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二 激情燃烧的岁月

章一零二 激情燃烧的岁月

    “这一点我承认,我也很尊重元帅。这是我沒有现在就离开的原因,只不过这一点并不能让我无条件的认可他所有的做法。”李察回答。

    “你们真是同样的固执。”碎梦又叹了口气,然后说:“元帅的原话是这样的:黄昏之地只看重实力和结果,李察那小子现在还沒有传奇级别的实力,那么地位就是在传奇之下,别跟我说什么潜力前途!在这块土地上,沒有人会去考虑潜力和未來的前途。他还说,现在要塞在他的管理之下,所有已定的制度就都会推行下去,这套制度在过去保证了要塞沒有陷落,那就不会更改。如果你有什么看不惯的地方,等将來成为了传奇,大可以回來找他理论。只要你有本事击败他,把他踢下管理者的位置,那么日不落要塞的一切就都由你说了算!”

    碎梦的转述极为传神,就连元帅的语气声音都模仿得惟妙惟肖。如果闭上眼睛,或许都会以为对面说话的就是元帅本人。

    李察默然,良久不语。直到碎梦催促时,李察才咬牙说:“这老家伙倒是打的好主意!他是想我将來接他的位置,他自己好退休吗?”

    碎梦浅浅一笑,不与置评。

    “至于构装,我就不瞒您了。碎梦殿下,我现在全部的精力都在这幅构装上,已经失败了七次,这次才刚刚有希望成功。”

    李察从封魔盒拿出一幅未完成的构装,摊放在碎梦的面前。在构装旁,还放着一幅设计图,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说明,到处都是涂抹修改的痕迹。不过最前面一段关于构装用途的总纲倒是沒有改过。

    碎梦仔细看着说明和设计图,轻声念道:“裁决突击……是暗影封禁和生命诛绝的综合,生命诛绝我知道,暗影封禁是什么?”

    李察叫过水花,让少女伸出前臂,并激发了构装,给碎梦看。暗影封禁一激发,碎梦就觉察到了它的特殊效果,惊道:“这是二阶套装的一部分?还自带破隙效果?这比三阶构装还要珍贵啊!”

    暗影封禁仅以本身效果來说,确实可以和一些三阶标准构装相比,但它需要的承载力仅仅是二阶。如果能够在暗影封禁的基础上成功把生命诛绝融合进去,那么这幅‘裁决突击’就算放在四阶构装去比较,都不是泛泛之流。可是它仅需要三阶的承载力,这就让它的价值直线上升。

    碎梦又读到了一行小字,失声道:“裁决突击是三阶套装的一部分?”

    李察向水花指了指,说:“是的,这个套装我还沒能全部想清楚。我给它定的名字是虚幻黎明,这是给她订制的套装。”

    碎梦向少女深深地看了一眼,才说:“幸运的小家伙。三阶的订制套装,连我都非常动心。好吧,既然你的裁决突击快要成功了,那我也不好强行要求你另做构装。不过如果你行有余力的话,是否可以帮我做件把肩上这个构装换掉的东西。或者是一幅生命诛绝,这也是现在我们急需的东西。”

    李察思索了一下,说:“还是生命诛绝吧。我现在对四阶构装沒有任何研究,还在精研三阶构装的阶段。对您來说,一般的三阶构装其实有些浪费了,提升空间太小。”

    碎梦面露喜色,看來这幅生命诛绝最终走向肯定会与她有关,虽然她用不了,但多半会是某个与她有密切关系的人得到。既然达到了目的,碎梦就不再多作逗留,不过在她离开之前,李察追加了一句,说:“这幅生命诛绝的价格是一千万,这是我的底线。”

    碎梦点了点头,匆匆离去。既然李察已经做出了足够多的让步,还会耽误裁决突击的进度,那么增加费用也是十分合理的。多要的这些钱,在她眼,更象是一个大男孩在赌气。

    当她走后,李察也叹了口气。眼前局面,确实复杂得出乎意料。即使他自己也常常会心有疑惑。

    战争依然在进行着,每天都有人死去,又有新人抵达战场。

    双方在日不落之都已经成为意志与灵魂的较量,比拼的是谁会先行坚持不住。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的军团要塞对达克索达斯的冲击越來越强,而承受的压力越大,达克索达斯人对日不落之都的攻击就越是疯狂。每天攻击的频率,从最开始攻击前期的两三天一次,变成了如今的一天数次。

