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二 疗伤

    片刻后,李察越过日不落之都的城墙,重新沐浴在恒久光辉的光芒下时,不由得松了口气。他忽然有所察觉,立刻抱着白夜躲进了身边一间废弃的房屋里,收敛了全身的气息。

    天空中突然吹起了狂风,阵阵腥臭涌來,又夹杂着声声咆哮。在天空中,一队队达克索达斯强者正全速飞过,飞向城外的营地。显然,他们这次的进攻再次被击退了。

    李察暗叫侥幸,如果再晚一步,恐怕就会和撤退的达克索达斯人迎头撞上了。他靠在墙边,怀抱着白夜,将她的脸埋在自己的胸膛处,并且用仅存的魔力弄了个简易的伪装魔法,以免她的气息外露,然后就安静地等着达克索达斯人远去。

    片刻后,远方突然又传來几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如此声势,只有传奇强者才有可能办到!李察明白,他们一定是发现了营地的惨相,才会如此震怒。

    那个营地中留守的强者数量虽然不少,可全都有伤在身,战力大打折扣。这些强者都是在此前的战斗受了伤,无力再打一场苦战,才留在营地内借助仆蚁分泌的营养液帮助治疗的,沒想到却被白夜和李察趁虚而入,几乎将所有的伤者一网打尽!如此损失,想必在整个围攻日不落之都的过程中,亦未有过。

    想到这里,李察唇角终于浮上一缕久违的微笑。

    直到目前为止,达克索达斯人对日不落之都的攻击都颇为克制。他们会在大量黑魔法师的掩护下攻入城内,寻找诺兰德强者战斗。

    黑魔法师可以制造浓雾,暂时阻挡和削弱恒久光辉带來的伤害,让已方强者可以发挥出接近全部的战斗力。而当黑魔法师的魔力行将耗尽,达克索达斯人就会撤退,并且尽可能地把一切能够救回去的伤员带走。

    他们很少选择硬顶着恒久光辉的照耀战斗。毕竟在绝域战场这个特殊的地方,军团要塞的象征意义大过军事意义,绝域战场的本质还是让对方失血,杀伤对方的圣域强者。

    达克索达斯的策略就是在相对有利的环境下尽可能地杀伤日不落之都内的人类强者,如果把强者都杀光了,那么日不落之都也就自然陷落了。

    作为围攻的一方,达克索达斯人可以随时进入日不落之都,因此不管他们來或者不來,恒久光辉都得维持燃烧。这样下去,日不落之都坚持不了多久。虽然貌似只要围而不攻,等日不落之都的祭品烧完,军团要塞就要易主。不过达克索达斯人同样也耗不起,他们不可能长时间围困住日不落之都。

    等诺兰德的强者们反应过來,并且取得了准确的情报,达克索达斯人在日不落之都局部战场上的绝对优势就会被打破。现在另外两大帝国驻守的军团要塞中,强者数量正在不断增加,而且出击频率也越來越高。达克索达斯人对这两座军团要塞的封锁正在承受越來越大的压力,封锁线被击穿是迟早的事。

    双方都耗不起的情况下,就自然而然在攻防节奏上达成了平衡。

    这时李察终于长出一口气,确定了暂时安全,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居处。这里居然奇迹般依然平静,比之离开时沒有增减一砖一瓦,看來此次大战,达克索达斯人果然是有意避开了这块黑色的领域。

    劳伦斯所住小屋的两扇破门关得死紧,李察敲了半天都沒有人应答,但是老头的气息分明清晰地在房间,并且也沒有其它异常情况。最后他终于耐心告罄,一脚踹开了门,这才发现老头缩在床上,用被子裹着头,正在瑟瑟发抖。

    李察双眼喷射光芒,在解析能力之下老头的状态一目了然,知道他根本就沒有任何伤势,一时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气,叫道:“老头!快点起來,救人了!”

    劳伦斯听到是李察的声音,这才敢把头探出來,说:“又是白夜?”

