿意,几乎没有任何不能够知道的事情。当然,使用这种强悍逆天的能力,梵琳也必然要付出不菲的代价。梵琳能够知道这么多,可见她对流砂和李察的重视,只不过,她的问题太过尖锐,直接刺中了李察一直不敢去面对的软肋,让李察一时无声,忽略了梵琳背后的关注。

    “我……”李察张了张口,却没有了下文。他低着头,用力搓着双手,自己亦不知道应该如何措词,该从哪里开始。

    “先说说流砂在你心里是什么样的地位!为什么你去绝域战场前,都不来见她一面。”梵琳提醒着李察。

    “我也说不清楚,让我想想……”李察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抬起了头,说:“老师,流砂和山与海,谁更重要,我也无法分辨。她们对我都非常重要,重要到了我必须为她们付出一切的地步,所以我说不出来。去卡兰多,去绝域战场,都是我必须去做的,没有任何理由回避。至于没有来见流砂,那是因为我知道,一旦见到了她,我恐怕就去不了绝域战场了。这种情况,哪怕只有一点可能,我也不能让它出现。我必须去。”

    梵琳继续带着耐人寻味的笑容,追问道:“那她们三个人谁更重要一些?如果以后她们起了冲突呢,你准备怎么做?”

    这又是一个极为尖锐的问题,尖锐到李察根本都不曾去想。但既然梵琳这样问了,那就必须回答。

    李察坐直了身体,整整想了几分钟,忽然连续倒了几大杯酒,连续饮尽,脸迅速泛起大片潮红。直到酒意冲头顶,李察才歉然地说:“抱歉,只有在这种状态下,我才能说出最本能的话。我想,是这样的……”

    李察一句话没有说完,忽然似有所感,猛然转头望去。

    在大殿门口,站着流砂。

    在这一刻,她看起来并不是如何的漂亮,亦没有万种风情。她只是平淡着,平淡得让人几乎可以忽略她的存在。可若是她一旦真的远去,留下的空白,却是如此巨大,大到让人无法呼吸。

    李察没想到流砂会在这个时间出现,愕然站起。可还没等他说话,流砂已如飞而来,一个飞扑就把他压倒在地,然后重重在他唇亲了一口。

    “流砂,你怎么会回来的这么早?”李察一句话没问完,就被流砂按住了口。

    “你等等,有什么呆会再说。现在你先出去一会,我有话要和这个老女人说!”流砂杀气腾腾地说。

    李察一头雾水,却被流砂连推带挤地轰出了大殿,然后沉重的殿门轰的一声就被关。李察也只能耸耸肩,靠在墙,等待着里面两代神眷者谈点什么结果出来。至于她们会谈些什么,李察却全无头绪。

    他的智慧天赋就是进化到十阶,也不可能猜出两个女人在一起时谈话的内容。

    在大殿内,流砂紧握双拳,站在梵琳面前,如一头捍卫领地的小狮子,怒得头发都要根根竖起!

    “老女人!你究竟想要干什么?为什么要问他那些问题,为什么要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告诉他?”流砂几乎是在咆哮了。

    梵琳依然笑得温润美丽,若一块暖玉,缓缓地说:“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我眼看着就要把他的实话逼出来了。这不也是你一直想要知道的吗?”

    流砂气势忽然一时泄尽,颓然坐下,抱着自己的头,用力揉搓着头发,说:“我忽然不想知道了,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如果……总而言之,我不要知道!”

    在流砂内心中,这个问题早就反复想过无数遍了。排位顺序,真的重要吗?第一又如何,最后又能如何?

    即使她是第一,也不能让李察放弃了苏海伦和山与海。就算她在最后,也舍不得放下离开。

    所以,还是不要知道了。

    梵琳轻轻抚摸着流砂的头发,柔声说:“你啊,就是太聪明,也太倔强了!不过没关系,我会帮你的。就算一个是传奇中的传奇,另一个是全卡兰多的殿下,我也未必怕了她们。”

    流砂不语,而是把头埋进了梵琳的怀里,肩背轻轻抽动,过了一会她才用力擦了擦脸,抬起了头,苦笑道:“我知道他一定要变强的,而且知道他这样做会有三分之一是因为我。可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只想……”

    梵琳一声轻叹,接道:“只想他能够平安回来。”

    流砂用力点了点头。

    梵琳沉默,流砂也不语。她们虽是世人眼中的一代天骄,在这种事,却也与小女人无异。她们其实不需要男人的绝世武勋,不世霸业,而只是想他们每天都能平平安安的回来。

    可是菲利浦也罢,李察也好,却总以自己的方式回报她们。

    门外的李察等得有些百无聊赖时,大殿的门终于开了,流砂笑得若山花灿烂,冲来一把挽住李察的胳膊,道:“走!献祭去!让我看看你都准备了多少祭品!”

    李察立刻就觉得一年的辛苦就是值得的,精神一振,笑道:“保证让你意想不到!”

    “很多是!”流砂笑得风情万种,紧紧挽着李察的手臂,不算夸张,却异常有弹性的胸部不断在李察手臂和背摩擦着。

    李察忽然发现,流砂疯狂起来的时候,原来也是如此的难以抵挡。在永恒龙殿有了身体反应,似乎不是件很恰当的事。

    “有多少祭品?”流砂整个人都挂在李察的身,咬着他的耳朵问。

    李察立刻回了一个数字。他身为构装师,又在绝域战场杀戮无数,积累祭品的速度是其它强者的数倍,整整一年的时间,他已经拿下相当于两个顶级的各类祭品。这种速度,和白夜比也慢不了多少了。

    听到这个数字,流砂更是轻笑如风,在李察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立刻让李察脸的春风化为秋霜。她说的是:“你拿来几件高级祭品,晚就得做几次!”

    某些事情,数量一旦过了临界点,就会从享受变为折磨。

    献祭如期开始,经过了颇为漫长的过程,才把林林总总、大大小小的祭品献祭完毕。流砂收神恩收得眉花眼笑,而李察却颇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收获,那是一堆代表着生命类神恩的时光沙漏,几颗无属性的神性结晶,以及一把准神器级别的长弓,和十枝配套的魔法箭。让李察无言的是,那十枝魔法箭居然也是传奇物品,每枝就要一个低级祭品。

    说实话,这些东西对现在的李察来说基本没什么用。李察现在需要的是各种强大的血脉力量,如果能得到和无光梦魇类似的天位血脉,那就再好不过。深蓝冥想术是一种神奇的冥想法门,使用者的血脉越强大,它的功能也就越可怕。

    李察最终摇了摇头,无奈地把东西都收了起来。这些东西也不能说没用,比如生命神恩可以给追随者们使用,神性结晶也有很大用途,母巢的神性似乎从来都没有够用过。最后则是那副弓箭,当长弓和魔法箭配合在一起时,就是不折不扣的神器。其中两枝破魔追踪箭一箭就可洞穿一名大魔导。问题是李察的追随者中几乎没有象样的弓手,要说使用,也就奥拉尔和水花、绯色可以用用。可是奥拉尔那弓手的水准,用把史诗级长弓都是浪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