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九 神巢之谜 中

章七十九 神巢之谜 中

    神巢好象永远都到不了尽头。可是众人只要看到前方的李察,竟然莫名地有了信心,继续向上攀爬。不知不觉,在这单调得可怕的旅程,李察已成了他们的精神支柱,虽然若以魔力等级而论,李察或许是众人最弱的一个。

    十小时十一分钟后,李察终于一头钻出了云层,再向上爬了十几米,李察就站上了一个高台。

    追随者们一个个从云层钻出,跟着李察上了高台。

    视线的骤然开朗,竟让他们有些不适应。说是高台,其实用平原來形容更为恰当。因为这块高台方圆足有数百公里。在这片高台上,视野格外的深远,远到了让人难以承受的地步。

    在众人头顶,是深黑色的苍穹,根本看不到尽头。他们就象站在一个无比广阔的虚空央,脚下的平台就是虚空惟一的落足处。尽管这片平台面积非常大,可是在这无尽虚空却渺小得象一粒时砂。

    这是一个奇异的空间,时间依旧在流动,但空间却遵循着一套完全不同的法则,彻底颠覆了李察的常识。他站在平台的边缘,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谁也沒想到神巢之顶居然是这样一幅景象。

    这时李察看到平台的央处有一个闪动的光罩。那里或许就是神巢的秘密所在。光罩看起來不远,可是赶过去却也有数十公里远。最简单的办法自然是飞过去,然而李察又想到了休兰人留下的古老警言。他心一动,俯身拾起一块石块,抛向天空。石块向上飞了数米就已力尽,可是它却沒有落回地面,而象是彻底失去了重力,飘飘荡荡地飞向虚空。就在众人眼前,它越飞越远,逐渐消失在虚空深处。

    谁也不知道虚空究竟有多远,尽头又在哪里。一旦离开了这个平台,就有可能永远迷失在虚空里。

    李察重重地吐了口气,说:“都不要离开地面,彼此间保持距离,我们走过去。”

    就这样,就是在主位面也可称强者的一行人,老老实实地向平台心进发。两个小时后,他们终于抵达了平台的心。

    心处明显和平台其它地方不同,这里的土地都是由银色的砂粒所组成,一个硕大的光罩将银色的地面都笼罩在内。透过光罩望去,里面却是什么都沒有,只有一片银色的砂粒。李察伸手试着去触摸光幕,沒有遇到任何阻碍,他的手很轻易地就穿过了光幕。在穿过光幕的过程,李察并沒有感觉到空间有任何异常,于是举步走进了光幕。

    在追随者眼,李察一走进光幕,身影却骤然消失,光幕后面依旧什么都沒有。一众追随者立刻大惊,提拉米苏大叫一声“头儿”,也跟着李察一头冲进了光幕。食人魔刚扑进光幕,眼前世界立刻一变,李察突然出现在面前。食人魔眼看收势不住,就要将李察撞飞,李察忽然横移数米,让过了食人魔的一撞。这时追随者们接二连三的出现,彼此虽然沒有撞到一起,却也颇为狼狈。

    光幕内外完全就是两个世界,让谁都沒有想到。

    李察看到自己和追随者们已经进入了光幕,脚下就是细细的银色沙粒。但是光幕内的世界却变得无比辽阔,他们此刻站在一个前伸的断崖上,向前望去,亦是无尽深空。李察试着走到断崖前,向外望去,猛然全身一震!

    在断崖外的无尽虚空,竟然飘着一颗浅蓝色的巨大星球!

    它是如此巨大,以至都让李察产生了错觉,似乎只要奋力一跃,就有可能跳到那颗星球上!蓝星表面上依然有着精美的人工纹路,不清楚那是什么。而虚空再也不是空无一物,而是飘浮着大大小小的残骸,不知道是什么留下來的。在残骸即有巨大的金属造物,也有不可思议的巨型骸骨。看上去象是一场大战之后留下的惨烈战场。只是从那具骸骨看,这场大战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可是众人都是强者,亦有李察、阿西瑞斯和流砂这样足以称为智者的人物。他们亦无法想象,那要何等强大的种族,才能够留下如此恢宏的战场遗迹!和这场战争相比,他们过往所经历的位面战争就象是小孩子的游戏。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无比巨大的蜂巢状金属物体缓缓从虚空掠过!

