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四 不落之日

章一零四 不落之日

    日不落之都,这次依然沒有辜负它的名字,还是坚持到了最后,未曾陷落。

    然而血战之后,幸存下來的强者却还不到三百人,其中还有近百人受了不可逆转的重伤,终生无望重归圣域。

    血战结束了。在这场战争中双方都损失惨重,而达克索达斯人的损失更大一些,因此在黄昏之地的格局只有微小的变化,旭日初升之所至少在短时间内算是保住了。

    神圣同盟损失了大量强者,国力一下子被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甩开。然而这却是事关尊严的一战,让神圣同盟在人类国度中赢得了崇高的声望,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都先后表示将会给神圣同盟援助,并开放部分战略物资的供应。许多人族的自由强者也选择加入神圣同盟,哪怕只是暂时的,却也足以支撑神圣同盟度过眼前的危局。

    恒久光辉终于熄灭了,可是那颗燃烧的火球却会在今后被视为整个军团要塞的精神图腾,交口传颂下去。

    血战已经结束了好几天,但战争的痕迹依然无处不在。虽然浮世德传送过來不少工匠和后勤人员,不过现在整个日不落之都活动的还不到千人,大多忙于清理战场,重修最重要的防御魔法阵,根本无力去翻修整个要塞。

    黄昏之地环境恶劣,人族中只有圣域强者才能抵挡环境的侵害。即使在神殿防护范围内的军团要塞核心区域,也不是普通人待得住的,能在这里正常活动的工匠至少得是炼金魔法师。

    此时李察、白夜和水花并排躺在劳伦斯的病床上,全身上下都包裹得跟木乃伊一样。老头变成了最忙碌的一个人,每天要花大量时间在三个人身上。这种时候老头自然少不了唠唠叨叨的报怨,埋怨他们不懂得爱惜自己,以至伤得如此之重,都这么多天了还下不了床。

    而忙完了对他们的治疗,老头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因为外面还有大批轮不到神术或魔法治疗的伤员还等着他的救治。

    许多重伤的强者都被送回诺兰德治疗,而李察等人更愿意相信劳伦斯。在内心深处,李察也是不想让流砂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以免她会担心。让他松了口气又有点失落的是,流砂并不在战后神殿派來的队伍中。

    虽然躺在台上丝毫不能动弹,却不妨碍李察的好心情。首先能够活下來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在最终的血战后,李察才发现自己的元素世界树不知在什么时候从三阶成长到了四阶。或许是他使用杀伤性魔法足够多的缘故,四阶的元素世界树带给李察的血脉能力是元素爆发。

    这一能力使用时,可以使火球术这一类攻击魔法的伤害转变为纯粹的无属性元素伤害,并且大大提升魔法本身的威力。因此在对付高魔法抗性的敌人时,比如说达克索达斯黑魔法师,元素爆发就会变得极为有效,毕竟相比之下,魔鬼鱼那样的全魔法抗性还是极为罕见的。

    在李察原定的计划中,当生命、自然世界树也达到四阶时,就会迈出通向大魔导师的关键一步。

    血战结束后的第七天,李察的伤势痊愈。以他强悍如达克索达斯人一样的恢复力,居然还是比白夜和水花晚了一天才能够下床,可见李察伤势之重。

    实际上,在血战最艰苦的时候,有很多次李察是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刺向水花和白夜的武器。而在事后,李察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刺在我身上死不了,刺在你们身上就会要命了。”

    但是这种“死不了”的小伤,累积得多了,也就能要命了。若不是有劳伦斯在,李察可难以痊愈。

    一俟能够下床,李察就发现自己立刻被堆积如山的大小事情所淹沒。

    首先就是要修复在血战中破损严重的构装。光是白夜、水花和他自己身上的诸多构装就够他忙上三四天了,这还是指不吃不喝不睡觉的情况下。

    另外,李察在日不落之都也有了不少真正的朋友,虽然其中大多数已经在血战中永眠在这块土地上,但活下來的也还有十几个。他们中大多都是称不上是强者的普通圣域,构装对他们的意义简直比神器还要巨大,因为他们一辈子也弄不到神器。

    真正的强者,甚至是天位圣域,总还有能力去猎杀,得到更多的祭品,换取或购买更好的构装。但是这些普通圣域在绝域战场上实际是被猎杀的对象,若在正常时期他们根本不敢离开军团要塞太远,甚至从不单独离开要塞的人都有。

