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一 未曾深知

章八十一 未曾深知

    危急关头。李察忽然有了对策。用力抱了抱流砂。说:“你就是你。和其它人都不一样的。还有。我当然是你的男人。你想换男人的话。门都没有。”

    “呸。”流砂又轻啐一口♂轻放过了李察。没去计较他顾左右而言它的狡猾。

    天亮了。

    李察和追随者们回到了黑玫瑰古堡》随者们大多将继续跨越位面转往法罗☆红公国在祖源高地节节推进≡然需要乘胜追击。而李察和流砂将先回浮世德。随后流砂将留在永恒龙殿。而李察则会继续在绝域战场的磨练。

    在黑玫瑰古堡。有一封信正在等着李察∨上没有落款签名。只有侍从留了纸条只说是从深蓝用超远程魔法传送阵发送过来的。

    深蓝。

    听到这个词。李察的心轻轻抽动了一下☆蓝现在于他有了特殊的含义。不止是他学习和成长的地方。也是生平最大羞辱的来源。他第一次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然后象条狗一样从深蓝中被赶了出来。

    虽然最后知道了太初根本没有对苏海伦不利的想法。可是他所说的那些话。却象烧得通红的烙铁”时刻刻烙印在李察的心上∑痛着他的灵魂。第一时间更新

    在李察心目中。不打倒太初。他甚至没有资格回深蓝。更不要说去看一眼深睡中的苏海伦了。

    在绝域战场上。李察甚至都没办法让自己多休息一会。只要睡得稍迟。他就会蓦然惊醒。然后太初那些痛骂就会一句句在耳边响起。每一句话。都刺得李察喘不过气来。于是他就会立刻爬起来∝着既定的道路继续向前。李察有了意志。也有了耐心。他的愿望之一。就是在将来的某一天。狠狠给太初一个耳光。以作回报。

    而现在☆蓝居然来了一封信。

    李察没有急于拆开……而是闭目静静地思索了一会。现在的他依然不是虚骸的对手。更不用说太初了。想明白了这一点。李察定了定神。拆开信封。

    信封里只有一张空白的信纸∠面什么都没有。

    李察不由愕然。不过就在他展开信纸的那一刻』然感觉到纸张里射出一道极细的魔法能量。在李察身上一弹。又落回到了信纸里。

    然后信纸轻轻一颤。居然响起了太初的声音:“李察。我知道是你。其它人可听不到我要说的话。你听好了。我现在快死了。不能再在这里多呆。你赶快来一次深蓝。我有话要对你交待。我不是在开玩笑……”

    李察一时怔住。不明白太初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更让他骇然的是。以太初之强大。居然会突然变得重伤濒死。又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把他伤成这样。李察不是没见过传奇。太初虽然也是刚晋阶传奇不久。但他的传奇能力显然极为强大。绝非一般传奇强者可比。

    信纸上的魔力已经耗尽。李察想了想仍然小心地用魔法火焰把它彻底烧成了灰烬。然后就去找流砂。让她先自己回永恒龙殿。李察自己则通过超远程魔法传送门。来到了深蓝。

    李察一从传送阵走出〗名早已等候在旁边的法师就迎了上来。向李察行礼道:“太初殿下已经等了您很久了‰您跟我们来吧。”

    太初和李察见面的地点是深蓝顶层。已经修缮得看不出狂暴力量破坏的痕迹。但是李察一踏出传送阵。就皱了皱眉。然后安抚了一下自己有点波动的情绪。

    宽广的平台上放了两把椅子和一张桌子。太初正坐在那里慢慢地喝着酒。

    李察看到太初时≯角不由自主地缩了缩。然后就恢复平静。若无其事地走到桌旁。在太初对面的椅子里坐下。然后向四周看了看。

    从这个位置上可以俯瞰冬rì的浮冰哄。第一时间更新景色极为肃杀压抑№有一种恢宏风味。可现在是深冬。寒风格外凛冽。耳边灌满了呼啸的风声〉力稍微弱点的人根本在这里坐不上多久。可是太初却只穿了一袭单薄的法师袍。让人看了都觉得冷。

    太初玩味地看着李察。目光中依然充满了戏噱和笑意。

    李察自然不可能报以任何好脸色。就算知道太初对苏海伦没有恶意。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对李察没有恶意。如此强烈的侮辱∫是当着一众大魔导师的面。早就超出了任何玩笑的范围。

