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七 圣城

    如此庞大的公式体系,仅仅是浮现了一小部分,就让李察的头开始剧烈地痛疼起来,那是智慧天赋已经在极限运转的标志。

    李察很清楚现在的自己还没有能力解析出这种规模的公式体系,如果能够做到,也就意味着李察可以解析出一些简单的位面规则了,从境界而言,那可是比虚骸的模拟规则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然而李察依然坚持不懈地解析着,因为他从这堆庞杂不堪的数字竟然找到一种熟悉的感觉。上一次还有同样的感觉时,李察还很年轻,智慧与真实天赋也才刚刚起步。当时面对着那些如星云般的美丽深蓝纹路时,他看到的更多是光辉和眩晕,而不是无数饱含奥秘的数字。从那之后,在接下来的数年,李察一直在默默地领悟着深蓝咏叹。他已经成功地把其一部分纹路还原为数字,但距离找出其的规律还无比的遥远。深蓝咏叹饱含着无穷的秘密,阶构装原本就是超出诺兰德位面规则所能容纳极限的存在,李察需要首先把它彻底还原,如此才能找出其缺漏不全的地方,再之后才能够谈得上开始构思补全方案。

    而现在,李察发现,神巢本身所还原出的数字,竟然与深蓝咏叹有些许相似!李察也说不清这究竟单纯是感觉,还是确实存在某种内在的关联。不过许久都没有头绪的深蓝咏叹,现在突然出现了一条可能的线索,李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过。

    神巢其实无比的宏伟壮丽,它盘踞在整个大陆的最北端,虽然李察可以远远地看到它,但不要说攀登山峰,就是走到圣城也需要半日的时间。

    圣城,就是李察下一个目标。而且想要进入圣城,除了战争之外别无他法。因为在圣城流传着一条从来没有例外的铁律,那就是任何人都不能登临神巢之顶。

    此时在李察的意识,由神巢形态还原出的巨大公式已经停止了完善的过程,因为神巢的上端全都没入在云层内,缺失了一块关键的数据。

    此时此刻,李察就更加怀疑休兰位面的来历了,神巢完全不象是天然形成的形态,很有可能是某个智慧种族后天开凿的形态。甚至李察有了一个更加大胆的设想,整个神巢都有可能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造物!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那又该是一个何等恢宏浩大的工程!

    至此,李察再无怀疑,在神巢之顶一定蕴藏着重大的秘密。或许就象休兰人的传说那样,神巢真的是诸神长眠之地。因为休兰没有神。

    这是又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休兰虽然非常小,但是力量体系却相当强大,按正常来说是一定会出现神的,而且很有可能出现强大神力。哪怕只有一个神也算正常,可是现在,休兰却是一个神都没有,甚至连半神都不曾听说过。

    如果休兰确实有过神,而神因为某种原因沉睡甚至是陨落,并且长眠在神巢之顶,那就又解释得过去了。而假如真的是这样,那李察会在神巢上得到什么?神躯?

    不管怎么说,作为登上神巢的第一个障碍,圣城是一定要搬除的。圣城还有两名传奇强者,这是最大的障碍。哪怕是重伤未愈的传奇,拼起命来也极具威胁。

    就在李察思索应对圣城的方略时,忽然全身一震!

    就在他眼前,深沉的夜空突然出现了变化,空的云层刹那间变得透明,一颗无比硕大的星球从夜幕滑出,横过天际!这颗星球通体是淡蓝色的,大到不可思议,当它整个出现在夜空时,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天空!从李察的角度看过去,它就象随时有可能从天幕坠落到大地上一样。

    这是一颗星球,表面似可看到纵横交错的纹路,有些在闪亮着,大部分则是黯淡的蓝黑。这种纹路遍布整个星球,完全不象天然形成的,倒象是一个覆盖了整个星球的巨大魔法阵。可又是什么人才能做出这样的大手笔?

    是神吗?

    纵使几名强大神力的神明联手,也不可能完成如此浩瀚的工程。惟有无限数量的凡生,经历不知道多久的悠长岁月,才有可能完成这样的壮举。

    在李察的震憾,天空的云又恢复了颜色,于是那颗星球重新隐藏在夜幕之后。休兰的夜,依然是黑的。可是李察现在知道了,那并不是简单的夜幕。

    李察回头,对殿收拾刑讯现场的追随者们问:“你们刚才看到什么了吗?”

