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二 月色满华

章一零二 月色满华

    李察似乎多了一点负累,毕竟带着少女还是不如自己一个人那样自由自在,可以随心所欲地感悟力量的成长。

    当他们回到日不落之都时,收获不算多也不算少。

    恰好此时达克索达斯人刚刚恢复了一些元气,再次发动攻击,于是李察和水花再度投入日不落保卫战。

    废弃城区到处都是高大、复杂的建筑,它们坚固结实,难以摧毁。如此地形正是李察和少女的主场,两人联手为达克索达斯人布置了一个又一个陷阱。在接连损失了四名强者后,这队达克索达斯人终于选择换条道路进攻。

    就这样,李察开始了有少女的生活。

    他战斗,休息,绘制构装,有时候也会和少女闲聊几句。

    这些日子里,李察不光对力量的领悟在渐渐成长,血脉能力也在不断成长,继幻星世界树之后,月力世界树第一个成长到了四阶。在月力世界树成长的过程,李察对月力的感应大为增强,同时精灵秘剑的威力也相应提高。但在七式秘剑,依旧是破灭和命运之环最为强大。

    当月力世界树生长到四阶时,李察得到了一个新的血脉能力:月色满华。

    这个能力亦是一个能够成长的天赋,它让李察可以选择吸收某一种月力并在月力世界树存储起來,当使用的时候就可以调用储存的月力,使与之相关的神术或者秘剑威力大增。随着月色满华等级的不断提高,月力世界树上就会生长出新的分枝,每根分枝都有一种颜色,对应着某种月力。

    李察思考了一下,决定选择第四弦苍蓝之月的月力作为月色满华的第一种月力。这一方面是因为在精灵秘剑李察对破灭的领悟最深,另一方面在他心深处也是对母亲的一种纪念。

    选定了月色满华的月力后,李察忽然产生了点疑惑,开始思索起一个以前被下意识忽略的问題。月力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它为什么可以跨越位面存在?

    不管从哪方面得到的信息來看,月神艾露希娅明显是诺兰德本位面的神明,而且并不算如何强大。但她所主导的月力却为何会有这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如此力量背后的规则,至少有了超越位面的属性,那么艾露希娅怎么还会如此的弱小,连强大神力都算不上?

    李察只是想了想,就把疑惑深埋心底。这还不是现在的他能够破解的秘密。

    成长总是在不知不觉的,对李察來说生活似乎和以往沒有什么不同,但是对日不落之都的强者们而言,却和以往有了相当大的区别,大到了无法忽视回避的地步。

    从黑曜被征用的那一天起,他们就再也沒有看到过李察的构装,不要说生命诛绝,就是任何一个普通的构装都沒有看到过。

    虽然李察沒有拉下过任何一次战斗,而且常常会出城游猎,但是也应该一直在绘制构装,因为他还在不断地大量采购魔法材料。

    不过也沒有人能指责他什么。李察依然接受构装修补的请求,甚至也不拒绝來自元帅卫队的活,无论是完成时间还是质量都无可指摘。

    从这一点上來说,李察已经完全做到了一个被征召的构装师的义务。而且由于他本人驻扎在绝域战场,能够看到需要修补构装的强者,因此,修复效果很多时候比送回诺兰德本土修复的还要好。

    同时在日不落之都的贡献榜上,李察依旧遥遥领先于大多数圣域,只看杀敌数量,甚至也足以让一些圆桌会议的成员闭嘴,更不用说一般的强者了。想要指责李察,总得比他杀得更多,才能开得了这个口吧?所以所有人都不得不选择沉默。

    但这一天,还是有一位不寻常的客人登门拜访。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沒有名字,只有称号的女人。她的称号是碎梦。在日不落之都,碎梦是惟一一个名气比白夜还要响亮的女人,名气响亮的方式是一样的,她们都是同样的恐怖。

    不同于白夜,碎梦是魔法师,而且是传奇法师。她长于幻术与心灵魔法,血脉天赋甚至比地底世界食物链顶端的夺心魔还要可怕。

    碎梦登门拜访,李察也不得不重视。一个原因自然是她的实力和身份,传奇法师能够登门拜访,而不是用请柬邀请,是一种很给面子的行为。另一个原因,则因为她是日不落之都三大传奇,惟一沒有参与到当日征用风波里的。那一天她并沒有出现在议事厅,而是深藏在自己的居所养伤。

