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 印记

    圣城的神殿是整个城市最高大,也是最宏伟的建筑。在神殿殿顶矗立着一座高达百米的尖塔,通体由金属铸成,表面布满了细密繁复的纹路,显得无比精巧。如果有宗师级的工匠看到这座尖塔,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这座塔已经超出了诺兰德人类现有的工艺水准。如此巨大,细节处又如此精致,两样放在一起,那就是奇迹了。或许诺兰德会有人类工匠能够打造出达到这种精度的金属构件,可是这种水平的工匠一共也没有几人,想要铸成如此巨大的一座高塔,恐怕所有人一起工作都得花上几百年的时间。

    尖塔呈逐渐收敛的四角尖锥型,黑沉沉的,偶尔会有一抹光芒在纹路流过。虽然与战场还有相当的距离,但若是圣域强者凝聚目力,依旧可以看到尖塔的存在。不过从阿西瑞斯到李察都没有过多的关注这座尖塔,而是把它视为圣城内的一个地标性建筑。这类的建筑,在圣城里还有十几处之多。

    但是现在,随着三位神使不断的念颂咒语,他们的力量正不断透过光环,注入到面前的圆台内。在他们面前,各自升起的一片由光凝聚而成的屏幕,上面闪动着大片大片由神秘字构成的信息。三位神使却对屏幕上的信息视而不见,因为这种字不属于任何已知的体系,其实他们也无法分辨阅读。

    那座尖塔其实远不止看到的那么高,它还有相当长的一部分贯穿了神殿,深入到地下大厅内。尖塔的末端似是一座复杂的机械,又象是一棵钢铁巨树的根须,分出了无数长长短短的枝杈。而在它的下方十米处,则是一个巨大的高达数十米的金属圆台,表面上同样镌刻着数量众多的神秘字。

    神殿地下是一个非常宏伟庞大的殿堂,近百米高,方圆则有数百米。如此恢宏空间,居然全是人工建成,其建筑水准之高,甚至稳压最高明的矮人一头。在神殿的四壁、天穹以及地板上,同样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线路。随着三神使不断注入力量,地下殿堂有几根线路开始点亮,并且亮光不断延伸,最终几条连续到了金属尖塔的塔身内,而另外几条刚是分散向下,一路蜿蜒着进入央那座金属圆台内。

    大殿响起一阵低沉的轰鸣,开始微微震动,并且亮起了几点极为昏暗的红色灯光,让人可以隐约看清殿内的轮廓。殿顶那座尖塔的底部突然动了动,随后缓慢旋转着下沉,上面的金属枝杈也随之不断伸缩起伏着。下方的圆台同时旋转起来,顶盖则以无比巧妙的螺旋方式打开,露出了里面一片暗红色的粘稠流质。闪动的红光,映得上方垂下的枝杈明灭不定。

    尖塔的根部终于全部没入到金属圆台内,然后从圆台边缘弹出八根金属抓手,扣在塔根上,然后锁死。

    在神殿殿顶,金属高塔轻轻震颤起来,表面的外壳竟如花瓣一样层层打开,宛若一株黑色的长穗袅尾花。高塔尖顶则如花心般绽放,从里面升起一颗由三根纤巧金属臂支撑着的巨大黑色晶体,然后晶体深处有一点光芒开始闪亮。

    此刻在神殿内,三名神使都已瘫坐在地,人人大汗淋漓,脸色苍白得好象刚刚大病了一场。可是他们都心无旁顾,只是死死地盯着圆台上的魔法影像。只是一个虚影的逐日神情更显紧张。

    在战场央,李察刚刚下令让追逐龙星的追随者们返回,只让宗虎和绯色继续跟踪,寻找机会刺杀龙星。在他身上,正不断亮起神术的光芒,流砂和奈幽围着李察,一个个神术如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李察不知道龙星对自己作了什么,可是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多了一道奇异的力量。它是如此清晰,不光是李察,就连旁边的追随者也能够感觉得到。但是没有人能够分辨出它的属性,就连流砂、奈幽和丽娜也不行。但不管这是什么样的力量,龙星释放出来的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意。

    所以流砂和奈幽都在尝试着驱除这股力量,但是一个个神术用过去却如石沉大海,丝毫激不起反应。那股力量依然按照自己的节律在李察身体内脉动着,别说被驱除,就连削弱都办不到。那么多神术过去,它的脉动节奏却丝毫未乱。而流砂和奈幽已经把所有能够使用的驱除与净化神术都用过了,甚至连增益和治疗相关的神术也一个个试过,却都无法影响到那道力量。

