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二 无法言说之爱

章七十二 无法言说之爱

    在众人的目光下,奈幽终于揭开了李察胸前的衣服。在他的身体上,同样有十几个深深的孔洞,但是所有人都盯着李察的心口,想要看看那里的伤势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心脏是一个强者的基石,越是强大的强者,心脏就会愈发强大,甚至会生长出不止一个心脏。但无论心脏的数量有多少,最初也是最本原的那颗心脏永远是最重要的。在强大的神官面前,没有伤势是不可痊愈的,但是如果心脏受创,既使被神术治好,也会影响这名强者今后的力量。而李察的伤,就端端正正地在心口处。

    奈幽终于掀开了李察的衣服,将他心口处露了出来。周围即刻响起了一片低声惊呼,人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李察的胸膛上,正躺着一片晶莹明亮的水晶板。那是最后一块命运晶板,恰好挡住了射向李察心口的那束死光!

    命运晶板周围的血肉一片焦黑,可见那道死光力量有多强,就是余波都能造成如此伤势。但不管怎么说,李察的心脏终是保住了,只要几个神术,李察就能够恢复神智意识。看到这里,追随者们立刻爆发出一阵压抑了的欢呼!

    不过包括阿西瑞斯在内,四位大神官们却都黯然不语。最终还是流砂开口问道:“奈幽,能够复活丽娜吗?”

    奈幽现在是十八级,她的复活术威力已经有所提升,可是却不是完美复活,被复活者的力量上限依然会受到损害。丽娜并不是天资特别横溢的人,现在已经是十级的她,复活后很可能终身无望传奇。作为一名已经看到传奇门槛的大魔导师,这其实是一个无比残忍的结局。在场众人就没有平庸的,即使不是圣域,也是和李察一样在刻意压制着自己的力量。所以他们都很能理解丽娜的心情。

    当丽娜瞬间挡在李察前方时,那需要何等的勇气?

    奈幽的手放在丽娜的额头上,沉默着,却没有回答流砂的问题。她突然间的沉默,让众人都安静下来,心如压上了一块巨大的铅石。

    还是流砂催促了一声:“奈幽。”

    无论什么样的结局,都是一个结局,迟早是要面对的。

    奈幽收回了手,叹了口气,说:“抱歉,流砂大人,我……没有办法复活她。”

    这句话无异于一颗惊雷,瞬间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没有办法复活?!”流砂的声音都忍不住提高了几度,然后追问:“我没有看到你使用过复活能力!不要因为其它事情影响了你的判断,奈幽,复活丽娜!这是命令!”

    丽娜对李察感情特殊,已经有许多人看出来了,或许还不清楚的只有李察和丽娜这两个当事人。流砂深知奈幽的来历和心机甚至比伊俄还要深沉,生怕她以为自己剪除情敌为由不肯出手复活丽娜,因此语气也就变得极为强硬。

    可是奈幽抬起头,苦笑着说:“我确实没有使用复活能力,但是丽娜大人现在的状态却是无法复活。那道光束拥有直接湮灭灵魂的能力,其实现在丽娜大人的灵魂已经接近彻底破灭的边缘,根本就无法复活。就算我强行复活了她,也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而已,我相信就是丽娜大人本人也绝不愿意以这种方式活着。”

    “那李察呢?”流砂的声音低沉了几分。

    “光束湮灭灵魂的力量大部分被丽娜大人承受了。李察大人的灵魂可能略有受损,但影响应该不大。最多就是苏醒后性格上有些变化。”

    “现在你能够做什么?”流砂皱眉问。

    奈幽说:“我可以维持丽娜大人的灵魂一段时间,让她能够苏醒过来,并且交待一下后事。这段时间不会很长,大致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最长不会超过一分钟。”

    流砂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默然了几秒,才说:“伊俄,立刻治疗李察,让他醒过来。奈幽,你也把丽娜唤醒,然后立个营帐,让他们单独相处一会。我想,他们或许有些话要说。”

    奈幽和伊俄都点了点头,各自出力。转眼之间,李察和丽娜就已悠悠醒来,而此时一顶营帐早已搭好,盖在他们的头顶。

    奈幽跪坐在两个人面前,面无表情地说:“李察、丽娜大人,你们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确切点说,是丽娜大人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这是我能力的极限,有什么想说的话赶紧说说吧,就不要再犹豫了。”

    说完,奈幽就转身出了营帐,并细心地把帐帘放好。

    营帐外,追随者和构装骑士们都刻意和营帐保持着距离。他们或站或坐,姿态各异,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没有人说话。

