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八 强者

    李察走到屋外,片刻之后才回來,手里已经抱了一叠木板钢架之类的材料,拿出简单的工具,一阵切削钉凿,一个工作台的雏形渐渐形成。

    在钉制工作台的时候,李察头也不抬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作出这样一个决定。不过显然你是能够听懂我说什么的,或许不会太过愚蠢。如果你想要多活几天的话,那么不做傻事是非常必要的。有时候我杀人,会是本能的反应。”

    魔人沉默地看着李察的一举一动,片刻后以生涩的诺兰德人类通用语说:“你……为什么不…杀我?”

    李察的工作台已经接近完工,他一边检验着工作台的精度,一边懒洋洋地说:“这个问題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你们魔人都会说我们的语言吗?”

    那名魔人又沉默片刻,才说:“不,只有我们达尼克洛斯族人才能够学会你们的语言。”

    “达尼克洛斯?哦,这么说來,你们应该是在魔人一族中地位很高了?”李察双手按在工作台面上,完成了最后一次平衡测试,然后抬起头饶有兴味地看着这个魔人。

    说了几句话后,少年魔人的语言明显顺畅了许多。听到李察的询问,他傲然道:“我们达尼克洛斯不光是魔人中的至尊,在整个达克索达斯中也是王族之一。”

    “这样,那你在族内算是什么?”李察更有兴趣了。

    少年魔人又沉默了,然后低沉地说:“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战士而已。”

    李察失笑,道:“撒谎!不过你是什么身份都不重要,我也只是心血來潮才沒把你交出去。哪天心情不好,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都照杀不误。”

    少年魔人看着李察在新制成的工作台上铺开一张皮纸,拿出魔法笔,就开始绘制构装。从一开始,少年魔人的目光就被吸引到了李察的手上,那只手无比的稳定,运行中竟沒有分毫的颤抖。这样的动作看得久了,少年魔人猛然间出了一身大汗,低呼一声,竟然坐倒在地上,看上去象是刚刚大战一场以至于脱力了似的。

    李察向他看了一眼,手上动作不停,淡淡地问:“你们损失很大吗,连你这样的小家伙都派到黄昏之地來了。”

    少年魔人勃然大怒,腾地站了起來,道:“我可是族中合格的战士!而且在我这个年纪,能够击败我的还不超过十个!”

    李察淡然一笑,不置可否。少年魔人想到自己之前是來偷袭的,却被李察一招放倒,到后來更是连闪避的能力都沒有,被连续打昏数次,气势立刻降至谷底,颓然低下了头。

    “你的族人死在我手里的并不少,但我还从來沒有见过象你这么弱的魔人,一点斗志都沒有。”李察又道。

    “不是这样的。”少年魔人的声音低沉下去,慢慢地说:“不是我弱,而是你太强大了。你虽然身上并沒有多么强大的气息,但是很明显,象你这样的人在我们达克索达斯,是被称为‘击碎星辰之人’。你们都不是普通的存在,暂时压抑自己的力量,是为了将來更为辽阔的世界。我们那里几乎每一个出自王族的超级强者,都是象你这样的。”

    “这么说,超级强者中还有不是出自王族的?”李察问。

    少年魔人想了想,说:“这是公开的事,告诉你也沒什么。我们达克索达斯内有许多独一无二的存在,它们往往非常强大,其中也有达到超级强者水准的,亦被我们承认为整个位面的至尊存在。”

    李察点了点头,就不再问下去了,显然觉得知道得已经足够了。

    面对李察的淡然,少年魔人忍不住想要分辨些什么,说:“我并不是胆小,而是在你身上感觉到了一种让我深深畏惧的力量。换了其它族人也不会比我表现得更勇敢。那些敢于和你死战到底的,是因为他们根本感觉不到你身上的这种力量!”

    李察颇为意外,转头望向少年魔人。少年魔人全身一阵战栗,下意识地就想躲避李察的目光,可是终于强行忍住沒有移动。

    “说说看,那是什么力量?”

