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七 最终之战 上

章六十七 最终之战 上

    开到圣城山脚下的部队一共有一万五千人。李察抽调整编了投降的休兰战士,重新补满了部队的编制。大军蜿蜒前行,宛若一条长龙。如此大规模的行军,是不可能瞒得过部族那些天生的猎手的。

    于是在神巢山麓,千名部族战士和李察的军队展开了一场血战!

    这确实是血战,作为未来可能的印地武士,部族战士们最不会缺的就是勇气。可是战争并不是只有勇气就能够打赢的。这一战,李察主要依靠征募来的休兰本地战士与部族战士对杀,而把精英黯锋骑士和追随者混入到休兰战士,以杀伤敌人为主,肉盾的活就由休兰战士来干。

    一战之下,千名部族战士全部战死。

    他们仅仅消灭了相当于自身两倍的敌人,其绝大多数还是休兰的战士。被各种魔法和神术反复削弱折磨后,部族战士们变得非常脆弱,而他们的对手却在魔法和神术加持下战力大增,此消彼涨,就有了这种不可思议的战局。按休兰的历史,千名部落战士是可以轻易击溃万人左右的休兰军队的。

    部族战士都是真正的勇士,即使在绝境,他们也能死战不退。可是这样一来,却让李察得以将他们彻底消灭,从而打开了通向圣城的第一道大门。

    紧接着,李察就与出城的圣城武士进行了一场真正的战争。

    圣城武士都有级左右的战力,与李察最初的人形骑士相比个体战力稍逊,却胜在数量众多,更有数种强悍的状态加成。这场战斗,圣城武士不光悉数出动,连强者们也没有保留,伤势未愈的龙星也再次出现在战场上。

    这一战格外的艰苦。虽然拥有了森马、阿西瑞斯和丽娜三位歌顿时代的强者,以及并不弱于三骑士的法斯琪,可是流砂、伊俄和奈幽三神官的作用却莫名地被大幅削弱。在神巢山上,他们消耗的神力几乎得不到补充。而且圣城武士的装备精良,也不比李察的部队差多少。

    李察惟一的优势,就是构装骑士了。

    面对结成严整阵容,缓缓逼近的圣城武士,李察首先命令休兰战士出击。在圣城武士面前,休兰战士战斗意志受到了颇大的影响,毕竟向圣城武士挥刀,就相当于砍向了自己从小就认为是最神圣的东西。然而圣城武士却绝不会怜悯这些普通的休兰战士,反击凌厉狠辣,仅仅以已方数十人为代价,就杀光了李察派出去的第一个千人队。

    李察不动声色,又派出了一支千人队。这次有了前车之鉴,休兰战士战斗英勇了许多,毕竟对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生命往往比信仰要更加重要。圣城武士的战斗意志就象精英黯锋骑士一样冰冷无情,转眼之间又杀光了第二个千人队。但这一次他们又付出了几十条生命作为代价。

    此刻双方的强者早已混战在一起,李察把五十名构装骑士放置在战场央,端立不动。李察一方的强者如果战局不利,就可以退入到构装骑士掷矛的范围内。别说休兰的圣域强者,就是龙星也不敢轻易进入这对构装骑士的火力圈内。而在正面战场上,李察这次却一口气派出了三千人迎击圣城武士,并且又在左右两翼各派出三千人包抄圣城武士的后路,片刻后终于将所有的圣城武士包围起来狠杀!

    圣城武士们并不慌乱,他们从来都不畏惧以少胜多,骨子里的信仰狂热更让他们可以不畏生死。结成密集队形的圣城武士就象一颗带刺的钢球,任由休兰战士如何撕咬都岿然不动,反而刺得休兰战士们鲜血淋漓。

    李察远远地扬起命运双子,一道连环闪电就射入到圣城武士的队列。这种密集阵型最适合连环闪电的威力发挥,电火接连跳跃了数十人才消失。可是经过命运双子以及法力穿透加成的连环闪电威力却远远低于预期,只有最初的两名圣城武士倒下,其后的圣城武士只是晃了晃,就又投入到生死搏杀。圣城武士的魔法抗性之高大出李察意料之外,而且在神巢山上,魔法与神术的威力都格外的有限,还不到平日的七成。

    圣城武士都是白盔银甲,就象擦亮的钢球。他们的硬度也堪比精钢,咯得对手牙齿冒血。但是李察手有得是打碎他们的办法,于是在意识下达到了一系列的命令。

    长长的号角声响起,两队半残的休兰战士还在不明所以,只是本能地跟随着号角和旗帜的指示在移动着。在被团团包围的圣城武士阵形前,突然出现了一条颇宽的通道!这是足够五名骑士并骑冲锋的通道!

