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九 最终之战 下

章六十九 最终之战 下

    “确实,也许我们应该试试那件武器。”另一名年轻的神使说。

    “反对。动用那件武器会消耗过多的神之泉,那会让整个圣城崩溃!”最苍老的神使说。

    “就算圣城没有崩溃,可是落到了诺兰德人手里,那和崩溃又有什么区别?”年轻神使激烈地说。

    老神使的声音也提高了:“那不一样!只要圣城还在,我们就留有希望。诺兰德人不可能永久占据休兰,只要我们休兰人万众一心,就总会有把诺兰德人赶出休兰的一天。圣城那时候还是会回到我们手里。”

    “圣城绝对不能落入诺兰德人手里!那不光是亵渎和玷污,而是有可能破解圣城的秘密,打扰到诸神的长眠!”年轻神使几乎是在尖叫了。

    年的神使一直在犹豫着,没有发表意见。在两名神使意见相左的情况下,他的意见就是决定性的,越是这样,就越是难以轻下结论。就在他逐渐倾向于年轻神使的意见时,老年神使阴冷地说:“你们不要混淆了我们存在的目的和意义,真把自己给当成什么神使了。通向真正神巢的屏障我们一代代研究了多少年,可曾有丝毫进展?诺兰德人来了又怎么样,他们就能够打破屏障吗?”

    年轻神使明显有些语塞,道:“但是……但是这次的诺兰德人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他们只是带来了超乎我们想象的构装骑士,真正的强者还不如前一拨的入侵者。上次的入侵者都被我们挡在大陆之桥,这次如果不是前线指挥的若让亲王昏庸无能的话,怎么可能丢掉大陆之桥?”老年神使再次反击。而年轻神使的脸色阵青阵白,一时说不出话来。若让亲王正是他的亲哥哥,这种指责,让年轻神使如何反驳。

    “好了,现在敌人已经到了圣城脚下,马上就会进城。再来指责谁的责任根本没有意义。现在,我觉得……”在觉得之后,年神使又不说话了。在真正要作决定的时候,他才发觉自己依然难以决断。

    “也许我们应该听听逐日殿下的意见。”年轻神使说。

    “逐日殿下?她不是还在休养吗?现在唤醒她,会有不可逆转的伤害!”老年神使道。

    “圣城被占领的话,逐日殿下不也就陨落了吗?现在受点伤害有什么的。”这次是年轻神使的反驳让老神使说不出话来。

    就在此时,大殿突然响起了一个清幽的声音:“确实,现在这种时刻,我受不受伤害并不重要。”

    “逐日殿下!”三名神使同时转头,看到了殿正在成形的一个窈窕虚影。

    年神使更是大惊,道:“逐日殿下,您怎么以魂体形式出来了?有什么事情,大可以通过魔法阵与我们沟通的。”

    逐日是圣城武士的大统领,也是两大传奇强者之一。但与龙星不同,逐日是靠自己力量晋入传奇境界的,她才是真正的传奇。所以在圣城的五人,逐日位置一向居首。不过当年在歌顿进逼到大陆之桥时,逐日拼死战斗,以已身重伤为代价,成功地将歌顿一方的强者阻拦在神泣之痕的南端。可是那一战逐日所付出的代价比预想还要惨痛,她被莫德雷德重创后,伤势至今都没能恢复过来,反而渐渐沉重。近年来,逐日往往就会陷入数月之久的沉睡,这样才能保证伤势不会恶化。而现在她以魂体出现,会对伤势有相当负面的影响。

    “三位神使殿下,我以魂体方式出现,是因为有非常紧急的事情,不得不如此。”逐日道,她极为严肃的语气让三位神使都吓了一跳。他们都知道这位殿下向来不轻易以这种方式说话。

    “立刻通知龙星,让他不惜任何代价,给这个人上追踪标记。然后我们动用神罚之光,务必要杀死他!”逐日半透明的身体竟也散发出浓浓的杀气。

    此刻她手指着的,正是李察。

    “神罚之光!可是……”老神使还想要说什么,年神使就打断了他,道:“就这样决定了,启动神罚之光!”

