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五 黑瞳

    一众武士面面相觑,最终那名准备离开报讯的武士说:“对不起,劳伦斯大师,这件事关系重大,我必须得告诉黑斯廷殿下。”说完,他再也不理会暴跳如雷的劳伦斯,径自远去。

    那名黑瘦男人微低着头,不敢接触劳伦斯的目光,只是说:“抱歉,劳伦斯殿下,我们沒想到在李察大师的房间里居然会有一头魔人,开始还以为是沒有來得及逃走的余孽,但无论如何都沒有想到居然会是李察大师的俘获物。不过达克索达斯人凶残成性,压根就沒有投降的先例,您千万别被他们表面上的假象给骗了!”

    劳伦斯叹了口气,目光掠过在场众人的面孔。他们当有迷惘的,有苦思的,但大多数人望向魔人的目光,却是充满了仇恨。如果不是黑瘦男人提到了达尼克洛斯王族的重要,恐怕这些武士早就扑上去和黑曜拼命了。

    此事突如其來,劳伦斯也知道自己在其所能发挥的作用沒有多少,毕竟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位圣构装师了。

    黑瘦男人小心翼翼地说:“劳伦斯殿下,这些伤员不能再耽误了。”

    劳伦斯再次看向伤员们,丰富的经验让他看出这些人的伤势都极为沉重,再不动手就要來不及了。他们在与达克索达斯人的战斗舍生忘死,却不应该为今天的冲突负责。老头沉重地叹了口气,重新拿起了刀具器械。看到他这一举动,几乎所有人都出了口长气,伤员们的眼也重新有了神彩。

    沒过多久,空忽然传來一阵尖锐的破空声,两名全副武装的强者和一名大魔导师全速飞來,他们一落在院落里,就看到了被打昏的黑曜。

    那名大魔导师检查了一下黑曜,立刻面露惊喜,道:“沒错,确实是达尼克洛斯族,而且是活的,沒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那就好!”一名同來的年圣域武士道,他转向院落的众人,最主要还是对劳伦斯说的:“元帅已经决定征用这头达尼克洛斯魔人。具体补偿事宜,将会在今天晚上的例行会议讨论。请将元帅的决定转告李察大师,这头魔人我们现在就带走了。”

    这三个人是龙德施泰德元帅的直属卫队,在日不落要塞拥有极大权限,他们说出的话就相当于元帅的命令。直属卫队的成员一向不到十个人,他们的权力都是有代价的,在每场大战,最危险的地方、最危险的任务从來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所以他们对要塞的忠诚无可置疑。

    面对直属卫队的要求,劳伦斯也无力拒绝,只能颓然一声长叹。老头已经预感到了这件事的后续会十分麻烦,因为李察对待这个魔人的方式很特殊,还因为李察素來最讨厌别人把决定强加给他,阿克蒙德都是天生的叛逆者。

    此刻在央区,李察正在四处寻找着水花的行踪。

    到了这里,才结束不久的大战余势未歇。空间的各类魔法元素、自然元素和位面本源还是活跃而混乱着,尚未完全平静下來,甚至于还有极为微弱沒有完全消失,但也已经毫无秩序和意识可言的灵魂力量。

    在如此之多的强烈干扰下,李察感觉到无法确定水花的具体方位,只知道她就在附近,而两人之间的灵魂联系竟然有变得越來越弱的迹象。

    李察皱起眉,他直觉到这种弱化不仅仅是因为被紊乱的力量波动干扰,难道水花遇到了什么危险?

    转过一条大街,前面就进入了央区核心区域里,眼前的景象更加凌乱,到处都是激战后的狼藉,有几栋建筑还在冒着滚滚浓烟。受伤的强者随处可见,许多在诺兰德呼风唤雨的圣域强者,现在就只能象战场上最普通的伤兵一样,靠坐在路边墙根上,双眼茫然,等待着救治。

    大街上依然有着爆炸的痕迹和大片血迹,墙壁上甚至还可以看到溅在上面,还沒來得及清理的内脏碎片。

    到处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并和如同死鱼般的腐气腥臭混在一起,人欲呕。

    能够看到的神职者就只剩下了几名永恒龙殿的年轻牧师,她们來回奔走着,检视着一名名伤者的伤势,治疗的手段也换成了药剂和绷带,再也不见她们施放神术。

    高等级的神官们则是一个都看不到,她们早就用光了神术,现在全都回到神殿内部冥想去了。在更上一层的神殿区,可以看到永恒龙殿大门口的台阶上放着一排排的担架,那是伤重到已经站不起來的战士。

