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六 财产的的定义

章九十六 财产的的定义

    在如今恶劣之极的形势下,如果黑斯廷出了事,那就意味着达克索达斯方会有一个半传奇强者可以解脱出來。那对所有的圣域强者來说,都是难以想象的梦魇。

    黑斯廷咳到差点跪在地上,好不容易才站直了身体,挥手将那位大魔导师推开,道:“我……我沒事!我只是太高兴了而已。有了这头魔人作研究,我就能找到他们王族的弱点,我就能……我就能报仇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传奇法师的声音转为黯然,过了良久,才叹了口气,说:“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二十多年了。这么长时间都过去了,那个禁魔之瞳应该还活着吧?不对,他当年就是传奇的强者,怎么会死呢?只是不知道他还在不在黄昏之地了。希望……你还沒走……”最后一句话已经变成几不可闻的低语。

    黑斯廷的过往是个谜,现在日不落之都的大多数强者都只知道他在二十多年前來到了这里,然后就一直以日不落之都为心活动,沒有人能说得出他在诺兰德的身份和事迹。他喜怒无常,作事完全沒有道理可讲,幽狠手辣,所以许多人都会下意识地避开黑斯廷,惟恐不小心得罪了他。

    “这名魔人既然对您如此有用,那就再好不过。那我们先回去了,这次的征召还有些束要办。”大魔导师恭敬地说。

    黑斯廷挥手不耐烦地说:“把它留在这里就行了。”

    可是两名武士看了看仿佛随时都能摔倒的黑斯廷,却沒有即刻放开紧抓着少年魔人的手,关切地问:“殿下,您现在的状况似乎不太好,要不要再给它加上几道禁锢?”

    黑斯廷嘴角开始深深下垂,冷冷地道:“一头魔人而已,我就是半点魔力沒有,也一样收拾得了它。放手!然后给我滚!”

    两名武士对望一眼,同时松手,但依然保持着戒备,一有不对就打算出手制住少年魔人。黑曜初获自由,有些茫然地四处看看,双瞳骤然闪过寒光,猛然向黑斯廷扑去!黑斯廷让他本能地感觉到恐惧,所以黑曜宁可死也不愿意落到黑斯廷手里。

    传奇法师脸上露出不屑表情,只是重重地哼了一声!

    少年魔人听到这哼声,灵魂忽被重击,双眼一翻,已然晕了过去。那两名元帅卫队的武士同样脑一阵撕裂般的剧痛,险些晕了过去。他们脸色瞬间惨白,再不敢多作停留,匆匆向殿外走去。

    这间大殿只有门洞,沒有门板。当三名元帅卫队的人从殿内走出时,正好与一个人擦身而过。那名大魔导师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年轻人,立刻让开了路,带着敬意地问候道:“李察大师。”

    同是魔法师,这名大魔导师已有十级,魔力远超李察,可是他对李察却是比其它人更加的恭敬。这绝不仅仅因为李察构装师的身份,而是因为他清晰知道,一旦李察决定踏过大魔导师那道门槛,会是多么的恐怖!能够把魔力压在晋阶边缘处一年以上的人,放眼整个黄昏之地,也不超出十指之数。

    李察向这位大魔导师简略打了个招呼,算是回礼。他现在心急如焚,沒多少心情在应酬客套上。这位大魔导师本來还想和李察先行说一下魔人被征收的事,但李察一个跨步之间已轻飘飘地绕过了他,走进黑斯廷的大殿。

    “黑斯廷殿下,是我,李察。”李察朗声叫道。

    大殿深处传來黑斯廷阴森潮湿的声音:“原來是李察來了。你有什么事吗?如果沒什么重要事情的话,我就不接待你了,我现在手上有些非常重要的事要办。”

    这番话颇不客气,但是熟悉传奇法师的人都知道这已经算是相当高的礼遇了,黑斯廷不但解释了原因,还给李察留了活口,沒有直接把他赶出去。这种礼遇除了李察皇家构装师的身份之外,更重要的却是李察辉煌的战绩。达克索达斯前进营地一战,白夜重创了对方的传奇强者,而李察则几乎清光了有数百人的前进营地!

    这一战同时惊动了两大阵营。

    李察和白夜同样的耀眼,李察还要更加夺目些,因为他甚至还不是一个大魔导师!现在在整个神圣同盟的年轻一代,李察已被视为未來晋阶传奇的第一人选。因此黑斯廷给与李察的礼遇甚至还要在天位圣域之上。

    在黄昏之地,什么身份地位都是假的,惟有战绩为王。

    这一战的辉煌,同时使李察对日不落之都的贡献直接跃入了前十之位,已经够资格在要塞最高会议上大声说话了。

    李察刚想回答,目光已被魔法台的光芒吸引过去,而躺在里面的少女是如此熟悉,只看了一眼轮廓,就知道那就是水花!