    李察回来。∏为了苏海伦。并不是打算向太初屈服。他也绝对做不到能够向着如此对待过自己的太初微笑。所以李察笔挺坐着〕色平静得有如冰封的浮冰哄。

    “不错。相当不错。看来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你收获巨大♀个进步程度才算说得过去。”太初赞道。

    李察皱眉。说道:“一年多。”

    “嗯∏一年多。难道你以为就只有永恒龙殿的神官们才懂得追踪时光的流逝。”太初的反问让李察哑口无言。他确实就是这样认为的。而且诺兰德大多数人也是如此认为的。

    看到李察的表情。太初微微地笑了。说:“李察。如果你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那就不要借助旁人的力量。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你要学会自己去分析和掌握未来力量道路上所涉及的一切规则。越多越好。而时间与空间几乎是大多数力量领域都会涉及到的规则。不应因为你身边有一个流砂。就放弃了在这方面的探索。”

    虽然心底承认太初说得有道理。但是他却在影射流砂♀让李察颇不舒服。说:“流砂没有让我放弃恰相反。她会告诉我我所需要知道的规则。”

    太初淡淡一笑:“她告诉你的。就一定是对的。”

    这句话立刻让李察的脸色阴沉下来。冷冷地说:“我相信流砂绝不会骗我。”

    “绝不会”这个词。李察咬得极重。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也相信。”太初淡淡地笑着。并不打算和李察在这件事情上争辩。而是话锋一转。问:“但是假如说她所知道的也是错的呢。你难道觉得。一个神眷者就一定能够彻底领会相关的规则。”

    这句话问得李察无言以对●眷者当然不可能彻底领悟相关规则。第一时间更新否则的话那就不是神眷者。而是神了●眷者在诸神相关的领域具有天然优势。但是同一个神的神眷者。对规则的领悟也是有多有少的§悟多少。其实也意味着错误的理解有多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砂告诉李察的时空规则。先不说李察能不能理解。其本身注定是有错误的。

    “有谁能领悟全部的规则。或者是彻底领悟某一个领域的某项规则呢。”李察反驳。

    太初笑道:“看来你不可知论学得不错。但是这不应该是理由。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我们换个角度说吧。如果流砂跟你说的全是真的。你也得有鉴别的能力吧。”

    “你叫我过来。不会就为了和我说这些吧。”李察淡淡地问。

    太初耸耸肩。道:“当然不是。我只是顺便提醒你一下而已。不要太依赖永恒龙殿。在真正的强者中间已经差不多是扯了。”

    “谢谢。我会记得的。”李察答道。

    “你愿不愿意记得♀可不关我的事。我只会提醒你这一次而已。还是看在过去一年多你还算努力的份上。现在。我们来说说正事吧。”

    太初没有急着继续话题。而是端起酒杯。一边慢慢喝着。一边用手轻轻敲打着桌子。他的目光则落在冰封的浮冰哄上。焦点却不知道是在哪里。李察仍然静静端坐着。并不出言催促。

    许久之后。太初才轻轻地叹了口气。说:“很美的地方。不是吗。看到浮冰哄。就不想再走了。”

    李察也侧头望向浮冰哄♀幅景象他已经看了整整五年。现在故地重游时。看到冬rì的浮冰哄。只觉肃杀森寒。却找不到哪里美丽了。李察自身的艺术造诣绝对不低±赏不了太初那奇异的角度。

    太初也知道李察的想法ˇ道:“在你眼中这当然不算什么。可是若你始终呆在一个看不到。也感知不到任何东西的地方。就会觉得这里的景色非常迷人了。而且在深蓝的时光∏我一直以来最值得怀念的rì子。”

    他收回了目光。看着李察。问道:“李察。我知道你和老师的感情很不一般。也知道你肯为老师去作任何事。但是。很多事情并不是光有勇气就够了的。你对老师又了解多少呢。”

    这个问题当即把李察给问住了。除了深蓝咏叹之外。关于苏海伦。李察知道似乎并不比一个普通人知道得更多。但太初并不打算就此结束。而是继续追问:“你知道老师的种族吗。知道她为什么要建立深蓝吗。你知道深蓝对于老师真正的意义吗。你知道老师的敌人都是谁吗。你知道老师真正面对的危险是什么吗。”

    一连五个问题。把李察问得晕头转向。他这才发现≡己对传奇法师的了解其实远远不如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