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三 征用 上

章九十三 征用 上

    李察扬了扬酒瓶,说:“随意喝点放松一下,不然的话死得更快。坏心情才是生命真正的敌人。”

    李察最后一句话是引自神圣同盟开国皇帝查尔斯大帝的名言。多少年來,这句话不知道被多少人曲解引用过,李察亦是其中之一。劳伦斯看了看酒瓶里只有小半瓶酒,只是摇了摇头,说:“你现在应该拼命的吃。”

    “饭还沒送來呢。”李察耸耸肩道。每当血战之后,李察总喜欢喝上几瓶,这会让他积郁的杀意悄然宣泄。

    劳伦斯忽然问:“那个魔人,你准备怎么处理?”

    李察一怔:“怎么处理?就那么放着吧。我当初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沒有杀他。”

    劳伦斯皱眉道:“这里是绝域战场,不是诺兰德。而且那个魔人并不是小孩子,是一个不错的战士,你天天把他放在身边,找死吗?”

    “这算是另外一种锻炼吧!他要是能杀得掉我,算他本事。”李察淡淡地说,自然而然的就展露出强大的自信。

    “可是你养着个魔人干什么?”劳伦斯继续追问。

    李察挠挠头,说:“沒什么特殊想法,一时心血來潮而已。既然一开始沒有杀,他又听话,现在就有些下不了手了。”

    “你抓到的这个魔人和其它魔人不同,依我看,很可能是魔人中的王族,他们自称达什么的那个种族。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的价值可就比其它魔人要大得多。这意味着……”劳伦斯沒有继续说下去。

    “意味着什么?”李察追问。

    “意味着这个魔人的存在一旦曝光,很有可能被军团要塞征收。一个魔人王族的价值,比你想象得要大得多。我们需要这样的样本进行研究,而且是越多越好,完好的**样本就更加难得了。他可以让我们知道魔人的力量來源是什么,弱点又有哪些,从而可以让我们今后在和魔人的战斗中更加有针对性。你应该知道,在达克索达斯各种族中,魔人比其它种族的威胁更大,因为他们的社会形态完整,最普通的个体都有很高的智慧,甚至称得上狡猾。”

    李察皱眉,他很能理解劳伦斯的这些话。就象他自己也在分割和收集材料的过程中不断熟悉达克索达斯人的构造,以便更有效率地击杀他们。

    可是这个魔人虽然是一时心血來潮才保留下來的,但这些天的相处下來,李察对待他的心态却又有了些许的变化。少年魔人小心翼翼的,从來沒有踏出过房间一步,亦沒有做过蠢事。让李察渐渐忘记了他是一个极度危险的魔人,而是把他看成了类似于宠物一样的存在。

    虽然知道劳伦斯说的是实情,但李察现在却感到心里一阵不舒服,有些难以接受魔人即将遭遇的命运。可是把他放了吗?放走了他,今后又会有多少诺兰德强者死在他的手上?毕竟这个少年魔人是达克索达斯的王族,等他完全长成又是一具收割生命的恐怖战争机械。

    “征收?”李察皱眉问。

    “是的,征收。在绝域战场上,如果军团要塞的高层认为有合适的理由,就可以征收所辖强者的财物。当然,这有严格的限制,可是一旦作出了征收决定,就具备了强制性。”

    “但是这个魔人是我捕获的,按我的理解,他属于我的私人财产。”李察道。

    “在任何一个军团要塞,一个魔人王族都会被强制征收的。当然,他们事后会给你足够多的补偿,甚至会远在应有的价值之上。”劳伦斯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才意味深长地说:“从整个战争的角度考虑,我肯定会站在军团要塞的一边。”

    李察继续皱眉,沉思起來。

    其实这个魔人根本就是他计划之外的东西,而且从來都沒细想过关于他的归宿或者是利用计划。说到利用价值,倒肯定是交给军团要塞的效率更加高些。李察自己只是在构装和魔法阵方面有专长,对于魔法生物学造诣就很是一般。劳伦斯说得很对,于公于私,这个魔人被征收都是天经地义的。可是李察就是觉得有些不舒服的地方。

    就在这时,李察意识深处的某根弦突然拨动了一下,让他刷的一下站了起來!

    劳伦斯被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刀掉在地上,问道:“臭小子,究竟怎么了,把你吓成这样!”

