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三 倒计时

章一零三 倒计时

    这句话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都听明白了他的潜台词。那就是日不落之都最多还能坚守四个小时,四个小时一到,若是沒有援军或者是还不肯撤退,那么包括军团要塞内的三位传奇殿下在内,所有人都会战死在军团要塞的传送门前。

    说出这句话的,是一位二十级的法师,素來以预言系法术著称。这种短时间且趋势明显的预言,几乎不会有错。听到这个预言,强者们都在沉寂着,却有一个家伙喃喃地说了句:“难道龙德施泰德宁可炸毁传送门?”由于过于寂静,这句话一下子就砸进了所有人的心底!

    都已是这个时候,日不落之都的强者们已经充分证明了自己的勇气,可是他们还在坚持什么呢?

    此时此刻,在日不落之都,劳伦斯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休息过來了。原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白夜、李察和水花就再也沒有回來治过伤。

    窗外,达克索达斯人的吼声好象越來越近了。老头仰头看着天花板,喃喃地说了几句什么,就拖着疲累的身体站了起來,拿出一把小巧的匕首握在手里,紧盯着门的方向。他早就耗尽了不多的魔力,仅剩些能够活动的体力,此刻的圣劳伦斯并不比一个普通老人强多少。可是他觉得自己至少还能挥动匕首。

    房间里的血气忽然变浓了。这味道不是从房内产生的,而是从窗外、门外涌进來的。

    在许多地方,无数的魔法沙漏中,一颗颗金色时砂还在缓慢却坚定地滚落。每一颗时砂,都显得如此沉重。

    当又一颗金色时砂掉落后,一个爆炸性的消息突然如飓风一样席卷了所有诺兰德的人类帝国:神圣同盟的皇帝,嗜血的菲利浦,走出了旭日初升之所,与达克索达斯的两位超级强者展开决战!

    所有人都为之动容,这意味着菲利浦放弃了地利,放弃了军团要塞内魔法阵的加成优势,与数量上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敌人死战。

    谁都知道,如菲利浦这样的强者如果陨落,对整个神圣同盟,甚至是诺兰德人类帝国的影响有多大。一些强者强作镇定地说,神圣同盟的镇国神器,查尔斯大帝以之斩下深渊魔龙首级的巨刃屠龙者此刻就在菲利浦的手里。然而真正的强者都很清楚,在传奇一级的战斗中,就是神器所能发挥的作用也十分有限。

    浮世德的永恒龙殿中,梵琳手中的时光沙漏突然炸成碎片,两条血线突然从她的眼角流下。即使是她,也无从影响这种程度战斗的结局,甚至是预测结果都做不到。付出了巨大代价后,她收获的除了迷茫,只有重伤。

    仅仅十分钟,这场巅峰之战就有了结果。

    菲利浦和自己的两名护卫都被抬着回到了旭日初升之所,而达克索达斯的两位超级强者却是直接退回了自已的位面,另外两位传奇则是一死一伤,伤者甚至连战死同胞的尸体都沒能收捡,就匆匆逃离了战场。

    战报传來,强者们顿时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随即突然沉寂下來。因为战报中缺少了最关键的一条信息,菲利浦的伤势如何。

    在千年帝国的帝都传送阵旁,近百名强者都在沉默着,避免提及那个最敏感的话題。

    就在这时,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突然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大家让一让,让我过去。”

    几乎每一个强者都下意识地让开了道路,然后骇然回首,看着那个并不如何高大的身影消失在传送阵里。

    距离预言的最终时刻还有三小时三十分时,千年帝国的武圣藏剑进入黄昏之地,出现在军团要塞风回雪舞之岭内。

    距离最终时刻三小时零三分,又一名达克索达斯的超级强者退回本位面,两位传奇重伤遁走,达克索达斯对风回雪舞之岭的封锁就此土崩瓦解,千年帝国的强者们如潮水般涌入黑暗原野。

    距离最终预言三小时整,一名神秘的女人出现在千年帝国的国都,并大步进入通向绝域战场的传送阵。

    这个女人从头到脚都包裹在厚重的斗蓬内,只露出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根本无法窥见丝毫她的本來容貌。她全身上下最大的特征,就是背上横背着的那把惊人巨剑。

    这把巨剑的剑刃宽一米,长达四米,比著名的神品屠龙者还要大上一码,可是女人只是比正常人类略高而已,如何挥得动如此巨剑?巨剑沒有剑鞘,只以兽皮索缠着,背在女人的背上,却十分稳当,丝毫沒有掉落之虞。

    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女人似乎可以在千年帝国国都内随意行走,直到进入魔法传送阵,一路上有许多地方等同于军事要地理,却不见任何人阻拦。而位面传送阵前的强者,竟都下意识地给她让开了一条路,直到她的身影消失,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不该退让。

    很快,另一个小道消息开始在强者中间流传,似乎这个女人一出现在国都,迦兰帝君就立刻宣布要午睡。在这种紧要的时刻午睡?一般说來,这都是帝王不想见某些人时的托辞。那又是什么人会让迦兰帝君避而不见?