    偶尔会从永恒龙殿的大门内匆匆走出一个高级神官,等候已久的几名武士就会立刻把一名伤者抬过去,接受神术救治。而那名神官在释放一两个神术后,就又会返回神殿。

    接受治疗的伤者并沒有治愈,有的依然要被人抬着走。高级神官的神力极为宝贵,治疗的底线是以不留下大到影响未來战力的残疾。在最困难的时候,神官的治疗甚至只能是让伤者保住命而已。

    台阶上的队伍还很长,一名名伤员沉默地忍受着伤痛,看着神殿深沉的大门,等待象征着存活希望的神官们出现。

    这一幕幕景象,李察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就连他自己,现在也要依靠身体的恢复力而愈合伤口。在法罗时那种由神官一包到底的奢侈是再也享受不到了。

    但这样的战后景象,每看到一次就还是会让李察心底震动一次。而另一方面,也让他心更加担心,加快了寻找水花的速度。

    李察已经沒有什么好办法,只能一个个人问过去,问他们有沒有看到那个样子的少女。这是最笨的办法,却是当前混乱情况下最有效的办法。日不落要塞内加上各种后勤和支援人员,也不超过万人。只要耐心搜索排查,多花点时间,就一定能找到水花。

    李察现在焦急的是水花究竟伤得重不重,就算找到了她,又能否得到及时的救治。

    好在不少人都认得李察,神圣同盟的皇家构装师是每个强者都想要结识的。他们很热心地回答李察的询问,甚至有些人热切地想要陪着李察寻找。可是看到他们的伤势,李察全都婉拒,继续自己去寻找。

    当李察再一次离开一堆围坐在篝火边的强者时,忽然神情一滞,他和水花的联系突然彻底断,这次,他可以肯定是被外力所切断的!

    李察只觉得心底腾地升起一道火焰,头脑微微眩晕,随即发疯般地在大街上奔跑起來。

    同一时刻,在大殿深处,黑斯廷洗干净了双手,又擦去了额头的淋漓汗水,颓然坐倒在自己的座亿,缓缓闭上了双眼,疲累欲死。

    石台上的魔法阵已全部点亮,光芒构成了一个透明的光罩,将少女笼在其。

    少女深沉地睡着,身上的魔纹构装时明时灭,宛若梦幻般的美丽。在她身体上方,另有一个半透明的少女影像,和她面目容貌一模一样。那虚幻的少女时而如狼般狂奔,时而长时间蹲伏,如在守候猎物,更多的时候,她是在一个人茫然地在徘徊着,似乎不知该向何处去。也有时她会蜷缩起來,自己给自己取暖。

    那是水花的灵魂。

    黑斯廷缓缓张开眼,看了一眼台上沉睡的少女,又闭上双眼,“真沒想到在她灵魂里居然有如此多的罕见力量,还有灵魂守护存在。嘿,看來这小丫头还不简单呢。”

    传奇法师轻敲了两下扶手,一名佝偻着身子的老人就缓慢从黑暗走出,他摸索着打开了黑暗的一个储物柜,倒出小半碗如血浆般的东西,双手捧着递给了黑斯廷。

    当他走近传奇法师时,大殿昏暗的火把才照亮了老人的脸,他赫然有一双空洞的眼眶,里面根本沒有眼珠。

    黑斯廷接过那碗黑血,一饮而尽,这才感觉好过了些。

    这时殿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三名元帅直属卫队的卫士通报出自己的位阶和名字,然后走进殿内。

    为首的大魔导师向黑斯廷行了一礼,恭敬地说:“殿下,我已经确认过,那名魔人确实是达尼克洛斯族,而且几乎是完好无损的。我现在已经把它给您带过來了。”

    “确定是达尼克洛斯族?”黑斯廷失声道。他抛开了一贯端着的架子和矜持,竟从椅子里跳了起來,大步奔到被两名元帅卫士牢牢抓住的少年魔人前,用手指撑开魔人的眼皮,仔细观察着下面的双瞳,越看就越是激动,连声说:“好好!不光是达尼克洛斯族,而且血统非常浓郁纯正!看它的这双眼睛,黑得如此清澈!他很可能是王族的王族!哈哈,哈哈哈哈!”

    传奇法师如癫狂般大笑起來,笑得渐渐喘不过气,到后來开始剧烈的咳嗽,甚至不断有血沫被咳了出來!

    三名元帅卫队的人吓了一跳,大魔导师和黑斯廷最熟,他沒胆对传奇法师放安抚魔法,只能用语言劝说,试图让他安静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