    血之圣骑士森马距离最远,她坐在一块积雪的岩石上,第一次觉得休兰的冬天如此寒冷。

    营帐内,李察瞬间将昏迷前的事回想了一遍,又理了一下奈幽的话,骤然全身冰冷,因为他已经听懂了奈幽话里的意思。而丽娜却显得从容镇定,这个结局早就在她意料之,甚至还有些惊喜,因为她没有想到还能够得到额外的几分钟,和李察独处。

    “丽娜,你……你怎么会这样!”李察习惯性的又用上了责备的语气,可是却能够听出声音里面的颤抖。

    龙法师按住了李察的嘴,没有让他说下去。她看着李察,眼神满是挣扎和犹豫,轻轻地说:“李察,不要说这些。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让我说吧!其实,有一句话是我一直想说的,还有一个问题也是我一直想要问你的。这个时候,就让我任性一些吧!”

    看到李察点了点头,龙法师脸上浮上微笑,随后又泛上一层晕红,轻声说:“其实,我想说的是……就是……啊,要不还是先问你问题吧!不,还是……还是让我把那句话说出来……”

    她看着李察,脸越来越红,说话也越来越语无伦次。眼看着她一副痛下决心的样子,可最终说出来的却是:“那个,我……突然很困,让我靠一下吧。”

    丽娜的头向李察靠了过来,李察伸手一揽,她就就势靠在了李察的肩上,然后不再作声,营帐只听得到她轻微均匀的呼吸声。这一刻宁定而温馨,李察暗自数着她的呼吸声。

    一,二,三……然后,营帐就彻底地安静着。

    “……丽娜。”李察轻声地叫着。

    没有回应。

    “……丽娜?”

    还是没有回应。

    李察没有再叫她的名字,只是用力抱紧了她,眼泪无声滑落。

    她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大魔导师,有着与大魔导师相匹配的智慧,更是一个富有魅力的女人。可是在某些事情上,她聪明,却又不聪明,因为她总是在坚持,坚持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从来不曾妥协。这一句话,少女时期的她曾经想向歌顿说,如今又想对李察说。可是,可是却总有这样那样的原因,让她无法说出来。

    直到最后,她还没能说出来。

    那是深沉而又滚烫的东西,她只希望,李察能够明白。

    也许,这才是丽娜。

    营帐的帘终于打开了,李察横抱着丽娜,从营帐走出。所有的追随者们都站了起来,沉默地看着李察。

    李察环视一周,低沉地说:“我没有事,但是丽娜……她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但现在还不是我们悲伤的时候,传我的命令,放弃打扫战场,所有还在抵抗的敌人一律处死!全军整队,即刻进攻圣城!我要让丽娜看着我们是如何把圣城给拿下来的!”

    追随者们沉默着回到各自的位置上,战场上的厮杀与惨叫声突然变得强烈,最后的圣城武士已被屠戮殆尽。李察的大军重新整编,变为整齐的队列,开始向圣城开进。因为精英黯锋武士均已战死,所以现在引导休兰本地战士部队都换成了李察的追随者,构装骑士也是如此。

    圣城依然决心抵抗,抵抗的部队就是城内生活的所有人。

    这是一场惨烈而不激烈的战争,经过两个小时的反复厮杀争夺,在黄昏到来时,李察的部队终于开进了休兰人最后的堡垒,圣城。而圣城的原住民,此刻幸存的还不到五千人。

    这是一批有信仰的疯子,因为有信仰,所以能不计生死。李察敬佩他们,却又不得不杀掉一切还在抵抗的人。正因为他们都有信仰,所以绝不会与李察妥协。而李察也不会迂腐到对想要杀掉自己的敌人仁慈。这就是战争,不仅仅是大陆战争,更是位面战争。在大多数情况下,位面战争比大陆战争更加残酷,甚至连俘虏和奴隶都不需要。

    终于,李察步入了圣城,并站到了神殿前。他依然想第一个进入神殿,却被食人魔宽厚的身躯挡住,随后几名构装骑士如旋风一样冲入了神殿,没有再让李察以身涉险。李察默默检视了一下身体的状况,虽然自觉依旧可以战斗,但没有再坚持,而是任由麾下骑士们先行探索神殿内部。

    片刻后,神殿内最后的抵抗已经被摧毁,休兰最后的秘密,终于要在李察面前呈现。

    PS:终于把节奏调整过来了一点,真他大爷的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