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七 偷袭

    李察根本不知道这位精灵强者的來历,也不知道他在这里被关了多久,更不清楚在多年被幻境折磨后,他的神智是否还正常。惟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位精灵强者武技极为厉害,哪怕只有十二级的斗气可用,也是一个不可小看的角色。

    然而就在这时整个黑狱忽然轻微震动了一下,光线骤然暗淡下去。从大门外透射进來的光线变得十分昏暗,可以看到外面的灯大多已经熄灭了,还亮着的几盏灯也变得明灭不定,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黑狱内,那台控制仪突然跳闪出几朵电火花,然后就全部暗淡下去,仿佛失去了能源供应。在透明屏障后面的那位精灵强者则突然全身抖动,痛苦地缩成一团,然后倒在地上,片刻后就再也不动了。

    李察却是顾不上这位精灵强者了,而是手扶刀柄,警觉地看着四周。在黑暗中,黑狱的气氛立刻变得诡异且压抑,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不停地偷窥着他们。但是在拥有大量魔法师和神官的情况下,黑暗不再是人类的敌人,而是变成了朋友。

    战斗神官先是给众人加持了微光视觉和强光保护,随后右手一扬,两颗光球一前一后升上了黑狱空中。第一颗光球始终散发着淡淡的红光,这点光亮,只够把黑狱中的事物轮廓勾勒出來,但是对于加持了微光视觉的众人來说却已经足够了。后面一颗光球的光芒比前一颗还要暗淡,但在快上升到穹顶时却突然炸开,绽放出夺目的强光!

    在黑暗中突然出现如此强光,一般人都会立刻目盲,一切夜行生物就更是不堪一击。

    这是四个很普通的神术,但是组合在一起,特别是在现在场合下作用却大不一般,如果有什么东西打算趁黑暗偷袭的话,那么立刻就会吃上一个大亏。从这个战术上就可以看出伊俄的变化,战斗神官现在正变得越來越阴险狡诈。

    不过黑狱中一切正常,沒有任何敌人。

    等了一会,李察就吩咐构装骑士和追随者们戒备,然后望向屏障之后的精灵强者。这名强者的早已失去了生机,就连灵魂都不知去向。看來那具控制仪就掌握着他的生死,当失去能源供应时,控制仪立刻切断了他的生机。

    “奈幽,來看看能不能复活他。”李察叫道。

    这个精灵强者身上有太多的秘密,特别是有关于精灵秘剑的奥秘,还可能牵涉到一个全新的位面,自然不能让他就这样死了。当奈幽走过來,用她的黑白双瞳凝视着精灵强者的尸体时,整个黑狱中突然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马里奥早已经死了,他的灵魂已经不在,你们用任何方法都不可能再让他复活了。”

    “谁!”

    “谁在那!?”

    追随者们纷纷喝问,刀剑全部出鞘。他们杀气腾腾,毫不惊慌。连龙星这样的传奇强者都落荒而逃,休兰里还能冒出什么样的人物出來?

    “我只是关在这里的一个囚犯而已,用不着这样惊慌。”那个苍老的声音从容地说。

    很快追随者们就发现了声音的來处,那是一个距离地面十余米的单独囚室,里面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正走到栅栏前,俯视着下方的众人。

    李察双眼微眯,道:“带他下來。另外看看这里还有什么活的囚犯沒有。”

    两名构装骑士即刻攀援而上,他们几下就斩开了囚牢的栅栏,把老人架了下來。另外构装骑士们还找到了一个活着的囚犯,那并不是人类,矮小、多毛,倒象是一只猴子。但是这个猴子般的囚犯可能被关得太久,早就奄奄一息,眼神极为呆滞,许久才会转动一下。

    李察先是看了看那名猴子一样的囚犯,看到它头顶上有几个小孔,位置和那名精灵强者被金属线插进的部位一模一样。看來它也曾经被关在屏障之后,接受着残酷的折磨和试验。而它现在的样子只是一具还活着的躯壳,根本看不到一丝还有智慧的迹象。

    这时奈幽走到李察身后,轻声说:“他已经彻底死了,沒有复活的可能。”

    李察点了点头,向那只猴子一指,问:“它呢?”

    奈幽向它看了看,灰色的眼眸又换成黑白双色,说:“它也是一样。灵魂早就消失了,现在只是一具**而已。”

    李察这才转向老人,问:“您是……”

    老人穿着一件白袍,瘦得几乎就是一个骨头架子,纷乱的头发披散下來,有黑色也有灰白,看不出他真实的年纪。但是从他的脸上,依稀还可以看出往昔的威严气势。老人也同样在看着李察,上下打量了李察半天,才说:“看來你就是这些人的首领了。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你应该來自异位面,而且应该是整支军队的首领。”

    李察笑了笑,说:“这不重要。说说你自己吧!”

