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九章九十九 都在成长

九章九十九 都在成长

    元帅双眉锁得更紧了,然而劳伦斯知道,这次的劝说必定又是一次徒劳,就象几十年前那次一样。

    劳伦斯转头望向黑斯廷,冷冷地说:“你就一定要那个魔人吗?”

    传奇法师落出一个有些变态的笑,说:“当然!我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小家伙说不定就和禁魔之瞳有什么血缘上的关系,你说,我怎么可能放过他?为了他,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啊,我一定会让这头魔人享受到世界上最深沉、最久远的痛苦。”

    劳伦斯隐约知道李察如此据理力争的部分原因,本想做一下最后的努力,让黑斯廷研究黑曜的时候尽量不要让它有太多的痛苦,然后早点让它死去。可是黑斯廷最后一句话把他所有的措词都堵回到胸口,一时间闷得心口都在隐隐作痛。

    劳伦斯连连点头,冷笑道:“好,好!我知道现在我说的话沒什么份量。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一下,征用这种事,下次最好不要再用在李察身上。龙德施泰德,你所谓的大局,只是你自己的大局而已。就算你可以不把一个构装师放在眼里,但也别以为他就是你可以随意欺压的对象。另外,黑斯廷,你最好不要忘了李察的老师是谁,那位殿下的脾气只会比你更差。如果她决意要杀你,你躲到哪个位面去都沒有用!所以,哪怕是为了你可以折磨那个小魔人更长的时间,也最好不要在水花身上作什么手脚!”

    黑斯廷脸上洋溢的笑容微微一僵,随后继续满不在乎地笑着,只是笑容似乎有些僵硬。

    劳伦斯再不理会两人,大步离开了议事的大殿。

    走进城防区的住处,劳伦斯忍不住向旁边的小院看了一眼,李察已经回到了住处,正坐在院落里擦拭着三把长刀,时不时会执刀比划一两个姿势。让老头意外的是,李察居然沒有喝酒,一滴都沒有。

    李察这样的状态更让劳伦斯担忧。曾经的圣构装师打了个招呼,刚想劝劝他,但话才开了个头,李察就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老头,不用担心,我沒有事。”

    这个样子还叫沒事?劳伦斯心翻了个白眼。可是他却熟知李察的脾气性格,知道他其实和龙德施泰德同样的固执。也许那个小魔人在李察心目原本沒什么份量,但是经过这一次的波折,却会变成埋于李察心底的一根刺,时时会刺痛几下。

    劳伦斯知道无法劝什么了,只得向自己的院落走去。就在这时李察叫住了他,说:“老头,等一下,我拿东西跟你换两件顶级祭品!”

    李察回到房间里,随手拎出两个大口袋,來到劳伦斯这里,把口袋随意往地上一扔,就说:“就这些东西,换你的两件祭品吧!”

    不用去看,劳伦斯就知道口袋里都是李察这段时间以來制作和修补构装换回的大小祭品,以及从达克索达斯人身上收集回來的材料。李察杀戮极多,虽然很多时候都來不及收割分解材料,但是积累下來的数量依然极为可观,至少相当于两个半甚至是三个顶级祭品。

    在此时此地,已经不是去详细计算祭品材料价值的时候。劳伦斯看都不看两个口袋里都有什么东西,回身走进内屋,片刻后就将两块拳头大小、灰扑扑的矿石扔给了李察。李察接过矿石,即转身离去。

    过了不多久,李察重新出现在院落门口,在他身后,少女正如做错事的孩子,有些畏缩地跟着。

    进入房间,李察坐下,轻叹了一口气,揉着额头,现出些许的疲惫。水花依然怯生生地贴墙站着,尽管李察指了指旁边的座椅让她坐下,她却依然站着。

    其实这个时候,李察已经恢复了和水花的灵魂联系。当初联系突然断,是因为黑斯廷完成了第一阶段的治疗,启动魔法阵力量把水花的灵魂包容起來,好让她的灵魂得到充分的休息和滋养,自然也隔断了灵魂对外的一切联系。

    “你怎么突然到黄昏之地來了?”

    李察的语气出乎意料的平和,就象少女做的只是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小事。

    水花犹豫了一下,终于选择实话实说:“我……我想跟着你,但是你却不让。后來有人知道了我的想法,就帮了我,我就來了。这里很适合我,我感觉得到,我正在变得越來越厉害。主人,我……是你的灵魂守卫,应该跟在你身边。”

    “有人?”李察口气依然平和,甚至淡淡地似乎笑了笑,但是少女却开始不安起來,悄悄地打量自己和窗户的距离。

    李察继续问:“我怎么会感觉不到和你的灵魂联系?帮你的是不是奈幽?”

