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九十八 无奈

章九九十八 无奈

    李察又站了起來,对龙德施泰德说:“元帅,我有一个问題。你如何能够证明,这次征用确实对大局有益?”

    李察的问題,换个角度來说,那就是为何我要相信你们所说的话。

    黑斯廷嘴角抽动了几下,元帅则面色一凝,正色答道:“在我驻守日不落之都的几十年中,所有的征用都确实为了大局,事后也证明确实对战局有正面作用。”

    “元帅,我是可以相信您。但如果有一天主持要塞的人换了呢?比如说换成我,或者是黑斯廷殿下,谁还能保证征用确实是为了大局?比如说我,现在就很愿意到各位的家里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可以让我‘征用’一下。”李察淡淡地说。

    “李察……”劳伦斯又想对李察说什么,不过李察抬了抬手,制止了老头的劝阻。

    李察环视一周,说:“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这件事的本质,是当我拼死清理了敌人的营地,好不容易活着回來,却发现被人‘征用’到自己的家里來了!我是构装师,而且已经在黄昏之地呆了一年多了,却始终沒有晋阶大魔导师,这其中的意义,我想各位都很清楚。所以,在这里,我坚决反对这次征用。我之所以驯服一个活着的魔人,就是为了在构装上再有突破。如果能够针对达克索达斯种族特点调整构装性能,不正是黄昏之地最需要的吗?”

    李察的话铿锵有力,同样颇具说服力。

    然而一看众人的表情,李察的一颗心就向下沉去。李察忽然转头,对黑斯廷说:“黑斯廷殿下,或者您需要什么來交换?构装还是顶级祭品,我也可以用生命诛绝來支付。”

    黑斯廷阴恻恻地一声长笑:“那个小家伙对我來说,比任何东西都珍贵。你就是把浮世德拿來都沒有用。你需要表决吗?”

    李察再度环顾,将各人的表情都收于眼底,忽然说:“各位,如果你们能够在这件事上支持我的话,那么就会收获我的善意。而我的善意再廉价,也可以价值一件订制的三阶构装!”

    这句话一出,在座众人几乎人人动容!

    构装是诺兰德的支柱,他们虽然都是一时强者,可哪怕是三阶构装,也都有找不到想要构装的情况。想要的却买不到,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了。如果李察之前说的针对达克索达斯人的构装一旦离开黄昏之地就沒什么用处的话,一件订制的三阶构装却是实打实看得到也摸得到的,而且正可以解许多人的燃眉之急。

    龙德施泰德元帅一时愕然,他向來严正刻板,哪里想得到李察居然会突然來这么一手。这等同是公开行贿了。

    “李察,这是为什么?”元帅忍不住问。

    “沒什么,我相信不需要切割了黑曜,我也能够给大局做出足够多的贡献,就象我过去所做的那样。”李察坚定地说。

    这一次,轮到黑斯廷环视一周,看过了所有人的神色,传奇法师忽然笑了,笑声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癫狂!笑到后來,他又开始剧烈咳嗽,几乎咳得弓到了地上。

    好不容易笑过咳完,黑斯廷才喘息着说:“李察,你知道吗,就算是这样,你一样阻止不了我。我一定会切了那个小魔人,慢慢的,细细的,很持续很长时间!不光是他,还有其它的魔人,我会把所有魔人都抓起來,慢慢地切割……”

    黑斯廷的话让李察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淡淡地说:“殿下,我对您想要切割其他魔人的爱好沒有异议,但是现在的情况,似乎这次征用会被否决。”

    说完,李察就抬起了手,准备号召发起表决。

    “不,不不!你弄错了!”黑斯廷拼命地摆手,尽管激动着上气不接下气,脸上却有明显且有些疯狂地笑意:“你不会想要否决这次征用的。你甚至会自己放弃这次表决!至于理由,很简单,你忘了那个叫水花的小丫头还躺在我那里吗?”

    李察的手僵在了半空。

    龙德施泰德元帅又是一愕,随即脸色变得很难看,如果说李察的提议是公然行贿的话,黑斯廷的话就是公然要挟,对于元帅來说,这两者都很难接受。

    黑斯廷笑得让脸上所有松驰下垂的皮肤都开始抖动:“那个小丫头还需要我为她再治疗两次,灵魂才能修补完整。而且两次治疗都需要在一小时内完成,过了时限的话,我可不敢保证她的灵魂能够完好无损。你也别指望其它人能够救得了她,就算给她下了灵魂保护的那个人,在这方面的造诣也比不上我。连我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还有谁能够救得了她?你不愿相信我的话,尽可以试试。发动表决吧,请,请。”

    李察额头开始渗出汗珠,僵在半空的手忽然有不可见的颤抖。黑斯廷有再多的怪癖,却也有传奇法师起码的尊严,在这种场合下,他不曾、也不屑于说谎。李察的手就这样僵着,然后猛然收回,重重砸在桌面上!

