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七 意外八决定

章八十七 意外八决定

    生命诛绝原本就是有灵魂的,可那是对它特性的夸大之辞,哪有一个构装会真正产生自己灵魂的?五阶的构装中确实有些是号称有灵魂的,但那些或是把强大的灵魂封印在构装内,或是在构装中添加了足够多的神性,以至于产生了类似灵魂的效果,和生命诛绝完全是两回事。

    要知道,真正的灵魂,那是诸神的领域!

    可是眼前这幅生命诛绝,凄绝狠厉,血光如涛,仿佛不断咆哮着,竟似拽着李察的灵魂跃欲腾飞,仿佛有要产生共鸣的感觉!

    李察紧紧盯着那浮动的血光,想要伸手去拿构装,却发现自己在这一刻竟有些犹豫,甚至还有些畏惧。血光层层涌动,厚重扎实,深处象是隐蔽着通向另一个世界大门,不断从黑暗中传來声声或强烈,或隐晦的长号咆哮。

    细细的汗珠开始从李察的额头渗出。他的坚定意志和智慧天赋告诉他,这并不是杀气太过浓郁后产生的幻觉。他不明白这幅生命诛绝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已经不是他所学过的任何魔法理论所能够解释的了。

    李察强迫自己镇静下來,在脑海中回放这幅生命诛绝制作的整个过程。

    生命诛绝上的血光越來越浓郁,咆哮声已经从隐约变得逐渐清晰。如此明显的变化,让李察不得不加快了回忆和分析的过程。

    就在李察紧张回忆着的时候,墙角躺着的魔人忽然哼了一声,悠悠醒來,挣扎着想要爬起。此刻在李察的本能中,它不算是一个威胁,却绝对是麻烦,会干扰到回忆分析的过程。于是李察一脚踢起了一个封魔盒,恰好砸在魔人的头上,又把它砸晕了过去。

    一幅幅场景闪电般在李察意识中回放,骤然定格在一幅画面上!这是李察殊死搏杀归來,提笔要绘下最后一笔的过程。当他扬起魔法笔时,几滴鲜血溅在了笔尖上,与魔法染料混在了一起。而当时李察胸中正是沸腾的杀意,沒有注意到这小小的瑕疵,于是就有了这气势杀意完美,材料却带进了杂质的封笔。

    生命诛绝由此蜕变。

    那几滴血的抛洒轨迹也被清晰回溯,是李察自己的血。

    李察的手缓缓伸向生命诛绝,内心却在反复交战。这幅生命诛绝的效果惊人强大,强大到让他完全无法放弃。可是构装明显发生了异变,在他的解析下又发现了几个根本无法知道真实效果的新能力。比如血光深处明显的异世界气息,就强大得让李察感到惊惧。

    魔人这时又爬了起來,它总不会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苏醒。李察这时根本沒有心情和它浪费时间,只是跺了下脚,让房间微微颤动了一下。

    呼的一声,墙壁储物架顶端的一个金属罐晃了晃就掉了下來,当当正正地砸在魔人的头顶,再次把它砸晕过去。

    李察的手终于放到了生命诛绝上,只有这样,他的解析能力才能更好的分析这幅构装的架构,计算中究竟产生了什么样的变异。

    然而李察双臂上整整四幅生命诛绝突然全部点亮,各自溢出一缕血线,和那幅生命诛绝联系在一起。异变的生命诛绝立刻猛烈燃烧起來,瞬间就化为两团血气,沒入到李察的双臂中去。

    李察大吃一惊,沒想到只是简单的一个接触动作就激发了这幅构装,居然自行加载到自已身上。他连续检查自己的身体内部情况,发现沒有任何异常,这才稍稍放下了心。

    可是奇怪的是,李察沒有找到新的生命诛绝在哪里,前臂上还是四个叠加的生命诛绝,并沒有第五个的痕迹。只不过那四个生命诛绝都产生了些变化,不再象以前那样锋芒毕露,而是变得晦涩深沉了一些。

    如果把原本的生命诛绝比作一把锋利的匕首,那么新的生命诛绝就是一把厚重的砍刀,只不过刃锋在血水的浸染下多了些锈斑,虽然锋锐不若以往,可是却让人看了更加心寒。而砍刀的威力,亦要超过匕首。

    李察心中一动,缓缓驱动生命诛绝。他的体力以比往更快的速度被生命诛绝吸收进去,然后李察就看到自己十指指尖都变成了鲜艳的红色。随着生命诛绝的驱动,指尖上的鲜红迅速蔓延到了整个手掌。此刻李察的手就象刚从鲜血中捞出來的一样。而且红色还在继续蔓延,到手腕出就开始分出无数细密繁复的花纹,一路向上,直到延伸到了李察的上臂,这才停止。

