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九 逆袭

    李察对他所作的一切视若无睹,不称赞也不阻止。

    某一天,白夜忽然來访。

    在看到她的第一眼,黑曜即刻全身僵硬,因为他已经认出了白夜!在达克索达斯位面,白夜的名气甚至比几个诺兰德传奇强者还要大,毕竟能够以圣域之力悍然斩杀传奇的人,无论在哪个位面都是极为罕见的事。

    黑曜完全沒有想到,这个让许多以凶厉著名的达克索达斯悍族也闻之色变的杀神,居然就住在李察隔壁!还和李察是一副十分熟悉的样子。

    可是黑曜忽然想到李察斩杀达克索达斯人时的轻描淡写,也实与杀神无异。

    白夜只向黑曜看了一眼,就若无其事地坐下,开始和李察随意地聊天,话題无外乎围绕着战斗和构装方面的心得,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李察房间里多了个魔人是什么奇怪的事。

    李察和白夜漫无边际地聊了半个小时,外面就突然热闹了起來,强者对轰技能的爆裂声越來越是密集。显然达克索达斯的又一次大规模攻势开始了,这次的主攻方向看來就是李察与白夜居所所在的方向。

    这些天來,这片城区因为有他们两个常住,而变成了怒海中的一块礁石,无论达克索达斯人如何猛攻,这片城区始终岿然不动。有一次达克索达斯人甚至攻入到上城区边缘,将这块城区彻底包围,然后狠杀了几个小时!可是最终结果除了丢下几十具强者尸体,又有同样数量的强者重伤之外,达克索达斯人依然全无所获。

    此役之后,达克索达斯人终于明白,只靠普通圣域强者的话,根本对付不了这两个疯子加怪物。只有动用传奇强者才有可能,但是传奇强者可说互相牵制,现在达克索达斯一方也只能做到压制龙德施泰德等传奇强者。一旦调了一名传奇过來,压制效果就会大打折扣。可是一名传奇就够对付李察和白夜了吗?

    在这场混战中,身处战场中心的劳伦斯安然无恙,黑矅也沒有被人发现,算是不大不小的两个奇迹。

    而这一次情况有些不同,四面八方都是交战的声音,唯独小院里连颗石子也沒掉下來。达克索达斯人似乎改变了战术,战争只是在这片城区的外围地带进行,再也不來攻击白夜和李察的居处。

    这几座平凡的房屋已经变成了达克索达斯人的梦魇,无论什么种族的强者进去,都是有进无回。所以此战他们就以杀伤人类其它强者为主,而放任白夜和李察不管,只在周边散布了几个斥候监视。

    房间里面的白夜和李察依然在天南海北地聊着,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这时房门忽然被撞开,李察和白夜的目光瞬间落在房门处。

    总算有不开眼的家伙进來了!两人几乎同时想着,凶狠无比的威压狂涌而去。

    可是进來的并不是达克索达斯人,而是圣劳伦斯。老头同时被李察和白夜的目光盯住,瞬间如坠冰窖,两眼翻白,眼看着就要晕死过去。被两大杀神同时盯上的滋味岂是那么好受的?

    老头來得实在太突然,让李察和白夜都颇为意外,立刻收敛了杀意。劳伦斯这才缓过气來,张口就骂。痛骂了几句之后,他才算平复了心情,迈步进了屋里。

    老头扫了一眼蜷缩在屋角阴影里的黑曜,就大咧咧地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对白夜和李察说:“外面打得这么热闹,你们两个就在这里聊天?”

    话是这么说,劳伦斯三言两语地瞬间把话題扯得更远,三个人竟然就这样兴致勃勃地又开始聊了起來,全当黑曜不存在。

    黑曜涌上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以往诺兰德人遇到了他,若不是惊慌失措,就是如临大敌。何尝象现在这样根本就被人无视了?白夜也就罢了,估计自己若稍有异动,她随手就能把自己卸成十几块。可后进來的这个老头又是什么人,弱成这个样子,居然也一副毫不把自己放在心上的样子?黑曜忽然有了一种想法,难道是因为李察?因为他们信任李察,才对他身边的一切都视为理所当然?

    少年魔人胡思乱想的时候,那边三人的交谈忽然停了下來,白夜说:“不太对,看來达克索达斯人学聪明了,他们不肯再在我们这里消耗力量了。”

    李察说:“嗯,他们的主力正在向上城区猛攻。”

    劳伦斯道:“要不你们现在出去,向达克索达斯人的屁股狠狠踢上一脚?”

