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五 邻居

    圣劳伦斯此刻正伏在店里打盹,忽然感觉到一阵冰寒刺骨的杀意,立刻一个哆嗦,怪叫一声,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头重重地磕在柜子角上。他一声痛叫,跳了起來,一脸极度的惊慌,仓惶扫视着店内,要看看是何等凶恶人物进了店内。

    等看清了面前站着的是李察,圣劳伦斯先是一怔,随即面色颇为古怪,问道:“达克索达斯人沒有进城吗?”

    “还沒。”李察说。

    劳伦斯立刻出了口长气,他随即想起了自己刚才有些怯懦模样,顿时老脸一红,换上一副凶恶表情,盯着李察怒道:“难道刚才那杀气是你弄出來的?你个小兔崽子!有意吓我是不是?”

    李察歉意地笑笑,说:“刚做了一幅生命诛绝,整个人还沒恢复过來……”

    这时内间突然传出白夜的声音:“生命诛绝?在哪里,拿來给我!”

    李察顿时吃了一惊,随即欣喜起來:“白夜?你怎么也在?”

    “进來说吧。”白夜在内间说道。

    李察和劳伦斯向内间走去,不过李察忽然想起一事,心中顿时狂跳一下,一把拉住圣劳伦斯,压低了声音,道:“等一下,那个熊首督军的**是不是你买去了?”

    “什么熊首督军的**?”劳伦斯一脸茫然。

    他越是这样,李察就越是无奈。

    白夜和老头的关系特殊,李察是知道的。但如果劳伦斯是用自己猎取到的熊首督军**入药,成功搞了白夜的话,那时候谁知道白夜会不会迁怒的李察头上,她可不会是把是非辨得那么清楚的性子,才不管李察实际上是交售给了商会。

    见李察一再追问,劳伦斯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低声说:“我可从來都沒有见过熊首督军的**,也沒有买到过。你好好想想吧。”

    想,想什么?李察一头雾水。

    进了里间,白夜此时正坐在一把破烂的椅子上,双腿高高搁在面前一张方桌上,手里拿着一杯血一样的红酒,正在慢慢喝着。

    她全身上下就只穿了一条包臀短皮裤,但是上半身几乎被绷带缠满,而小腿上还有一个裸露的巨大伤口,深得露出了惨白的腿骨,伤口上还在冒着淡淡的黑气。

    白夜用几近无色的眼瞳看着李察,不住摇晃着手中的红酒。猩红的液体粘稠得如同血一样,在杯壁上蜿蜒成各种图案,让人不得不怀疑,那杯里装得究竟是血还是酒。

    白夜一看到李察,瞳孔微缩,李察立刻感觉到身上数个部位如同针刺,不由自主的就想做出某个动作。他心下一惊,來不及细想,本能地迸发了在多副生命诛绝中积累下來的涛涛杀意,针锋相对地向白夜对轰过去!

    这不是有形的杀气,而是无形的杀意比拼。房间中并沒有起风,可是温度却是骤降。

    李察微微一晃,眼神有短暂的焕散,随即恢复了正常。白夜则看似沒有任何变化,但是她绷带上洇滋出來的血迹正在缓缓扩大。

    房间里忽然传來砰的一声闷响,圣劳伦斯仰天栽倒,晕了过去。

    老头现在实力稀松平常,白夜和李察对拼杀意,他却是遭了池鱼之灾。

    白夜和李察面面相觑,李察赶紧把老头扶了起來,找了张椅子放进去,重拍两下,然后在他胸背处大力抚摩,才让他缓过气來。

    白夜见李察忙完了,才略点了点,说:“李察,不错。看來最近杀的有点多了。”

    能得白夜赞一句“杀得有点多”,李察确实值得骄傲了。他一边给总算睁开了眼睛的老头拍后背,一边问:“你不是在旭日初升之所吗,怎么突然回來了?”

    “那边现在有两个达克索达斯的超级强者,以及两名传奇在和菲利浦陛下及他的两名护卫对峙。暂时谁都奈何不了谁。超级强者的战斗波及范围太广,沒有什么我可以插手的地方,还呆在那里干什么?许多人都想办法回到其它三座军团要塞去了,我嫌传送麻烦,就直接从战场上回來的。”

    白夜说得轻描淡写,可是李察却知道在达克索达斯人象蝗虫一样席卷了整个黄昏之地的情况下,要从战场上直接回到日不落之都,得冲破多少道敌人的封锁截杀。别的不说,只看白夜身上的这些伤,就可见一斑。

    “你真是个疯子。”李察也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词了。

    “彼此彼此而已,你放着好好的圣构装师不作,非要到绝域战场上來找死,又比我强多少?”白夜反驳。说的也是,李察虽然被征召,但是皇室的本意只是要求他这段时间优先为黄昏之地的参战强者服务而已,就象另外一名同样被征召了的皇家构装师卢诺,他和他工作室干活的地点还是在浮世德。

    “我是有理由。”李察肃容道。

    白夜淡淡一笑:“我也有理由。”

    她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向李察伸出手,道:“拿來!”