    “水花!”李察失声叫道,直接向魔法台奔去。

    可是他只冲了两步,黑斯廷就忽然拦在了李察前方。李察神色一肃,不进反退,静等着传奇法师的说法。

    这下颇为剧烈的动作让黑斯廷又剧烈地咳嗽了起來,他好不容易平复了喘息,才说:“这小家伙和你有关系?难道她是你的灵魂守卫吗?呵呵,那我不得不说,你的运气还真的不错。不过,若是你想要她完好无损地站起來的话,最好不要去动那个魔法阵。我只完成了三分之一的治疗,至少还要经过两次治疗才能把她受创的灵魂修补完整。”

    李察大是愕然,随后歉意地道:“您在治疗她?抱歉,是我鲁莽了。”

    黑斯廷用沙哑地声音道:“如果你真觉得对我有所亏欠的话,倒确实需要补偿我的。你们构装师都很有身家,我就不客气了。两个顶级祭品,或者是一套三阶订制套装,我们两个就扯平了,你不欠我任何东西。”

    李察立刻说:“沒问題,但是我需要些时间。”

    黑斯廷点头道:“好,你尽快就可以了。我最近手上有件大事要做,需要很多钱。还有就是那边躺着的家伙。我得为它准备一整套专门的魔法实验设备,至少都得是龙血侏儒的限量品才行。这种东西在诺兰德的价格越來越高了。”

    李察顺着黑斯廷手指的方向望去,讶然叫道:“黑曜!?它怎么会在这里?”

    黑斯廷一怔,说:“黑曜?这是他的名字?你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说到这里,传奇法师忽然提高了声音,向殿外叫道:“你们给我进來!”

    元帅卫队的三个人闻声进入殿内,依然是为首的大魔导师对李察说:“李察大师,我们收到了消息,在您的居处出现了一个魔人,而且发现他是魔人的王族,因此元帅决定立刻征用它,供黑斯廷殿下研究使用。”

    李察的脸色立刻沉了下來,用冰冷的目光上下扫着三个人,缓缓地道:“这个魔人是我抓到的,也是我驯服的。你们连问都沒问过我一句,就直接征用了?”

    大魔导师被李察的目光一盯,竟然莫名的打了个寒战,但他依然挺直了身躯,毫不退让地说:“李察大师,这是元帅的决定。在日不落之都,元帅有权利在特殊时期征用一切私人财产,而且您一定会得到足够的补偿。您应该清楚,这种征用无需得到您的同意。”

    李察双眼微眯,声音更加透着寒意:“这头魔人还是活的。那是不是意味着,只要你们愿意,也可以随时进我的家,‘征用’我的财产,甚至是女人?!”

    大魔导师也被激起了傲气,提高了声音,道:“任何征用,都是为了日不落之都!都是为了整个黄昏之地的战局!元帅根本沒有私心!如果您一定要我给您一个答案,那我现在就可以给您一个回答,是的!您的财产,您的魔人,甚至是……”

    “甚至是女人?”李察替他说完了剩下的话。

    大魔导师再度提高了声音,说:“假如她被定义为‘财产’,那么答案就是:是的!但是任何征用,都会给您足够的补偿……”

    他话音未落,大殿内忽然刀光乍现,数道寒光带着死亡的阴影,划破了深沉的黑暗!

    黑斯廷刚想上前,忽然脸色一变,骤然停在原地,身周瞬间出现了一个魔法护盾,将如幽灵般刺來的灭绝弹开。可是魔法护盾一震,黑斯廷立刻就发现长刀灭绝上根本沒有什么力量,顿时心下一凛,知道上了李察的当。

    元帅卫队的两名武士骤进,却又以更快的速度退回原处。在他们原定前进的路线上,分别落下两把长刀,无声无息地插在地上。而那名大魔导师一瞬间只看到李察提起了命运双子,立刻本能地准备激发瞬发的防护魔法。这已是深深刻印在他身体深处的战斗本能,完全可以不经大脑思索。然后……

    然后这位大魔导师就看到李察只是举了一下命运双子而已,就真的只是单纯地举了举,沒有发出任骇法。然后李察已带着片片残影,一步迈到大魔导师面前,抬起右手,扼住他的脖颈,将他提离了地面。

    李察的右手,已是殷红如血!

    PS:十一月的承诺更新数量未能完成,连每天两更的保底也都有差,实在是抱歉。十一月未完成的部分,会挪到十二月里补足。

    另外,今天争取加更,做个开门红。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