    李察摇头道:“我敢打赌,如果我们朝那个方向去的话,肯定会遇上大队的强者。说不定还有一个传奇在等着我们。”

    白夜立刻问:“那怎么办?”在谋略方面,她知道自己绝对比不过位面战争出身的李察。

    李察沉吟一下,说:“我们出城,去看看能不能抄了达克索达斯人的后路。”

    “那里说不定也有传奇,不,多半就是有传奇。”劳伦斯皱起眉阻止道。他和达克索达斯人打了几十年交道,对他们的习惯堪称了如指掌。

    “就是要找他们的传奇。”李察笑了起來,说:“白夜,你拖住那个传奇,我來杀其它的人。”

    白夜皱眉,不悦道:“为什么不是我杀人?我可比你快得多。”

    李察给出了一个很简单的理由:“因为我拖不住传奇。”

    白夜无奈点头,道:“如果那里沒有传奇怎么办?”

    李察露出一个带着杀机的微笑,说:“那就活该他们倒霉了。”

    “就这么办!我们走吧。”白夜说走就走,李察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两人在出门之前,白夜忽然回头,对圣劳伦斯说:“老头,你自己小心。”

    “放心,我的运气一向好得很!我就不信那些小兔崽子们知道了我是谁后,还会敢來惹我?”劳伦斯把自己的胸脯拍得砰砰作响。

    白夜点了点头,不再啰嗦,和李察瞬间远去。

    自始至终沒有人向黑曜投去一瞥,似乎那个魔人少年不过是房间里一座装饰用的雕塑,也好象沒有人担心把劳伦斯和他单独留在一个房间里会有什么危险。

    外面的战况正变得越來越激烈,整个日不落之都内不时会腾起一团惊人的火云。

    剧烈的轰鸣爆炸已经蔓延进了上城区。抬头沿着巨大的街道望去,可以看到数片大面积的黑云正在滚滚向前,抵挡着恒久光辉对达克索达斯人的伤害和压制。

    越是靠近要塞中央,战斗就越激烈,各种颜色的斗气和魔法光芒交织着,甚至偶尔还会有一两道光芒划着醒目的轨迹,避过重重拦截,击中浮在空中的恒久光辉火球!每一道攻击打实,都会让火球剧烈跳动一阵。

    在最前方,已是传奇强者激烈交锋的区域,普通人如劳伦斯,根本就呆不下去。那些恐怖的技能几乎都是切割整个空间的,甚至于有的是直接改变范围内的规则,而能量与能量的碰撞更直接是一场场小型爆炸,只要被波及到,就会灰飞湮灭。

    白夜和李察走后,劳伦斯若有所思地坐了一会儿,然后缓缓起身。这时老头似乎才发现了屋里还有一个活物,转过头去上上下下打量了黑曜一阵,把魔人少年看得心底阵阵冰寒,他不但丝毫兴不起伤人的念头,甚至有种恐怖的感觉,在那个老头的目光下好像自己的身体正在被解剖着。

    劳伦斯直看得魔人少年背脊上全是冷汗,这才哼了一声,迈着鸭步,施施然离去。

    少年魔人安静地待在阴影里,丝毫沒有异动的想法。李察那两名吩咐,时时刻刻都会在他耳边回响。

    而劳伦斯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把门关好,这才靠在门上,猛然拍着自己胸口,周身立刻大汗淋漓。他忍不住骂道:“这臭小子,养什么不好,居然还养了一头成年魔人!干他奶奶的,居然还沒有任何控制力量的措施,可吓死我老人家了!还当我是当年哪?现在我可搞不过这头东西!臭小子,等你回來,看我不好好地收拾你!”

    在日不落之都要塞外,已经建立起一个风格迥异的营地。营地距离要塞城门不过数公里,一些足够强大的城防弩甚至可以把弩箭直接射进这个营地里去。

    达克索达斯人把营地建在这个地方,可见其嚣张气焰和势在必得的决心。

    环绕着日不落之都,这样的营地整整有八个。现在的日不落之都城墙对于强者來说,根本就是个摆设,真正有杀伤力的是覆盖了整个要塞的防御魔法阵,以及新增加的恒久光辉。

    李察和白夜如幽灵般出现营地外,打量着这座达克索达斯人的前进营地。虽然时间短暂,但是营地的防御设施已经建设得有模有样,外墙是由一块块宽数米,高十米的黑色巨板拼接而成,靠近墙头的地方满是锋利的倒刺。

    这种拼接技术是达克索达斯人的专长,只要材料足够,可以在半日内就造出一座战地堡垒甚至是城市的雏形。在普通的位面征战中,这无疑会带來极大的优势。但这里是绝域战场,日不落之都数十米高的城墙失去了附魔功能后都等同虚设,这些不过十米高的应急城墙又能有多大用处?

    PS:章节名,多么与时俱进啊。另外,好消息是明天依然可以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