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八 最终之战 中

章六十八 最终之战 中

    布洛林并不知道精英黯锋骑士其实是母巢的造物,在李察的序列属于可以消耗的兵种。经过永辉壁垒一战,布洛林更是对这些从不说话的神秘骑士们充满了敬意。因为至少有一半构装骑士的命是他们救下来的。而现在,象打破圣城武士防御阵这样艰巨的任务,原本就是构装骑士的天职,怎么可以再让精英黯锋骑士冲在最前?

    在布洛林眼,这些最后的精英黯锋骑士已经是英雄,需要接受的是凯旋之后的欢呼和鲜花,而不应该再是一个必死的任务。

    可是李察却是决心已定,丝毫不为布洛林的呼唤所动摇。两个年代的男人在目光刹那间交流了许多许多,布洛林从读到的是不可动摇的决心。这个从来出身贫寒的年男人双眼刹那间湿润,猛然转头,望着那最后的,正全速冲向圣战武士行列的精英黯锋骑士们!

    那是最后的精英黯锋骑士!

    圣城武士首领脸上的皱纹深得象刀刻过一样,一道道伤疤都泛起了红光。随着精英黯锋骑士越冲越近,他的双眉就锁得更深,眼睛都深深地陷了下去。圣城武士首领的心跳更是成倍加快,一个声音不断在他心底回响着:“他们怎么还不减速,怎么还不减速……啊!!!”

    圣城武士首领发出一声如地龙般的怒吼,猛然迎着精英黯锋骑士冲了上去!他全身都缩在圆盾后,狠狠撞在了一名精英黯锋骑士的魔骑上!

    轰的一声响,仿佛大地都在晃动,圣城武士首领连退几大步,圆盾盾面上更是布满了龟裂。而被冲撞的精英黯锋骑士则直接倒飞出去。圣城武士首领一声怒吼,手刺枪已横向插入另一名精英黯锋骑士的腰肋,直接把他从魔骑上挑了下来。然而这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其余的精英黯锋骑士们如潮水般从首领身边涌过,狠狠撞入圣城武士的阵列!

    听到身后那密集骨碎、撞击和沉闷的哼声,圣城武士首领的心都拧到了一起。他很清楚被全力冲锋的骑士正面冲撞会是什么后果,那些超长的骑枪甚至可以刺穿三四个人。沉闷的哼声都是发自圣城武士,他们有最坚定的意志,在任何情况下也不会惨叫,最多只是哼几声。然而一瞬间,圣城武士首领发现了一个问题,精英黯锋骑士们居然没有一个人惨叫?他骇然回头,却看到那些魔鬼般的骑士们有的已倒地不起,有的却还在埋头厮杀,更有一些正在体验死亡的过程:圣城武士们正在用武器剖开他们的身体。无论处于何种情况,精英黯锋骑士们都没有惨叫,也没有吼叫,他们只是沉默地厮杀着,除了战斗之外,他们好象与这个世界绝无关联。

    不光是精英黯锋骑士,就连他们的座骑也没有发出哪怕是一声的吼叫。

    圣城武士首领忽然感到身后袭来一道劲风,他旋风般回头,看也不看就用手圆盾拍开了刺向自己后心的骑枪,然后右手刺枪闪电般破入那名精英黯锋骑士的魔骑胸口。魔骑立刻双蹄跪地,将背上的骑士抛飞出去。首领看也不看被甩飞的骑士,他可是很清楚从全速冲锋的马背上被抛出去会有多大的伤害。但是这一次他只阻挡住一名骑士,其余的名骑士全部从他身边冲过,撞放圣城武士阵列,所过之处顿时腾起一片血雾。

    这是最后一排精英黯锋骑士了。

    当最后一排精英黯锋骑士冲入敌阵时,最早冲进去的那排骑士已经全部战死。八十余骑黯锋骑士,活生生在圣城武士的铁桶阵上砸开了一个大缺口,让他们的阵列彻底混乱。

    布洛林终于等来了命令。

    他用低沉的声音对左右的构装骑士说:“老伙计们,接下来就是我们的事了。”

    这些出身自由阿克蒙德的构装骑士都沉默着,可是胯下座骑喷出的粗气却泄露了他们的心事。身为构装骑士,他们本该是一切兵种的终结者,然而现在就在他们面前,黯锋骑士却代替他们完成了本该属于他们的任务。老辣的阿克蒙德们和布洛林一样,从黯锋骑士开始冲锋时就知道他们注定有去无回。

    “老伙计们,跟我来。”布洛林的命令平平淡淡,一点都没有激动人心的成分。可是他却是第一个跃出阵列,笔直向着敌人冲去!

