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五 遗迹

    “这个……好吧!”伊俄回答,同时在心暗暗提高了对李察的警惕。

    很快,逐日的身体就被盛放在一个金属长匣内,由四名构装骑士护送着上了神殿的殿顶。星蛹早已悬浮在那里等候着了。星蛹一口吞掉了金属长匣,然后让四名构装骑士登上自己的身体,就徐徐升空,在空优雅地转了个身,快速远去。以星蛹的速度,只需要一天时间就能够从休兰北端飞到南端,然后将逐日的躯体送回诺兰德,再由诺兰德转运法罗。真正的命令是下给星蛹的,只要到了法罗,星蛹就会将逐日的身体交给母巢。

    整个过程非常快速,不管逐日现在处于何种状态,李察都不准备给她留下任何机会。至于那些还在休养的重伤圣域,李察只是先命人严加看守,等他处理完圣城的事之后再來看看能不能让他们投降。

    神恩区其它的分隔区域都被封闭在金属门后,从前两个区已经打开的隔离门看,这些金属门厚达一米,而且两面都覆盖着神秘的纹路。李察抬手射出一颗火球,轰击在隔离门上。这是一颗特别提高了威力的火球,但是火浪自动沿着那些纹路扩散,遍及到整个隔离门上。这样,火球术的威力就被分散到了整个隔离门的表面,对隔离门根本造不成任何伤害。李察双眉微皱,抬手一道闪电又劈在隔离门上,这次是击在门角。可是结果却是闪电的威力瞬间被分散,整个隔离门上都遍布电火花。这记七级的闪电当然也沒能对隔离门造成任何伤害。由此看來,就是级魔法也未必能够撼动这扇隔离门。

    “提拉米苏!”李察回头叫道。

    “看我的吧!”食人魔沉声答道。他甩开大步,奔到隔离门前,身上红光一闪,史诗级战锤就重重砸在隔离门上!

    只听咣的一声巨响,提拉米苏的巨锤狠狠弹了回來,差点砸到他自己。巨大的声浪让实力稍弱的人眼前一黑,都差点呕吐出來。而食人魔自己则倒退了几大步,两张嘴里全都溢出鲜血,他手的巨锤锤柄明显弯曲,锤身上不断爆出各色的魔法火花,这把史诗级别的巨锤竟然就这样毁了。

    提拉米苏被震得头晕眼花,他用力晃了晃两个脑袋,还是忍不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这是提拉米苏的全力一击,单论威力的话已经接近于传奇强者出手。李察的目光立刻落在隔离门上,却发现门面上只多了一个碗口大小的凹坑,整个大门丝毫沒有变形的迹象!隔离门的坚固,由此可以想象!

    提拉米苏这时已经挣扎着站了起來,食人魔三眼通红,看了看手里已经损坏的巨锤,立刻愤怒地咆哮起來,伸手从旁边一名构装骑士手里抢过一把战锤,就想再度冲向隔离门。

    “可以了!”李察喝止了已经红了眼睛的提拉米苏,然后说:“这里先放着吧,以后有机会再说。我们现在去地下的能源区。”

    提拉米苏怒道:“头儿!再给我几次机会吧!我就不信拆不了这鬼玩意!”

    李察摇头,道:“我只是想看看这东西有多坚固而已。如果你真敢拆门的话,那么整个神殿可能都会轰的一声飞上天。”

    食人魔吓了一跳,挠着自己的头说:“有这么厉害?那是什么魔法阵,我怎么从來沒听说过这么可怕的魔法阵?”

    “也许是某种能晶爆炸,谁知道呢。”李察说。

    “也是,这个地方处处都透着古怪,连一扇门都硬到了这种程度。造出这个地方的家伙多半还有更厉害的手段。”食人魔嘟嚷着。

    李察其实是确切知道这一点的。三神使确实还有所隐瞒,但是奈幽已经从他们的记忆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休兰人从破译过來的只言片语得知,如果沒有正确的方法,而是通过暴力破解的方式强行进入神殿封闭区域的话,那就有可能触发整个神殿的自毁装置。神殿本体是如此坚固,休兰人实在想象不出究竟还能有什么样的力量可以摧毁整个神殿,就连传奇魔法也做不到这一点。可是既然这段话是神殿的建造者留下來的,并且还是以极为醒目的警告字体刻印在神殿各处,那么就肯定不是空洞的恫吓。

