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四 征用 下

章九十四 征用 下

    “感谢殿下!”武士首领大声说,神情微微激动。他可是很清楚黑斯廷的本源魂力有多宝贵,这句轻描淡写的‘我尽力’意味着什么。如果不是少女与他们并肩战斗至今,每次都给同伴带來无限生机,这次更是以牺牲自己的方式救了太多的同袍,武士首领都无法提出这样的要求。

    “她叫什么名字?”

    “她只是自称银狼,我们也就都这样称呼她。”

    “银狼?哦,很有意思的名字,我确实在她身上闻到了银狼的味道。”说着,黑斯廷挥了挥手,道:“你们先出去吧,我先看看她灵魂守护力量是什么。另外,记得查查这次达克索达斯人的尸体中有沒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有的话就给我送來。”

    最后的一句话,是黑斯廷每次都会有的要求,因此武士首领答应了,就率领着手下退出了大殿。

    等一众武士离开后,黑斯廷把手轻轻放在少女的额头上,双眼中渐渐泛起一片惨淡的绿色。在这绿色光芒的映射下,少女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而代表着灵魂的光点开始浮现。

    黑斯廷忽然咦了一声,脸上现出极为惊讶之色,心里瞬间转过了无数念头。“好厉害的防护手段!只论防护的话,这……这水准完全不在我之下!诺兰德还有这种精擅灵魂的大师吗,难道是那几个老家伙中的一个回來了?等等……这个是什么……哦,我明白了!如果不是这个防护,这头小母狼早就死了。不过现在她的灵魂损伤得也够厉害的,很棘手……”

    黑斯廷双眼中绿光敛去,注视着宛若沉睡的少女,神色颇为复杂。片刻之后,他才叹了口气,自语道:“唉,算了,谁让我已经答应了他们呢!这次倒是亏大了,要想不得不休养的话,恐怕得动用那件东西了。”

    他走到旁边一个古老的储物柜前,从里面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陶罐。

    这是个充满了蛮族风格的陶罐,做工颇为粗糙,花纹上的色彩已经多处斑驳脱落,罐体甚至都不是纯正的圆形,仿佛工匠漫不经心做出來的残次品。

    如此粗制滥造的东西,黑斯廷却显得非常在意,神情极是小心。他撕开陶罐的泥封,将里面粘稠浑浊的液体一饮而尽,立刻打了个嗝,居然喷出一口黑火。随即黑斯廷的脸上就有了血色,并且迅速红润。

    传奇法师再度走到魔法阵石台前,伸手在石台上一按,立刻激发了全部的魔法阵,随后他的双眼就射出两道绿光,照射在少女的脸上。

    在那两束碧绿光束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黑点顺着光柱投入到少女的体内。如果目力足够好,就能够辨别出那些黑点竟然是一个一个生物的影像,有猛兽,也有各种奇特的种族,甚至还可以看到一些达克索达斯人的身影。

    每个影像投入到少女体内,都会被她灵魂光点所吸引,然后那原本黯淡如将息烛火的灵魂光点就会变得明亮一些。

    每一个影像,都是黑斯廷储存并且炼制成功的灵魂片段,这些灵魂片段就是他的特殊血脉力量源泉。

    大殿中昏暗阴森,时时掠过的碧绿光芒仿佛來自幽深无尽之处的异世界,气氛凝滞恐怖。

    而在城门区的街区内,是一片大战刚刚结束的凌乱,崩断破碎的石墙街面都带着新鲜的伤痕。这座矗立了千万年的城市有着无数这样的伤口,虽然也会被修缮,但总不能复原到毫无痕迹可寻。于是风化程度不一层层叠叠的裂痕,恍若一部无字的历史记载。而现今交战的双方,甚至已经跨越了一个文明,使得它展示的内容变得格外沉重。

    街区十分宁静,诺兰德的善后队伍还沒來得及清理到外围,而达克索达斯人已经全部撤离,短期内也不会再摸进來。

    于是可以发现一个小院里,有个老头悠闲地蜷缩在一把躺椅里。劳伦斯正沐浴在恒久光辉的光芒下打盹,法阵的光芒堪比太阳光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对他一些积年的老伤颇有好处。多少年也难得遇上一回恒久光辉,老法师自然要把好处用到极致。

    就在这时,院外忽然响起一阵纷乱急骤的脚步声,來人显然非常焦急,但他们到了院门口就自觉停了下來。

    一名黑瘦的汉子透过破烂的院门向里面一望,恰好看到正在庭院中闭目养神的劳伦斯,脸上立刻现出喜色,叫道:“劳伦斯殿下!”

