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八 神巢之迷 上

章七十八 神巢之迷 上

    看过黑狱,整个神殿就都看过了一遍。奈幽此时也得到了操纵神罚之光的方法,不过明显那种名为神之泉的能量已经消耗得所剩无几,根本不足以再次发出神罚之光,甚至殿顶那座金属塔都沒有足够的能量恢复原状。

    至此,整个神殿也就探索完毕,外面的部队正在构装骑士带领下搜索整个圣城。但到目前为止,并沒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们找到几个大仓库,里面确实有大量物资,可以支撑十万人在圣城防御几年时间。但是休兰原本就是一个沒有特产的位面,仓库里都是普通战略物资,加在一起也就卖个几百万金币。

    这可是休兰帝国几十年积累下來的东西,能够达到几百万金币的原因主要在量足够大,而不是里面有什么珍稀物资。这些东西哪怕是拉到诺兰德去变现都不值得,因为位面通道的传送费太贵了,哪怕有星蛹运输也是如此。

    李察让所有人都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再登顶神巢,去看看休兰人心目的禁地究竟有什么样的秘密。

    一夜很快过去。当清晨降临时,李察带领着所有追随者和百名构装骑士,踏上了通向神巢之顶的道路。这条路盘曲且漫长,一离开圣城的范围,风就变得格外猛烈和寒冷,哪怕是构装骑士也都裹紧了衣服,只有李察的追随者才能抵御这种程度的寒冷,但也需要调运斗气或魔力。

    神巢是巨大的螺旋型,螺纹就是天然上山的盘旋通道。李察当然不会沿着螺纹慢慢走,那样绕着神巢走一圈恐怕要走出几百公里去。他选择了笔直向上攀爬,这点困难地形对他來说不算困难。出于某种说不清的感觉,李察沒有飞行,也禁止任何人升空。

    休兰人留下的传说就包括了一条禁令,神巢只能爬,而不能飞。休兰人对这条禁令的解释是飞行是对圣地极大的亵渎,李察当然不会相信这些鬼话。看过那神秘种族留下的神殿遗迹后,他觉得多半是那个种族留下了某种厉害手段对付空目标。现在李察当然不会蠢到去挑战这个神秘种族留下的防御系统的地步。

    一路向上爬了几百米,一行人就渐渐沒入云层。这里的云格外的厚重,就象一大团一大团打湿的棉花,扑到身上立刻就湿一大片。神巢上的环境非常奇怪,明明是极度的深寒,可是云里的水汽却不会结成冰,大团水汽很快将众人的衣服全部打湿,那些比冰还要冷得多的水顺着身体流下,说不出的难受,一路上需要神官和魔法师轮流出手加持状态魔法,驱散寒气,才能让队伍保持正常的行进。

    而且浓云内弥漫一种奇异的力量,李察尝试着放了一个狂风术,却只吹散了十几米范围内的浓云,狂风术效果一结束,片刻后浓云又汇聚起來。神巢向上还要攀爬几千米,李察又能放几个狂风术?这些云格外的重,再猛烈的狂风想吹都吹不散。另外在云层之内,李察的感知又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只能探出去十余米。如此小的感知范围,让李察继续分析神巢数据的意图彻底落空。

    李察等人一路向上攀登,而云层厚得让人绝望,似乎永远都到不了尽头。在这样的环境下久了,即使是李察等人都实力过人,也觉得苦不堪言。不过李察早就习惯了绝域战场上的环境,在黄昏之地很多时候环境要远比神巢云层艰苦,所以现在李察安之若素,只是以不变的节奏向上爬着。他的动作不快不慢,恰好是最节省体力的频率。追随者们大都可以做到李察现在的程度,这并不困难。

    可是几个小时过去了,李察的动作频率却始终如一,根本不曾变过。

    而身后的追随者们却逐渐拉开了距离,在最前方的是阿西瑞斯、森马和提拉米苏三位真正的圣域强者,再之后则是水花和三神官,其它追随者就都落下得开始远了。构装骑士们更是拉成了一条长龙,勉强才能跟得上队伍。

    紧跟在李察身后的阿西瑞斯和森马悄然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看到了一丝骇然。他们都是放在黄昏之地也可以称为强者的人物,自然看出李察此时也攀登得极为吃力。然而李察最可怕的却是无论如何吃力,无论环境如何变化,他的动作都始终如一,根本不曾变过分毫。这已经不再是实力,而取决于意志和毅力了。能够如此长时间专注于这样枯燥的一件事,在李察的身体内,又有着怎样一颗耐得寂寞的心?又是在怎样的环境下,他才能把意志磨砺到如此程度?