    而李察自己是感受最清晰的一个,那道力量在他体内按照既定的线路和节律在运行,丝毫不会被其它力量所干扰或是阻碍。甚至李察的真实天赋也难以捕捉到它的痕迹,只是在它经过某些地方时,才能捕捉到一点残缺不全的数据。但这些数据并不是来自那力量本身,而是被它稍稍影响到的属于李察自身的魔力或者是血脉能量。真实天赋现在只能通过记录和分析李察自身力量的变化来侧面跟踪这道神秘的力量。

    李察心突然微微一动。这道力量似乎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而是在另一个不同的时空运行着,只是以某种他根本无法理解的方式与李察锁定在一起而已。这个猜测很荒谬,却完全可以解释目前的情况。如果那道力量根本就是在另一个世界存在,那自然不会被流砂和奈幽的神术所驱逐。只是如此神秘的力量,如很够为龙星所驱使?它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李察刚刚想到这里,忽然全身上下如同被一道冰水淋过,刹那间几乎被冻僵!他以最快的速度转头,视线刚好捕捉到远方天际上那一点骤亮的光芒!

    神殿高塔上的黑晶已经完全点亮,里面乳白色的光芒粘稠得如有实质,正在一点一滴地从晶体内流出,然后汇聚成一条粗厚的光带,不断向前延伸,速度由缓而快。

    远在数十公里外的李察,一瞬间几乎所有的头发都连根竖起!他的眼睛已经张大到了极致,连眼角都已裂开,他却浑然不知!

    这是死亡的召示!

    以前李察不是没有遇到过生死危机,可是却没有一次是如此的清晰洪大。李察只觉得这一刻自己就象是挂在绞架上的死囚,可以感受到那根绞索正在一点点收紧,分外清晰地体会着死亡降临的过程。

    在李察之后,众多追随者们也纷纷色变,他们也同样感知到了那道光芒的可怕。只要被它照到,一定是灵魂湮灭。刹那间,一众追随者个个或提聚斗气,或加持魔法,全都做好了闪避的准备,却都没有妄动。他们如今都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强者,个个沉稳镇定,都看出那道光芒还需要一个加速的过程,离射到这里还有点时间,足够他们闪躲到远方。所以追随者们都在等待着李察的命令,他们也习惯了等候李察的命令。

    李察对危险的感觉比任何人都要强烈,因此反应比追随者们更快。在一众追随者有所警觉的时候,他已经在原地左右各横移了数米,然后回到了原地。然而无论他如何闪避,死亡的阴影却始终笼罩在他的头顶,丝毫不曾变过。从他所站的地方望去,远方的光芒还只是一个耀眼的光点。但是光点微弱的闪烁却逃不过李察的眼睛,他发现光柱前进的方向进行了两次极为细微的微调,始终对准了他所在的方向。而此前龙星所下在自己身上的神秘力量则开始燥动,并且散发出清晰的热力,与远方的光束互相呼应。

    顷刻间李察就明白过来,原来龙星下到自己身上的是一种类似于追踪印记之类的力量,可以为远方轰击过来的不知名武器标定方向。只要无法将这道力量驱除,那么无论自己如何闪躲,都不可能避开那道光芒的轰击。

    不能闪避,就只能硬抗了!

    一刹那间,李察脑海闪过数十种方法,可以带给自己活命的机会。他甚至还有余瑕用眼角余光扫视了一下身边和远方的人。李察看到的是一个个追随者,是正在追杀残敌或者是整装待发的构装骑士们,是远方的休兰战士,还有阿西瑞斯和法斯琪这两位不是追随者的强者。而远方的那道光芒,力量几乎不随着距离的延长而衰竭,当它轰到李察面前时,威力依然会相当于传奇强者的全力一击。没有任何追随者能够单独挡住这样一击,就是阿西瑞斯也不行。而且那道光芒还不仅仅是能量轰击那样简单,李察已经从嗅出了一丝说不清的危险味道。

    光柱正在加速,它实际上的速度已经比传奇强者的飞行还要快了,并且速度还在增加着。它只给李察留了一点点时间,这点时间是用来思考的,而不是用来闪避的。因为李察带着追踪印记,根本就不避不开它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