    在布洛林身后,构装骑士群滚滚出动,如同一架架钢铁巨兽,向敌人碾压过去。而他们身上,骑枪上那些五颜色的斗气光辉,清晰地昭示着他们与黯锋骑士的不同。

    大地开始颤动,圣城武士首领的瞳孔已经缩到了极致!他看到了滚滚而来的构装骑士群,只觉得正有一群地龙在向自己冲锋。身后的阵形还在混乱,而更加凶猛的敌人已经扑来。圣城武士首领已来不及再调动军队,他能够做的,就是和拦阻精英黯锋骑士那样,站在了巷道的央!

    他是十级的强者了,在整个圣城地位仅在至高的五人之下,而战力则是两个传奇强者之下的第一人。可这是在战场,当一名强者融入战场,有他必面守护的目标,也有无法脱逃的限制。就算能逃,他也绝不会抛下身后的部下们独自逃走。

    圣城武士首领弓低身体,紧盯着冲在最前的那名构装骑士。他感觉得到,在那副盔甲下是一个和自己同样的男人。而这样的男人,不应该出现在敌方的阵营里。如果有,那就要第一时间的消灭掉。

    布洛林也是同样的想法。

    钢铁洪流滚滚冲向圣城武士首领,竟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就继续向前。他们切入圣城武士的阵列,成功地凿穿了对手的阵型,在身后留下一条血肉铺就的廊道。

    强者们的战斗也接近尾声,休兰人的强者们正在纷纷陨落。在整整五十名构装骑士的强力支援下,并且拥有歌顿的三骑士、法斯琪这样的强力圣域,即使休兰人出动了一名传奇强者,也无法扭转战局。龙星已经被阿西瑞斯、流砂和法斯琪牢牢钉死,流砂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他。龙星只要移动稍稍慢了一拍,就有可能被时光之镜击。

    圣城武士已经在被屠杀了。这是休兰人最后的屏障,剩下的就是圣城下城区的那些普通人。他们或许也有坚定的信仰,但如果是在战场上,这两万多人的作用,或许还不如一支两千人的精锐。

    战争已经结束了。就连李察都在这样想。

    此战之后,整个休兰都在掌控之下,本土休兰人的精锐力量都被一网打尽,他们再也掀不起大的浪花。虽然为了今日的胜局,李察也付出了极为沉重的代价,但仅仅是神巢本身形态的价值,就远在付出的这些代价之上。财富、血肉和生命,都是有形之物,都有衡量的办法。然而世界的规则与时空的奥秘却是无形的,根本无法衡量它们的价值。

    休兰位面的麻烦还远没有结束,比如说另一位传奇强者还没有出现过,而龙星如果一定要逃的话,暂时也没有太好的手段可以留下他。李察把阿西瑞斯召回来,就是为了利用他的禁空神域来限制龙星。龙星一旦失去了速度优势,就很有可能被击杀。可是李察却没有想到圣城附近会有对魔法和神术如此之多的限制,以至于黑暗牧师都没有把握把龙星给留下来。

    但是这些都只是麻烦而已。而且未必不能解决。龙星显然是没有什么提升的空间了,可李察不同。无论李察还是追随者,都还有广阔的提升空间,所以李察大可以慢慢等待机会。在一个封闭的小位面,一个不能脱离位面的传奇强者算不上什么。实在不行,李察还可以从诺兰德邀请传奇强者来剿灭龙星。

    天空的龙星显然也意识到战争已经结束了,他不断激愤且狂怒地嘶吼着,却离开战场核心越来越远。激战至今,龙星的作用几乎无从发挥,法斯琪和阿西瑞斯都带给他沉重的压力,可是最让他忌惮的却还是流砂的那双眼睛。流砂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淡然地看着龙星,就让他拼命闪躲。龙星甚至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害怕一个才十级的小神官,但是只要被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望着,他的危机本能就会象遇到了一群色狼的少女,拼死地尖叫。

    龙星还在坚持,有几个休兰的圣域亦在最后的死战,另外几名圣域却直接逃跑了。李察立刻下令追随者们去追杀。这几名圣域都受了不清的伤,很适合水花、宗虎和绯色。传奇是大麻烦,圣域强者就是小麻烦。在有机会一举解决掉大多数麻烦的情况下,李察可不准备放跑了他们。

    此时此刻,在圣城的神殿顶层,三名神使正围着一个五米直径的圆台,聚精会神地看着上面的魔法影像。在圆台上,呈现的正是整个战场上的影像。最后的圣城武士已经所剩无几,还被切割成了一块,正在垂死挣扎。而李察的构装骑士群则不慌不忙,一个一个地粉碎着余下圣城武士的阵列。就算没有任何军事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出,战争已经结束了。

    “不,战争还没有完全结束!”一名神使突然说。他苍老深沉的声音在大殿回荡,久久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