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三 照亮自己

章六十三 照亮自己

    永辉壁垒,这个名字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对李察吸引强烈。甚至就在几天之前,它在李察心目不过是个名词,是个历史的纪念地而已。在李察这个年纪,一向认为所谓的历史,都是应该抛进垃圾堆的。

    而现在,这堵休兰人心目由钢铁和鲜血浇灌成的不倒壁垒,就在前方!

    只有真切地看到它时,李察才会感觉到这堵城墙的厚重,以及那无形的压力。它并不仅仅是一堵城墙,还是休兰人心目的圣地,值得用生命与鲜血去维护。压力不仅仅是无形的,因为构装骑士的冲击速度忽然变缓。不是因为骑士们战斗意志出现了问题,恰恰相反,他们手上沾染的生命正在迅速增加。

    因为无数休兰战士突然从藏身的地方涌了出来,正发疯一样冲向骑士群,他们拼尽全力在咆哮着,呐喊着,连面容都因为愤怒而扭曲!

    他们早就忘记了所谓的战技,更不记得还需要防护自身的安危,在他们布满了血丝的双眼,就只有眼前的敌人,只想着把武器插入敌人的身体!

    构装骑士前进的速度明显变慢了,他们每向前一步,都需要击杀更多的对手,并且将尸体抛飞出去,以免拦住了前进的道路。骑士们拼命挥动着手的武器,却会感觉到越来越滞涩,因为它现在需要切过更多的血肉和身体。

    构装骑士们开始受伤,他们的伤口正变得越来越多。

    李察也开始喘气,脸上火辣辣的,开始有热流滚下。那是滚热的血,不只是敌人的,还有李察自己的。野蛮屠杀光滑如故,准神器级别的长刀根本不会被鲜血染污,可是它现在在李察的手却正在变得越来越沉重。在无数飞扑上来的敌人面前,李察在绝域战场铸就的刀法战技也不再是能够压倒一切的要素。

    李察放眼望去,只见到处都是敌人,到处都是武器和鲜血,休兰人已经疯了。

    精英黯锋骑士们一如既往的战斗着,它们根本没有士气或疲累的问题,会一直战斗至死。可是李察却明显感觉到构装骑士们的整体战力在下降,那不仅仅是因为体力或者斗气不足,毕竟在李察的调度指挥下,每位构装骑士还有至少小半的斗气储备,而且非常平均。惟一的解释,就是他们的战斗意志出现了动摇。没有人喜欢和疯子战斗,就算强如构装骑士也是一样,而李察的精英黯锋骑士之所以让人畏惧,就在于它们无视生死、血战到底的特性。

    不光是构装骑士,追随者们的战斗意志也出现了一点动摇。或许这只是一个犹豫,或者是感慨于休兰人的疯狂,仅仅出手速度慢了少许。可是每个人一点一滴的稍许迟疑叠加到一起,就对战局有了影响。至少李察已经感觉到了这种影响。

    嚓的一声,李察把野蛮屠杀一分为二,左短右长,双手齐出,双刀如落花纷落,刹那间就刺倒了周围的七名休兰战士,顿时压力一松。可是立刻就有更多的休兰人涌了上来!他们甚至不顾战友死后的尊严,直接踏着同伴的尸体冲了上来!

    但这不让李察忧虑,真正让他担心的是整个骑士群的志气正在缓缓下降,不见回升。

    一名重伤的构装骑士突然一声惨叫,竟被休兰战士们活活从队伍拖了出来!他的座骑同样受伤不清,身上更是插了不少刀剑长枪,此刻再也支持不住,四肢一软,倒在地上。休兰战士象疯了一样,把这名构装骑士拖回到了已方的阵营,随即层层叠叠地压了上去!

    他们一时被压住,用不了刀剑,那就用牙咬,用手抓,用指甲抠!

    那名构装骑士叫声一声比一声凄厉,甚至压过了夜幕下的厮杀声!

