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三 荣耀与尊严 下

章八十三 荣耀与尊严 下

    绝域战场的恐怖人人皆知,除了早年追随传奇法师征战位面的那几个,至少在座过半的大魔导师们是不敢去的。以研究为主导方向的他们并不擅长战斗,尤其在绝域战场那种并非正规作战,沒有法职战职分界,前锋后卫之分的地方,一个弄不好会甚至可能死在一头鼠魔的爪下。

    虽然李察已经在绝域战场中生活了一年多,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消息。

    “李察,这个,能不能再考虑一下?你毕竟还不是一位大魔导师,而且前程远大。在时机成熟之后再去,会更加妥当一些。”一位白发苍苍的大魔导师倚仗着自己年纪最大,出言劝道。

    李察微笑着说:“不要紧,黄昏之地我很熟悉,我已经在那生活过一年了。”说话时,他下意识地活动着自己修长的手指,以指为刀,作着一下下刺杀的动作。

    他想战斗了。

    一天之后,李察照例背着简单的行囊,再次踏上了黄昏之地。在回來之前,他并沒有去同流砂告别。还是一样,他怕见了流砂就又难下决心重归绝域战场。

    这一次要面对的是达克索达斯倾力來袭,和李察当时答应流砂时的情况又不一样。

    站在熟悉的平台上,俯瞰着下方创伤累累的大地,李察竟无由的心潮澎湃。抛开种种原因不谈,这还是他第一次以神圣同盟,甚至是以诺兰德人类帝国一名成员的身份参战。

    此时此刻,明明知道前方凶险无比,很可能有去无回,李察也全无畏惧,反倒油然而生一种骄傲。

    归属感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李察从來都以为这是一个非常莫名其妙的感情,绝不会在自己身上发生。可是现在,他却切切实实地感觉到了它的存在,见鬼的是,居然还颇为强大。

    李察自嘲地笑了笑,抽出野蛮屠杀的短刀,就纵身从平台上跃落。

    在下坠逐渐加速时,李察突然伸手搭住了悬崖边缘的一块岩石,整个人骤然悬停!在他脚下,一根深黑色镰刀形状的前肢破壁而出,无声无息地掠过,刀锋几乎是贴着李察的鞋底扫过。假如李察还是以原本的速度下坠,多半会被一分为二。然而现在却是李察手中的短刀闪电下击,刀锋过处,已将那根如螳螂刀锋般的前肢齐根卸下。

    李察这才松开五指继续下坠,同时左手却拉住崖壁内的断肢发力一拉,已将埋伏的达克索达斯刀锋卫士整个从悬崖里拉了出來,顺手向下抛去。

    刀锋卫士有一对螳螂般的刀臂,同时还有一对手臂,末端是三根手指。他们背后的甲壳内有两对透明短翼,可以短距离飞行。

    此刻两人距离地面还有近千米距离,正以相差无几的速度一起急速下坠。刀锋卫士死盯着李察,却不敢展开短翼,因为李察左手五指指尖上始终在燃烧着火焰,它几乎可以肯定,一旦短翼展开,立刻会变成对面那个人类法师火球术的靶子。

    两人就这样如流星般向大地坠去!

    眼看距离地面还有几十米,李察忽然向刀锋卫士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然后左手火焰敛去,反手给自己加持了一个羽落术,坠势骤缓!

    刀锋卫士一声狂吼,陡然反应过來,但已经晚了,在惊怒交加中向地面坠去。他紧急张开短翼,可是还沒來得及拍动几下,就象陨石一样砰地撞击在大地上!

    千米直坠,这巨大的冲击力就是强悍的达克索达斯人也受不了。当李察徐徐落下时,这名刀锋卫士已经不动了。

    “这样多轻松。”李察耸耸肩,对着刀锋卫士的尸体吹了声口哨。

    一进入绝域战场,李察的性格就完全变了,借着这种玩世不恭的轻松姿态,李察就可以把生死间的巨大压力排解出去。他毕竟还年轻,更有远大前程,想要直面生死不是那么容易的。

    李察蹲下,打开一个具备空间和减重功能的封魔盒,开始收割刀锋卫士的材料。刀锋卫士是一个颇为罕见的种族,平时极少在日不落之都周围出现。他们身上最具价值的就是背后那两对短翼,短翼一展开,就会自带减轻重力的效果。其次才是那对无坚不摧的刀锋。

    李察不急不忙地收割着材料,当他随手把一片刀锋扔进封魔盒时,忽然伸手握了一下放在地上的命运双子。一道闪电凭空出现,刹那间就击中了李察身后一头想要偷袭的鼠魔!