    通道一出现,圣城武士的指挥官当即瞳孔急缩,大声呼喝。非但没有组织部队顺着这条通道逃跑,反而把最强大的武士都想办法调了过来,堵住了这条通道。他自己更是站到了通道的正央,握紧了手的圆盾和刺枪。果然,在通道的另一端,出现了影影绰绰的骑士身影,看那强大的气势和精良到让人目眩的装备,就知道那是诺兰德人的终极兵种,构装骑士。

    为首的构装骑士放下了面具,握紧手的骑枪,森冷地盯着圣城武士们。就连他也得承认,那是一批非常难缠的敌人,作为第一排冲锋的构装骑士,他有很大的可能战死。但越是危险的任务,身为首领,就越要冲在最前。这是阿克蒙德的传统,在歌顿手发扬到了极致,现在又被李察继承了下来。所以,作为一个阿克蒙德的男人,作为在自由阿克蒙德战士拥有崇高声望的一个男人,他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退缩。

    他抬起左手,轻轻触摸着胸甲,即使隔着手甲、板式胸甲和内衬的魔法轻链甲,他也可以感受到那个地方正在发热。那里是贴身口袋的位置,里面正放置着一张墨笔的素描画像。那是他曾经的战友所绘,虽然笔法颇为粗糙,却非常传神。那是一对相貌朴实的年男女,以及三个大小不一的孩子。

    一个看起来平凡而右福的家庭,让人羡慕。那就是他的一家,是他战斗的力量源泉。现在,他的两个儿子会逢人就说,自己的父亲是位构装骑士。而他们长大了,也想象父亲那样成为一名构装骑士。

    年男人在心底叹了口气,此战之后,或许他也会成为战死者,那时多年以后,他的孩子们提到父亲时,用的会是即骄傲且伤感的语气。但不管怎么说,孩子们会为他的名字,布洛林,而感到骄傲。而且现在和以往不同了,过往在最危险的战斗前,布洛林总会想到家人和孩子们,会想自己战死后,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处境。因为自由阿克蒙德的生涯,其实就相当于佣兵,危险却又酬劳菲薄。可是现在,布洛林却知道一旦自己战死,身后那位接替了歌顿位置的李察,一定会把他的家人和孩子们照顾得很好。

    李察或许没有歌顿那样有着迷一般的魅力,可是他也在按自己的方式努力着。两代阿克蒙德都有共同的地方,那就是都在拼命为追随着自己的人打下一片可以实现理想的天地。歌顿只要站在战场上,就会给人以无穷的信心。这个男人就是暂时败了,也让人相信败的有未来。

    歌顿从未说出的承诺,是只要老子有口饭吃,就不会让战士们的家人饿着。而李察却是让战士们走上战场前就再无后顾之忧,他明确地宣示了从伤残到战死的一系列抚恤标准,并将之提高到了豪门同列的程度。两种方式,无分优劣。

    布洛林压抑下自己的情绪,左手握拳,轻轻敲了敲胸甲,向家人作最后的告别,然后就等待着李察的冲锋命令。他和身后的构装骑士们已经站在冲锋阵地上,随时可以用铁蹄、骑枪和自己的身躯将敌人碾碎!最前方的十名构装骑士都知道这个位置冲锋凶多吉少,但是为了争抢前排位置,甚至还发生了点小摩擦。最终挤上来的,几乎都是曾经的自由阿克蒙德战士。

    “该冲锋了……”布洛林在心底默念着。他丰富的战场经验看出,目前正是已方士气最高的时刻,很可能一鼓作气击溃对手。

    然而李察的命令迟迟未下。在构装骑士身旁却响起了铁蹄奔腾的声音,两队精英黯锋骑士如流水般越过了构装骑士们,瞬间加至全速,向圣城武士的铁阵冲锋!

    布洛林的心一颤,忍不住回头大叫一声:“李察大人!”

    那是李察最后的精英黯锋骑士了,不到百骑的骑士现在全部在冲锋的路上!问题是,力量等级仅在十四级的精英黯锋骑士冲向严阵以待,数量远在自己之上的圣城武士,其实与自杀无异!对精英黯锋骑士来说,那就是一条通向死亡的巷道。

    PS:这一章切得有些,嗯,还算有水准。虽然这是一个完整的场景,但是不得不分割成两部分,因为实在写不完。我尽力在晚上加一更,如果实在更不出来,那就只能明天午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