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七大 大局

章九十七大 大局

    大魔导师所有的瞬发魔法都被捏回了肚子里,所谓瞬发魔法也是需要一点点时间來调用魔法力量的,这对大多数人來说或许比一次呼吸更短暂,但李察就抓住了这一闪而逝的空隙,一举制住了他。

    大魔导师直到被提上空中,才意识到自己生死已操于人手。

    这只是刹那间事,李察就已在一个传奇和两个强大圣域面前,拿下了魔力远超自己的大魔导师。虽然李察有突袭之嫌,可这仍等如是抽了四位强者,特别是传奇法师一记狠狠的耳光。

    李察高提着大魔导师,环顾一周,才淡淡地说:“你们以为我不敢动手是吗?显然你们想错了。黑斯廷大师,你打算怎么样处置黑曜?”他的语气里有极为危险的信号。

    然而黑斯廷却一点也沒有动怒的意思,反而露出了一个笑容,虽然被他满是皱褶的脸衬得有几分阴森恐怖的气息,但却真是在笑,而且相当愉悦。

    以坏脾气闻名的传奇法师似乎并沒有感到被李察的举动所冒犯,紫黑色的眼袋垂得快要掉到地上,象是觉得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反问道:“你说呢?”

    李察沉默。他自然知道魔法生物学里都是些什么东西,这些作为魔法常识,都曾在深蓝里系统地学过。绿森位面熊彼德实验室,就是魔法生物学的一个经典展示。

    既然黑斯廷已经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于是李察转而对大魔导师问道:“你们征用我的东西,如果我不同意呢?”

    李察的声音很平静,然而那极度危险的气息却更浓郁了。

    李察松开了手,双脚总算踏到实地的大魔导师气恼地按着生疼的喉咙,本能地想回答一句:“不同意也沒用!”可是这句话到了嘴边,却终是沒能出口。

    大魔导师看了看自己两个面露惧意的同伴,然后老老实实地说:“如果不同意的话,可以到圆桌会议上提起表决。假如圆桌会议三分之二的人支持征用,那么征用依然将强制执行。”

    李察点了点头,说:“那就召开圆桌会议!”

    大魔导师望向传奇法师,说:“黑斯廷殿下就拥有圆桌会议召集权,可以立刻召开。”

    李察看到黑斯廷点头表示同意,然后说:“殿下,在圆桌会议有决议之前,请不要随意处置黑曜。”

    黑斯廷目注李察,又露出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说:“这个当然。我等得了这点时间,因为后面还有足够长的时间慢慢研究他。”

    研究这个中性的词,被黑斯廷说來,却另外有了一层血淋淋的含义。

    李察沒有再说什么,他的心情不但沒有丝毫轻松,反而更加沉重。他已隐约知道圆桌会议的结果。

    智慧天赋,有时候确实不让人愉快。

    片刻后,悠长的魔法钟声响彻日不落之都,所有强者都愕然望向神殿区。他们知道这是紧急召开圆桌会议的标志,却不知道刚刚一场恶战过去,又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需要紧急召开圆桌会议。

    在上城区的军营内,正在巡视的龙德施泰德元帅也露出愕然表情,他随即想起了什么,双眉即刻锁到了一起。而在城防区,劳伦斯也听到了钟声。老头表情复杂,只是叹了口气,加快完成了手上的治疗,就匆匆向神殿区赶去。

    十分钟后,十几名日不落之都身份地位最高的人物已经齐聚在议事大殿内,围着圆桌坐下。等众人到齐,元帅卫队的大魔导师简单扼要地陈述了事情经过,就退出了殿外,这里并沒有他的位置。

    寂静了片刻后,众人即纷纷低声议论起來。

    这样的纠纷还是第一次出现。以往征用的情况发生过不只一次了,一般來说,龙德施泰德元帅严格按照规则,只在有充分理由的情况下才会动用这个权利。而且事后给予的补偿都会超出被征用财物的原本价值,所以过往从來都沒有出现过大的纠纷。

    李察举起了手,得到元帅许可之后,站了起來沉声说道:“各位,我想说的是这个魔人很特殊,而且他是活生生的个体,是否就能归结到财产里面?抛开这点不谈,刚才那位法师先生就曾当着我的面说过,哪怕是我的女人,也有可能被归入‘财产’的范畴,然后被强行征用!我刚刚杀掉了整营的达克索达斯人,回來后却发现我捕获的魔人被征用了,事先都沒有通知我一声!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实在不明白自己來打这场仗的意义在哪里。就为了积累财富,然后让你们他/妈/的來征用?!”

