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二 诛戮

    在李察意识,一瞬间就有七个链接消失了。前前后后,总共十一名精英黯锋骑士死在了她手里,大半都是她最后自杀式攻击的战果。以十一名骑士换对手的一名圣域强者,李察觉得很划算。按这个比例交换下去,或许李察手上的精英骑士还没有死完,休兰就要亡国了。可即使是在诺兰德,一名圣域强者也属于金字塔的上层。那么在休兰就更是如此。每名圣域强者的经历,都可说是一段传奇。然而精英黯锋骑士呢?只是母巢的造物而已。以此比例计算,母巢相当于四五天就可以消灭一名圣域。

    在无比激烈的战场,李察竟然有余瑕在心感慨。不过这时又一名圣域强者出现了,吸引了李察的注意力。这位强者的运气并不是很好,他遇上了提拉米苏。加持了战争傀儡和魔动武装的双头食人魔威力无穷,特别是在这种战场上。而这位休兰强者明显也是以力量见长,他居然硬挡住了食人魔全力一击!

    然而,他却并没有骄傲和高兴的时间,即刻就发出极为痛苦的咆哮,在他硬挡食人魔重锤的瞬间,至少有三把刀同时切进了他的后腰。那是水花、绯色和宗虎。他们之间显然配合还不够熟练,因为任何一个人都足以要了这名圣域的性命。

    在李察的指挥下,构装骑士们以十骑为一队,一波波交替向前冲击,攻势源源不断。在两端城墙上战斗的黯锋骑士也收拢归队,保护后部。数百骑士就象一具奔腾的战象,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李察只是不断挥军向前,前方的敌人一定要消灭,左右和后方的只要挡开逼退就行了。

    李察的目标,是大陆之桥要塞的城墙。那是整个要塞的最高点,也是休兰人阻挡诺兰德位面军最坚固的屏障。李察只要占据了那道城墙,就相当于把休兰守军一分为二,那时前进工事的休兰战士将面临两面夹击的局面。而且那道城墙上还架着数量众多的城防弩。要塞一共十五架巨弩,有架是布置在那道城墙上。

    在夜幕,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凄厉的叫:“他们要去永辉壁垒!拦住他们!”

    永辉壁垒,就是挡住了诺兰德人的那座高墙。在这堵高墙下,埋着无数休兰与诺兰德战士的尸骨。即使是歌顿,当初也止步于永辉壁垒之下。当歌顿退守大陆之桥南端时,这堵高墙就被休兰人命名为永辉壁垒,以纪念那一场辉煌而残酷的战争。

    现在李察调集了前所未有的精锐力量,自薄弱的后部攻入要塞,目标就是这堵高墙。这是休兰人的又一精神支柱,也是李察急需征服的地方,因为歌顿都不曾征服过这里。

    李察沉默地前进着,他没有大声呼喝,可是数以百计的命令却会在每一分钟下达到单个的精英黯锋骑士那里。所有的骑士,所有的追随者都变成了一个整体,他们的目标不再掩饰,就是永辉壁垒!

    此时此刻,李察的智慧天赋已经调运到了极限,就连第二意识也用来分析战场,下达指令。每十位构装骑士都是一个小队,每个小队都有一位特殊的精英黯锋骑士,小队所有构装骑士都会跟随这位黯锋骑士移动。水花、绯色以及宗虎则和李察有更加清晰的联系,一旦李察发现了圣域强者,就会在意识呼吸这三个杀星。任何一位休兰圣域被这三个人围上,必无活路。

    若自高空俯瞰,会发现骑士群的阵型正随着地势地形作着极致细微而复杂的变化,一队队骑士就象是刀锋上的锯齿,无比锋利高效,将敌人一块块从整体分割切碎,再加以消灭。

    李察的命令越下越快,整个骑士群则逐渐提速,攻击和杀戮的频率亦随之逐渐变快。李察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让部下和追随者们了解了自己的决心。而他自己,则跟随着大队在移动,继续以朴实无华的刀法砍倒一个又一个接近自己的人,刀下根本没有一合之将!

    李察看起来并不显眼,但是他杀的人却一点都不少,因此还是引起了休兰人的注意。

    又是一名休兰战士扑向了李察,他穿着普通战士的装束,却引起了李察的一点注意,于是李察稍稍认真了些,转头望着这名战士,一刀如电刺出。在李察的预想,这一刀将会挑开对手的胸口,截开他的心脏。虽然不会立刻死去,却足以瓦解他的战斗力。

    然而当的一声,李察自以为必杀的一刀居然被挡住了!

