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五 新时代 下

章五十五 新时代 下

    老兵们看看李察,看看黑压压一片的骑士,再看看位面传送门周围被拆出的废墟,忽然心中莫名的产生了一阵悲凉。在歌顿时代,他们有能力有地位,作战悍不畏死,也积下了无数军功。在高昂的通道费用下,根本不可能从诺兰德来什么增援,所以他们就是撑起休兰战局的脊梁。这批老兵桀骜不驯,有时连森马的命令都有些不放在心上。能够让他们心悦诚服的,也就只有歌顿一人。

    但是现在,位面通道并没有刻意的强化,李察却直接拉进来一支完整的无比精锐的军队!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这些老兵再也不是能够左右位面战局的中间力量,换句话说,他们已是可有可无,没有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资本。

    从传送门中出来的骑士,个个装备都精良得有些夸张。构装骑士更是全身上下都闪耀着魔法的光辉。至于追随者们,他们的装备已经不能用华丽来形容了,史诗级装备产生的力量波动,只要稍稍敏感些的人都能够体会得到。和他们相比,休兰的将军们也寒酸得象个乡下来的穷小子。

    最后从传送门出来的,是直径三米,却长达十米的星蛹。这头巨兽无声无息地飘浮在空中,却比什么都让人有压力。

    风很寒冷,也很萧瑟。

    位面传送门周围已是一片废墟,过去的时代,已经被彻底掩埋在废墟下。

    这些老兵,就是旧时代的经历者,也是新时代的见证者。

    见军队全部都已到齐,李察当即翻身上了神圣独角兽,对森马说:“你集结军队随后赶来。我们不休息,直接出发,到下一个营地过夜。”

    “是,李察大人。”自从得到了新的盔甲后,森马就改了称呼。

    李察吩咐完,就率领着追随者和骑士军团出了基地城市,向数十公里外的第一个营地赶去。森马等李察走远,这才向一众忐忑不安的老兵们看了一眼,叹了口气,就向自己的指挥楼走去。

    “森马大人,等等!我们怎么办?”几名老资格的老兵拦住了森马的战马。

    “什么怎么办?”森马暗叹一声,明知故问。

    几名老兵互相看看,其中一个就说:“那个,李察……大人,是要去打仗了吗?”

    森马点头道:“是的,这次李察大人决心突破神泣裂谷,一口气打到神巢去。”

    “这怎么……”老兵本想说这怎么可能,可是随即想到单靠他们一百多个老兵当然不可能,可是李察光是构装骑士就拉出来一百骑!这才是真正的大手笔!

    “李察大人要打仗吗?那么我们呢?森马大人,您会带上我们的,是吧?”又一名老兵不安地问道。

    “你们……”森马叹了口气,还是决定说实话:“你们就在基地留守吧!”

    “可是我们是战士,不是守卫!”老兵们都鼓噪起来。但这一次不同,与其说是威胁,倒不如说是在恳求了。

    “在基地留守吧,这是命令!”森马的语气没有丝毫可以商量的余地,老兵们最终只能让开去路,互相看着,都从对方的眼睛深处看到了不安,然后慢慢地散了。

    森马已经看懂了李察的意思,擅长战场精确指挥的李察最痛恨的就是军纪散漫,目中无人的战士,哪怕个人战力再强也坚决地的弃之不用。李察之所以扬长而去,就等于是宣布不再需要这些老兵了。虽然这批老兵因为积累的功勋,依然可以得到丰厚的待遇,可是战场才是他们体现自己价值的地方。

    森马回到指挥部,立刻开始调动军队。她这次只抽调了一千名高机动性的轻装精锐部队,然后开始征发积存的补给,以备战争消耗。但当森马拿起战争物资的库存清单时,却还是出了一会神。在仓库中积存着大量的物资,但是这个大量却是以歌顿时代的标准来衡量的。森马知道,在星蛹的腹内同样有大量的战备物资,足以支撑李察打一场高强度的战争。星蛹经过了大量影钻的强化,体内储存的物资就有近千吨,种类之多之全,质量之高,更不是休兰原本的物资所能相提并论的。或许是觉得对森马的冲击力还不够,李察甚至还在星蛹体内塞了几十吨鲜牛肉!这是供应精英黯锋骑士的食物。不过只要煮熟了,一样是人类战士的顶级伙食。只要达到构装骑士的强者,甚至更愿意直接吃生肉,他们强悍的身体可以对付各种食物,而生肉却能带来更丰富的养分。