    李察再度感应了一下,才道:“不对,有一个我的追随者居然也到了绝域战场,我还是刚刚感应到!不行,我得过去看看,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匆匆告别了劳伦斯,李察即刻向上城区匆匆赶去。刚才那一瞬间的感觉特别清晰,那分明是水花!虽然现在感觉又变得若有若无,却也足够李察判断方位了。然而这有限的联系不足以让李察了解到她现在的状态,也无从知道她为何会來绝域战场。李察在奔行中已经呼唤了她好几次,却丝毫沒有得到回应。

    此刻在上城区最靠近中央广场的一座高大神殿内,正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大殿内只点了几根昏暗的火把,焰苗是诡异的青蓝色,半透明,沒有肉眼可见的烟,却不断散发出一种浓得几乎发腻的香气。

    大殿深处几乎都是黑黝黝的,只能隐约看到物体的轮廓。那里正坐着一个面目阴沉的中年人,正是一直待在龙德施泰德身边的那位传奇法师。

    此刻他一脸倦容,眼圈的颜色已经深得发紫,双眼中布满了血丝,脸颊都有些浮肿,眼袋和嘴角的皮都深深向下垂着,一如那被汗水打湿的乱发。

    他端坐着,手里拿着一个硕大的金杯,里面盛放的是一杯混浊粘稠的液体,还有微微的腥臭,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做出來的饮料。他一口一口地喝着,粗重的喘息明显开始恢复。

    在他面前数米处,摆放着一个由黑色岩石砌成的石台,上面蚀刻着多层极为复杂的魔法阵,偶尔会有几点金砂般的微光闪过。法阵中央正躺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强者,此刻已经沉睡过去。

    几名武士走进大殿,看到祭台上的那位年长武士已经脱离了危险,个个都面露喜色。

    “他沒事了,抬走吧。”中年人挥了挥手,显得十分疲倦。

    两名武士抬走了那个年长强者,又有一名武士抱进來一个昏迷的少女。

    为首的武士走到中年人面前,恭敬地说:“尊敬的黑廷斯殿下,这里还有一位伤者,恐怕只有您才能把她救回來。”

    这个中年人,就是常年以日不落之都为家的传奇法师黑廷斯,也是魔法生物和灵魂学的大师。

    “为什么需要我动手?永恒龙殿那些神官都干什么去了?”中年人的声音中倦意十足。

    “她的灵魂中被人设下了强大的保护,永恒龙殿的神官们都无法破解,因此无法检视她的灵魂是否受到了损伤,只能求助于您了。”

    中年人精神略长,露出一丝感兴趣的样子,阴森森地笑了几声,说:“那些自视甚高的家伙们终于承认自己不如我了吗?这倒还真是几天來难得的好消息。不过什么人设下的保护,居然让永恒龙殿那些家伙也束手无策,我倒还真有些想知道了。”

    中年人终于站了起來,不过起身的过程需要撑着扶手才能完成,整个手臂都在颤抖,显然体力透支得厉害。

    武士们都露出崇敬的神色,在刚刚结束的大战中,包括黑廷斯在内的三位传奇死死顶住了对方的五位传奇,一直拖到黑法师团魔力耗尽,恒久光辉得以重新绽放出最大威力,这才最终击退了达克索达斯人。而在战后黑廷斯还不得休息,需要出手救治那些灵魂受损的强者。以至于堂堂一位传奇法师,居然会累到站都有些站不稳的地步。

    所以尽管黑廷斯有诸多的怪癖且脾气极差,但在日不落之都依然享有广泛的尊敬,就如劳伦斯当年那样。

    见黑斯廷点头,为首的武士急忙让人把少女放在魔法阵上。

    黑廷斯目光终于落在少女身上,稍稍看了看,就勃然大怒,森然道:“一个连圣域都不是的小丫头也要浪费我宝贵的本源魂力吗?这是谁的主意,你们觉得这个玩笑很好玩是吗?”

    虽然黑斯廷累得似乎随时都会晕过去,可是一旦发怒,整个大殿温度却骤然降低,几位圣域武士更是惊得脸色惨淡。传奇法师动怒,那种雷霆般的威压,并不是任何圣域都能够轻易抵抗的。

    为首的武士即刻单膝跪地,诚恳地道:“殿下,她已经和我们并肩战斗超过一周了。虽然她确实还不是圣域,但是战力并不在我们中任何人之下,已经在战斗中格杀了三个达克索达斯人。这次大战,如果不是她以一已之力拖住了对方的人马督军,我们这一队人恐怕要死伤惨重。”

    黑斯廷脸色稍和,再次仔细打量了一下少女,说:“这么说,她将來倒是有潜质成为天位圣域,也还算对得起我的本源魂力。你起來吧,过去你帮我做了不少事,这次既然你也肯为她说话,那我就尽力好了。”

    PS:状态逐渐恢复,加更正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