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三 燃烧

    李察站在神殿前的广场上,仰头望着殿顶那座长穗袅尾花般的高塔。就是这座宛然神迹一般的高塔,带走了丽娜。是什么样的种族才能够留下这样的兵器?

    一名构装骑士匆匆从神殿内走出,来到李察面前,沉声道:“李察大人,神殿内的敌人都已经被消灭,您可以进去了。”

    李察点了点头,横抱着丽娜,走入神殿。

    神殿恢宏雄伟,整体高近百米,其底层的大殿挑高就将近五十米。大殿内的风格苍凉古朴,建筑上明显有两种不同的风格。大殿不知是由什么样的材料建成,整座殿堂居然没有一根支柱。四壁都是深沉的黑色,散发着金属光泽,壁面上隐约可以看到各种起伏的线条。而在这层墙壁之上,又设立着祭坛,以及修建了一条通向上层的旋梯。旋梯上还染着血,在殿侧的墙下整齐地摆放着十几具尸体。

    李察先走到尸体前,仔细看了看。从服色上看这些人都是原本神殿内的侍者或是神官,并不是专门的战士。他们抵抗得格外激烈,每个人身上都布满了伤口。而在殿角,还有十多名神殿工作人员蹲在那里,被几名构装骑士看守着。这些人的目光充满了惊慌与恐惧。即使是神的仆人,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无视生死。

    李察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身走向旋梯,一路向神殿上层走去。

    旋梯修建得宽厚大气,带着浓郁的休兰风格,但是李察却看出这座旋梯、祭坛以及底层大殿内许多附设的物品都和神殿本身的风格不同,明显就是后加上去的。别的不说,单是大殿本体各处处理得极为光滑的金属表面,就不是休兰工匠能够达到的水准。即使在诺兰德,也需要技术精湛的炼金大师在魔法力量的辅助下,才能够把金属表面处理到如此光洁的程度。但是这样处理过的金属,价格之昂贵可想而知。

    旋梯一路向上。

    大殿一共分为三层,层是仓库以及各个神职人员休息居住的地方,而上层才是整个神殿真正的核心。在上层,战斗显得格外的激烈,到处都是血迹和兵器劈斩过后的痕迹。这里也能够看出神殿原本主体和休兰人后来附加的建筑区别。休兰人附加的建筑不论多厚,几乎都可以被激战双方附加了深厚斗气的兵器洞穿,有时甚至是成片坍塌。而原本神殿的主体建筑则坚硬无比,构装骑士的全力一击只能在上面留下浅浅的划痕。从材质上看,修建整个大殿的金属质地还要在拉菲精铁之上。

    在李察前方,是一条长而宽大的廊道,尽头则是两扇洞开的大门。李察走进大门,入目是一间闪动着昏暗光芒的大殿,空气还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殿内有三个穿着奇异长袍的人,此刻都已倒在血泊。一看他们的服色,李察就知道这三个人就是休兰圣城地位最高的三位神使。三神使显然也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却都不敌倒地。神殿前面的战斗都是以构装骑士为主,而对付三神使却是由阿西瑞斯和森马亲自出马。血之圣骑士和黑暗牧师早就不是第一次在一起战斗了,配合起来格外的默契。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可以将敌人重创,却又说什么都死不了。

    三神使此刻都在低声呻吟着,时时会抽搐几下,意识正时而清醒,时而痛苦。阿西瑞斯正围着他们在忙碌着,时时会将用途不明的神术施放在三神使身上。森马走到李察身边,说:“这就是休兰的三神使了。我们进来的时候,他们自身的力量已经消耗了大半。”

    李察先是环顾整个大殿,这里和底层大殿是同样的风格,最醒目的就是央的那个直径数米的巨大圆台。这是同样由金属制成的圆台,上面镌刻着大段意义不明的字和许多图纹。不过就是李察也不认识那些字,更不清楚图纹的作用,那些图纹和任何已知的魔法阵都不相同。而且李察一眼望过去,竟然有种毫无头绪的感觉,这说明无论字还是图纹,都与他所学过的魔法知识没有任何相通之处。

    李察的目光又落在了三位神使身上,看来破解这里的秘密,还需要这三个人配合才行。这时阿西瑞斯站了起来,说:“处理好了,这三个家伙一时半会肯定死不了,可以随意处置。”

    李察却不愿意在三位神使身上浪费用刑的时间,直接回头对奈幽说:“交给你了。”

    奈幽宛若幽灵般向前,周身腾起淡淡的雾气,以平平淡淡的声音道:“放心,我会让他们把所有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说出来的。”

    奈幽本是一个极美丽的少女,周身透着神秘气息,可是当她以不变的声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让所有人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阿西瑞斯则靠在墙壁上,向奈幽吹了声口哨,说:“小心些,别玩坏了。”

    奈幽停下脚步,以黑白双色的眼瞳望向阿西瑞斯,淡淡地说:“这点事难不倒我,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小家伙!”