    看着清单上的物资,品质数量虽然远不如李察在星蛹中准备的给养,不过森马还是决定尽尽人事,于是用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拟定了一份后勤补给计划,将仓库中的物资调出了一半,并组建了一只三千多人的后勤部队,负责运送和保护这些物资。从这份后勤计划上,就可以看出森马的军事素养。

    计划制定好了,明天一早后勤部队就可以出发。仓库中少掉的战略物资想必李察会给补全,当然,是按照新阿克蒙德的标准。看着手中的计划,森马却是叹了口气。她明白,有星蛹在手的李察,后勤已经不是问题。可是她还是要这样做,无非就是为那些一直征战在休兰的老兵们争取一点表现的机会。就象一个已经垂暮的狮子,爪牙已经不再锋利,惟有靠着空洞的咆哮去提醒周围的人,它也曾经雄壮风光过。

    李察来到了休兰,带来了星蛹,更带来了恐怖的骑士们。原本驻守在休兰的两万多战士,一下子就失去了作用,他们最大的用处,或许就占领地盘,稳定局势。最艰巨,最关键的战役,已经轮不到他们了。

    森马抬起一双长腿,习惯性地扔在办公桌上,仰望着天花板,心底和老兵们一样涌上淡淡的失落。整个休兰驻军,在李察眼中,也许就只有她还有些价值。李察有着挥霍不完的军费,无论在哪个位面,物质而现实的人都不少,只要李察愿意出钱,就可以招募到大把的军队。基地城市中那几百个桀骜不驯的老兵,和普通战士的区别只是在意志、经验和对阿克蒙德的忠诚上。可是他们能够对付两倍的敌人,却无法对付三倍、四倍的敌人,而李察却能够轻而易举地募集到上万的大军,再把他们武装到牙齿。

    这就是现实。

    森马的眼前又掠过了传送门前的废墟。歌顿已经走了,现在是李察的时代了。两代阿克蒙德是截然不同的风格,以后属于歌顿的痕迹或许会越来越少,属于李察的会越来越多。每个人,包括森马,都面临着选择。不能跟随新时代共同成长,那就要随着旧时代逐渐消亡。

    森马腾的站起,拿起佩剑挂在腰上,就大步向指挥部外走去。军队已经集合完毕,她还要带领他们赶过风雪交加的一段长路,与李察汇合。

    休兰已是深冬时节,从南到北都是一片深寒。如此小的大陆,南北方的气候差异并不大。暴雪是这里冬季最常看到的天气,那时哪怕是在白天,也昏黄如暮。天空中到处会飘着拳头大小的雪花,大地上的积雪不知道有多深,就是高大的战马,偶尔也会有突然失陷,雪没头顶的时候。

    在整整一周的行军中,李察算是领略了休兰的艰苦。气温总是在四五十度的零下,如果不是有熟悉当地地形的向导引路,那么在冰雪覆盖大地的时候行军是非常危险的。只有走在道路上才安全,两边不知哪里就会出现不见底的深坑。

    李察一路上已经聚集了五千名休兰本地战士,并且在行军途中按照习惯进行了彻底的改编。当抵达神泣之痕前线时,他们已经是一只可以使用的部队了。

    经过了新的抽调,休兰一共三万不到的军队中,有超过两万集结在神泣之痕。驻守基地城市的有五千人,剩余的辽阔地域,总共的驻守军队还不到三千人,只够勉强维持几个大城市的秩序。森马曾经表示了不安,不过对李察而言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哪里敢反叛,不用大军调头,只要把黯锋骑士调过去,就立刻平了。

    一到神泣之痕,李察就拉上森马和一众追随者,前去查看地形。神泣之痕是一处奇迹般的巨大裂谷,最深处可达千米,平均深度也在百米以上。神泣之痕底部是湍急的水流,终年不冻,在深冬时节,裂谷内经常会弥漫着大量的水雾,几米外就看不清人了。这些雾气会升腾上百米高空,才渐渐消散,这在当地亦被称为雾墙。

    在裂谷的两端,各有一座高大的海岸山脉,阻挡住了海水的入浸。这又是一个颇为奇异的地形,亦是让李察思索不解的地方之一。如果这是自然形成的地形,那也未免太巧合了一些。用去整整两天时间,李察把整个神泣裂谷都看了一遍。最具震憾力的,却是临海的两端。封堵住裂谷两端的海岸山脉不过十余公里宽,整整齐齐地拔地而起,倒象是两堵无比巨大的堤坝,将海水阻挡在外面。

    PS:又是一个稳定的中午更新,争取坚持下去。不管怎么说,危机总算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