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一当诛绝遇到秘剑

章九十一当诛绝遇到秘剑

    李察脸上泛起一层不正常的晕红,浓浓的血腥气从身体深处开始涌出。这还是他第一次动用牺牲能力发出一个九级魔法。虽然这个女妖之嚎经过数道简化,可是威力也在八级魔法之上。

    这一下达克索达斯人的损失无比惨重,仆蚁的平均等级也有十五级,绝不是可以随意牺牲而不用心疼的。数百仆蚁的损失,完全可以让超级强者大发雷霆,到时候驻守这个营地的强者们不死上几个,是不可能平息它们的震怒的。

    因此还活着的达克索达斯强者们看着李察,连眼睛都已经红了!他们发出各种音调的号叫,狂呼着扑向李察!

    呛的一声轻响,李察的左手中又多了野蛮屠杀的短刀,随即一轮琥珀色的圆月在他头顶浮现。而李察身上则泛起一层淡淡的血气,双手的艳红更是象要滴下!

    眼看着离敌人只有一个冲击的距离了,达克索达斯强者们眼前忽然被一片血光所笼罩!一道道半圆形的琥珀色光芒不断向外射出,就象一道道波涛。然而和当初精灵强者演示的不同,一片片琥珀色光芒上都有或多或少的血色纹路,有些只是淡淡的几条血丝,有些却是整个边缘都被鲜血浸透。

    若从高空俯瞰,会发现在营地的一角,宛若绽开了一朵巨大的染血黄玫瑰。

    一名名达克索达斯强者忽然失去了平衡,纷纷摔倒。只有最强的几个还能站着,但也都手臂环抱,护住了身上最重要的要害。能够在刹那间由攻转守,可见他们反应之快。然而这几名最强者身上忽然出现数道切口,血成片喷出,如同飘摇的旌旗。

    一名身强力壮的龙鳞武者只在嘴上有一道伤口,然而整张如鳄鱼般的巨口却都泛上了一层深深的死灰色,随后就化为缕缕飞灰,最后只在头上留下一个恐怖伤口!

    倒下的强者们这时身体突然诡异地跳动起來,身上骤然出现大大小小的伤口,血成团喷出,再在空中炸成血雾。腥臭的血雾瞬间弥漫,将李察的身影淹沒!

    片刻后,血雾渐渐沉下,李察又从雾中现身。他依旧是双刀斜指地面,不曾动过。只是在他立足处周围,原本的大片尸体都已不见,而变成了一地的破碎尸块。

    真正的生命诛绝,竟是如厮恐怖。当命运之环与生命诛绝和毁灭真名结合在一起时,李察方圆十米之内,就是生命禁区。

    还活着的几个达克索达斯强者终于面露惧色,缓缓后退。而在外围,侥幸沒有进入命运之环杀伤范围的那些达克索达斯人大多根本称不上强者,早就被广场上的可怕景象所震慑,更不敢冲上。

    幸存下來的仆蚁和鼠魔们此刻仍在和灵魂受创产生的剧痛搏斗,他们的挣扎、翻滚和惨叫只会增加族人们心中的恐惧。号称凶悍无双的达克索达斯人,原來也会畏惧。

    血静静地流着,顷刻弥漫成河。

    李察举目环顾,心中也微微震动。他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战果,但当真实的画面映入眼瞳,惨烈程度依然超过了他最大胆的预想。

    他的手和身体看上去依然稳定如磐石,但是只有李察自己才感觉到过度使用力量的后遗症正在全身上下蔓延着。心脏和血脉咆哮着左冲右突,仿佛下一刻就要破体而出。他努力地拉长呼吸,安抚着暴走的内脏,而思绪则有一瞬间的漂移:号称血战永无止歇的深渊极深处,是不是也是这样一幅景象?

    高空中突然传來一阵极为愤怒的咆哮,巨大的声浪震得整个营地都在瑟瑟发抖!高空中那名传奇强者显然已经怒到了极处,直接甩开白夜向李察俯冲而下。但白夜岂是一般的圣域强者?他立刻就为这个举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白夜骤然如轻烟般贴到了他庞大的身躯上,随后空中一朵血花绽开,这名达克索达斯传奇身上突然多出一个半米方圆,深近一米的深洞。他一声痛苦之极的长号,再也顾不上李察,翻身又和白夜战在一起。

    这时空中飘來白夜悠然的声音:“快把余下的搞定,然后來帮我。”

    “滚你的,哪那么容易!”李察愤怒回应。

    他战斗的时间看似短暂,可先是一个以牺牲驱动的女妖之嚎,其后又全力驱动叠加了魔动武装和生命诛绝的命运之环,瞬间全身魔力就几乎被抽干。现在要不是为了震慑余下的达克索达斯强者,李察都想直接倒头就睡。

    李察动了动脖子,嚓的一声将精灵长刀归鞘,只单手提着野蛮屠杀短刀,踏过血与肉覆盖的广场,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达克索达斯强者走去。

    这是一个高壮的昂科雷人马队长,但是前胸和前腿上都有几处深可见骨的伤口,创口上还有明显的撕裂痕迹。尽管受伤极重,他也仍是余下中最强大的一个。看到李察向自己走來,人马队长先是一惊,随即暴怒起來,一声仰天咆哮,一双前蹄高高扬起,就要踏下!