    老年神使叹了口气,不再坚持,而是站到了圆台的一角。另两位神使也站在相应的位置,三名神使平伸双手,念颂着神秘的咒语,一条光带从他们的手浮现,在平台上方形成一个完整的圆,将三位神使联为一体。在光环央,出现了一颗十浊,然后晃动不停。

    直到这时,老年神使才得以开口问道:“逐日殿下,为什么要花如此大的代价消灭这个人?他的绝对力量不值一提。”

    “不!这与他的力量无关,我感觉得到,他已经与神巢建立起了某种联系!”逐日缓缓地说,声音却透出了一丝惊慌。

    三名神使同样脸色大变。

    在战场上,龙星尽管被追得狼狈不堪,却依然不肯放弃,而是不断绕着战场兜圈,寻找着机会。他忽然全身一震,脸上露出惊怒交织的表情,原来三神使已经透过一种神秘的途径把逐日的决定传达给了他。

    龙星盯着李察,眼几乎要喷火。他并不真正在意李察的身份,而是因为新的任务在痛恨着李察。因为现在李察所站的位置非常阴险,不光在五十名成队的构装骑士们保护之下,而且随时可以召来另外一队二十骑的构装骑士支援。可是龙星却要在非常短的时间内给李察加上追踪印记。天晓得为什么只能在百米之内才能够给目标加上追踪印记!

    就在这时,李察望向龙星,两人的目光一接触,李察先是一怔,随即若有所思。龙星心暗自大叫不好,脸上只以强作镇定,以免李察警觉。可是李察却忽然后退,拉远了和龙星之间的距离,并且另外四十骑正在清剿最后的圣城武士的构装骑士也纷纷调头,全速向李察与龙星之间的空隙插进。

    龙星心怒吼一声,一面暗骂李察,一面知道这是最后的时机,全身气焰狂涨,挥手间就是一颗硕大的火流星向李察砸去。随后他即刻团身抱膝,在斗气的包裹下向李察狂冲过去!

    那颗火流星在构装骑士群的掷矛轰击下,很快就在半空炸散,而李察则不慌不忙的翻开承载之书,一道又一道血色闪电当空而落,不断轰击在龙星身上。每道闪电都会让龙星的护身斗气微薄几分,也让他的速度下降一点。李察施放魔法的速度看上去并不是很快,动作更是从容不迫,似乎根本就没把一个传奇强者的全力突袭放在心上。事实也是如此,龙星大多数的能力都已经使用过,以他现在的力量,传奇能力想必也强不到哪里去。而经过绝域战场的洗礼,李察现在对于时间和空间的把握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的层次,他之所以不急,就是算准了能够在龙星进入攻击范围前把所有承载之书里的魔法都倾倒在龙星身上,然后还有余力再选择是战是逃。

    龙星在百米空疾飞着,由于出人意料的突击从而把阿西瑞斯和法斯琪都甩在身后。而在侧翼,同样以速度见长的血之圣骑士正与他并肩疾进,虽然在这个速度上森马无法出手攻击,可是只要龙星进入攻击状态,森马也就可以攻击到他。

    此时下方的大地上耀动着无数斗气的光点,一根根掷矛飞上天空,拦截龙星。构装骑士的攻击错落有致,只有少数几根掷矛是投向龙星,其余的都是投向龙星周围,这样当掷矛开始追踪龙星时,无论他向哪个方向逃,都会和一些掷矛拉近距离。龙星眼闪过一丝狡黠,突然加速向正前方的几根掷矛扑去,竟然合身撞在了掷矛上!刹那之间,龙星再显强者本色,拳打脚踢,在间不容发之际击飞了数根掷矛,最终只硬抗下三根掷矛的轰击。而他已暂时冲破了掷矛的封锁,扑向李察。

    李察已抽刀在手,双足微开,稳稳地钉在大地上。

    一个个魔法和神术不断升空,轰在龙星的身上,将他打得剧烈晃动。而在李察上方数十米处,红龙卡罗从传送门飞出,它的眼睛立刻盯住了龙星,张开了大口,喉咙深处有一点火星在酝酿着。对于卡罗来说,龙星算是老对手了,这样孱弱的传奇强者正是他最喜欢的敌人。少有传奇强者的攻击象龙星这样绵软无力的,打在身上都不怎么痛。若是在诺兰德,那里的传奇强者挥手之间就可以撕去卡罗一大片龙鳞。

    成年红龙的智慧不比人类强者低,大多数情况下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卡罗并不急于进攻,而是安静地在低空等待。它知道龙星的目标是李察,所以不打算花力气和龙星捉迷藏,而是卡住龙星的必经之路。如果龙星不肯过来,那他在天空也坚持不了多久。他可以暂时比构装骑士的掷矛飞得快些,但时间却很短暂。等到龙星速度降下来的时候,就是他的死期!

    卡罗兴奋的流出了龙涎,它可好久没有尝到传奇强者的味道了。

    然而龙星再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并没有下降高度,而是笔直从李察头顶上方百米处掠过,硬挨了几个魔法和掷矛轰击后,他加速飞向远方,逃离了战场。

    而李察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正仰望着头顶上一颗正在徐徐消散的十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