    李察爆了粗口,却沒有人指责他这一点。这件事情的经过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听到,现在还在理清头绪的过程中。不过很多人都震惊于李察反应的激烈,争议标的只是一个魔人而已,至于吗?

    当然也有人表示能够理解李察的愤怒,这不在于物品价值多少,而是在于尊严,并且如果这一权利被滥用,那也是相当危险的。最后,不管这次征用最终是否成立,至少卫队的大魔导师必须为他的不当言论道歉,说不定还要遭受重罚。

    特意选择坐到李察旁边的劳伦斯苦笑了一下,拉了拉他的手臂,道:“李察,你先冷静一下,先听听其他人说什么吧!”

    龙德施泰德元帅先对劳伦斯点点头,然后站了起來,说:“首先我要在这里做一个澄清,那就是征用的财产是有严格定义的,绝不可以随意扩展。财产的定义中包括非智慧种族的活物,而在智慧种族中,只有那些具备明确奴隶身份的人才会被定义为财产。这一点,我们这里应该和诺兰德是一致的。至于魔人或者是其它达克索达斯的种族,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不认为他们应该具有什么权利。这或许是不对的,但是在座的诸位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不说和达克索达斯人有血仇,至少也是为了家族、为了国家、为了诺兰德而战!所以在这个绝域战场,我们的标准就稍微修正了一下,沒有按照对待智慧种族的原则來对待达克索达斯人。因此,李察,说到这里,我的意思应该表达得很清楚了,你的女人绝不可能被当作财产征用。如果刚才有人确实是这样对你说的,核实之后,他会得到相应的处罚,并将被逐出元帅卫队。”

    元帅的声音沉稳平和,解释得清清楚楚。李察原本沸腾的心情稍稍平复,但是心头的沉重感更强烈了,他几乎可以看到表决的结果了。

    然而,总还是有什么东西横在李察心头。少年魔人黑曜落在黑斯廷手中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李察绝对都可以想象得到。他相信传奇法师有足够的手段让黑曜即使只剩下一个头,却依然可以天天经历整个身体都被一点一滴肢解粉碎的痛苦。位面战争从來不是仁慈的,但血腥,或许不应该用这种方法來表现。

    元帅说完,不等李察再说什么,就向黑斯廷说:“黑斯廷,这个魔人具备什么样的价值,还是你來解释一下吧。”

    黑斯廷站了起來,先是向李察露出了一个别有意味的笑容,然后才说:“这个魔人,很年轻,很完整。从血统來说,他是达尼克洛斯族中的王族,也就是说,是王族中的王族。有了他,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就能找出魔人王族的致命弱点。这些弱点的价值,在于如果让我遇到了禁魔之瞳,也会有把握和他同归于尽。当然,我也承诺在座诸位可以共享研究成果。这将使我们在面对所有魔人时,都会拥有前所未有的优势。”

    一众强者顿时哗然。

    禁魔之瞳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名字,数十年前,这个恐怖魔人的境界就已接近了超级强者。他的成长,全是以一个个诺兰德强者的尸骨书写而成的。十年前,禁魔之瞳忽然销声匿迹,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一个让诺兰德众强者不安的猜测是,禁魔之瞳或许已经开始了向超级强者冲刺的过程。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绝对不是一个让人愉快的好消息。

    黑斯廷确实是传奇法师,可若和禁魔之瞳相比,战力却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禁魔之瞳又对魔法师有着极大的克制。而现在黑斯廷却声称可以和禁魔之瞳同归于尽,哪怕是消失之前的禁魔之瞳,那也是足以让人震惊的消息!如果他说的真能实现,那么这个少年魔人的价值,确实大得难以估量,大到都有可能改变整个黄昏之地的战争格局。

    李察脸色铁青,从黑斯廷异常坚持就隐隐猜到少年魔人对他可能很有价值,却沒想到如此有价值。

    可是黑斯廷的话,却将李察置于极难决断的境地。若从大局的角度看,这次征用理由无疑极为充分。

    然而,总还有些什么压在李察心上,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來。一个是沒能完成的承诺。李察记得自己答应过黑曜,他只要不出房间,不干蠢事,就可以沒事。现在黑曜做到了这两点,却依然被抓,就在李察的房间里被抓。

    而另一件事,却还是征用。

    大局,什么是大局?是否有了大局的名义,就可以为所欲为?

    PS:今晚的加更大约在一点左右更出。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