    提拉米苏茫然抬头,道:“看到什么?头儿,您是指什么?”

    流砂也疑惑地看着李察,其它人就更是一头雾水了。于是李察知道,刚才那震憾一幕就只有自己看到了。他皱眉又问:“那你们感觉到什么没有?”

    “没有。”伊俄第一个摇头。战斗神官在感知方面非常敏锐。奈幽也同样摇头,她也没有感知到任何异常。

    李察再次皱眉。流砂走了过来,轻抚着李察的脸,关切地问:“刚才发生什么了?”

    李察盯着窗外的神巢,缓缓地说:“圣城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得多做些准备。”

    “你是指哪一方面?”流砂问。

    “战备。以我们现在的力量,恐怕还有些不够。让我想想……”李察揉着太阳穴,努力思考着。刚刚过度用脑的后遗症还没有消除。

    “还不够?不可能吧,就算休兰人还有两名传奇,但他们都不在最佳状态,而且传奇能力看来不值一提。如果是那个龙星,谅他再也不敢冒险进入我时光之镜的范围内。”流砂道。

    “不,圣城的危险很可能不只是两个传奇。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许我们都小看了休兰这个位面。”李察努力寻找着措词。其实现在,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看到的那颗巨大星球究竟是不是幻觉。

    流砂也皱了皱眉,说:“可是我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当的地方。不过小心些总是好的。”

    听到流砂的话,李察也有些犹豫。流砂是神眷者,只要有时光之力的地方,她就总是拥有莫大的优势。既然流砂说了没有什么不妥,那就多半真没什么事,李察只是过度担忧了。但也有另一个可能,就是这里是永恒与时光之龙力量达不到的地方,不过可能性却是非常非常的小。

    不过李察还是决定按照自己的判断办事。就算那颗占据了半边天际的星球是幻觉,眼前的神巢总不会是幻觉。李察确实从神巢的形态上解析出了与深蓝咏叹有关联的规则,如果这也是天然的,那未免也太神奇了。

    李察抬起头,对森马道:“你回一次诺兰德,去把阿西瑞斯和法斯琪都叫过来。另外让艾莉婕多注意一下黑玫瑰古堡的防御,因为我要把所有的构装骑士都带到休兰来。”

    流砂微微皱眉,却没有说什么。阿西瑞斯再加上法斯琪,单是这两个人至少就可以牵制住一名龙星那样的传奇。再加上百名构装骑士,以及森马、丽娜、提拉米苏,外加同为十八级的伊俄和奈幽,休兰两名传奇强者就算完好无损,遇上这样的阵容也得落荒而逃。李察纠集了如此强大的力量,却仍然一副忧心仲仲的样子,看来他一定是感觉到了什么。如果真是这样,那就非常不妙了,自己的感觉失灵,只能说明这里是时光之力覆盖不到的地方。

    接下来的几天,李察驻守休兰帝都,等待着森马把援军带来。在等待的时间里,除了冥想和绘制构装,李察就是站在帝宫最高的望天楼内,盯着远方的神巢看个不停。

    七天后,森马终于带来了李察需要的援军。李察再度休整了一天,就率领大军离开了休兰帝都,向圣城进军。

    圣城,是座落在神巢山麓的一座城市,依山而建,分为上下两个城区。上城区建筑多是由雪白的岩石所筑成,而下城区建筑则是以灰黑色调为主。上城区是神殿和圣城武士的居住区,真正的高层都住在这里。下城区居住的,则是为上城区提供各种服务的人员,包括清洁工、佣人、厨师和仆役,等等。

    圣城颇为广阔,对于一座仅有两万余人的城市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些。上下两个城区的面积几乎一样,而上城区内仅仅居住了三千人不到。

    圣城是等级极度森严的之处,惟一的神殿只有不到十个人才有资格进入。在神殿,有三位神使,他们和圣城武士的两位统领一起,构成了整个圣城权利的最高层。

    圣城之外,还零星分布着数个部族,这里是印地武士最重要的出产地之一。这些部族同样负责保卫圣城。在休兰的历史上,圣城还从未经历过战火,这几个部族也就没有机会履行他们神圣的使命。而现在,李察准备给他们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