    在阿西瑞斯和森马身后,提拉米苏正喷着粗气,用力爬着山,两个头时不时会互相争吵一顿,看上去再爬几百米,它就会累得趴下了。可实际上几个小时前它就象是随时都有可能累趴下了,现在却还在爬着,并且和之前沒什么变化。食人魔并不是靠意志决胜,而是依靠着天生强悍的体力和恢复能力,在他肚皮上的肥肉消耗完之前,提拉米苏都可以一直走下去。

    李察此刻心一片平静,正慢慢地解析着此前从神巢得到的那组残缺不全的公式。前方似乎永远沒有尽头,可是他一点不着急,保持着不变的节奏向前爬着。当他体力下降到一定程度时,真名力量群星之井就会启动,自行从虚空汲取力量,为他补充体力。在李察的计算,当群星之井启动时,他体力的消耗和补充就会达到平衡,那时只要意志坚持得住,他就可以永无休止地向上爬去。

    李察现在极有耐心,他曾在绝域战场十余天动都不动,只为守候一个路过的熊首督军。而和黄昏之地相比,神巢的气候已经算是温和的了。

    转眼间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现在李察的追随者们彼此间都拉开了颇长的距离。可是云层依然看不到尽头。李察忽然停止了攀爬,抬头向上方望着,不知在想着什么。上方依然是浓云密布,根本看不到尽头,就连阿西瑞斯的感知也出不了二十米的范围。

    李察静立不动,默默计算着什么。一个个追随者纷纷爬了上來,站在李察周围,都有些奇怪。

    等追随者都到齐了,李察按照追随者们上來的顺序一个个点了过去,到水花为止,水花以后的追随者都被他划到了右侧。然后李察对刚德说:“你带着所有人从原路返回,有他们跟着我就行了。”

    刚德立刻叫了起來:“头儿!这可不行!我可还能往上爬呢!你别想把我扔下!”

    李察摇了摇头,说:“你确实有可能上去,可是怎么回去?我也不知道再向上还要走多久,所以你把其余人都带回去。有些构装骑士肯定走不完下山的路了,需要你们帮一把。”

    刚德回头看了看,见此时爬上來的还只有十几名构装骑士,大部分人都还在山下。落在最后的构装骑士有可能在千米之外了。而此刻在山上的追随者们也不是个个都行若无事,比如说山德鲁,就是依靠黑武士的搀扶才跟上队伍的。他这才不情不愿地说:“头儿,下次再有这种差事,你交给水花去办吧!”

    李察哭笑不得,少女杀人还行,带领部队哪里有刚德在行?看到刚德那别扭表情,他恨不得一脚把刚德踹下山去,怒道:“快去!”

    刚德这才不情不愿地招呼了众人向山上走去,磨磨蹭蹭的,巨斧和屁股都扭得别有韵味。

    李察当然不会同情他,又向山顶上望了望,才对留下來的人说:“上山的距离有些不对,我们应该早就到了神巢山顶了,但现在好象连一半都沒有走到。这里的空间似乎遵循着某种特殊的法则,和圣城的法则并不相同。”

    “但时间流速是正常的。”流砂说。

    “我可以确定,我们不在幻境里,感知也沒有受到欺骗。”奈幽也说。

    如果时间正常,也沒有幻觉欺骗,那就是空间其实在被拉长了,拉长的关键就是在云层里。也难怪这里的云格外厚重,而且根本无法被驱散。如果想要驱散这些云,实际上相当于打破了影响着这个空间的规则,那又怎么可能?

    李察说:“根据我刚刚的观察和此前的计算,大致推测出了这里空间拉伸的比例。如果我们继续按照刚才的速度向上爬,可能还需要爬十个小时左右。我是沒问題,你们还愿意向上吗?”

    还要爬十个小时?众人都有些面面相觑。片刻后还是提拉米苏问出了自己的担心:“我们估计都沒有问題,可是……头儿,你还成吗?要不我背你?”

    这种问題,恐怕也就提拉米苏和水花问得出來。

    李察失笑,用命运双子拍了拍提拉米苏的肚皮,说:“我再爬两三天也不是问題!”

    李察这句话是笑着说出來的,可是却让阿西瑞斯几个人都为之变色。他们非常清楚李察这句话背后的含义,那意味着在绝域战场这种比拼忍耐和耐心的地方,李察将会是一个极为可怕的猎手。

    “好了,那我们就继续向上了!”说完,李察转头又向山顶爬去,众人咬牙跟上。

    PS:这是一个大的场景,本來最好连续更新。奈恒们都懂的。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