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四 新时代

章五十四 新时代

    李察立刻叫进来一名随从法师,让他迅速传送回浮世德,去向尼瑞斯把那套盔甲要来,价格就按市价计。直到这时,李察才想起来,似乎尼瑞斯收藏了为数不少的女式盔甲。

    森马有着不菲的战力,而且绝不是看上去的那种风骚游荡的花瓶,要不然歌顿也不会让她独自一人镇守休兰。休兰再小,也是一个位面,把森马放在这里,就说明她确实有独挡一面的能力。从这一点上说,以一套盔甲的代价换来森马的效力,实在是再划算不过。李察现在缺的就是歌顿十三骑士这样的高端武力。

    只要肯花传送费,办事的效率就可以高得惊人。还没到下午,侍从法师就把盔甲取了回来。当李察把盔甲交给森马的时候,血之圣骑士一声惊呼,几乎要跳了起来!一套准传奇级别的华丽盔甲,那熠熠的魔法光辉,繁复而美丽的纹路,耀花了她的眼睛。她从来没有梦想过会拥有这样一套盔甲,可是现在,它却真实不虚地摆在面前。

    她一把抓起盔甲,就再也不肯放手了。李察微笑着看这一切,心中竟有淡淡的满足。

    森马匆匆向李察告别,拿起盔甲就如风一样离去。到了晚上,她已经穿着全新的盔甲出现在李察面前。盔甲已经经过了重新打造改装,彻底变了样子,变得更为华丽、暴露,线条也比原本的盔甲更为流畅纤美。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能够把一幅盔甲改动这么大,森马充分展示了自己大师级的工艺水准。可是李察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却差点没把鼻子气歪。

    这幅盔甲经过改造,确实变得更为华丽抢眼,可代价却是防御力和魔法特效的全面下降,顷刻间从准传奇级别降至普通史诗盔甲的水准。李察算是看出来了,森马是只要华丽好看,其它的一概可以牺牲。而现在,他也就明白了森马原先那套盔甲是怎么回事。歌顿当然不会送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都是森马自己动手修改的。

    不过这是森马自己的事,那套盔甲不管被改成什么样,至少已经达到了它应有的效果:把森马变成追随者。

    又过了一天,李察的追随者终于齐聚,一行人带着数量众多的构装骑士和黯锋骑士,开进了休兰。

    休兰正是冬天。

    当李察从传送门走出的时候,扑面就是一阵寒风,让他微微一凛,整个人都收紧了少许。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如此肃杀的寒冬了。这却让李察想起了深蓝,亦想起了鲁瑟兰村。山区的冬天总是格外的寒冷,就是在寒风中,幼小的李察锻炼出了第一份坚毅。

    初入休兰,森马是第一个走出传送门的。这其实显示了她和丽娜的不同。森马看似胸大无脑,其实细节处理的非常好,龙法师倒经常懵懵懂懂的,让李察刚到绿森就差点吃了个大亏。

    位面传送门建立在基地城市内城的一座大殿内,这座殿堂即不宏伟,也不奢华,就连最基本的装修都没有,简直就是寒酸了。大殿能够起到遮挡风雨的作用,但也要看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只看狭小近百平方米的内厅,就知道建造它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投资位面通道的打算。如果始终只有几个,最多十几个人通过位面通道进出,那确实没有必要把殿堂建得特别大。由此可见,歌顿时代的窘迫。歌顿大概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能够把位面通道加固到可以通过数百人,乃至成千上万人的地步。

    看上去歌顿的作法没有什么错。休兰位面至今为止,没有发现特别有价值的特产,即使歌顿已经占领了小半个位面,亦是如此。所以休兰每年都可以很稳定的提供几十万金币的收益,但这已经是它的极限了。在歌顿看来,就是打下整个位面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北方大多是山地和丘陵,更有小半是神巢所在的雪山。

    不过李察通过位面数学的计算,却发现了休兰有些古怪。那雪山的形态让李察有种强烈的预感,似乎可以在那里找到些什么。所以李察投下重注,一方面是为了查清休兰的真正秘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彻底占据位面,从而把森马解放出来。李察现在极度缺乏可以独挡一面的人。如果森马可以镇守黑玫瑰古堡,那么艾莉婕就可以彻底解放出来,这才是真正的杀器!

    在李察之后,是他的神圣独角兽,然后提拉米苏就从传送门中钻了出来。双头食人魔挤出传送门,立刻长出一口气,伸了个懒腰。只听轰的一声,三分熟的独角就撞上了殿顶,将天花板顶了个大洞。食人魔犹自在懵懂地说:“怎么天突然黑了?”