    “不是她还有谁?”李察沒好气地说,他现在算是领教了白夜的疯狂。

    明明可以慢慢和那传奇磨一下,她非要在最后时刻突然死拼一把。就算那传奇伤得比白夜还重,又能怎么样?达克索达斯人出了名的生命力强盛,刚才那个明显属于稀有魔物一类的强者就更是如此。白夜可沒这种恢复力,她只是靠着劳伦斯的医术才得以快速恢复,然后再出去打个半死回來。

    李察现在多少有点理解老头偶尔暴走时的心情了。

    劳伦斯果然熟练地吐出一连串粗口,同时飞快地准备好了治疗的一应器具,指挥李察把白夜放平,直接把几大桶水倒在她身上,将血迹冲洗干净,这才开始检视一个个伤口。

    看到劳伦斯聚精会神的样子,李察忍不住道:“她沒事吧,先帮她处理一下,然后再來看看我的伤。”

    “去去,一边呆着去!你的恢复力又不比达克索达斯人差多少,跟头熊首督军似的,不!你简直就是一头熊首督军!另外你不是号称把我的治疗医术学去了一小半吗,那还治不了你自己?你能够拖着白夜跑回來,就沒什么大事,别在那里装伤!”劳伦斯一边下刀如飞,一边如连珠炮般数落着李察。

    李察无奈,只得自行拿了一套工具,脱了衣服,洗净身上血痕,开始处理伤口。他一放松下來,胸肋上立刻张开了一道恐怖伤口。这道伤口足有半米长,横切开了李察的胸腹,连里面内脏都伤了不少。李察深吸了口气,结果伤口中立刻喷出一道血水。

    劳伦斯在旁边骂道:“呼吸放缓!你在找死吗,小子!”

    李察立刻稳定住情绪,缓缓呼吸,一边检查伤势,一边慢慢思考处理方案。反复思考无误后,他才开始动手。

    达克索达斯人的攻击往往都带有混乱和黑暗属性,对诺兰德人类而言与剧毒无异。治疗处理的第一步,往往就是把沾染了最多黑暗混乱力量的腐肉去掉,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尽可能多地把丝丝缕缕的负面力量抽出來,然后才能靠强者们比普通人强悍数十倍的生命力恢复。

    李察还是第一次切削自己的脏器,那是一种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滋味。就算他意志再怎么坚定,第一次做这种事,总还有些惴惴不安,索性他的双手还是稳定的,稳定得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本能。

    但是一刀两刀下去之后,李察就渐渐宁定下來,开始细致而认真地处理伤势,双手格外的稳定,就象切割的是别人的身体。

    腐烂部分一去除,肉眼可见的缕缕黑烟也被抽掉大部分,剩下的鲜活肌体就开始快速蠕动,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生长出肉芽,填补被切除的部分。

    李察亲眼看着这个过程,心中已是一片平静。

    房间里一片静谧,只有偶尔刀具碰撞的声音,以及锋刃划过大面积皮肤或脏器的微响。李察终于处理完了自己的伤口,随手拿过一片劳伦斯特别处理过的兽皮,贴在伤口上,将它封住。

    “小子,你看,这不是做得很好吗?把那急救包带一个在身上,今后说不定哪一天就能救你的命。千万不要什么都靠着神官,你身边可不一定时刻都能找到他们。而且神官说白了就是神的傀儡和传声筒,说不定你哪天得罪了神,就会发现沒有任何神官肯给你治疗,就算他们肯也放不出神术在你身上。”劳伦斯唠唠叨叨地说。

    李察却是有些不服,他第一反应就想到了流砂,而和流砂之间的关系,又岂是一般的密切紧密?于是忍不住说:“那我还可以找永恒龙殿的神官们……”

    “你怎么知道不会获罪于永恒与时光之龙?那头老龙确实高高在上,但它难道就不是神了?”劳伦斯冷冷地说。

    李察一时语塞,想不出什么來反驳。他自己献祭无数,以至于都弄到了一个时光旅者的称号,怎么会获罪于永恒与时光之龙?而且他所获得的神恩之多,多到了可以替流砂还债的地步。只要他还能驱动魔法笔,祭品和金币就是源源不绝。

    不过李察早就领教过劳伦斯的固执,老头似乎天然就对永恒与时光之龙有强烈的偏见,光看他空有一箱子顶级祭品却不肯去献祭就知道了。虽然生命激流类的神恩出现机率较少,可毕竟不是沒有,圣劳伦斯现在却连碰碰运气都不肯了。所以李察明智地选择了不去反驳,不然的话又是一场沒完沒了的辩论。虽然他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但是刚才那场鏖战透支了太多体力,现在疲劳开始缠上了他。

    此时劳伦斯已经稳定住了白夜的伤势,用一袭白布盖住了她的身体,不知道是用了药,还是白夜也太过疲劳,她的呼吸平稳细微,陷入了沉睡。

    老头仔细地擦干净手,回头看到已经拿着一个酒瓶开喝的李察,皱眉道:“这个时候喝酒对你的身体不好!”

    PS:近日小有不顺,权作生活磨砺。另外周末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