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一 破城

    投降当然是不可能的,李察的部队看上去数量少得可怜。哪怕传奇强者被击退的事实在前,人们也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几万守军,似乎还是能够抵挡住几百人的攻击。

    城墙上发出嗡的一声闷响,一架城防巨弩瞄准了李察开火,弩箭上闪耀着代表着追踪的魔法光芒。这就是休兰勇士的回答。

    李察端立不动,旁边食人魔嘿的一声呼喝,战锤横挥,生将弩箭砸飞!

    李察摇了摇头,大陆之桥要塞的后部防御果然不行,一共就只有两架城防弩,而且还是普通货色,别说和迪斯卡拉之怒这样的炼金巨弩比,就是诺兰德平均水准的城防弩威力射程也比这强不少。不过城防弩造价昂贵,维护保养更是一笔巨资,休兰帝国已经失去了最富饶的南部,负担不起大量的城防弩。

    “准备……进攻!”李察的手指向前方!

    第一波出列的是三十名构装骑士,他们逼近到距离城门百米的距离。在行军的过程,构装骑士们身上不断闪烁着魔法与神术的光芒,等抵达战斗位置时,身上的加成效果早就多得近乎奢侈。

    构装骑士们依旧抽出掷矛,沉声叱喝,三十根掷矛化作一道道光的洪流,笔直冲向要塞的城门!

    死亡的阴影瞬间笼罩在城楼上每个战士的心头,那一根根飞来的掷矛上闪耀的绚丽光芒,在他们眼就和死神的微笑无异!

    许多战士都惊恐地张大了眼睛,嘴也越张越开。在他们的瞳孔,一根根掷矛正在迅速放大,恐惧已经彻底握住了他们的心脏,让他们无法呼吸,不能喊叫,甚至无力移动躲闪!他们不是不想叫,而是灾难来得太快太突然,以至于根本来不及发出尖叫。

    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小半个城楼都飞上了天空,两扇要塞门被轰得四分五裂,碎块最远都飞到数十米外,砸倒了一片房屋!轰鸣与烈火,可以看到许多战士都飞上了天空。在如此规模的打击下,休兰战士显得如此渺小与无助。

    李察拔出了野蛮屠杀,刀锋前指!这是总攻的信号!

    爆炸的余波和烟尘已经过去,要塞的整个正门门楼已经变成了一片瓦砾。黯锋骑士们在李察的命令下滚滚向前,越过了正前方的构装骑士团,冲入了缺口!两侧各有几十名黯锋骑士直接下马,冲上了城墙,开始清理城墙上的守军。而大队的构装骑士们则形成钢铁洪流,滚滚冲入要塞。直到深入百余米,才与匆匆赶来的守军狠狠冲撞在一起!

    李察提着野蛮屠杀,徒步行走在队伍的侧翼。他的动作十分舒缓,一点也不着急,却能够跟得上构装骑士的冲锋。在这支队伍,李察此刻一点都不显眼,然而他才是真正决定战局的一人。红龙卡罗已经超过了召唤的时间,回到了自己的巢穴。而丽娜正骑在马上,没有参与战斗,而是喝下了一瓶强效魔力恢复药剂,以等待魔力恢复到可以再次召唤卡罗的水平。不知怎么的,她的目光就落在了李察身上。

    此刻的李察看上去就象一个普通的战士,只不过没有穿甲。在一个个移动钢铁堡垒般的骑士身旁倒是显得颇为另类。一名休兰战士冲向了李察,这是一个满脸杀气、富有经验的老兵,知道挑捡容易对付的敌人。

    而李察根本没有改变自己的行进路线,只是把脚步慢了一拍,就让过了休兰战士自认为必杀的一刀,随后他随意一刺,野蛮屠杀就刺穿了休兰战士的心脏。

    没过多久,另一个休兰少年战士从埋伏的小巷冲出,他明显是吓坏了,疯狂叫着,冲锋的过程胡乱挥舞着手的钢刀。但是他眼看着就要看李察时,动作忽然停滞,然后就徐徐倒了下去。原来李察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割开了他的咽喉。

    追随者们起初都有意无意地靠近李察,并且时刻留着几分注意力在他身上。李察是头儿,是他们的核心和精神支柱,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李察过去一年都是在绝域战场度过的,可他们毕竟认为李察还是一名魔法师,同时还没有达到大魔导师的级别。等级这东西,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硬道理。