    这次李察是真正的惊讶,他转头望着这名貌似普通的休兰战士,眼射出淡淡的光芒。这哪里是普通战士,分明是一位圣域强者!

    而这名圣域强者脸上的惊骇却远甚于李察!他手握着的是一把休兰战士的制式长剑,此刻回缩在胸口,剑锋几乎贴上了自己的胸甲,这才堪堪挡住了李察的一刀。李察的动作明明舒缓清晰,可是刀却快得不可思议,让他拼尽全力才挡了下来,却早已吓出一身冷汗。只有真正站到李察面前时,他才知道这一刀的可怕,也才明白为呵么多军的好手冲到李察面前,却和普通小兵一样被一刀切倒。

    李察每一个动作都带着强烈的迷惑性,他更是不断无规律地变换着节奏,忽快忽慢。强者们战斗时早就形成了本能,可若是站在李察面前凭本能战斗,那几乎就等于是把自己的脖子送到李察的刀锋上去。

    李察轻咦了一声,终于停下脚步,站到了这名圣域强者面前。他刚刚那一刀看似普通,其实威力已相当不俗,若是在绝域战场上,这样一刀足可以斩杀一头鼠魔。休兰的圣域当然比鼠魔强,可是也强得有限,肯定和主位面的圣域无法相提并论。诺兰德的圣域有魔纹构装,达克索达斯的圣域有强悍的天然能力。休兰的圣域几乎什么都没有,图腾纹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可以使用,而且威力也不算很大。

    所以仓促之下,这名休兰圣域能够挡下李察出奇不意的一刀,可以说颇为不俗。不过李察并打算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双瞳射出淡淡光芒,周身电光跳动,双手上似有血光掠动,野蛮屠杀则缓缓提起。

    形状狰狞的野蛮屠杀看上去十分缓慢,甚至有几分懒洋洋的味道。可是长刀一动,即刻就出现了一片残影,看上去让人有强烈的不真实感觉。休兰圣域几乎失声叫出,他当然知道这种景象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李察这一刀实际上快得无可招架!他甚至想不出任何格挡的方式,只能绝望地惊叫一声,将长剑平放胸前,藉希望于能够碰运气恰好挡住李察的刀锋!

    然而他的运气怎么可能那么好?野蛮屠杀轻轻一弯,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在他格挡的剑锋上轻轻一弹,就将那把普通材质的制式长剑截为两段,然后刀剑洞穿了他的胸甲,没入胸口,刀尖则从背后探出一截。

    扑的一声闷响,那名圣域强者背后骤然炸出一团血雾,碎肉和内脏根本是喷射出来的,在他的后背上已经出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大洞,连脊椎都被粉碎!

    李察一刀是刺入他的胸口,可是入口只是细细的一道小伤口,在他后背上却出现了一个半米左右的恐怖空洞!

    李察徐徐收刀,脸上掠过一阵惨白。这一刀威力如斯恐怖,其实是李察催动了四幅生命诛绝,并且在一刀叠加了十几击的结果。众多生命诛绝的特效叠加在一起,就造成了这种近乎不可思议的杀伤效果。

    而李察却在心底暗叹了口气,明白自己的境界功力其实还差得太远。如果这一刀是白夜刺出的,那么刀锋只会停留在对手体内,最终让他体表只有一道细细刀口,可是内脏却全会被生命诛绝的恐怖特效给绞碎。说到底,李察还是不能象白夜一样控制到精细入微的地步。

    这一刀,李察自己或许仍不满意,但却足以震慑住在场的大多数人。那名圣域强者的悲惨下场,不光是休兰人深为恐惧,就连李察的追随者也看得愕然,并且心生寒意。许多人都在心底对自己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自己站在李察的对立面上,是否有可能挡得住如此一刀?

    这已是李察最强一击,一刀之后,他也粗重喘息了几下,才率领着骑士群继续向前。李察的目标只有一个,永辉壁垒!

    这一次,李察再也不隐藏自己的实力,气势升腾而起,大步向前!他时而继续以干脆利落的刀法将所有来袭的敌人随手确翻,时而索性直接冲入休兰军阵,于是以他为心,瞬间就会刮起一团血与肉的风暴!李察有若人形的金属风暴,所过之处无数断肢碎脏飞上夜空,然后四下抛飞。

    许多人,不,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是第一次看到生命诛绝在战场上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