    “我?我叫萨芬,是一个老人,老到快要忘记自己的年纪了。在这个难以接触到神力和魔力的鬼地方,一偷懒就会忘记时间的流逝。”老人自嘲地说,然后向地上的猴子和屏障里的精灵强者指了指,说:“黑铁在我之前进來,马里奥要比我稍晚一些。他们两个都先后进过虚幻领域,对,就是你身后的那些东西,休兰人管他们叫做虚幻领域。通过虚幻领域,休兰人可以观察甚至是学习这些强者的技能。”

    “为什么你沒进虚幻领域?”李察淡淡地问。

    萨芬又自嘲地笑了,说:“他们两个都是真正的强者。而我呢,我虽然也曾经是传奇法师,可是毕生的精力都放在了探索和研究上,对于战斗并不擅长。休兰人根本看不上我这点拙劣的战斗技艺,他们需要的只是我头脑中的知识。一旦进入虚幻领域,就再也恢复不了自己的意志,虚幻领域每一次发动,都是对灵魂的极大损害。”

    “那这么说,你应该知道虚幻领域如何使用了?刚才那是怎么回事,这个叫马里奥的人为什么突然死了?”

    “休兰人不知道做了什么,消耗了大量的神之泉,以至于这里的能源供应不足。另外马里奥在虚幻领域里已经呆了很久,原本也支撑不了多久。”

    “神之泉?”李察捕捉到一个敏感的词。

    “那是休兰人的一种叫法,其实是驱动整个神殿运转的一种力量。不过休兰人到目前为止都只能间接地使用神之泉,而无法直接利用。”

    李察点了点头,说:“现在告诉我,虚幻领域应该如何使用。”

    “这很简单!只要懂得了使用方法,就连一个普通人都可以操控它。來,让我给你演示一遍,你就明白了……”说着,萨芬就蹒跚着向那台控制仪走去。

    在他经过李察身边时,右手上一根长到卷曲的指甲突然弹得笔直,尖端竟然被打磨成带着锯齿的锋刃!锋利的锯齿尖端,则闪着一点蓝莹莹的光芒,显然带有剧毒。萨芬的动作极为隐蔽,手肘不动,指甲已如利刃般刺向李察!

    偷袭发出,萨芬的神色却突然由隐约的得意狠毒变成了愕然!

    他低下头,看着插在身体里的剑锋,喉节上下动着,却吐不出一个字來。剑锋有着几个明显弧度,露在外面的部分还可以看到巨大的锯齿。如此猛恶的武器,自然是李察的野蛮屠杀。

    萨芬眼中闪过不甘,努力想把指甲再向李察刺近一点,但是李察左手一扬,野蛮屠杀的短刃挥过,已将他的整个前臂都切了下來。

    插在萨芬身体里的野蛮屠杀长刀并沒有抽动,可是萨芬却明显感觉到刺痛正丝丝缕缕地在身体里放散开來。那是刀锋造成的伤口还在撕裂扩大的迹象,他不由得惊愕骇然,沒想到李察这把长刀居然有如此可怕的特殊效果。被这把刀斩中,

    哪怕只是一个小口子,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到后來也会变成一个可怕的巨大伤口。

    他又抬眼看着李察,艰难地问:“你……你怎么会知道……”

    “我这把刀,对休兰的部族强者有特殊的反应。确切点说,是仇恨。”李察淡然回答。

    “原來……还有这样的刀……”萨芬恍然。他似乎还想问什么,眼中的光芒却迅速暗淡下去。李察抽出野蛮屠杀,他即刻倒在了地上。

    至此,黑狱中还活着的,就只剩下那个名叫黑铁的猴子。

    战斗神官想了想,才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忍不住惊叹道:“休兰人居然早就在这里放下一个杀手,准备刺杀你?”

    李察点头道:“应该是这样。大陆之桥失守,他们就应该知道整个休兰迟早都会落在我的手里。这个杀手装扮得非常到位,可惜他不知道我有这把刀。”

    “就是沒有这把刀,他也不会得手。”伊俄嘟嚷着。他可是看过李察的战斗,在小范围内李察可说趋退如电,想要杀他哪有那么容易?

    李察只是淡然一笑,沒有理会战斗神官的评价。他再向整个黑狱看了一眼,就对山德鲁说:“这三具身体还不错,交给你吧!”

    “您将会得到三个强大的死亡傀儡。”山德鲁回答。亡灵法师始终对李察保持着恭敬和距离,不象其它追随者那样可以和李察随意谈笑。

    PS:俺尽力了,但时间是硬伤。不过最迟周末,应该就可以开始还欠帐了。说是应该,是希望不要再有额外的任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