    当李察和追随者们离开了神恩区时,从金属墙壁忽然探出了一张脸,赫然正是逐日!只不过她现在只是一片若有若无的虚影,而且淡得几乎看不清眉目了,魂体的边缘还在不断地焕散着。她看着李察等人离去的方向,脸上全是怨恨。但是她却不敢跟踪李察,刚刚奈幽那一记尖啸已经重创了她,差点就让她魂飞湮灭。只要有奈幽在的地方,以她现在的魂体状态,就绝不敢接近。万一被奈幽发现,她绝对会变成奈幽的玩物。

    逐日想了想,向后退去,又沒入到金属墙内。就在不远处有一名留守的构装骑士,却压根沒能发现她的动向。

    这时李察一行人再度沿着旋梯下到底层大殿,再由后殿的一道狭小通道一路向下,穿过一扇半开的大门,來到了一座半临空的平台上。包括李察在内,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憾了。这是一间完全超乎想象的大殿,巨大而又深远的空间有种说不出的压迫力。整座大殿完全沒有任何休兰风格的附加,就是它原本所有风格,从穹顶上垂下的机械臂依旧插在圆台内,还在缓慢地旋转着。大殿内光线暗淡,除了几盏不断闪烁着的暗红灯光,就只有圆台内透着的些许红光。

    这里到处都是金属、管线和巨大的机械,一时间让李察等人浑然忘了自己身处何方。

    李察向前一步,却发现这个前出到半空的平台其实是封闭的,被一种透明的东西同能源大厅隔离开。在平台的栏杆上,有着同样醒目的警示标记,提醒着人们不要试图破坏这层透明的屏障。

    看到这间位于地下的能源大殿,就连最桀骜不驯的追随者都为之失声。这是他们完全不能理解的一幕影像,却可以深切地感受到创造出这间大殿的那个种族的伟大和辉煌。只是如此一个强大的种族,现在在哪里?他们为何创造出了这些神迹般的大殿,又把它遗弃在这里?

    李察轻轻敲了敲眼前的透明屏障,指尖上带了几丝细小的闪电。这些闪电在屏障上爬过,丝毫沒有影响。这些透明屏障的魔法抗性,甚至比隔离门还要强大,完全到了魔法免疫的地步。而且这座平台上留下的警告字和其它地方的略有不同,据休兰人的推测,这可能是更高级别的警告意味。一旦靠蛮力破坏了这个屏障,就有可能引发更强大的灾难。

    李察皱眉看着大殿内的结构布局,很快就在心里勾勒出了神殿大致的结构布局。这座能源大殿显然应该有另外一条主通道,而且下方应该还有更深的空间。神殿地下的空间甚至比地面部分还要恢宏高大。只是现在神殿许多核心地区都处于完全封闭的状态,休兰人研究了上千年也沒研究出多少來,李察也不寄望自己能够在短时间内有所突破。

    李察指着大殿内那两具不可思议的庞大机械向流砂问道:“这些东西有献祭的价值吗?”

    流砂仔细看了看,片刻之后给出了一个让人失望的答案:“它们或许有,但肯定到不了高级祭品的程度。永恒与时光之龙更喜欢天然带有力量的祭品,比如说一块稀有原矿或许是不错的祭品,但如果我们把它提炼成金属,那就失去了任何献祭的价值。或许这两个大家伙的能源核心可以当成祭品,但是它们本身却沒什么献祭的价值。不过你可以把它们拆掉卖了。”

    先不说如何绕过透明的屏障,就是想把它们硬拆下來也是相当的困难。无论它们的材料可以卖到多贵,沒有献祭的价值就让它们的意义缩水了大半。流砂的话立刻让所有人都对这座大殿的机械失去了大半兴致。

    “走吧,我们再下去看看。”李察说。

    在能源区再向下,原本是一片半封闭的仓库区,以前不知道是堆放什么东西的,因为时间过于久远的缘故而全部腐朽溃坏了。其后休兰人就将这片区域重新规划,建成了监狱。因为神殿本体几乎不可摧毁的特性,只要守住了出口,就不可能有什么人能够从这里逃出去。

    能够被关在这个地方的,都是被休兰视为罪大恶极,又穷凶极恶的罪犯。看守监狱的守卫早就被构装骑士击毙,现在是整整两队的构装骑士守卫着这里。看到李察过來,一名构装骑士即刻递过來一本名录。名录以地龙皮作为封皮,边缘已经摩擦得无比光滑,看得出经历了久远的岁月。但是李察翻开一看,名录内的名字并不多,而且大多数已经被打上了触目惊心的红叉,还沒有被勾销的名字就只有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