    “什么?”

    “生命诛绝。”

    旁边的劳伦斯忽然重重咳嗽了几声,于是李察皱眉,上下扫视了一下白夜的身体,道:“你身体太差,不能装更多的生命诛绝了。”

    “换个理由,这个我不爱听。”

    李察眼角余光看到劳伦斯比划了一个金币的符号,不由灵机一动,于是淡淡地说:“一幅一千万,要立刻付款。”

    这下白夜脸色果然变得有些难看了,说:“先欠着,等打跑了达克索达斯人再还你。”

    李察耸耸肩,道:“那生命诛绝也先欠着。”

    白夜淡而无色的眉毛几乎锁到了一起,忽然对李察说:“不对!你为什么也可以装载四幅生命诛绝?”

    “我?我身强力壮!”说着,李察站了起來,拉开上衣,微微运力,身上一块块肌肉就鼓了起來,呈现出几近完美的线条。单看他现在上身的体形,虽然远不能和力量型高等战职者相提并论,但也不象传统的法职者了。

    李察本就在深蓝中被喂得体质过人,又吃了九头蛇晰的蛋和皇帝的大餐,体魄更是强健,和普通大魔导师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以他如此强悍的生命力承载生命诛绝,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但就在这时却出了一件颇为尴尬的事,李察这么一用力,**却突然弹了起來,健壮粗硕,笔挺如枪!看那架式,几乎是要将裤子都给撑破了。

    白夜愕然,李察大惊失色,劳伦斯却是一脸奸笑。

    “熊首督军!”白夜立刻想到了原因,有些怪异地向李察瞪了一眼,随即想起了什么,向劳伦斯道:“老头,肯定是你干的吧!”

    “我可从沒见过什么熊首督军的**,不然还会放过你?”劳伦斯象要被强奸一样尖叫了起來。

    白夜和李察不再理会劳伦斯,而是各自安坐,谈起了当下的战局。

    在过去几天,龙德施泰德元帅和另外两位传奇强者都频频出动,把散落在日不落之都周围的强者接回军团要塞。浮世德那边属于皇室的位面通道也修改了传送规则,把诺兰德前往黄昏之地的强者直接送到日不落之都。

    再过几天,永恒龙殿众神官协助布设的恒久光辉就会完成,那时所有的强者都会撤回日不落之都,依托城市和法阵的力量抵御对手。

    真正的战争,从那时才会开始。

    白夜晃着已经全空的酒杯,说:“我准备搬个家,把住处放到城门区去。”

    “你疯了吗?”首先跳起來的是劳伦斯,老头激动得满脸通红,大叫道:“那些达克索达斯的狗崽子们岂不是一进城就能看到我们了?这样以后还怎么睡觉?”

    “我去,你可以留在这里。”白夜淡淡地说。

    圣劳伦斯的小店在日不落之都的上层区域,靠近永恒龙殿。假如达克索达斯人能够打到这里,那整个军团要塞距离陷落也就不远了。

    但是城防门和下城区就不一样了,按照既定的策略,那里就是未來的主战场。特别是城防区,根本就是第一线的阵地。

    老头又坐了回去,怒气冲冲地道:“你个沒良心的家伙,一个老人的睡眠有多么重要,你知道吗?不过反正我也听习惯了那些兔崽子们的吼叫,已经适应了,过去也沒什么。可是你给我记住,店里弄坏了什么东西,我都会记你帐上!”

    白夜倒是惊讶了:“老头,你真要去?那可真是会死的!到时候我可沒有余力照顾你。”

    “我在绝域战场上过了这么多年,不还活得好好的吗?放心,沒得到你的人之前,我是不会死的!”一说到白夜的身体,老头就变得满面红光,并且勇气倍增。

    白夜耸了耸肩,不再说话。

    这时李察说:“你真准备搬过去?那好,我们作个邻居吧。”

    白夜眉毛一扬,道:“对你來说,制造构装对战局更加重要吧?”

    “不影响。”李察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尽量让它不影响到构装制造。”

    战斗,对白夜來说已和呼吸一样,成为生命的一种本能。李察自知现在还沒有到这个程度,却打算尽量向这个方向靠拢。

    “好,那么我觉得可以把自己的后背方向交给你。”

    “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么合作愉快。”白夜向李察伸出了手,和他轻轻地碰了碰。

    这还不算是握手,但在白夜眼中,李察第一次有了和她并肩战斗的资格。

    PS:坏消息是,今晚沒有加更。好消息是,看來每天两更还是能够保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