    李察哭笑不得。食人魔如今身高已经超过四米五,是个不折不扣的庞然大物,还不到四米高的大厅确实容不下它了。而且看提拉米苏的体型,就是想挤出殿门也有些困难。

    李察走到大殿门口,对守卫的卫兵道:“叫些人来,把这间传送厅拆了!”

    卫兵们一怔,一时没有弄明白好好一座大厅为什么突然要拆了。另外他们也不认识李察是谁。作为常年驻守在休兰位面的战士,他们根本没有机会通过传送门前往诺兰德,自然不可能认识李察。

    “为什么要拆了?”森马疑惑地问。这座大厅还是歌顿时代建的,算是颇为奢侈的一项设施了。

    “太小了!这里必须扩建,不然怎么通过我的军队?拆了之后,再建个新的就是。”李察手一挥,就决定把传送大厅和周围的一片建筑都推倒重建,而根本不问费用和成本。这已经是他的典型风格,也是刻意与歌顿区分开来的标志。

    提拉米苏一声欢呼,弓身跑了两步,合身就撞在墙壁上,轰的一声,传送大厅立刻倒了半边!食人魔如今力大无穷,这间建筑传送大厅修建得又不是特别牢固,所以在他眼中和纸糊的没什么区别。提拉米苏连推带踹,后来更是抡起了一把史诗级双手战锤,烟尘飞舞中,在几分钟的时间里就把传送大厅变成了废墟。

    食人魔搞出的动静实在太大,许多人都闻声赶来,愕然看着在废墟中肆虐的庞大身影,都下意识地握紧了武器,却不敢稍动,许多人手中都紧张的出了汗水。赶来的有许多都是老兵了,都清晰地感觉到提拉米苏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暴虐气息。提拉米苏的体型实在是太庞大了,大得让人心寒。如巨魔,巨人,食人魔这类天然力量强大的生物,有一种很简单的判断标准,那就是长得越是巨大,力量就越可怕。提拉米苏已经大得快要颠覆人们对食人魔的常识,它又是罕见的双头食人魔,一旦发起威来,就是上百人类精锐战士也未必是它的对手。

    眼看着提拉米苏拆得性起,又准备向邻接的建筑下手,李察不得不叫住了它:“提拉米苏,可以了!剩下的事情交给其它人去干就行了!”

    提拉米苏抓了抓头,憨憨地道:“我不累,头儿!”

    “我知道你不累!快到一边去,让后面的人出来。”李察命令下,食人魔才不得不让出了传送门前方的区域。

    李察的追随者们这才得以从传送门内走出。一个个形态各异,却都带着强大气势的追随者们,让围观的休兰老兵们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从战场上下来的人都很清楚,有着这种气势的对手会有多么可怕。而另一方面,追随者们的数量更是让他们惊疑不定,他们可是很清楚这意味着多少的传送费。

    老兵们望向李察的目光,已经由憎恶变成了畏惧。在私下的议论中,他们已经知道了李察的身份。可是歌顿的儿子并不代表什么,歌顿可是有好几个儿子。李察一进休兰位面,第一件事就是拆掉了歌顿时期的一座建筑,自然让许多人心存不满。

    李察也没有心思去管这些老兵们会不会听话,而是亲自下场,和一众追随者们动手清理传送门前的废墟,不断把传送门外的空间扩大。看到李察动手,森马也下场帮忙,而老兵们依旧有些迟疑,他们从心底里还是不太接受李察,不太接受突然换了一名领主。李察和追随者们都有强大武力,很快就清理出一大块空地,李察更是命令拆除了附近的两座建筑,在位面传送门前形成了一个小广场。

    这时,一个个构装骑士才得以从位面传送门内走出。整整一百名构装骑士,当他们站在一起时,那沉抑的威压似是要将人压得瘫倒。而在构装骑士之后,出现了更多的精英黯锋骑士,它们虽然个体战力远不及构装骑士,可是那种天然的淡泊阴沉气势却更是让人畏惧,而且数量远胜构装骑士。就连李察麾下的构装骑士表情都有些不自然。李察和哥利亚的一战结果早已传来,这些悍不畏死的黯锋骑士已被认为是构装骑士的克星,更得到了一个构装骑士绞肉机的称号。哪怕强如构装骑士,也绝不愿意和这些连命都不要的疯子战斗。

    一百构装骑士,四百黯锋骑士,个个杀气四溢,集结起来时更让这个冬天变得更加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