    李察却在大步向前,跟随着构装骑士在共同前进。他看起来象是在护卫冲锋骑士的侧翼,而事实上他确实也是这样做的。

    不断有敌人接近李察,可是追随者们却看到野蛮屠杀不断扬起,轻描淡写的刺穿心脏、割开咽喉,或是刺入其它的什么要害部位去。野蛮屠杀此刻就象一片幻影,在李察手飘忽不定,根本不与敌人的武器交击,只是直接刺入致命要害,就结束了战斗。

    走了很久,前后已有七八个休兰战士倒在李察刀下,而李察从来没有在一个人身上浪费过第二刀。

    追随者们这才看出,李察的出刀快得不可思议,极为简洁实用,绝不拖泥带水。李察动作舒缓,只是在出刀的一瞬才骤然加速,且一击必。

    这是真正杀戮的艺术,惟一的目的只是收割生命,在生与死之间,没有任何犹豫和妥协。看得稍久,追随者们忽然感觉寒意上涌,更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冰冷感觉沿着脊椎直上后脑。和李察这样的人当对手,那绝不是件让人愉快的事,就象和白夜战斗一样。只要他还能动,只要他手里还有刀,就随时有可能发出致命一击。

    直到这时,他们才看出李察的变化。这种感觉,这种杀戮的方式,只有在杀戮战场才会有的风格。可是,李察为什么还不是大魔导师?

    李察此刻正同时关注着多个地方,在他的意识,向自己冲来的那些战士都破绽百出,完全构不成任何威胁。他们难道不知道大喊大叫根本不可能增加战斗力吗?至少达克索达斯的强者们是不会被大嗓门吓到的。对于这种敌人,李察随手一刀就可以料理了,根本不需要经过大脑思考。

    李察的注意力正放在其它方面,他时时刻刻监视着部队的动向,并且下达命令,调动追随者和骑士们。在他的指挥下,任何休兰人有组织的抵抗都被轻易粉碎。休兰人这时才发现,李察的骑士是少,可是凝聚在一起却锋利得象把餐刀。而数量众多的休兰人则如同大块奶酪,再厚重的奶酪,也经不过餐刀的随意切削。

    李察在等,等休兰人的强者出现。构装骑士们推进得实在太快,李察相信,休兰人的圣域总会忍不住出现的。

    他并没有等多久,一名休兰圣域终于出现。他攻击的不是兵锋正盛的构装骑士群,而是扑向了在城墙上鏖战的精英黯锋骑士们。很显然,他是想抄截李察的后路,又或是只想找个安全点的方式加入战斗。构装骑士实在太过凶狠,个个身上都是斗气闪耀,只看数量,单独的圣域没有几个敢于阻拦成群冲锋的构装骑士们。

    不过,这名休兰圣域选择了黯锋骑士却是更大的错误。这是一名高大的部族女人,有着比普通部族女人更加俏丽的容貌,可是她动手的风格却比其它族人更加凶悍直接。她的武器是一杆通体由精钢铸就的三棱长枪,枪锋上布满了锯齿。她如掠食的母熊,从黑暗出现,一枪就洞穿了冲在最前方的一名黯锋骑士!

    在要塞正在向前突击的李察唇边浮上一抹淡淡的冷笑,在心底轻轻地说了声:“抓到你了。”

    旋即,命令就通过灵魂链接的方式下到了那段城墙上还活着的三十七名黯锋骑士那里。那名休兰部族圣域强者心一凛,手上的动作竟然缓了一拍,因为她发现,面前所有的黯锋骑士都抛下了各自的对手,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了她的身上!刹那间被数十双毫无表情的冰冷目光注视着,哪怕她已是圣域强者,也禁不住身体轻颤。

    啪的一声,胸膛都被洞穿的黯锋骑士突然双手一转,握紧了洞穿胸口的长枪。黯锋骑士的双手是如此有力,根本就不象一个重伤濒死的人类。那名休兰圣域骇然挑动长枪,生生把那名黯锋骑士挑上了半空,可是那名骑士什么都不干,就是死死抓住了她的枪身!

    其它的黯锋骑士已然围上!

    夜幕,不断响起那名圣域强者惊怒交织的怒吼,很快她的吼声就夹杂了痛苦的嘶叫,然后是恐惧,最后则变成惨叫。

    “再见了。”李察在心底默默地说了一句,就象是在和她告别。这是他不为人知的一种习惯,在意识与每一位对手打招呼,杀死对方后再告别。这是他在绝域战场养成的习惯,如果不是这样,李察害怕自己会在似乎没有尽头的等待与杀戮迷失。

    城墙上突然亮起了一团耀眼的光芒,并将周围的几名精英黯锋骑士卷了进去。那是她最后的光彩,以生命为代价的绝招,以多拖几名对手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