    劳伦斯殿下?老头已经好久沒听过这个称呼了,现在的日不落之都,只有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來的人,才会用这个称呼。

    久违的尊称,让劳伦斯收起了一大半的坏脾气,只是懒洋洋地翻了个身,连眼睛都沒睁开,故作矜持地说:“你们应该知道我不喜欢午睡的时候被人打扰。这么好的阳光,浪费了就可惜了。”

    那名黑瘦男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恳切地说:“殿下,这几位战士都受了非常重的伤,今天神官们的神术全都用完了,而且其中有两个的伤势重到神官都治不了!现在整个日不落之都,就只能您能够救他们一命了!”

    劳伦斯听了,胡子一翘,立刻从躺椅上跳了起來,叫道:“那你们还呆站在外面干什么,还不赶紧进來!”

    劳伦斯指挥着众人把几名伤者都抬到院子里,再搭起了几个临时的台子,把伤者放好,就开始一一为他们检视伤势,一边唠唠叨叨:“哼,黑小子,我倒是还记得你。当初不过是随手帮你治了治伤,你倒是一直都挺尊敬我的,算你还有点良心。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些人就是再死个一百次,都不可能打扰我的午睡。龙德施泰德那个老顽固,以为有了黑斯廷就什么事情都能够解决了?想当年,要不是我……”

    涉及到传奇人物的传闻八卦,黑瘦男人自然沒有什么可插嘴的地方,只是在一旁惟惟诺诺。而武士们则分散立在四周,用敬畏的目光看着劳伦斯毫不手软地切开了同伴的胸腔,手势轻松自如,似乎不过在餐桌上切开一块牛排那么轻易。

    劳伦斯的这门手艺其实也有个名字,**炼金,仅这个名称就听上去一股阴森之气,而且这是一个比傀儡炼金还要冷门的技艺。虽然有炼金两个字,但是严格意义上來说,已经脱离了魔法的范畴。

    关于这门技艺的來源有很多种说法,最常被采用的一种是**炼金脱胎于傀儡炼金,傀儡炼金是对造物,而**炼金是对自然生命,也因此,传承这门技艺的大多是魔法师。

    就在这时,送伤员來的一名武士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用力在空中嗅了嗅,突然拔出佩刀,寒声道:“大家小心!这里有魔人的臭味!”

    一众武士瞬间就作好了战斗准备,就连伤员们也都握紧了能够摸到的武器。在绝域战场上,所有人都把战斗变成了一种本能,至少是生活的一部分。

    最初发现端倪的那名武士猛然一个转身,越过一堵早已倒塌的墙壁,冲进旁边的院子里。

    那是李察的居处。

    事情发生的实在太突然,劳伦斯才刚刚发现不对,李察的居住已然发出一连串沉闷的爆响,显然战斗得极为激烈!

    “住手!那是李察的住处!”劳伦斯尖声大叫。

    最初那名武士沉声回应:“李察大师的屋子里躲了一个魔人!您放心,我有分寸。”

    劳伦斯最终叹了口气,说:“那个魔人是李察的俘虏,不要伤害他,你们出來,我來劝劝他吧!”

    那名武士似乎沉滞了一下,随即还是依言从房间内跃出,他弓着身体,紧盯着面前的少年魔人。黑曜也从房间内走出,不过他东张西望,神情显得非常紧张。在他身后,还跟出了另外两名人类强者,黑曜等于是被从房间里逼出來的。

    短暂的战斗,双方身上就都添了不少的伤。可见黑曜所说自己战力不差并不是虚言。

    劳伦斯看到这一幕,心中暗叹,对黑曜说:“你不要抵抗,对,就是这样。不会有事的……”

    黑曜果然慢慢放松了戒备,就在这时,他眼前黑影一闪,后脑上遭到了沉重一击,一阵天旋地转,再次晕了过去。在黑曜的身后,正站着那名黑瘦男人,他一击如电,趁着黑曜放松的时刻一举制服这名少年魔人。

    这名黑瘦男人此时已经是二十级的天位圣域,动作之快就连劳伦斯都來不及阻止。此刻他一脸惊喜,低头检查了一下少年魔人,立刻叫起來:“是达尼克洛斯族!”

    另一名盔甲制式有异于其它人的武士立刻说:“黑斯廷殿下一直在寻找达克索达斯的王族!这太好了,我们把他交上去,元帅和殿下一定会重重奖励我们的!我这就去报告黑斯廷殿下!”

    那名武士转身就要离开,劳伦斯终于叫了起來:“站住!我说过了,这是李察的私人俘虏,与军团要塞无关!在李察回來之前,谁都不能带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