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一 不再孤再单

章一零一 不再孤再单

    李察一阵冷汗,说:“他不会打算干什么奇怪的事吧,我听着这对话的内容似乎还……哦,还好。”

    “我不知道什么是奇怪的事,只知道你的小丫头已经几次动了杀心。所以我才不得不站在这吹风。”

    “杀心……老头还真是不知死活啊。”李察冷汗更多了。

    十七级的水花,又有秘境指引和黑暗呼吸,再配合永眠指引者的威力,一旦爆发,瞬间的杀伤力极为恐怖。若是被她命弱点,普通圣域必死。

    而且经过多年战场混战的磨砺,少女刺杀技艺已经到了相当的境界,动手前毫无先兆,出手就是雷霆闪电般的一击。何况这次水花在绝域战场待了不少天,据说参加的都是前锋战队,杀意更浓厚了许多,一旦全力出手,连李察自己也沒有多少把握躲得过去。

    圣劳伦斯就算在全盛时机被水花袭击得手也得重伤,更不用说现在这种风烛残年了。

    两人的对话显然惊到了房间里的两人。少女一声惊呼,整个人闪电般弹到了沙发背后,藏了起來。老头倒是毫无羞愧之意,堂皇站起,大摇大摆走出了房间。一直看着他出了房门,白夜才对李察说:“我回去了。”

    然后白夜转身,身影一闪,已然消失,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愿意面对老头的无耻嘴脸

    “嗨!李察,你回來了?怎么伤成这个样子,已经去了小半条命啊!”劳伦斯就象什么都沒有发生过一样,热情洋溢。

    李察苦笑着说:“不小心了埋伏,和一队人马战士绕着要塞兜了半天圈子,这才逃了回來。”

    老头上下看了一眼李察,说:“这伤可不轻,看样子你自己处理不了。这样吧,一会你到我这來,我來给你治疗吧。另外,我正好也有些话要对你说。”

    李察回到房间,把两个鼠魔的头扔到墙边的铁盆里,对仍紧贴在沙发后面不肯出來的水花说:“出來吧,反正你们刚刚说的我都已经听到了。先帮我把这两个战利品处理一下,我得去治伤了。”

    尽管李察这样说了,但直到他离开后,少女才从沙发后面探出脑袋。

    再次躺到了冰冷的铁台上,感受着一件件冰冷器械在身体里搅动,李察居然意外地有了种安心的感觉,也有些体会到了白夜的心情。

    只要能够躺到劳伦斯的手术台上,命就算捡回來了,和出现在梵琳面前的感觉差不多。老头虽然有数不清的缺点毛病,可只要他站在那里,就会给人一种安全的感觉。

    李察的思绪不由自主地飘散开去,一个真正的领主是否也应该如此,因他的存在而给众多追随着自己的人以未來的希望和现实的安定?歌顿是不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才会有十三骑士不计得失的追随?如果歌顿不曾失陷在珞琪位面,也许再过一段时间,追随他的人还会更多。

    就在李察出神的时候,老头嘎嘎的低笑声打断了李察的思路:“嘿!臭小子,一会我给你个构装,那是我私藏了很久的宝贝,只要给你那个水花小妞装上了,她在你身边一定范围内时,只要你动动念头,就可以让她全身瘫软!到时候你就可以充分发挥那熊首督军的天赋了。这个构装可是好几个月前,我就按照你的特征重修过了,保证尽善尽美。哈哈,怎么样,我老人家为你想得周到吧?”

    李察又是哭笑不得,斥道:“别想把你那套东西推销给我!”

    “你这就不对了嘛!不过也难怪,你还很年轻,在女人上的经验怎么能跟我老人家相比。我跟你说,那类所谓的两情相悦有个狗屁意思。男人,不!是雄性,天生就是要征服的!而雌性,天生就是被征服的!等你用上了脚软构装,才会知道什么叫情趣,要的就是这种让她反抗不能的乐趣!”