    距离最终预言二小时五十五分,这个神秘的女人出现在风回雪舞之岭,随即消失在黑暗原野的深处。

    二小时十一分,她又回到了风回雪舞之岭,传送回千年帝国的国都,然后如出现时一样悄然失去了行踪。

    一去一回之际,她好象沒有任何变化,只是背后的巨剑隐隐散发出惊人的煞气,似乎还在兴奋不已。但是已有眼尖的强者发现巨剑的剑锋上又多了几个细小的缺口。目送着女人远去的背影,有一名强者忽然失声道:“她是卡兰多大雪山神庙的……”

    话只说到一半,她就猛然捂住了自己的嘴。远方的女人似乎停顿了一下,但并未回头,而是似缓实快的飞走,转瞬间消失在天际。

    在千年帝国有几个禁忌的名字,其中一个就是卡兰多大陆所有部落的圣地,大雪山神庙的前武士长。在十数年前,正是这个女人全歼了千年帝国的远征军,并且俘获了帝君最喜欢的儿子。她不光俘虏了苍鹰的人,还俘获了他的心,然后就有了山与海殿下。

    山与海到过千年帝国,苍鹰却从來沒有回來过。

    很多强者都在猜测为什么她会突然出现在帝都,还去了黄昏之地。只可惜无论他们怎么猜测,都不会得到确切的答案,所以就算命中事实也无从证实。

    这是最后的时刻了,浮世德却突然变得热闹了很多。

    在铁血大公的浮岛传送阵出口处,哥利亚伯爵意外地看到了索伦侯爵。两位阿克蒙德都是全副武装,而且都是武者的装束。他们彼此互望了一眼,几乎同时说:“你也想去日不落之都?”

    话一出口,两人同时一怔,随后又在同一时间骂道:“都这个时候了,你來干什么,想去送死吗?”

    最终,索伦和哥利亚相互怒视一眼,并肩进了通向日不落之都的传送阵。当他们在传送阵中消失之时,离最终预言的时间还有一小时五十分。

    还是陆续有强者通过传送阵赶往日不落之都,可是整个神圣同盟适合且愿意战斗的强者都已经在日不落之都了,这些最后去的人多半都是不能适应绝域战场的圣域,他们也只是在诺兰德或者普通的位面战争中才能被称为强者。真正能够对战局有所贡献的沒有几个。而且也不是所有真正的强者都愿意为神圣同盟的荣誉血战到底,说实话,不肯赴死的强者才是多数。

    所以,预言的最终时刻不曾为他们改变。

    不过,有件事情并不为人所知,那就是第四位,也是最后一位达克索达斯的超级强者已经退回了本位面。

    消息的传播有快有慢,在最前线舍生忘死搏杀着的人们无瑕顾及发生了什么。而两大帝国帝都聚集的强者们已经在低声议论着。现在就算他们立刻动身,也來不及赶到日不落之都了。所以他们谈论的话題,已经全是应该如何把日不落之都夺回來。

    这一刻,魔法沙漏上的刻度,正好定格在最终预言前的五十八分钟。

    在日不落之都,一名圣域强者双眼都被鲜血糊住,只是凭着模糊的最后印象,发力将重剑向对手斩去。可是剑锋却当的一声斩在坚硬的石面上,溅出无数火星。

    强者急忙提剑想要再斩,却愕然发现前方居然一空,一时再也找不到敌人的身影。他急忙用手擦去眼睛上的鲜血,这才发现残存的达克索达斯人正如潮水般退走。而且在视线的尽头,那些达克索达斯人并沒有退回营地,而是越过营地,滚滚撤向黑暗原野的深处。

    这名强者呆呆地站了片刻,再向左右望去,从并肩战斗的战友那里得到的是同样难以置信的眼神。慢慢的,一个想法才浮上他的心头:难道,我们打赢了?

    达克索达斯人确实在撤退,日不落之都终于赢得最终的胜利。可是这一刻,却沒有人欢呼。当人们松了一口气之后,却发现身边不止有一位强者无声无息地倒下,就此长眠。其实,他们早就该死了,却一直支撑到了现在,支撑到亲眼看到胜利的时刻。

    死去的人含笑,活着的人却在流泪。

    惟有恒久光辉还在燃烧。

    PS:这一章,怎么说呢就这样看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