    在间不容发之际,李察忽然左手一扬,一道闪电落下,正好击在人马队长的头上!人马队长被闪电亟得全身颤动,动作猛然一僵。李察已抓住这一闪而逝的空隙,身后拉出一片残像,瞬间冲到人马队长身前,轻若羽毛般贴了上去,然后野蛮屠杀轻轻凿入他厚实的胸肌,直至沒柄。

    战斗于是再度开始。

    李察后退,横移,抬手一记禁锢术放在冲來的另一名达克索达斯强者身上。那名强者动作一滞,随即发力挣脱了魔法的束缚,可是李察已抬步从他身边走过,让他只捕捉到了片片残影。

    李察的残像挥动短刀,从那名强者肋下划过。那名达克索达斯强者看到这里,才愕然低头,发现肋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恐怖的伤口,无数内脏在蠕动,更多的血疯狂喷涌!

    李察已绕过一头摇晃着爬起來的鼠魔,随手在它心口补了一刀,又用瞬发闪电放倒了另一名始终坚持着要倒不倒的强者。

    就这样,李察满场游走着,一记魔法一记补刀,慢慢把一个个幸存的达克索达斯人放倒。他现在的绝对速度并不快,大多是靠忽快忽慢的节奏变化让达克索达斯人露出破绽,再一击破敌。

    可是当一名几乎完好无损的龙人飞快地追到李察身后时,李察速度却骤然加倍,以绝对优势的速度绕到龙人身后,一刀剖开了他的大腿,破掉了龙人的移动速度。随后李察又再次放慢速度,绕着龙人不断兜圈子,终于用承载之书上的两个魔法和四记补刀结果这头龙人的生命。

    还有不到十个活着的达克索达斯人了。他们看着李察的目光,就象看到了天敌。不等李察靠近,他们忽然一哄而散,躲进了营地各个角落。

    李察一时追之不及,只得无奈地叹口气,以他剩下勉强站立不倒的力气,要一个一个洞穴搜过去,实在是无法负荷的体力活。李察拄着长刀抬头向空中望去,现在的他,根本就沒有余力帮助白夜,而只有寄希望于白夜能够带他走。

    天空中的两大强者似乎注意到了营地的战局已经有了结果,那名传奇猛然迸发出凄厉的吼叫,而白夜始终沉默着,身上却开始弥漫浓浓的血气,这是她行将全力动用生命诛绝的先兆!

    高空中骤然炸开一团血色,杀气更如瀑布般洒落!

    那名传奇发出一声凄绝之极的号叫,硕大的身躯直接从血雾中冲出,向黑暗原野深处逃遁而去。白夜在空中凝立着,全身上下都被鲜血浸透,宛若从炼狱中走出的杀神!

    当传奇逃远,她却忽然一头从空中栽落。李察大吃一惊,拼命冲到她要坠落的地方,给她加上了一个羽落术,减缓了坠势,这才跳起來抱住了她。扑通一声闷响,两个人重重栽在地上,翻滚了好几下才完全消去坠力,一时都摔得头晕眼花。

    李察勉强取出承载之书,把里面最后一个魔法用魔动武装吸收,这才得以爬了起來,然后又把白夜扶起。

    白夜全身上下都是软软的,象是失去了所有力气,而且她身上到处都是血,李察一时也看不清她究竟伤在哪里,伤有多重。

    “你怎么样,还能走吗?”李察皱眉问。

    “背我回去,要在老头那躺几天了。”白夜的回答简明扼要。

    “该死的!”李察忍不住咒骂了一句,然后说:“你不是还想杀掉这个传奇吗?我还指望你能够过來帮我,把我拖回去呢!”

    “那个传奇比预想的还厉害,另外你再不走,我们就都走不了了。”白夜道。

    李察哼了一声,把白夜扛在肩上,大步向营地外奔去。

    几名达克索达斯强者纷纷从藏身的地方探出了头,望向远去的李察,一时犹豫不定要不要去追击。最初的恐惧一过,他们骨子里的凶性又开始抬头。

    李察似有所觉,冷笑几声,索性站定回头,看着这几个半藏半露的家伙,摆出一副等着他们过來的架势。可是现在还能够活着的家伙,却沒有几个是真正敢于舍生忘死的,被李察目光一扫,慌忙躲回藏身之处。

    李察重重哼了一声,这才抱着白夜一路远去。

    PS:距离周末越來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