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六 真实幻境

章五十六 真实幻境

    李察不止一次看到过海,在深蓝时更是每天都会面对浮冰哄的壮观景象。可是没有一次,会如眼前这片浩瀚后般给他如此强烈的冲击。

    休兰的呵深蓝色的,蓝的近乎发黑,似乎再明亮的光线也无法触摸到海面下的世界【在海岸山脉上俯瞰大海,视线毫无阻碍地延展出去,在目力穷尽的地方,海与天融为一体。

    风刺骨的冷,好像每一次呼吸都会凝结成冰渣子掉下来。即使在有“不冻港”之称的浮冰哄,这种气温也足以将大海冰封。可是休兰的海却不一样,依然在呼啸着涌动着,海中连一块浮冰都看不见。

    李察回头看了看,见追随者们都在寒风中挺立,但不再是以往无论身处何地都若无其事的涅〉力最弱的奥拉尔甚至下意识地裹了紧衣服以抵御寒气。

    出于某种莫名的的,李察不让追随者在海边轻易施展神术或者是魔法。他们脚下的海岸山脉看起来太脆弱了,区区十几公里的厚度,在大海的压力下实在不值一提。而且,既然连光都无法穿透洋面,李察更是根本无法判断脚下的大海有多深。

    不能封冻只是大海其中一个特性,真正给人强烈冲击的却是眼前广袤洋面的了无生气。在目力能够看到的地方,就只有海水、乌云和呼啸的寒风,再也没有其它东西。合的风是可以看见的,它呼啸而过时,拉出一道道灰黑色的轨迹,仿佛画作上艺术大师对自然的臆想在这里转化成了实体。

    站在海岸山堤的顶部,距离海面足有数百米高〗堤两端都是笔直陡峭的悬崖,如同被刀削过一样。从上往下看,海面的波浪并不如何汹涌,更象是层层泛着白沫的涟漪。可是当海水拍到堤岸上时,却不时会爆发出雷鸣般的轰响,更会激起数百米高的狂浪,直扑堤顶!

    李察站在堤崖边缘上,都感觉到有几滴水珠飞上了堤顶,落到了他的脸上。他越是观察,越是注意到了更多令人不安的细节,不觉微微色变,如此狂浪,说明在海下有着难以想象的恐怖暗流。任何生物一旦被这样的暗流卷入,多半就是有死无生。

    海和天里,都没有哪怕是最微弱的生命气息≥兰的海,是一个无比辽阔、淡漠而且寒冷的世界。面对着这样的海,李察恍然觉得,自己似已站到了世界与时间的尽头。

    恍惚中,李察只觉得周围一片空旷,似乎无穷位面之间,就只剩下自己,他已是世界上最后的一个生命。

    一阵灰黑的风在远方的海面上呼啸而过,刺骨的寒意将李察从幻境中拉回到现实。李察全身一颤,已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此恢宏的景象,本身就具备无法形容的强大冲击力,越是精神强大的人,所受到的冲击就越是厉害。

    李察之外,流砂、伊俄和奈幽脸色都不好看,其它追随者也没强到哪里去,不过却少有人能够象李察反应这样强烈。队伍中,只有森马和丽娜神色如常,她们早已经历过这种景象的冲击了。

    可是看到李察的狼狈,森马脸上却掠过了一缕异样。

    “这个海很奇特。”李察一边调运阿克蒙德的血脉力量蒸干冷汗,一边心有余悸地说。

    刚才那一刹那的冲击实在太过强烈,让他几乎以为那就是现实。而且在那一刻,时间好像进入到某种奇异的状态,似是凝滞不动,又似可瞬息千年。

    如果不是李察一直处于高速运作中的真实天赋自动解析出这是介于幻境与真实之间的某种状态,从而预示了强烈危险,让李察清醒过来,那么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那不只是幻境,而是以某种李察根本无法理解的形态存在着的真实。那种真实下,最危险的就是失去了对时间的部分感觉”间可能瞬息流逝千年,而李察的灵魂亦相当于度过了千年时光,从而老去,乃至消亡。可能在消亡前的刹那,李察才会惊觉原来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这种危险来得悄无声息,根本无法预见,无法防范。不过看其它追随者的情况,似乎并没有遇到自己那样的危险,而只是精神被冲击了一下。

    森马解释道:“歌顿大人当初说过,这个位面的海有着某种奇异的力量,会对强者的精神甚至是灵魂造成冲击。冲击得越厉害,就说明将来的潜力越是巨大。不过只要意志还算坚定,这种精神冲击就不会造成伤害,没什么可的的。”