    李察把双手放在眼前,一时有些不敢相信这竟是自己的手。这双手纤长、稳定,现在更多了妖艳和瑰丽,他的指尖上泛着淡淡的红光,总有种想要撕裂什么的冲动。

    李察忽然伸手向工作台上一插,由坚硬橡木制成的工作台竟然如奶酪一样被轻易洞穿!然后被洞穿的地方就纷纷开始破碎腐朽,化为灰黑色的木屑,在地上洒了一堆。破洞还在不断扩大,转眼之间,整个工作台就在李察面前消失,变成了一堆燃烧过余烬般的东西。

    这是什么效果?!

    李察骇然地看着自己的手,一时不敢相信随手的一插就会造成如此恐怖的破坏。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地上那堆余烬和散了一地的各种材料在提醒着李察,刚刚发生的一切不是幻觉。

    这时院外响起了一阵匆促的脚步声,几个人直奔李察的院落而來,他们到了院门口就停下脚步。虽然院墙已经处处崩塌,所谓院门只剩下半边框架,早就形同虚设,可是这些人却都不肯擅入一步,显示出对李察极大的尊重。

    “李察大人,今天您这边有什么尸体要处理吗?”为首的人在院门外叫道。

    几乎每天,他们都会从李察这里收走一两个达克索达斯强者的尸体。因为李察住的地方离城门实在是太近了,翻过城墙,跨过一个街区就是李察的小院。而且现在城防区内几乎无人居住,就只有白夜、李察和另外两个疯子。李察的院落又和白夜与劳伦斯紧邻,目标极为明显,所以时常会有冲入城内的达克索达斯人光顾。当然,到目前为止,进來光顾都变成了尸体。

    李察要忙于构装,自然不必再去做收集材料这类小事,所以会把杀死的达克索达斯强者都交给元帅的人。到时候采收上來的材料自然会清点清楚,扣除应该上交的那一份,其余的全部会折成金币、魔法材料或者是祭品,给李察记在帐上。

    李察收回双手,略定了定神,出声应答了一句。然后在屋内走了一圈,今天前來光顾的达克索达斯人格外的多,他一共找到了四具尸体,一一扔到了院外。

    外面的人响起了一阵嗡嗡的议论声,沒想到一天的功夫李察就能杀死四个达克索达斯人,想必已经到了顶峰。然而另外一个人立刻以更大的声音加以反驳,他亲眼看到了李察和白夜走出要塞,从达克索达斯人的牙缝里把战友尸体抢回來的壮举。

    “就这些了吗?”为首的强者照例问道。这算是一句客套话,可是李察却忽然一怔,转头望向屋角,在那里可还躺着一个活物。那名魔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來,正蜷缩在墙角里,以绝望的眼神看着李察。

    到绝域战场一年多,死在李察手上的魔人至少也有两位数。他看出这是一个可能还沒有完全成年的魔人,有着一双红色,但颇为清澈的眼睛,他虽然表情凶狠,可是瞳孔深处却全是惊惧和绝望,一点不象其它达克索达斯人那种越是受伤,就越是狠辣的凶悍。

    李察心中忽然浮上一个想法,难道达克索达斯人已经支持不住了,连还沒有成年的族人都要派出來了?

    “李察大人,就这些了吗?”外面的人又重复了一遍。

    不知怎么的,李察回答的是:“沒有了,你们走吧。”

    “好的,我们明天这个时间会再过來。您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吩咐。”那名强者恭敬地说完,就招呼手下向下一个街区走去。

    ‘恒久光辉’始终在运转着,燃烧的火球将光线洒到每个能够照射到的角落,亦让日不落之都变得真正的名符其实,就连原本那并不明显的日夜变化都消失了。

    带有神圣气息的光芒从窗外照射进房内,在地上留下一块块斑驳的亮块。

    李察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注视着什么,始终沉默不语。片刻之后才转头,望向蜷缩在墙角的魔人。

    那名魔人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似乎对李察格外地畏惧,与李察的目光一触,竟然下意识地想要向旁边躲避。结果这么一动,恰好暴露在一大片光斑中,他那块被照中的皮肤立刻象烧灼般冒出了青烟。

    魔人痛得低吼一声,下意识地就从身边涌出大片黑气,想要防护住自己。

    李察淡淡地说:“如果你不想把刚才那些人再招回來的话,最好不要动用力量。躲在阴影里是更好的选择。”

    魔人和李察对视了整整一秒,这才缩回到墙角里……什么呢,明天正常更。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