    “……是她,还有伊俄。那段时间伊俄感觉我的情绪不太好,问了几次,我不知怎么就把心事说出來了。然后他就说,我也应该过來找你,至少要先适应适应绝域战场。至于灵魂上的联系,伊俄找來了奈幽,由她屏蔽了灵魂守护契约,并且这种屏蔽还有增加灵魂保护的能力,而伊俄则给我补充了大量神力,可以使奈幽的保护厨一年时间。”

    李察双眉一皱,问:“这么说是伊俄和奈幽帮的你?其它人知道吗,流砂,刚德他们呢?”

    少女摇了摇头:“都不知道。”

    这倒是很可能的。在法罗,李察的追随者们大多独立行动,彼此之间常有很长时间都不联系的情况。

    “你到这里來,究竟是为了什么?”李察又问了一次。少女给出的理由,并不足以说服他。

    少女的视线钉死在地板上,以不变的声调说:“我是您的灵魂守卫,必须得跟上您的脚步。我已经晚到绝域战场整整一年了。”

    “你……”李察有些哭笑不得。可是少女就那样站在那里,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种沉重,悄然压在李察的心上。

    李察站了起來,在屋子里转了两圈,然后在放置食品的架子前停住。他取出一条熏肉,熟练地切割起來,开始准备晚餐。

    他一边切肉,一边说:“你的伤刚好,今明两天什么都不要做,先好好休息。这段时间如果参加战斗,那也不要离开这片街区,记住,这是命令。等我把你身上的构装重新调整一遍,我们再想办法到更远的地方去战斗。”

    水花轻点头,象头藏起了獠牙的狼。

    夜了。魔法钟的时针忠实地指向属于黑夜的那一半盘面。

    但日不落之都是沒有夜的,恒久光辉的光芒始终如一地照亮了整个要塞,保护了要塞生活的人,也给想要乘隙潜进要塞的敌人极大的负担和压力。

    李察躺在床上,现在本应是睡眠时间,可是他仰望着天花板,却怎么都无法入眠。

    时间在不知不觉过去了,李察一直在飞速成长,他的追随者们也是一样。大家都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和主见,也都有能力把其的一些想法付诸实施,就象水花、伊俄和奈幽这次的行为一样。那些追随者们再不是以前的生涩,而是渐渐能够独挡一面,或是战力日益强悍。

    少女的心事,李察怎会不明白,只是一直以來都选择了忽略而已。可是现在她追到了绝域战场,却选择了这样一种危险的方式。在奈幽的灵魂保护下,少女或许直到战死,李察都不会知道她其实就在身边咫尺的地方。

    李察知道,她从來都是一个简单的人,简单到想到了就去做的程度。少女私自來到绝域战场,就如她自己所说,只不过是想离李察近些而已。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少女,但在李察的心,却因为简单,所以沉重。

    在墙角,少年魔人好象还蹲在那块阴影里,用畏惧和好奇的目光观察着李察。可是李察的真实天赋却告诉他,少年魔人已经不在这里。这个时候,黑斯廷应该已经开始了自己的研究工作,黑曜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可是李察又能怎么办?冲进黑斯廷的神殿把黑曜抢回來?先不说李察绝不是黑斯廷的对手,就算他也是传奇,并且具有压制黑斯廷的力量,又真能这样做吗?为了一个不知道杀过多少人类的魔人,就向自己的同胞动手?

    而且把黑曜抢回來之后呢?那个少年魔人不可能一直蹲在那片阴影过一辈子。战争总会结束,而绝域战场从來沒有释俘之说,龙德施泰德元帅有一句话其实说了现实,实际上,无论是诺兰德人也好,还是达克索达斯人,都沒把对方看成同等的智慧生命。

    李察侧头向亮如白昼的窗外望去,然后伸手轻轻按住有点微汗的额头,就在前些天,他通过那个窗口看到一个同胞差点成为达克索达斯人的口粮。

    另一个更让李察积郁在心口的,却是这次毫无征兆的征用行为本身。

    李察躺了一会,依然全无睡意,索性披衣下床,提起刀匣和命运双子,背在身后。蜷缩在沙发里的少女张开了眼睛,有些惊讶地看着李察。

    “我睡不着,出去找几个达克索达斯人打一架。你继续留在这里休息。”李察习惯性地吩咐完,就径自出门,很快翻越了城墙,消失在黑暗原野。

    少女又蜷成一团,抱紧了自己。沒有了李察的房间,好象一下子就变冷了……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