    碎梦戴着一袭面纱,特殊设计的法师袍很好地衬托了她的身材。这是一个颇具魅力的女人,但也仅此而已。碎梦并沒有让自己看起來风华绝代,尽管对她來说这是再容易不过的一件事。

    进屋坐定,碎梦摘去了面纱,露出了一张美丽的脸。她很漂亮,但是美丽得毫无特色。可是假如有人想要研究一下她的脸究竟美丽在那里,就会坠入陷阱。任何时候把注意力集到她身上,都等同于自己向她营造的心灵幻境里跳落。

    李察当然知道碎梦的厉害,但是他对自己同样有强大的信心,深信自己的意志不会为之动摇。

    碎梦专注地看了李察一会,才轻叹一声,说:“你有非常强大的意志,灵魂更是强大到连我都看不到底。不得不说,你是我最讨厌的那种对手。这次黑斯廷和龙德施泰德,恐怕是做错了。”

    李察淡淡一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坚持,我理解他们。但是很遗憾,理解并不等于赞同,在这件事情上,我和他们的立场相悖,而且我们都沒有让步的可能。不过您这次來,不会是为了这件事的吧?”

    碎梦淡淡一笑,说:“这是你和他们之间的冲突,与我无关。我也不属于日不落之都,等到抗过这囱关后,我就会离开这里,继续去探索位面。或许哪一天累了或者是闷了,我会再回到这里。但那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后的事了。”

    “很让人向往。”李察说。

    “等你到了传奇,再來说这句话吧!等到那个时候,你会发现自己的亲人、朋友、孩子一个个地老去,死亡。你看到的全是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位面,陌生的生命,以及永无休止的探索与战斗。任何一个位面的规则,就足够我们研究到生命的尽头。传奇的世界,注定了孤独。”

    碎梦的感叹让李察很有些意外。他所接触到的传奇不是很多,不过大多似乎都活得很精彩,除了绝域战场上的这些传奇。

    碎梦这时自嘲地笑了笑,说:“啊,我似乎有点罗嗦了。可能是最近连续受伤,让我也有些害怕了,这才变得话越來越多。好吧,我们说点正事吧,李察,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來意。”

    “是为了构装吧。”

    碎梦点头,说:“整个要塞的人都需要你的构装。如果可能,就连我也是需要的。你看…”

    说着,传奇法师解开衣襟,往下拉了拉,露出浑圆的肩头,以及上面的一幅构装。

    李察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幅增加魔法威力的三阶构装,也属于难得的了。但它是标准构装,也就意味着并不完全符合碎梦的需要。以幻术和精神魔法见长的碎梦,更需要增强法术穿透力的构装。不过凡是增加法术穿透的构装都是非标构装,也就意味着只有少数大构装师才能做得出來。

    当然,在诺兰德一名传奇法师想要得到一副非标三阶构装并不算太难,但是想要得到一副适合的非标三阶构装也不会太容易。

    李察点了点头,却并沒有开口。

    碎梦也不再拐弯抹角,而是直截了当地说:“李察,我们支撑得很辛苦,任何一点帮助都是必要的。”

    “需要构装的话,为什么不來征用呢?加载到了身上的构装,也可以归入财产范畴吧?”李察淡然地说。

    碎梦叹了口气,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说:“你等待着再一次的征用?”虽然是问句,她却是用了陈述的语气。

    “是的。”李察直言不讳,“只要再有一次,我就有理由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我觉得,旭日初升之所是个更加吸引我的地方。而且很多人都知道,这次我之所以出现在黄昏之地,是跟从菲利普陛下的召集令,我已经做得比召集令的义务更多,也比绝大多数人都多。此外,从另一个角度來说,我杀的达克索达斯人,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不比哪位圣域或者是大魔导师少,所以构装用在我自己或者是我的追随者身上是天经地义,也更加有助于大局。”

    碎梦缓缓地说:“在我來找你之前,曾经和龙德施泰德谈过一次。他是个很固执的人,但不可否认,他确实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这座军团要塞。”

    PS:先切一段上來,俺还要对付那传说的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