    李察双眉一皱,在意识下了一个命令。宗虎如幽灵般从黑暗现身,他随手抢来一枝长枪,用力掷出。长枪缠绕着黑气,无声无息地穿透数名休兰战士的身体,最后没入那名构装骑士的胸膛,绞碎了他身体内所有内脏。可是构装骑士的生命力格外顽强,即使受此重创,他还叫了好几声,声音才渐渐微弱下去。亦由此可见,他临死前的恐惧是多么的强烈。

    李察清晰地感觉到,整个骑士群的士气又在下降。

    永辉壁垒依然在前方,在夜幕下被火光映得忽明忽暗。它深沉而厚重,看上去很近,却又遥远得似乎永远也无法抵达。

    李察心终于泛上了危机感,再这样下去,即使是占领了永辉壁垒,他手下这些最精锐的战力也会损失惨重。那时就算占领了整个休兰位面,亦是得不偿失。可是李察的指挥能力已经发挥到了极致,现在不是指挥问题,而是士气和战斗意志正在快速下降。哪怕是最精锐的战士,一旦没了信心,也会很快倒下。

    李察自己早已在绝域战场上练就了不动冰冷意志,可是他的骑士,他的追随者们却做不到这一点。

    “如果是那个男人在,他会怎么做?”同样的问题,不知道是第几次出现在李察的心底。

    那是一个火山般的男人……

    李察忽然胸一股热血涌上,他即刻取出承载之书,将里面所存储的最后一个魔法激活,不是发出,而是将魔力全部抽回自身,补充到魔动武装里。而野蛮屠杀上亦多了一层暗淡得几乎看不出的红色光芒,那是毁灭真名已经启动的标志,从此刻起,李察每出一刀或是发出任何一个魔法,都会附加上毁灭属性。

    这是李察最后的底牌。

    接下来,李察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事:他给自己加了一个照明术。

    在深暮的夜里,那颗散发着清冷光辉的光球是如此醒目,就端端正正地悬浮在李察的头顶,将他照亮。

    一连串的命令瞬间下达到每个能够接收到的人那里,骑士和追随者们下意识地遵守了发给他们的命令,于是看到了另一个让他们意想不到的结果。按照李察的命令,骑士群非常巧妙地旋转了一下,将位置往侧后方挪移了一下。这是一次无比精妙的阵形操作,任何名将看了都会赞叹不已。能够将阵形变幻到如此精妙程度,早就超出了常识的范围。

    可是骑士们在向后撤退的时候,李察却在向前。一退一进之间,李察自然而然的就站到了全军的最前方。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时,李察已经一口气给自己加持了数个瞬发魔法,包括快速,火焰之盾,远程防护和敏捷,同时启用了一个许久不曾用过的血脉能力,爆发。这些状态魔法都有各自不同的光芒,可是光芒叠加在一起,再加上头顶的照明术,就让李察显得格外的醒目,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他是个大人物。

    李察高举野蛮屠杀,向永辉壁垒一指,只简单吼了一声:“跟我来!”

    直到看到李察冲入休兰战士群,夜空又飞溅起一丛丛纷飞的血雨时,一众追随者才省悟过来,一时人人热血直冲头顶!

    食人魔忽然仰天咆哮,巨大的吼声直传出数十公里之远。他用力捶着自己的胸膛,再低头时,双目已是一片血红!提拉米苏蹲低身体,周身猛然迸发血色光芒,更有电光跳动,然后发力猛冲,就那样极度蛮横地撞进了休兰人的阵形!一时间,食人魔过度庞大的身体上不知被休兰人刺入多少武器,可是它却浑然不觉,战锤横挥,一下就砸飞了七八名休兰战士,然后抬起大脚向前踹去,又踹飞了三四个人。

    可是提拉米苏并不是最快,刚德早就超过了他。这名壮汉没有咆哮发威的过程,连叫嚣饥渴的程序都省了,就那样直接冲入休兰人间,闷头狠杀!转眼之间,喷溅的鲜血就浇了他一身。

    但刚德也不是最快的。

    李察双刀若飞,哪怕只划开敌人一道小伤口,也会变成一座血的喷泉。李察所过之处,必是血的森林,血的海洋。

    生命诛绝,恰如其名。

    可是那血不光是敌人的,也有李察的。李察总会感觉身上某处突然一热或是一痛,那意味着又多了一条伤口。然而李察现在心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向前,再向前!

    前方无论是刀剑丛林,还是血肉壁垒,他都要踏过去!

    在夜幕下,那一颗魔法的光球是如此耀眼,它为所有战斗着的人们指明了前进方向。

    一柄无光的长剑悄然从休兰战士探出,如毒蛇般刺向李察的腰肋。李察心头微微一颤,这一剑来得无声无息,却让他身体本能地收缩,出剑的分明是个高明的杀手,一直混在普通战士,终于给他等到了这个机会。可是李察已经没有余力闪避或是格挡了,他一声怒吼,不退反进,一口炎息喷向前方!就算倒下,李察也要倒在向前的方向上!

    在这一刻,李察终于明白了歌顿为何会时时冲在最前,为何总会站在最危险的地方。直到李察自己也站在骑士和追随者的前方,用自己的身躯为后来者指明方向时,他才真正懂了歌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