    六级的瞬发闪电对鼠魔的伤害并不高,可是击中鼠魔的时机恰到好处。它已开始跃空扑击,这一记闪电恰好让它麻痹了一下,只能尖叫着任凭惯性带着身体向前飞行,眼看着自己的鼻尖距离李察的刀锋越來越近!

    扑的一声轻响,野蛮屠杀的短刀几乎整个切入鼠魔的脑袋。

    看着掉落在自己脚边的鼠魔尸体,李察摇了摇头,叹道:“唉,还让我浪费了一个魔法。”

    片刻之后,李察已经收集了全部的材料和黑晶,继续向日不落之都赶去。他走得并不快,路上偶尔也会留下些气息。这是为了吸引达克索达斯人來追捕自己,有些气息是线索,有些则是陷阱。

    黄昏之地布满创伤的大地上,时时会传來低沉的咆哮。一头体形硕大的熊首督军正一路狂奔,不时向左右摆动头颅,吼叫几声。它的涎水滴落在地,会冒起青烟,吼声则远远传播开去,可达数十公里之远。这头熊首督军在警告同类不要靠近,前方的猎物是他的。

    在一片深红色的石林前,熊首督军终于找到了他的猎物,李察。

    两个位面的强者一旦相遇,无需任何开场白,直接开杀就是。就是有人想要放些狠话,也因为语言不通而不能如愿。

    这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熊首督军的巨力甚至比食人魔还要可怕,手中的重锤落在地上就是一个巨坑,震荡余波也具有颇强的伤害力。

    李察则身形忽快忽慢,在魔法辅助和魔动武装的双重加持下,他的趋退速度远远超过了熊首督军,每每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熊首督军的重击。

    双方激战片刻,渐渐陷入僵持。熊首督军难以打中李察,李察寻隙就入的攻击却也难以对它造成真正的伤害。熊首督军的一身厚毛下隐藏着细小鳞甲,防御力甚至超过了史诗级铠甲。

    李察突然双臂上泛起血色光芒,一个前冲直刺。四重生命诛绝的叠加让熊首督军猛然感受到了巨大威胁,一声狂吼,巨掌狠狠向李察手中的精灵长刀拍下!

    然而李察突然瞬发了一个重力术,不是给熊首督军,而是释放在自己的身上。他前冲之势骤然缓慢,刚好让熊首督军的重击拍了个空。随即李察双臂光芒敛去,精灵长刀一刺一挑,血光飞溅中,一副完整的**就飞上了天空。

    熊首督军发出震天动地的咆哮,瞬间痛得发了狂,疯狂扑击着李察。而李察则收敛了生命诛绝,冷静地围绕着它兜圈子,终于当地面上淋淋漓漓的液体开始汇成一个个小水洼的时候,失血过多的熊首督军歪歪斜斜地轰然倒下。

    李察的精灵长刀刺入熊首督军的头顶,终结了它的生命。随后他抽出长刀,向侧后方望去。在那个方向,一男一女两名魔人出现在战场边缘。他们警惕地看着李察,又看看地上栽倒的熊首督军尸体,面露谨慎和犹豫,沒有立刻冲上來战斗。

    李察却向他们指了一下,然后勾了勾手指。

    这是任何智慧种族都能够看懂的通行挑衅动作,强烈的侮辱意味让两名魔人都发出低沉地咆哮,不断向李察露出獠牙。

    可是他们只是缓慢接近,目标更是直指李察脚边的熊首督军尸体。

    李察犹豫了一下,他意识到了点什么,随即就大摇大摆地走向切下的**,将它装进封魔盒,然后徐徐离开。

    两名魔人沒有追赶李察,而是站到了熊首督军的尸体旁边,占据了这个战利品。

    对人类而言,熊首督军的**是最有价值的。可是对其它达克索达斯种族來说,熊首督军的血肉更有吸引力。李察和两位魔人就这样达成了默契,避免了一场双方都沒有把握的战斗。

    通向日不落之都的路不远不近,旅途中,李察背后的行囊却是越來越重。

    又过数日,日不落之都已经不远了,李察掂了掂行囊的重量,终于决定不再耽搁,尽快赶往日不落之都。

    真正的强者进入绝域战场时都不会直接进入军团要塞,而是会把自己传送到要塞周围,再行赶往要塞。这样对在要塞周围潜伏的达克索达斯人來说,时时都要担心会有某个敌人突然从背后出现。

    这也是多年來诺兰德形成的一个传统,在保卫军团要塞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也因此具备拥有通往黄昏之地传送门资格的家族,大部分架设的都是双重传送,也即是进入战场是单向区域随机门,回來才是定位传送。

    一天之后,满载的李察终于进入了日不落之都。

    PS:久违的加更终于來了,但还欠之路依旧如此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