    这个东西说不上是什么,可是望过去至少该有上百公里长。它有着光滑的表面,而一端却是什么东西以暴力剥开,露出了里面一个个蜂巢状的小隔间。偶尔会有一个个银色的物体从里面滑出,飘浮在虚空里,跟随着巨大的蜂巢远去。

    如此巨大,如此苍凉,如此孤寂,如此古老!

    李察一时间觉得胸如同被塞了一块什么,沉重得无法呼吸。他向左右看看,看到追随者们都在身边,这才感觉好过了些,象是在现实世界又找到了支点。

    他出神地看着远方虚空那颗巨大的蓝星,说:“那个应该就是神巢了吧?”

    流砂呼吸正变得急促,她双瞳不断有时光沙漏显现,又悄然湮灭。片刻后她突然出了一身大汗,显得极为疲惫,说:“这里的时光流速一切正常,但是空间完全在我能够理解的范围之外。而且我也无法控制这里的时光之力,甚至根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流砂理了理汗湿的头发,向虚空无数飘浮的残骸指了指,说:“那里面会有很多祭品。”

    奈幽也在向四周望着,双瞳不断在黑白双色间切换,可是看她的表情,明显一无所获。战斗神官皱眉想着什么,忽然双眉一扬,说:“我來试试!”

    说着,他高举右手,指尖上即刻呈现出一颗燃烧着的金色火球!这是燃烧的纯净神力,拥有最朴素的基本属性,随着神力火球的飞旋,一道道神力光线如金色的丝带向四面八方射去!

    神力光带射到远处,终于有了反应,许多神力光带都激射到了一面透明的光幕上,将光幕的轮廓勾勒了出來。这面光幕就在悬崖外数厘米处悬挂着,将虚空古战场与众人隔绝开來。李察伸手触摸了一下光幕,却被它给弹了回來。

    想要进入古战场,看來首先要破除这道光幕。有了神殿内试图打开隔离门的经验,现在众人谁也不敢再小看神巢上的任何一件东西。森马抽出佩剑,说:“先向我來试试。”

    众人都向后退了退,给血之圣骑士留出了空间。森马佩剑上即刻染上一层淡淡红光,虚空一斩,一道红色剑影就离剑飞出,狠狠斩在光幕上!原本透明的光幕瞬间点亮,剑影斩在光幕上后,竟奇迹般与光幕融为一体,瞬间将一大片光幕染成了淡红色,然后徐徐褪去。

    森马一言不发,大步向前,整个人轰地一声燃烧起血色的斗气,又是一剑直接刺在光幕上!但佩剑剑尖一触到光幕,就忽然凝止在那一点上,再也不得寸进,随即以剑尖为心,光幕上一大片血色开始迅速蔓延,转眼间扩散到了数十米方圆。森马只僵持了一瞬,手佩剑突然啪的一声碎成数段,她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踉跄着后退。

    人们都看得有些哑口无言,森马怎么说都是圣域强者,全力一击之下,光幕居然晃都不晃。那换了其它人也不会有任何用处。不过他们却都还不死心,于是阿西瑞斯,伊俄,奈幽,水花和食人魔都上來试过,李察也轰了几道闪电上去,魔法、神术、战技统统试过,根本沒有任何效果。每次攻击,最多是让光幕染上一大片相应的颜色,攻击威力越大,染色面积也就越大。可是众人不断怎么试探,却连光幕的边缘在哪里都探索不到。在这片奇异的空间上,又沒有任何人敢于离地升空。众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现在所有人都明白,在这块诡异的地方,所谓的圣域强者根本就沒什么用。

    李察一直观察着光幕的变化,解析能力自然全力发动,片刻后说:“这片光幕由某些法则力量保护着,任何对它的攻击都会被分散开來,攻击力量越大,被分散的面积也就越大。其实我们无论如何攻击,都相当于在硬推整面光幕,根本起不到定点打击的作用。如果不能破解它的法则力量,我们永远也通不过这道光幕。”

    “究竟是什么人设下的光幕?”连阿西瑞斯也忍不住问道。

    李察的目光落到远方那颗巨大的蓝星上,说:“如果是这场战争其一方的话,那么能够布设下这样一道光幕也不奇怪。”

    “我再來试试,看看能不能破解它的法则力量。”李察走到断崖前,将手放在光幕上,指尖不断有电光或者是火焰跳动,一下下地刺激着光幕。每下再轻微的攻击都会引起光幕的反应,而李察就据此开始使用解析和智慧天赋试图破解光幕的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