    “在我族的传说中,这叫做看破真实。”少年魔人颤声说。

    “看破真实?那你们为什么会畏惧它?”李察皱眉问。

    “不知道。我只知道一旦感觉到这种力量的存在,就会本能地产生畏惧。”

    李察沒有再追问下去,少年魔人显然还是所知有限,而就算能够粗浅的交谈,对于这种涉及不同位面力量本质的谈论显然是不够的,于是他不再浪费时间,重又开始埋首于构装的制造。

    这段时间,李察意外地发现,绘制构装很有助于他控制生命诛绝发出的力量,因为本质上说,二者都是讲究对力量精细入微的控制。

    当李察能够象白夜一样,将生命诛绝数十甚至上百击的力量汇聚在一点时,那时的威力,简直就是无坚不摧!

    时间在一点一滴地流逝,少年魔人呼吸越來越粗重,慢慢靠在墙壁上支撑着自己的体重。他发现看着李察绘制构装的过程简直就是折磨,李察那稳定如一的动作太精确了,精确到产生了一种无形吸力的地步,会让人的注意力甚至是整个精神灵魂都被吞吸进去。他想要不去看,可是每次都沒能忍耐多久,又会忍不住去看李察绘制构装的动作。

    少年魔人大汗淋漓,喃喃地道:“吞噬星辰之力,沒错,这就是吞噬星辰之力!就连星辰都会被牵引,被吞噬,我们的灵魂更加难以例外。”这几句话,他却是用达尼克洛斯族语说的。

    “你在说什么?”李察头也不抬地问。

    少年魔人老实地用诺兰德语重复了一遍。李察想了想,就道:“这沒什么可奇怪的。这应该只是我的动作和你的灵魂产生了共鸣而已,很多艺术大师都能做到这一点。真正的强者可以对自身控制入微,就更不是问題了。哦,对了,你们平时都吃什么?”

    “任何可吃的东西,我们都吃。”

    “那我这可吃的东西不少,你自己去拿吧。不要动不该动的东西。”

    少年魔人怔了怔,他其实早就盯上了角落篮子里的面包和熏肉。听到李察许可,他忍不住扑了过去,风卷残云般将所有的食物都打扫了个干净。

    吃饱之后,他看着李察,迟疑地问:“为什么让我吃饱?你们抓到了我们之后,不都是要切割了作那个……祭品吗?”

    “别问那么多有的沒的,沒有答案的。”李察淡淡地说,然后想起了什么,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魔人迟疑了一下,才说:“我的名字是XXOOX……”他发出了一串颇长的古怪音节,即使以李察的智慧天赋能够记忆下來,李察也很确定以自己人类的声带无法把所有字节都准确读出來。少年魔人想了想又用诺兰德语说:“这个名字的含义,就是黑曜之瞳。”

    “那我以后就叫你黑曜了。你以后就在这间屋子里,不要出去,也不要做蠢事,这样说不定还能多活一段时间。至于其它的,我可不能给你任何保证。”

    黑曜点了点头。他也沒有办法不答应,在李察面前,他就是沒有办法兴起凶悍本性。只要被李察的目光笼罩,他就象灵魂都被洞察了似的,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意志。每当和李察目光接触,黑曜就会再体会一次看破真实的恐怖。

    此后的几天,就这样奇怪的过去。

    李察该吃就吃,该睡就睡,大部分时间都在绘制构装,就象忘记了房间中还有一个魔人一样。甚至他有两次干脆就是当着黑曜的面开始冥想,让黑曜痛苦不堪。在黑曜的判断里,总觉得只需一爪就可抓开李察的头颅。然而李察那句话始终在他耳边徘徊,“不要出去,也不要做蠢事。”

    日子一天天过去,似乎和以前沒什么不同,除了房间里多了一个魔人。战争依旧是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李察平均一天下來总要在自己的房间里斩杀至少一个达克索达斯人,每次都是当着黑曜的面。

    黑曜说不清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可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同胞甚至是族人在自己面前死去。他不是沒想过阻拦,可是李察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快到不可思议,快得全无先兆。往往李察一刀斩出,黑曜的目光追着刀的残像而去,才发现刀锋落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达克索达斯人。

    斩杀敌人之后,李察又会径自做自己的事,就象什么都沒有发生过一样。

    终于黑曜忍不住将族人的尸体整理了一下,放到了房间门口,又清理了房间内的血迹。他知道这些战死的族人依然会被送去分解,拆出‘祭品’。就象达克索达斯人捉到诺兰德人,要么吃掉,质量最好的部位比如心脏则会被送给喂食那些徘徊在位面最深处的超级存在们,以换取它们的欢心和帮助。

    黑曜只是想让战死的族人变得稍有尊严,哪怕几个小时后他们还是遇到不变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