    这些生活在底层的人,一般是依附着商队或者军方过來,然后在这个普通人无法生存的绝地中,承担一些劳务性的工作。他们是依靠苦劳而不是功劳來生活的,他们沒有能力去搏取功劳,自然也就在财富和地位上与真正的强者有着巨大的差距。而且这种差距,至少在沒有出现大的动荡变革之前,几乎无法缩小,只会持续地扩大。

    或许对他们來说,在绝域战场积累财富的速度,比在本位面冒险或者是依附一个家族去参加位面开拓战争要快,但这种分配的规则和差距却是不分位面都真实存在的。

    就如强者财富的核心,构装,对普通圣域來说三阶构装就是人生的理想,而对天位圣域而言,三阶构装却是一个底线。真正的强者如传奇法师碎梦,会视身上的三阶构装为耻辱。

    血战就象一头残酷的巨兽,填进去的是血肉和生命,产出的却不必然是财富与荣耀。

    众多达克索达斯人的消亡确实意味着海量的祭品,但也不要忘了恒久光辉持续燃烧,它的每一寸光辉都是从祭品中得來。所以每个人能够分得的祭品至少会减半。

    绝域战场上又是一个严格的以贡献论收获的地方,日不落之都的主事者龙德施泰德元帅更是公正得等同于古板的地步,沒有战果就沒有分配酬劳的资格,这是不容动摇的原则。

    在这次血战中,那些普通圣域凭着一腔热血死守战线,然而杀伤数字却往往非常寒酸,战损也格外的高。在战后分配中,李察的这些朋友论战绩大多数都只能拿到最基本的战争补助。这些补助,或许只够他们修复构装和购买魔法药剂,甚至可能还不够。

    当李察还躺在病床上时,就不断有人來探看他,各种慰问的帖子就更多了。知道李察能够活动后,登门探望的数量激增。其中有李察的那些朋友,也有不少幸存的天位圣域。

    他们前來拜访的目的不尽相同,普通圣域大多是來约个喝酒的时间,而天位圣域们多半是为了构装而來。他们需要修复最珍贵的构装,如果有可能,也希望能够订到新的构装,好把身上不那么给力的构装换掉。

    神圣同盟一共只有两名皇家构装师,传送门另一边卢诺和他的工作室已经快被待修复的构装件埋起來了。据说,卢诺不得不开始尝试把部分工序分包给其他构装工作室,否则光这次皇室征召遗留下來的活就能把他今后一年的时间全部占掉。

    况且虽然沒有人公开议论和比较,但是日不落之都不少强者心里默认李察修复的构装效果更好一些。

    李察能够活动的第二天,老头又晃晃悠悠地进了李察的居处,东看看,西看看,一脸准备做点坏事的样子。

    李察正在工作台前聚精会神地绘制着构装,正眼都沒看老头一眼。在他的工作台上,此刻放着的不是完整构装,而是七八块大小不一的拼片。

    这些拼片就是修复破损构装的原材料,李察需要在上面绘出相关的功能魔法阵,再融合到原本的构装上去。其实如果遇到特殊点的构装,修复难度甚至可能还在绘制一副新构装之上。

    若非魔法材料的稀缺和成本,尤其是特殊构装的关键性材料就算有金币都无法保证能够随时收购到,否则构装师们可能根本不会开出修复这样的功能条目來。

    老头看到旁边桌上放了一张纸,象是一个名单,就随手拿起來看了看。上面是一张表,列着人名,构装的名称,和预计的时间。

    名单不长,一共就十几个,全是劳伦斯认得的人。名单也很简单,一看就知道是李察准备修补构装的时间表。不过这张名单上的人,却让老头怎么看怎么别扭。

    老头问道:“嗨,李察,这张名单是怎么回事,比如说这个,还有这个……怎么连一阶构装都冒出來了?”

    李察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一阶构装?修一修也是可以用的嘛。他们不都是我的朋友吗?你应该知道的。”

    “可是里面连一个天位圣域都沒有。你朋友里面还是有几个天位圣域的啊!”

    “天位圣域哪个家伙会缺那点修补构装的钱?况且他们还有优先权,不用排队的。让他们自己折腾卢诺去,我可沒那时间。”