    “不会造成伤害?歌顿真这么说的?”李察诧异地问。

    森马对李察的反应有点一头雾水,道:“是啊!歌顿大人当初就是这么说的。后来我们还用这种方法来测试年轻军官的潜力。就是把他们带到这里来,看他们受冲击的程度。凡是感受到不适的,后来都证明是较有发展潜力的人。”

    “整个休兰的海边都有这种效果吗?”李察问。

    “不,就目前为止,我们只发现在裂谷两端的海堤上才是如此。”

    李察点了点头,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盯着大海开始苦思。

    直到现在,李察并不认为歌顿会犯错误,他说没有问题,应该是真的没有问题。可是李察也能够确认自己感受到的危险却也是真实存在的,惟一的解释,就是那危险其实不会真正发生发生。所以其它人,哪怕是神眷者流砂,又或是强如歌顿,都没有感觉到需要警戒的危机。

    就象人们站在一根伸出悬崖外的树枝上,却以为自己依旧站在悬崖上。只要树枝不断掉,那就不会有危险,当人们站立平稳的时候甚至不会去关心脚下踩着的是什么,可是李察不同。

    只有李察依靠自己的真实天赋看破了迷雾,发现了脚下是根树枝,而非原本想象的坚实崖面。在看破真实的瞬间,李察的心中产生了动摇,身体晃动,原本不会断的树枝也因此有了断裂的危险。从这一点上说,倒不知危险是原本就存在,抑或是因为李察觉得会有危险,所以才真的有了危险。

    李察又想起了自己得到真实天赋的过程。那时,在月神艾露西娅的启迪仪式上,一股神秘的力量出现在仪式当中,并给了他‘真实’的天赋能力。

    当时神秘力量曾经说过许多话,而现在回想起来,关于‘真实’的天赋,那种神秘力量解释这是‘看破迷雾,呈现真实’的一种能力♀个能力可以说和世俗所推崇的力量没有太多的相关性,甚至不知道能不能算是力量的一种。然而此时此刻,李察却隐约感觉到它的非同寻常。而相比之下,月神的其它七种启迪天赋,包括智慧,似乎优先程度都要略逊一筹。所谓优先程度略逊,用魔法的语言来说,就是代表的法则等级偏低。

    李察收回了思绪,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说:“不错的地方。看来以后应该把所有的构装骑士候选者都放到这里来测试一下。好了,我们到裂谷对面。”

    在神泣之痕的北端,是起伏不平的丘陵地带♀里到处都是石林和天然的洞穴,亦不知道是如何形成的地形,如果纯粹使用诺兰德的地理知识的话,实在很难推演出过程。

    大雪过后,地面一片雪白,所有的洞穴都被盖在雪下,也就成了致命的陷阱。一旦不慎落入雪坑,就会不知道沉下多深,也不知道是否会滑入其他坑穴中去。只有十级以上的战士,才能够在这样的地形下活动,误落雪坑也有自救能力。

    神泣之痕宽约数公里,哪怕是沿着海岸山堤前进,也颇为危险。地面的雪早就结了冰,更被黑风刮得光滑如镜,然后再在上面洒上一层雪粉,这样一来甚至比单纯的冰面还要滑。

    风力时大时小,会突然吹来一阵强风,大到足以将一头比构装坐骑还要强壮的魔兽掀上天空。如果力量不够强大,那么在这种强风的推送下,滑出数百甚至上千米都很有可能。

    强风不时出现,出现前亦毫无征兆。没走多远,李察就看出如果率领一支普通军队想要通过这条海岸山堤,很有可能超过三四成的战士会被吹落到神泣裂谷里去。

    神泣裂谷的底部看上去就是湍急的河流,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的凶险。但既然海里都能够有那种不可思议的巨大暗流,谷底也多半有看不出来的危险陷阱。或许把所有人的都拴在一起,借助群体的力量抵抗强风会是个好主意。

    可若是再细想下去,却会知道这绝对是再糟糕不过的办法】风可大可小,万一出现一阵可以把数千人同时卷入的狂风,那么这种做法就等于是让整支军队全军覆没。

    哪怕是传奇强者,也难以凭一已之力,在狂风中拉住数千人。

    神泣裂谷北岸的复杂地形也是一道天然屏障,大军根本无法在这样的天气下通行。所以休兰本土势力并没在这里布置防御。就算他们是生长于休兰,这样的天气和地型也太过恶劣了些。如果只有圣域强者组成的队伍,倒也可以越过裂谷。但休兰也有传奇强者,所以并不惧怕少量强者的突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