    恒久光辉依然在燃烧着。

    在恒久光辉的照耀下,进攻次数越多,对达克索达斯方就越是不利,因为他们的强者会沒有足够休息和疗伤的时间。双方战损比也逐渐向神圣同盟一方倾斜。问題在于双方的人数差距相当大,即使按照当前的战损比例,日不落之都的劣势也会逐渐扩大。

    战争越來越惨烈,战死和受伤的强者也越來越多。现在整个日不落之都都找不到几个沒伤在身的人。

    李察和白夜躺到手术台上的次数越來越多,时间也越來越长。到后來他们不得不搬离了城防区,这里距离前线实在太近了。而达克索达斯人一开始确实不想和他们区区几人缠战,后來意识到这几个人给区域战役造成的麻烦,于是组织了好几次强者清剿队专门过來猎杀。就算白夜也不会认为仅靠自己、李察和水花就能在达克索达斯人的围攻下长时间守住一片区域。她只是好战,并不是真的疯了。

    李察和白夜的家搬了一次又一次,从城防区到下城区,再搬到上城区的边缘,最后还是撤到了接近央区的地方。

    战斗、厮杀,战斗、厮杀,每时每刻都在重复着这些内容,连李察都感觉有些麻木了。

    老头脸色灰败,已经累得再也沒有力气开玩笑了,甚至连摸下白夜提提神都成为了遥远的过去。有一次在给李察治疗的过程,老头甚至直接就靠在铁台上睡了过去。李察并沒有叫醒他,而是在水花的帮助下自行清理了伤口,完成了剩下部分的治疗。

    这次的伤口刚刚清理完毕,李察就把一瓶可以加速伤势恢复的魔法药剂倒进了伤口里,直接用军用绷带把伤口扎紧,然后就提着长刀冲出病房,赶往了战场。

    劳伦斯只是打了个小盹,就突然大叫一声,猛然醒來。他记起了刚刚还在给李察进行手术,可是沒想到居然这样就睡着了!好在李察还躺在台上,沒有动过。不过劳伦斯用力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了一眼李察,失声叫道:“不对!怎么伤势一下子重成这样?刚才可不是这样的!”

    李察却说:“老头,你太累了!我的伤一直就是这样,只不过你想不起來了而已。快点动手吧,我可想多活几年呢!”

    李察的伤势确实严重,劳伦斯不敢懈怠,立刻开始动手治疗。不过他嘴里嘟嘟嚷嚷的,怎么都弄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记错了李察的伤势。难道是因为自己老了?不!肯定不是!该死的达克索达斯兔崽子们,一切都是他们的错。

    战火越燃越烈,双方几乎是在拿血肉去拼抢每一寸土地。

    在真正残酷的环境下,白夜和李察的战力才开始彰显,在每个人都是伤上加伤,刚恢复行动能力就重投战场的情况下,他们的击杀数量直线上升,除了少数天位圣域外,其它的都被远远抛开。

    另外少女也突然大放异彩,刚刚制成的裁决突击让她手的永眠指引者变得名符其实,为数量众多的达克索达斯强者指明了通向永眠的方向。

    这一时刻,整个诺兰德和达克索达斯的注意力都集在这块处处染血的土地上。

    神圣同盟几乎是以一已之力对抗着达克索达斯近半在黄昏之地的力量。这是意志和血肉的较量,一直到现在,龙德施泰德元帅都沒有发出求援的讯息。老元帅坚毅如山的性格,在此尽显无疑。

    谁都知道战局厨下去,日不落之都必然陷落,现在其余两大帝国等待的只是一封求援的急件。只要元帅求援,神圣同盟开放通向浮世德的超远程传送,那么两大帝国的强者们就会在几个小时之内出现在日不落之都。

    但是,他们一直沒有等來求援的消息。

    这已经是最后的时刻了。

    每一分每一秒,日不落之都的强者们都是在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着最后的防线。在两大帝国的国都,数量众多的强者们已经云集在传送阵旁,焦急地等待着消息。魔法沙漏每落下一颗时砂,都会让他们更加的动容。

    每个人的心都有着同样的疑问:日不落之都,还在坚持什么呢?就只是为了不愿意放弃在黄昏之地的那点权益?可是理性的人谁都知道,绝域战场上的所谓权利,其实只是意味着责任和牺牲,哦,对了,还有荣耀。无论哪一样,似乎都不是现实的物质的利益。

    不知是谁忽然说了一句:“最多还有四个小时。”

    PS:搞定,这就是传说的加更,也是十二月的第二次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