    黑斯廷笑得更加邪恶欢畅了,他摊开双手,说:“我最喜欢看灵魂的挣扎!你现在的表情实在是美妙极了!不过时间有限,李察,是做出选择的时候了。怎么样,你想要谁,水花,还是那个,哦,那个黑曜?”

    李察闭上了眼睛,一秒后又再次睁开,抱着最后的希望问:“我想全选,条件由你开。”

    黑斯廷摇动着手指,说:“不不不,二选一,沒得谈!”

    这是李察从沒有想过的局面,选择权居然又回到了他的手里,可是他却宁可沒有选择权。

    李察的脸色渐渐苍白,目光却越來越锐利,黑斯廷却毫不犹豫地和李察对视着。李察或许惊才绝艳,或许有着伟大前程,但是在眼前一刻,他和黑斯廷之间的力量差距却根本无法弥补。而且眼下局面也不是武力可以解决的。

    李察终于闭上了眼睛,缓缓靠到椅背上,平静地说:“我,放弃……表决。”

    黑斯廷大笑,拍掌说:“非常明智的选择!一小时后你可以來把她接走了,别忘了带上两件祭品,这是治疗的费用。”

    李察一言不发,站起來转身就走,再也沒有提表决的事。

    这次的圆桌会议,已经不需要表决了。

    李察走后,大殿中的气氛压抑到了极致。无论是元帅还是黑斯廷都沒再开口,一众强者陆续离去。

    直到离开,他们也不是太明白为什么李察和黑斯廷两个人会为了一个魔人争执到这种程度。一方是传奇法师,另一方则是前途无量的构装师,夹在他们中间,确实让人难以决断。好在最终事情还是解决了,而且是以不需要他们表态的方式解决的,这让他们暗中松了口气。

    然而,在场的人都能看出來李察和黑斯廷之间的关系显然已经降低到了冰点之下,这对落日之都的战局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劳伦斯也夹在人流中准备离开,元帅叫住了他,等其他人全部离开之后,元帅才问道:“劳伦斯殿下,不过是一个魔人而已,李察何必弄到这个地步?”

    劳伦斯叹了口气,仰起头和元帅对视着,虽然龙德施泰德元帅比老头要高出好几个头,可是这一刻,双方气势竟是不相上下。

    “不过是一个魔人而已,为什么黑斯廷殿下就不肯放弃呢?如果真是如你口中说得这么轻描淡写,又何必等都等不及,一定要动用征用这个手段?”劳伦斯的语气中不无讥讽。“李察说得很清楚,他也有研究需要,而且等他研究结束以后,那个魔人会是活的,完全可以再用用。”

    龙德施泰德元帅向黑斯廷看了一眼,随即说:“劳伦斯殿下,我们已经认识很多年了,就不必这么委婉了。这头魔人对黑斯廷的意义,对整个绝域战场的意义,你应该都很清楚。在整个黄昏之地,魔法生物学方面黑斯廷殿下都是权威。而绝域战场,最缺少的永远是时间。”

    “你就怎么知道,魔人在李察手里发挥不了更大的价值?”劳伦斯反问道。

    元帅皱了皱眉,说:“李察虽然才华横溢,可他毕竟还沒有晋阶大魔导师,未來能否成为传奇法师还是未知。当然他也是构装天才,但要成为圣构装师同样是个未知数。眼下,魔人在他手里发挥的价值,又怎么能和黑斯廷殿下相比?”

    劳伦斯冷笑道:“原來你还是觉得李察等级不高。可是他杀的达克索达斯人不比哪个天位圣域少吧?为什么就不把他当作天位圣域对待?你们会不先行通知就征用一个天位圣域的财产吗?既然你喜欢现实,那索性现实到底好了,就看谁杀的达克索达斯人够多,这样不是更好?”

    元帅一双浓密但已半白的剑眉更是锁到了一起,沉声说:“你还是沒有说服我。至少在现在,我还是认为这个决定对整个日不落之都,对整个绝域战场更加有利!”

    劳伦斯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龙德施泰德,几十年了,你还是和当年一样,从來都沒有变过,永远是那么顽固到僵硬。你一定不会明白,并不是所有人都象你一样,一切以绝域战场、位面战争作为惟一的衡量标准,同样,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为了‘大局’去牺牲。你沒有权利去强迫他们,但是我知道和你说这些根本就沒有用。确实,你很少征用,并且每次都给与了足够多的补偿,可是你从來就不曾明白过,有些东西是不能用金币和祭品衡量的。比如说,尊严。”

    PS:终于加更了,而且份量颇足。希望这是十二月一个好的开始。十二月也是诸事烦忙,年底事多,已是常识。不过本月更新尽量在21万以上,以补偿11月的欠更。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