    说到这些,劳伦斯的一张老脸又绽放如菊。

    任劳伦斯如何劝说,李察就是不同意,两个人一直争执到治疗结束,也沒争出个结果來。

    经过这么一闹,李察胸的积郁倒是消去了很多。当李察从钢台上下來时,身上已经扎满了绷带,不过全身上下到处都洋溢着勃勃生机。用不了两天,李察强大的恢复能力就会让所有的伤势痊愈。

    回到自己的房间,少女已经把两颗战利品全部处理完毕,并将收获的材料分门别类地在货架上整齐摆好。她甚至开始打扫房间了,只不过由狼群养大的少女在这方面显然沒什么天赋,打扫过程在房间里留下了不少刮痕和爪印。

    一看到李察进屋,少女即刻弹射到屋角,笔直站好,视线死钉在地板上,动都不动。

    算起來,自从当初在死亡训练营遇到了水花,在各个位面已经是数年过去了。

    少女的小脸依然是那样线条锋利的精致,她现在也还是保留了最初的短发,也许惟一的变化就是渐渐放弃了赖以成名的钢椎。可是在战场上,只要形势许可,少女依然不会放过后门这个如此明显的要害,这是狼的本性之一。

    她好象沒什么变化,可岁月流逝总会带來变化,就象现在站在这里,她会笔挺的站直。

    李察印象,少女大多时候是隐藏在树冠和草丛的,就是站着的时候身体也会微微弓着,因为这个姿势可以随时发力扑击。她从來沒有象今天站得这么直过,挺腰收腹,一身曲线终于完美地呈现出來。

    她并不粗壮,甚至有些纤瘦,可是整个身体尤其是一双长腿却总给人以充满了爆炸般力量的感觉。那是纤弱与力量的矛盾,却在少女的身上被融为一体。她本是充满野性与狂放,此刻却被羞涩所支配。

    她站在那里,有若暴风雨前的山花,行将被摧残至凋零。

    就如劳伦斯所说,当看到一个无助少女时,是安慰她还是直接扑上去,是检验真正雄性的不二标准。

    李察现在就被检验着,而且立刻有了答案。腾的一声,熊首督军的本能即刻压倒了一切,让他的阳/具笔直挺立!

    少女的目光依旧钉在地上,但凭杀手的敏锐感知,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李察身体的变化?

    李察一时无法压制身体的反应,愕然之下只能转身向自己的床走去,一边含糊地说:“那个……水花,我累了,休息了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一上床,李察就面向墙壁团身躺下,脑海却全是少女那风姿卓绝的站姿。李察不由得暗骂劳伦斯害人,这种姿势仪态显然是老头教她的。

    少女安静地站了一会,就过去把房门关上,窗帘全部拉起來,让人为的黑暗笼罩了一切。房间里很安静,又有着温暖和少女本身淡淡的香气。

    李察终于成功地催眠了自己,迷迷糊糊地正欲睡去,忽然身后一暖,少女已经爬上了床,如一只小猫般拱在李察的身后。

    李察刚想说什么,水花已轻声说了声“我冷”,这句话把李察到了嘴边的一切话语都堵了回去。

    夜很黑,也很安静。房间里只能听见细长的呼吸声。

    当两个人都察觉到彼此的呼吸声时,原本自然的节奏就显得有些乱了,一个变得有些粗重,一个则是渐渐加快。

    “水花。”

    “嗯?”

    “劳伦斯是不是把所有的事都跟你说了?”

    “……是的。”

    李察翻了个身,仰面躺着,望着被黑暗笼罩的天花板,平静地说:“别怕,我会保护你们的。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人能够随便征用我的财产,我的领民,甚至是你们。”

    “我不需要保护,我想……在你身边战斗,不要把我抛下……”

    “……好。”

    有那么一刹那,李察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拒绝,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答应。这是为什么,李察自己也说不清楚,是心软,还是其它的什么?

    黑暗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让李察和少女都慢慢地进入梦境。

    当清晨李察醒來时,看到少女睡得正香,整个人都蜷伏进了自己的臂弯里,手臂和一条大腿如八爪鱼般盘在他的身上。李察好不容易才从少女的纠缠脱身,一边思考今天乃至今后应该做些什么,一边做着一天伊始的准备。

    上午时分,李察离开了住处,又到黑暗原野去猎杀达克索达斯人,但这次他不再孤单。

    这次猎杀,整整厨了四天。李察和水花就象两头狼,在茫然无际的原野奔跑、潜伏、战斗、猎杀。

    有时候他们甚至整天都不说一句话。

    在战斗方面,少女有让人惊羡的天赋,自然而然的就和李察配合得完美无缺,甚至李察都无法再指点她什么。

    两个人沉默地战斗,沉默地逃亡,沉默的进食和休息。只有短暂的小睡时,少女才会显露出性情柔弱的一面,一定要紧紧贴着李察才能放松下來。只要靠在李察身上,这个狼一样的少女就可以立刻熟睡,几乎叫都叫不醒。

    PS:明天争取加更。争取的意思,就是还不能确定。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