    不知道为什么,阿西瑞斯的嘴角猛然抽动了一下,笑容突然变得极为难看。

    也不见奈幽有任何动作,她只是往三位神使间一站,三神使立刻极为痛苦地哭号起来,拼命翻滚着。可是诡异的是,无论如何他们如何翻滚,就是出不了那一小块地方。片刻之后,奈幽说:“现在可以问了。”

    李察整整问了半个小时,三神使才耗尽了生命力。

    他们已经说出了所知道的一切,最后死亡的瞬间,流露出的却不是解脱,而是极度恐惧。众人还是第一次全程看到奈幽拷问灵魂的过程,很多人都下意识地和这个诡异的少女保持了距离。

    看着三神使一一死去,李察也不问他们的灵魂去了哪里,才会有如此恐惧的表情。他怔怔地看着大殿的穹顶,片刻后才说:“我们先去墓地,把丽娜葬在那里吧!”

    阿克蒙德的传统,战士会首选埋骨在自己战死的战场上。而有阿克蒙德血脉而且符合条件的战士,哪怕死在外域,在家族墓地上也有可能会自动生成一块属于他的墓碑。但这并不是绝对的,比如说阿克蒙德家族墓地上至今都没有出现歌顿的墓碑。

    众人对李察的决定都没有异议,而是跟着李察穿过神殿的整个顶层,再走过一段长长的空廊桥,来到了休兰圣城最神圣的墓地上。这是一块风景如画的坡地,由神秘的力量将高山的寒风都挡在外面,而构筑出了一块绿树碧草的小世界。一汪山泉宛转从坡地流过,再流入到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内。在这片小世界内,散落分布着数十座风格各异、却同样手工精美的小亭。每座小亭都是一个墓地,亭内有对埋葬在这里的人简单的介绍。每个人的介绍都很简单,只是扼要提了生平的几项主要成就。可若是以休兰的标准,这些可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能够埋葬在圣墓的,就只有三神使和圣城武士历代日与夜两位统领。

    李察四处看了看,很满意这处地方,于是吩咐道:“把这些墓都迁走,我不想有人打扰了丽娜。”

    构装骑士和追随者们一起动手,转眼之间就把圣墓里面的纪念亭连同下方的墓地一同移走。圣墓内确实有种神秘的力量,纪念亭和下方的墓室迁走之后,被挖掘过的土地徐徐合拢,又恢复了绿草如茵的美丽。

    李察选了一块满意的地方,准备把丽娜下葬在这里。众人挖好了墓地,将丽娜平放在墓室内,按照阿克蒙德的传统举行了简短的仪式。最后,李察将手平放在丽娜上方,默然片刻,从他的手降下一小团淡红色的火焰,徐徐落在丽娜的身上。

    这是带有李察真名力量的火焰,一落在丽娜身上就不停地燃烧着。所有人都低下了头,唱起了阿克蒙德古老而又苍凉的战歌。战歌异常的简短,旋律低沉而又众人一遍遍地唱着,仿佛回到了蛮荒时代,一位位阿克蒙德在无比艰苦的环境挣扎求生的景象,仿佛又在眼前。

    火焰终于熄灭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龙法师,墓穴只剩下一抹灰白痕迹。圣城上方,红龙卡罗一声悠长的长吟,盘旋数周,撕开了空间,消失在虚空深处。

    从始至终,李察都静静地站着,没有流泪。其余的追随者也没有流泪,就连阿西瑞斯和森马也是如此。

    阿克蒙德离开世界的时候,不需要眼泪。

    最后,在圣墓的央,就多出了一块朴素的墓碑,碑上只有李察亲手刻下的丽娜的名字。

    当李察和追随者们离开圣墓时,李察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块龙法师永眠的地方。这里美丽而宁静,正是丽娜生前最喜欢的风光类型。而只要李察没有丢掉休兰位面,就不会有人来打扰她的永眠。

    “走吧。”李察对众人说。他的声音很平淡,平淡得没有一丝情感。

    而他的心底,却好似缺了一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